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拒絕金援WHO,川普意外痛擊共產餘孽幻夢
2020/04/18 17:34
瀏覽2,235
迴響0
推薦8
引用0
川普宣布要停止給世界衛生組織(WHO)錢,搞到全球左膠震怒(然後因為左膠控制媒體,看起來又像是全球震怒)。在1990年代全球共產國家因雷根-柴契爾領導的新自由主義體制,集體崩潰於一夜之間之後,妄想毀滅人類社會的左派共產仔,就附身寄生在各大學社會科學院和國際組織。
 
利用大學社科院,讓他們成功地控制了學術、言論,並且占領道德高地;至於利用後者,則讓他們默默地繼續朝建設一個全球化的共產帝國的目標前進。
 
後者最為明顯的成果就是歐盟,歐盟從1993年成立至今,已經拆除了不少主權國家的邊界,歐盟可以不理各主權國家的中央政府,直接「施政」地方(拿台灣來打比方,就是某個國際組織可以在不知會中央政府的情況下,直接讓他們的政策落實到台北市或是高雄市這些地方政府),讓歐洲朝向單一化──也就是左派主張的單一集權體制行進。
  
至於聯合國和聯合國的周邊組織,當然也是這些左派共產仔的目標,不過尷尬的是,聯合國和其周邊組織最大金主,就是左派共產仔意識型態的死敵美國。
 
當然左派共產仔這招「以敵之矛攻敵之盾」玩得得意洋洋,這次因為WHO秘書長譚德塞協助他的金主中國隱瞞疫情,才「意外」讓美國政府發現自己「飼老鼠咬布袋」,喊停了這些資助,自然讓左派共產仔們怒不可遏。
 
不過如果觀察1990年共產世界崩解後的國際局勢,你會發現左派的「以敵之矛攻敵之盾」也不只是在國際組織上偷美國的錢而已。事實上雖然不斷攻擊因為新自由主義引發的全球流動市場,但利用市場全球化形成的各種關稅同盟、區域統合組織,不斷拆解國家的主權邊界,企圖在人類社會打造更單一化、更中心化的政治型態。
 
雖然川普喊停對WHO的金援有點是「腦衝」而非計畫好的行動,不過川普上台之後,從退出美國之前積極參與的TPP(跨太平洋夥伴協定)開始,包括重談北美自貿協定(已改名為以國家為主要角色的美國-墨西哥-加拿大協議),甚至一度喊出要退出世界貿易組織(WTO),確實很認真的在讓世界秩序重回「由國與國的關係所建構」,而非「區域與區域」、「國家和跨國組織」。
 
停止金援WHO這件事,帶給左派共產仔最大的恐懼,恐怕是如果這個整天搞政治的國際組織,因為沒錢玩不起來最後讓大家覺得好像也沒差,未來可能有更多左派共產仔掌控的國際組織,都會因為美國斷了金援而玩轉不起來,尤其是川普之前已經有不繳聯合國會費之意。
 
當然主權國家也不是什麼好東西,但可以肯定的是,左派共產仔對川普的敵意和恨意,絕對不是單純的「不尊重女性、弱勢」(左膠共產仔自己一堆性侵犯,而且只要能讓他們痛恨的贏者圈傷一根毛、都會毫不猶豫地犧牲弱勢弱者,例如對武漢肺炎造成的傷害拍手叫好、完全不理受傷害最大的都是弱勢族群,只因為看領先者的歐美國家驚慌失措他們就很爽),更不是因為川普針對攻擊他們那些拿來自我標榜、可以輕易獲得自己是義人聖人優越感的「政治正確」,而是川普很明顯的正在侵蝕拆毀這些人從1990年以後轉向地下的共產烏托邦建造工作。
 
任何措施、政策的實施都有好有壞,沒有完美的政治那種東西存在,這次疫情全球大流行,和全球化的經濟流動市場絕對脫不了關係,但也因為從1980年代柴契爾-雷根體制的自由市場,讓人類社會資源豐裕、國際秩序大致平和,才沒讓一戰時西班牙流感那種上千萬人死亡、死屍增加的速度讓裹尸袋都來不及生產的悲劇再現,拜經濟富裕、文明科技進化之賜,人類現在有更多的資源和手段去應付疫情,不會再只能跪神求佛、懷疑上天為什麼要降下災禍,然後無助地死去。
 
我們享受著現代人類文明的成果,當然也要負擔其副作用,而不是像耍賴的小孩,整天以為這世界存在著不用花錢的午餐,整天用不存在的「不用付出代價的完美」去苛責人家的妥協努力。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