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練習之路
2020/10/03 09:43
瀏覽951
迴響3
推薦55
引用0




    想像力?!想像力會隨著年歲的增長而增強嗎?好像不一定會成正比發展,當然,這也絕對因人而異。有些人天生就很愛、也很擅長天馬行空,只要放任思緒像蒲公英帶棉絮翅膀的種子那樣,幾乎不費吹灰之力,就開始遠颺,踏上它的漂流冒險之旅。

    而我,腸枯思竭半晌,仍然不見「路」的影子。不就是一條路嘛!是啊,就是因為大多數的路是那麼通俗,在特別需要列舉之時,竟然很難跳出一條有特色的、還要和自己過去記憶有些連結的路。快點想想吧,想不出來,怎麼開始接下來的練習呢?

    不行。這真的行不通。到了這個年歲,我不能急就章地,更不能再像料理食物那樣,乖乖跟著食譜的步驟,按部就班一步一步來。我覺得這次有必要先弄清楚這個練習究竟是要帶我去哪裡。通常,要帶人去何處的那個指導人,不就是引路人嗎?引路人理所當然會告訴你路在哪兒,或是給你怎麼找著那條路的指示,不是嗎?

    然而,這次接收的這道練習,一開始就要你自己先設定五條路。一條路就夠讓腦瓜子受罪了,還要五條呢!這是第一個難題。我無法輕鬆簡易地想像出一條路,如果是那種千篇一律的大馬路不是好辦多了,這可不成!卡關在最基本的前提上,真有點糗大。接下來要做的,根本也是要挑戰我日益退化的腦筋。我真希望我的腦袋此時幻化成一個簡單的平面,我可以開始在上面慢慢剪剪貼貼的。就算我已經輕鬆精選了五條有特色的路出來,接著就要設法讓它們相互平行,要它們保持在同一個水平,不能交叉,不能雜亂無章,否則,你無法想像真正開始執行這個練習時,會出現什麼樣的亂象,甚至有可能造成你的神智癲狂,也可能從此就回不來這個現實次元了。

    不,我沒有嚇唬你。至少這是我的憂慮之一。否則,我不會那麼看重如何把這個被要求的「前提」確實地做好做滿。我必須認真看待那五條將要擔當重任的、可以稱之為「路」的,路。

    令人難以置信的事正在真實地發生。不是早就身經百戰(試)的嗎,怎麼竟然敗陣在這樣簡單的練習題之前?我不是故意誇張或是想找藉口拖延練習,或是乾脆放棄嘗試。我的確遇到很大的障礙,因為我拼命在最古老的記憶汪洋中尋找那條原初的「路」。那條路可能早就像我體內的細胞一樣,將我身體當做田徑運動場,跑跑跳跳,無比活躍。而細胞當然也是意識的一部分。我何必多此一舉,為何要把它請出來,讓它還原成一條肉眼可以想見的「路」呢,還不如讓它自由自在、生生不息,這不就是一條最真誠的路嗎,而且循規蹈矩、一步一腳印,絕不貪圖捷徑!

    再來吧,你還是個胚胎的時候,不就像是一團正在擴張的版塊,在母親的體內透過一條臍帶之路,一眠大一吋,也像氣球一樣,越吹越大,還好出世時破掉的是子宮內的羊水,不是你。你還記得那條連結你們的路嗎?不記得了?沒關係。懷念的時候就輕輕撫摸自己的肚臍眼吧,那觸感將讓你隱約「感受」到一條不是那麼具體的、卻又朦朦朧朧有如時光隧道般的「路」吧!

    真的不能描繪得更具體一點嗎?細胞、胚胎、臍帶、隧道....難道不能離開那些隱晦的身體語言嗎,變成隱喻的話恐怕不會給你帶來更多的助力。你還是在那個特別練習的前提下,原地打轉。我們需要具體的、具體的、具體的,路。線。或平台。為了讓你更容易執行這個初階練習,你被建議去想像「路」這個比較具體的意象,而你卻被困住,路還沒想出一條,就已經迷路走不出來了。

    這到底是什麼練習啊,絕對是要考驗你某一方面的才能吧?!我好像又回到學生時代,尤其是高中求學的那個階段,經常遇到解題上的困難,特別是在歷史和數學這兩個科目上吃盡大虧。可惜沒有留下當時的課本,不然,我一定抄上一段給你唸唸評評。我並不討厭國文課,也不害怕有時要死背課文,然後默寫老師指定的某一段文言文的內容。但是,我真害怕歷史課本裡那種特有的「半文言文體」,經常搞得我一個頭幾個大。而數學則另有蹊蹺,不提了吧!

    這一回的機緣又讓我遇上的這個練習題,應該不是語言的基本問題,而是因為對「路」的認知,以及歸納的執念所引發的一齣齣內心戲。或者,我下意識地已經超越「路」的尋常範疇,卡關在形而上的「路」。好吧,看看我是不是能把前面提到的那兩種路拿來做練習。我需要非常變通和靈活的想像力,才能把什麼「細胞之路」和「臍帶之路」具象化吧?或許,這是一個不錯的辦法呢!將它們圖像化、平面化和色彩化,可能就會像數學或幾何上的那種輔助線,幫助減輕我開始做這個練習的心理障礙。

    我不是要賣關子,我保證一定跟你分享這到底是個什麼樣的練習,這麼折騰人的,至少,折騰我有好幾年了吧!(其實我是把它束之高閣好幾年了。)我還剩下三條路要想。在我想出來之前,要不要給你們一些心理暗示呢?這終究還是像料理吧,想要完成一道即使不算美味的料理之前,總得先備料齊全,如果想要料理做得成功,更需要勤奮練習,箇中成功或失敗的滋味只有你自己能嚐到。

    或許對別人來說,這絕對不是什麼難題,他們的腦袋一定比我「立體」、「快速」、「靈活」又「多元」。我必須承認這個練習讓我發現自己有多麼「平庸」和「匱乏」。我能夠想像出來的路是那麼那麼的荒蕪。就像那張老照片所複製的記憶裡,十歲左右的一個少女,走在一段荒涼的黃土路上,轉身回眸向著鏡頭微笑。那荒蕪感是源自黑白底片的真實顯影,還是上世紀七零年代的大環境,本來就像摧毀後的文明即將從廢墟復甦呢?

    我的頭又開始疼了。如果這條「荒蕪之路」也勉強能湊數的話,我想用牛皮紙直接剪出一個長條,貼在我的腦膜上。還剩最後兩條路了。聽起來有點像村上春樹短篇小說《日日移動的腎形石》裡那個類似詛咒的預言。小說主人翁淳平因為父親在他年輕時曾經提點他說:「男人的一生中,只會遇到三個真正有意義的女人。既不會比這多,也不會比這少。」於是,淳平接下來的人生似乎一直在那邊加加減減地,深怕三個名額太快就達標了。

    而我,在眾多曾經走過的,無論有形或無形的「路」中迷走,無法確定或決定哪五條最具代表性,哪五條和自己有最深層意義的連結。還剩兩條。至少現階段,我還有游移的選擇空間。好好地再想想吧!

    在我決定最後兩條路之前,可以先劇透一下接下來的步驟。再給我一點時間,我會完成這個練習的前奏部分。如果你也想要開始備料,你可以稍微設想一下,自己也將在這五條平行之「路」之間,練習切換的技巧,直到能夠來去自如。它們將各自代表著一層「意識」.....好了,不能再多給任何暗示了。如果,你早就練習過,而且遊刃有餘,我真羨慕你,請繼續練習,當個永生永世的受益者!

    如果你根本不懂我在說什麼「碗公」,還是不要浪費時間,趕快繼續走自己的「路」,做該做的事。然而,當前全球人類在新冠病毒的疫情衝擊下,都正受到空前嚴峻的考驗。我們的「定力」、「耐心」與「信念」也正決定人類命運的走向。請暫時多往自己的內在走,盡量不要在外面「趴趴走」,特別是人群聚集的地方吧!保護好自己的同時也減少他人受到感染的威脅。病毒沒有腳,我不想被牠搭乘,我避免當牠們的交通工具。

    好吧,等我想出最後兩條路以後,再跟你們分享這個練習的更多細節。然後,我們可以正式開始這趟練習之旅,甚至不需要任何交通工具哦!








2020/10/2 & 2020/10/3 文與圖 發表於更生日報副刊
http://www.ksnews.com.tw/index.php/news/contents_page/0001418235
http://www.ksnews.com.tw/index.php/news/contents_page/0001418549








有誰推薦more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3) :
3樓. 天涯孤鴻 ·· 跨年
2020/10/26 23:17

妹妹很哲學,我的大腦已經回歸遠古時代,絕不會這麼為難自己。害羞

開車的時候陽光照到柏油馬路上奇怪的花紋,看不清楚車道線,常常讓我緊張;想打瞌睡的時候,就故意開到會發出坑坑坑的邊線,讓自己警醒。

做一個多元藝術家,妳的思考寫作能力,總是讓人驚喜。

咦,姊姊特別青睞這篇,二次回應,這真稀罕啊!呵呵,頭腦能夠回歸遠古狀態,這是最理想不過了,我還沒有這樣的功力呢,既不夠原始,又不夠前衛,夾在中間最尷尬啦!

這兩張馬路的影像還真的是在美國探親時拍攝的。每天在我大姐住的社區裡散步,所有吸引我的都拍得差不多了,後來就往地上發展……覺得修路的工人一定把地面當他的畫紙,寫寫書法或壓壓圖案,挺有藝術感的。 d.d. 2020/10/27 14:08回覆
2樓. 天涯孤鴻 ·· 跨年
2020/10/09 00:32

剛畢業做了幾年美術設計,那真是消磨人的工作,畫不難,色調,工整都不難(我還有用大刷子畫看板,畫美術字的本事),可設計是很傷腦筋的事,尤其對方不提供想要什麼。

不要說偉大的創意了,索盡枯腸,常常懷疑自己根本沒有想像力。崇拜

孤鴻姊的那個年代做設計還十分“人工化”,不像現在的設計,可以用電腦軟體輕易(對嫺熟應用軟體的人來説)就設計給廠商幾種建議,而且,已經要開始付費了哦!最後,再從當中選擇一款定案,如果不滿意,可能必須再追討其它的設計方案吧。(總之,對雙方來説似乎都挺磨人的。)

嗯嗯,想像力其實並不是那麼理所當然的。我可以在別人描述的文字當中“想像”,任思緒飛翔在別人創造的天地間,但要憑一己之力”創造“出自己的想像天地,或讓別人能在其中跟著自由想像,就絕對不是我的强項了!無奈害羞 d.d. 2020/10/09 14:14回覆
1樓. 愛馬
2020/10/05 01:29

這個練習挺難的,是靈修課程的練習嗎?

我昨晚睡前讀了第一遍,實在想不出,於是睡覺去大笑

睡了一覺醒來再想想,這是讓自己在過去與現在中認識自己,然後邁向更好的未來的練習嗎?

 

親愛的愛馬,謝謝妳的費神閲讀與美好回應。是的,這是幾年前我熱衷閲讀高靈賽斯時,讀到的一個特別練習(標題好像是“阿爾法意識的切換練習”吧!?是要訓練我們在不同的“意識層面”間切換,於是他建議我們先想像五條平行的路,練習還有詳盡的内容和細節(下次再找出來分享)。可是,我發現這聼似簡單的練習,我竟然連開始想像“路”都有困難,才有了這篇幾乎是夢囈的文字。

再者,過去、現在和未來對賽斯所處的次元來説,從來不是"線性的”。這個講起來就複雜了....呵呵,我的能力有限啊!

真抱歉回覆晚了。希望妳閤家已度過非常愉快的中秋佳節。 d.d. 2020/10/06 17:28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