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踩住豬尾巴的獅子
2020/08/25 01:21
瀏覽1,081
迴響9
推薦73
引用0






    豬年歲末的最後一個週六。暖冬偶有的氣溫驟降,特別讓人嗜睡。賴在溫暖的被窩中,猛然想起文化局圖書館的週末電影放映。而週末電影大餐當然是準備要給早起的鳥兒享用的。

    半個小時內,仍惺忪的鳥兒快速打點好自己,用過簡單早點、泡好茶飲,像要奔赴一場野餐饗宴似的,騎著鐵馬速速衝往電影廳。還好,抵達時只遲到五分鐘,錯過了一點點開頭片段。

    一部真人真事改編的電影。一枚威力強大的催淚彈。我沒想到自己的淚點和驟降的氣溫一樣低,差點以為觀眾稀落的小型影視廳裡只剩坐在第一排的自己,可以放聲啜泣起來。

    澳洲導演葛斯·戴維斯執導的第一部劇情長片,故事的鋪展細膩而不浮誇,將一個年僅五歲的印度小男孩,如何與家人失散的經過與後來的幾度歷險與輾轉多處等等細節交代得很清楚,也讓後來主人翁的「回溯之旅」的脈絡,變得相對清晰可循。

    接二連三的歷險與脫險環環相扣,佔了電影的大半,包含語言無法溝通的無助與流落街頭;矯捷機靈地逃脫諸多企圖販賣人口的不肖之徒的魔爪;及至後來被善心男子不辭繁瑣地幫忙而得以進入流浪兒童收容所;最後透過相關管道「幸運地」被一對澳洲夫婦收養,終能平安順遂地長大成人。

    誠如普魯斯特在《追憶似水年華》中被一種貝殼形狀的「瑪德蓮」茶點所引爆的記憶之洪,本片中的男孩則是被一種印度的油炸甜食「糖耳朵」。

    二十年後,男孩已長成一介青年,在一次同學派對上乍見一道印度甜食,它的耳朵形狀、漂亮橙色、難以傳達的氣味以及咬下時的口感,強烈的感官記憶瞬間噴發,也像被一道電流擊中,讓他幾乎動彈不得。不就是昨天的事嗎,他睜著惺忪睡眼要哥哥買給他的「糖耳朵」,忽然噗噗拍動著翅膀在他心海上空飛來飛去。

    他和朋友們分享這樣的感受,得到同學與女友的建議與鼓舞,再加上只是暫時消音、其實從未消逝之內在聲音的不斷召喚,他開始利用網路科技Google公司所開發的虛擬地球軟體及其強大功能,一步一腳印地進行他的尋親之旅。這趟「漫漫回家路」也由軟體的虛擬走入人生實境,最終成為能夠被實現的夢想。

    多少午夜夢迴的夜裡,他真的想憑藉記憶中最後一絲線索,想透過記憶中殘存的那一小截碎片——當年曾經過的某個火車站與矗立其旁的兩座高高的儲水塔——找到那遺漏已久,更大塊的記憶拼圖。牆上的地圖一日一日越拼越多,地圖上的「嫌疑站」越標越多。每個嫌疑點都可能是當年載他遠離家鄉的火車所途經的那個關鍵站。

    為了不讓他的養母以為他致力尋根是對她的忘恩,讓他精神幾乎瀕臨崩潰的長期努力,都是盡量瞞著她進行著。而其實,他的養父母無論從哪方面來看都是開明、能同理他的貼心父母。

    與原生家庭失散二十五年後,大男孩終於勇敢出發、雙腳再度踩在原鄉的土地上,與仍健在的親生母親、已是妙齡女郎的妹妹大團圓的一幕,將電影帶入悲喜交加、最催淚感人的高潮。遠在澳洲等待好消息的養父母,聽著養子從遠方傳來的電話留言,發自內心的、浮上面容的會心微笑與感動,讓整個故事在閃閃淚光下有了最圓滿的結局。唯一遺憾的是他日夜思念的大哥,已在他自己失蹤的同一天喪生於火車鐵軌下,早已「與神同在」。

    飾演養母的妮可·基嫚演技精湛,真實人生中的她也是兩個孩子的養母,可說是這個故事的最佳代言人。「收養與生養」,這部片的重要核心命題之一,也是當年這對養父母所抱持的崇高理念和善行實踐——與其生養自己的孩子,不如在人口已經太龐大的世界收養那些流離失所的受苦孩子,讓他們能夠得到繼續生存下去的機會與資源。也就是以有限的、微薄的力量救一個算一個吧?!

    當然,會讓我在寒冷的冬日清晨,跳出溫暖被窩奔向電影廳的另一動力,是不想錯過與印度有關的電影情景,可以順道緬懷自己也曾親臨的國度與場景。我的回憶跟著走失的五歲男孩,茫然地走上加爾各答豪拉大橋和火車站,猶如身歷其境。更為身形瘦小的男孩不時捏把冷汗,因為那洪流般的人潮隨時都有可能踩扁或淹沒他呀!隨著移動的鏡頭和載著他漸離漸遠的火車,沿途的風光和事件也不知不覺在我腦海澎湃蕩漾。小小年紀的他啊,正被命運逼迫著踏上怎樣一趟未知的旅途呢?

    那些不陌生的火車站與混亂、幾可讓人溺斃其中的人潮巨流,對十二年前亦曾在同樣情境下流浪過的我來說,竟然也有種重回夢境的真實感!

    皇天不負苦心人。憑靠網路科技與深烙他腦海記憶庫的強大連結,帶著兩個世界的親情、友情與愛的力量,終結命運的流浪,得以重回離散二十五年的親人懷抱,終於一償所願地在從未放棄等待他回家的親生母親的耳畔輕輕說聲「媽媽,我很好,我回來了!」

    是的,那個當年連自己家鄉的地名和自己的名字都無法百分之百發音正確的幼童,真的像夢一般地返家了,但絕不是夢。 命運給了他宿命般的名字 Saroo——印度語的真正意思是「獅子」,「Lion」,也是這部電影的英文片名。Saroo,獅子——力量的象徵與強者的體現。

    我在豬年的歲末認識這樣的一個生命勇士,他的生命故事像一頭踩住豬尾巴的獅子,讓曾被命運翻轉過的人生,重新得到迴轉與更多的可能性。這是我得到的象徵性啟示:無論過去的一年或過往的人生曾經發生過多麼艱辛或無奈的事件,生命自有它的出口,或是相對的轉圜空間和餘地。

    幾經輾轉波折終於重回生命的源頭,獅子的心,終於不會再被困在「死胡同」裡轉不出來了。


按:2019豬年歲末觀看電影《Lion》小記。中文譯名《漫漫回家路》



註:此處發表的「踩住豬尾巴的獅子」之圖為彩色版



2020/8/25+2020/8/26 發表於更生日報副刊之圖為黑白版,連結於此:
http://www.ksnews.com.tw/index.php/news/contents_page/0001406434

http://www.ksnews.com.tw/index.php/news/contents_page/0001406779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散文
自訂分類:藝 思 藝 想
上一則: 練習之路
下一則: 誰夠格當電影迷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9) :
9樓. 繽紛
2020/09/05 01:46

d.d.介紹了一部很吸引我一睹為快的電影。

但我看書或看電影都很隨緣,雖然心動,卻不刻意追尋。

十幾年前在網路上看了一部印度影片:三個傻瓜。

長達三個小時以上的長片,竟然讓我耐心看完,並回味不已。

去年在飛往曼谷的班機上,隨意抓了一部印度影片來看:看不見的旋律。

一開始是為打發機上時間的無可無不可,但劇情漸入佳境,最終還是沒看到結局,留下一個遺憾。

d.d.的推薦是品質保證,我也期待能有機緣看到這部感動人心的電影。

好久沒體會在暗黑電影院中流淚的滋味了。

繽紛姊提到的《三個傻瓜》和《看不見的旋律》我應該都沒有看過。我以前也是非常隨性隨緣的,飛機上或電視上播放的,看過就算了,時間久了自然只留下模糊的記憶。有時候甚至不記得曾經看過,所以也會出現重複觀看的機率。無妨,開心就好。

看來,在真正電影院觀看電影這經驗,對很多人來説快要變成“歷史”了?因為疫情影響,美國加州電影業者另闢新的觀影生意——讓民衆開車進露天電影院看電影,但是這和我們認知的童年野台戲或眷村露天電影是截然不同的兩回事呢!因為車與車之間也得拉開很大的社交距離....

我介紹的這部《漫漫回家路》目前似乎還可以線上觀賞哦,趕快找時間釋放一下淚水:https://v.qq.com/x/cover/lanev22p4t6mych/z0024dg3qv5.html


d.d. 2020/09/06 19:41回覆
8樓. 和煦秋陽(我家門前有小河)
2020/08/29 20:47
.
謝謝您分享這部電影 看了很受感動
我和您一樣看得落淚 尤其是他找到家 和母親重逢的那一段
太感動了
等一下再去看阿本推薦的那部”踩虎尾的男人”
謝謝提供網址
天天微笑容顏俏 七八分飽人不老
相逢莫問留春術 淡泊寧靜比藥好
啊,太好了,秋陽姐也觀賞了“Lion”這部片子。真人真事改編的電影最怕太”煽情“或”濫情“,這部並沒有,所以很自然又感動人。我文章中沒有提到Saroo和她女友的戀情(其實兩人演來也非常清新真摯)。

最賺人熱淚的當然是那團圓重逢的一幕。印度那樣的鄉下和鄉民,我真的親眼見過、經歷過,那一幕真的非常有說服力與感染力。

”踩著虎尾的男人“也很好看哦!不要錯過。 d.d. 2020/08/30 17:12回覆
7樓. 筆記阿本~ 熊向暉
2020/08/29 17:31
.
可能是該片在40年代完成後,受到日本電影審查官的刁難與惡評,他們認為與傳統的形象有異。後來在1952年重新受美國佔領軍審查官青睞,而得到上映機會。黑澤人生幾度想尋死,尤其是電車狂失敗後,整個人好像當機了;但幾年後與蘇聯合作在西伯利亞拍出德蘇烏扎拉,此片在國際影展獲得好評,也是我喜愛的作品。
看來,你對黑澤明和他的電影很有研究哦,趕快出一篇黑澤明特輯吧?!讓我們藉機也好好下點功夫認識他和他的作品。前一陣子在露天網站上有看到賣整套黑澤明電影DVD,心動到想買下來收藏....還是忍住了.... 

謝謝你的引介。經典電影真是白看不厭! d.d. 2020/08/30 16:54回覆
6樓. 筆記阿本~ 熊向暉
2020/08/28 19:16
.

黑澤明那片,短短不到一個小時,卻好似走了趟人生之憂喜悲歡,以及日本文化最神秘之幽微處。那位風趣腳伕雖是配角,卻是黑澤明所有作品裡最重要的配角,缺了腳伕則不成作。另一幕是家臣牟慶棒打主公義經這段,關口守將(藤田進飾演,亦黑澤明處女作姿三四郎的主角)以閉目表現出深深之哀傷,鏡頭隨後輕輕帶到他的雙眸,讓觀者十分動容。事後牟慶長跪於主公義經面前請罪,有別於其他同伴因順利突圍的雀躍,電影的氛圍一下子來到階級嚴謹的主從關係,所有的時間此刻像似完全靜止,或急凍。

感謝dd引我再次看了遍踩著虎尾的男人。

呵呵,明明是我該謝謝你提到這部電影的啊!還好還能找到線上觀賞的頻道,你重溫,我知新,皆大歡喜!

網路上還看到說,黑澤明大導演因為這部片還曾經想要自殺呢,好像因為這部片在他作品中成績不怎麼理想?

如果以他個人的藝術風格來看,我認為是無懈可擊的,每部的主題不一樣,表現的形式當然會稍有不同!

謝謝你的心得感想分享,很精彩,值得另立篇章喲!原來你也是個大影迷,影評功力了得啊! d.d. 2020/08/29 13:32回覆
5樓. 筆記阿本~ 熊向暉
2020/08/27 15:00
題外

這題目突讓我聯想黑澤明名作『踩著虎尾的男人』

很喜愛這部作品,尤其那位踩著虎尾的風趣挑夫

我很喜歡黑澤明的電影,但是只看過幾部吧!沒想到還剛巧起了個很類似的名字,呵呵。

剛才馬上谷歌找到這部”踩虎尾的男人“看了一遍,很有”能劇“的味道:
https://v.qq.com/x/cover/h97gjs6f05x7wsx/d0022uiukew.html

如果你還沒看過這部”漫漫回家路“,也建議找時間觀賞看看,應該不會失望吧。




d.d. 2020/08/27 17:59回覆
4樓. 黃彥琳~~仙納度國家公園一山秋色
2020/08/27 12:47

「踩著豬尾巴的獅子」

標題下得好!
把電影和現實生活連結在一起了!


呵呵,剛好是在豬年末尾看的“獅子”一片,才有這樣的聯想。

“豬”在德語中一直是和“幸運“是緊密連結的。所以,一隻獅子踩住豬尾巴,也就是有扳回自己的命運與運氣——有扭轉乾坤的意思。

雖然飾演Saroo 的男主角比現實中的真正主角帥很多,但他演得還是很到位,至少賺了我很多熱淚呀!如果沒看過這部電影,又想清一清淚腺,可以考慮找時間觀賞一下。得意啜泣跟我交往吧 d.d. 2020/08/27 17:54回覆
3樓. 天涯孤鴻 ·· 跨年
2020/08/26 01:58

妮可是很好的演員,我很佩服大愛的人,有空會找這部片子來看

現在UDN在為“兩個寶貝”手拉手,很適合女性的題目

妹妹肯拉我的手嗎?

謝謝姐姐不嫌棄來拉手,我最近俗務較多,心思比較不在部落格上,加上龜毛,對這個主題會回溯到很多前提因素上。例如,要設定去的是什麽樣的“島”或“地方”,以及大概會有多久的時間將處於隔離狀態之類的,才能確定該決定該帶上哪兩樣寶貝.....等我都想清楚大概活動已經落幕啦.....不保證能緊緊拉住大家的手,不過,讀讀大夥的精彩文思,也是一大享受喲!

這部電影有綫上觀賞的連結,希望你那邊看得到,手帕和面紙都一定要先準備好喲:https://v.qq.com/x/cover/lanev22p4t6mych/z0024dg3qv5.html d.d. 2020/08/26 16:02回覆
2樓. 意樵
2020/08/25 21:44
個性決定命運

個性是與生俱來的。

不管所處環境是什麼,都有自己要走的方向和道路。

而這道路,不會是平面看得見的。


的確是,這個孩子與家人離散後,就顯現他過人的聰穎,能逃過人蛇的魔爪,後來幸運被收養,順利長大成人,更是愈來愈有自己的想法,和另一個兄弟(養子)的個性與命運自然很不一樣。

一部很感動我的電影,電影廳看過後,又找到這個綫上觀看的連結,研究更多細節,才寫下這篇心得感想和領悟。有興趣時間的話也不妨觀賞看看:https://v.qq.com/x/cover/lanev22p4t6mych/z0024dg3qv5.html d.d. 2020/08/26 15:54回覆
1樓. the flying kite
2020/08/25 19:38
人的一生到底命運還是個性註定? 五歲與家人失散的弟弟和同一天喪命與火車輪下的大哥,為什麼會有這樣截然相反的結局呢?我若也去電影院看這部電影,鐵定被情節牽動著,哭個稀哩嘩啦; 但「不在現場」僅是「閱讀旁觀者」的我,反而很替大哥難過!
的確是很令人扼腕!他的哥哥可能就是因爲下工回來後找不到他弟弟,在鐵軌和月臺間上上下下地找來找去,才發生這樣的不幸事件吧.....幾乎是雙重悲劇呢!至少,他們最後終於團圓了!

如果有興趣,這個連結竟然還可以綫上觀看這部電影喲(長度大概是兩小時),請把面紙或手帕準備好喲:
https://v.qq.com/x/cover/lanev22p4t6mych/z0024dg3qv5.html


d.d. 2020/08/26 15:41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