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超馬第20回》人體空氣清淨機全力運轉─2016高雄12小時超馬賽
2016/11/27 16:07
瀏覽1,300
迴響0
推薦11
引用0

 

在「2015高雄12小時超馬賽」的不愉快經驗後,原本已下定決心再也不參加這場比賽了,但在年初的「府城12小時超馬賽」跑出個人12小時賽PB的121.208公里,並獲得總二名次後,自覺對賽前訓練與賽時配速有一點點的心得,且在詢問過超馬協會,得知今年的高雄超馬賽會改在高雄世運主場館的外面舉行,一圈1.75公里,這樣就不會有之前無法在賽道上吃喝補給的問題,也就不會有尖酸刻薄的主辦單位喝令威脅跑者與補給員的狀況發生,又剛好我可以拿「府城12小時超馬賽」的成績折抵一半的報名費,不無小補,於是決定再花一次重本,挑戰看看有沒有機會再破個人PB,也打破到高雄就沒跑好過的魔咒。

由於每天練跑的時間有限,所以平常速度控制在4.2-4.5分速,藉由較快的速度來提升跑步能力與心肺功能,但跑超馬卻絕不能以這速度跑,否則肯定提早打包回家。依以前的經驗,賽前兩個月開始,我將平常練跑的速度降為5分速,規定自己壓在這速度,讓自己習慣以較慢的速度來跑長距離,絕對不可以暴衝,月跑量終於在睽違半年後,又見三百公里以上的跑量。也在「高雄超馬賽」前兩周,陪朋友完成他的初馬「艋舺馬拉松」,當作5分定速長距離LSD練習與測試超馬賽裝備。


◎就以這樣的裝備來應戰


當一切似乎都準備就緒,就雀躍地等比賽的到來。雖然如此,更多未知的變數仍蟄伏在漫長的12小時的比賽時間中,果然每場比賽都不是能事先百分之百預期的,於是在充分盡人事後,也有一部分需要聽天命。除了賽前自身的訓練外,溫度氣候、當天身體狀況、補給是否確實等都是不可測的變數,甚至空氣中PM2.5指數達到惡劣的紫爆等級,更是第一次碰到這樣的狀況,注定準備去當12小時的人體空氣清淨機。

搭乘下午16:21的高鐵前往高雄,順便在車上補眠兩小時,抵達高雄再轉高捷到世運主場館外的比賽會場。賽道上正進行著24小時組的賽事,從下午三點進行至七點左右,才四個多小時,大部分的跑者都還能精神奕奕地與人打招呼或接受歡呼加油,氣溫維持在24-27度,入夜後仍維持高溫,看來今晚會是一場在骯髒空氣下的悶熱苦戰。我與「南橫100公里賽」霸主西瓜共同使用一個補給帳篷,他的補給員Jimmy與Hoyo主動拔刀相助,二話不說也幫我扛起補給任務,非常地感謝他們!


◎與西瓜及補給團隊合照


◎大會的公補區域


九點整,12小時組的100名選手在炙熱的溫度下起跑出發,很難想像這是場11月末的比賽。剛開跑,依照原定計畫將速度壓在時速12-11.5公里,不隨便暴衝,也因此同樣12小時組的跑友咻咻咻地從我旁邊刷過,我將帽沿壓得低低的,專注在控制速度與賽道的狀況,不在乎別人的狀況也不在乎排名,反正還有漫漫長夜。

世運主場館外圈的柏油路,經過認證的丈量員測量一圈1.75公里,大會共設置五個流動廁所,24/12小時共用的公補區,提供水果、餅乾麵包、熱食、All in one運動飲料與水、偶而會有果汁與豆漿,另外也有24/12小時各自分開的私補區,讓選手依個人需要提供補給品。這次的補給計畫是每小時補充鹽碇膠囊,兩小時補充一包能量包與兩顆BCAA膠囊,中間時段手拿200ml的小水壺,請補給員隨時補充運動飲料與水,每兩圈約3.5公里經過補給站,看到有水果就隨時補充,盡量不吃乾與硬的餅乾麵包類食物,大會有提供熱的鹹粥,也適時補充一兩碗,這雖然是個很粗糙的補給計畫,不過對我來說應該是較可以確實執行的計畫。

第一個全馬42公里以03:46分完成,速度以五分速壓得非常順利,總名次維持在五名內,我習慣將12小時賽以公里數劃分成幾個區塊:42公里、50公里、80公里、100公里,各自應證以前成績的相對應時區,這樣就知道是否能順利達到預期目標,或各時段後未達目標需再加把勁。接下來就以同樣的節奏往50公里推進。

時間從晚上九點開始,已經進行到午夜12點,天氣依舊悶熱,空氣品質依舊糟糕。24小時組已進行了九個多小時,有多位跑友在狀況不佳與疲累的壓力下選擇棄賽,棄賽的選擇會如同傳染病般往外一直蔓延,例如在賽道上聽跑友說:「聽說XXX神人棄賽了耶」「這場真的好難跑」「哎呀~好熱好熱,好愛睏,好想睡覺」「我只要跑50公里完成一個超馬就好」「我的腳好像卡卡的,我要進去看看」,於是一個接一個地被說服退出跑道進休息站休息,我還是覺得除非有驚人的意志力,跑超馬賽還是要盡量少跟沿途的跑者或加油的朋友打交道,專注在腳上的每一步,將受影響的因素減至最少。

04:45完成50公里,雖然比預計的速度慢了一些,但仍維持得不錯,真想給自己拍拍手,之前的訓練果然有產生成效,只要繼續維持這樣的節奏,應該很有機會再破PB。陳木炫大哥與大嫂如往年的高雄超馬一樣,貼心地為跑者們準備了飲料、熱食、水果、小包裝冰塊給跑者們使用,拿著小包裝冰塊邊含在嘴裡邊放在脖子上降溫,非常地提神醒腦!

事情其實不是像1+1般這麼直接了當。50公里後,速度急遽下降,連帶也提不起勁來跑,凌晨兩三點多正是想睡覺的時候,一邊跑眼睛一直想閉上,路線還會跑歪掉,這種疲累的狀況竟然在跑了六個多小時後就提早到來,索性以9-10分速跑走一圈來度過這趟低潮。只是隨著夜越來越深,跑步的狀況也不甚理想,沒吃甚麼東西也吃不下,反胃的感覺卻越來越明顯,棄賽或進帳篷休息的跑友不斷增加,也讓人想乾脆放棄算了,還好我從沒棄賽的紀錄,不論跑多糟,我也沒打算棄賽,底線是堅持到比賽結束,因此繼續咬著牙邊跑邊走,這時的速度僅能維持在5-9公里/小時的速度,很糟糕。

開跑七小時,因為反胃得很難受,整個胃好像壓著肺在運作,所以決定去後面跑道旁的樹林中自行挖吐,沒有吐出任何食物,只有酸酸的胃水,吐出來解除掉胃部的壓力後,感覺舒坦多了,進補給站吃一些實體的食物後,感覺可以繼續追一些里程,但速度仍不見起色,只有比用走的快一點的6公里時速。

八個半小時只跑了73.5公里,等於從50公里後的近四小時,只跑了23公里的距離,很沒長進的跑量。這時的凌晨五點半,天色仍在半暗半亮之間,又去挖吐了一次,同樣只有吐出酸酸的胃水,這時對於破PB已經不抱任何希望了,只希望至少能跑超過100公里,免得又浪費了貴松松的報名費與交通費。


◎跑的意志很低


凌晨時刻天色漸漸亮起來,附近的民眾紛紛出門運動,大家對於這群跑通宵的瘋子都投以同情的眼神,公路上原本稀落的車輛也漸漸多起來,糟糕的空氣顯得更糟糕,一層灰灰沉沉的霧氣壟罩著四周。12小時組剩兩個多小時,這時我僅跑了80多公里,經過一夜的摧殘,跑者們又因為天色大明,或重回跑道或利用最後的時間追趕里程。我和24小時的徐昌國大哥一起走了半圈,他問起今天有沒有達成目標,我回說目標不斷修正,目前連達到100公里的最低目標都有問題了,他大約估算一下,預計我應該是會跑95公里,雖然我心中不服氣,但好像也只能以這樣的節奏直到比賽結束了。


◎最後半小時與西瓜(左)一起跑


離比賽終了剩半小時,看到西瓜走在前面,於是靠過去與他邊走邊聊,他已篤定能獲得總二,但沒達到原先的目標令他很失望。他因為是第一次跑12小時賽,對一些規定不太清楚,我告訴他,他有達到國家選手的里程標準,最後一圈通過感應區時,裁判會給他一個小信物,鳴槍比賽結束時放在腳邊,以利裁判測量最後的距離,而如我沒有達到國家選手標準,則以最後通過感應區的距離來計算,多跑的都不列入計算。我陪著他向裁判拿信物,他則陪著我再拚一圈,通過起終點的感應區時,我先轉身向志工與來時路深深一鞠躬後,我看時間還剩約10分鐘,於是邀西瓜一起往第二個感應區,那裏即是我這次比賽的終點。


◎通過第二感應區


通過第二感應區,又再轉身向志工與來時路深深一鞠躬,比賽時間還沒到,但我的最後距離就是這樣了,我與西瓜繼續往前走,直到最後大會鳴槍比賽結束,放下小信物並通知裁判後,一起走回補給休息區,結束這場漫長又折磨的比賽。


◎比賽結束,M40分一、總二、M45分三走回休息區


最後成績如同昌國大哥的預測,我跑出自己11場12小時賽中第二差的成績,最後只有95.4公里,竟然連100公里都達不到,非常浪費錢!這成績竟然也還能撈到M45分組第三名,一是高手沒來或都去參加24小時賽,二是今年的高雄超馬溫度與空氣品質都很差,確實不好跑,全部100名參賽者,只有15名跑超過100公里。當然跑不好可以找到千百個理由,還是有跑友好得很不錯,這場過了就只能下次再努力。


◎完賽證明與獎牌獎盃


◎關家良一!!這場比賽無憾了!


◎一直以沉穩的步伐,在最後兩小時逆轉勝的第一名古明政大哥


◎意外撿到一個M45分組第三名


◎與中華民國超馬協會理事長吳勝銘大哥合影

有誰推薦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