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發表新留言
留言 (56):
2020/08/20 17:46
(請人員協助登載)
滅與生/姬韋

光雨淅淅墜下
轟,一驚
驚得(ㄉㄟˇ)藍寶石畏畏顫抖
驚得鼻孔朝天的長脖子睜眼抬頭
驚得利牙巨嘴的小手手因噎棄食
也驚得竊蛋怪盜失速飛馳

驚後的藍寶石披著薄紗
誘惑著黑仙子
輕輕的
為一具具甸甸之軀
蓋上棉被
緩緩的
將一顆顆躁動之心
引入夢鄉
這一睡,星星都捉迷藏數回

叩叩叩
是誰敲開了棉被
颯颯颯
是誰挑逗著大腿骨
卡喳卡喳
是一群拿方石頭的老鼠
罷了
我們依舊是被仰望的霸主

fw81ft850@gmail.com
2020/08/20 15:45
滅絕與重生回應系統故障,請處理,謝謝
2020/08/19 22:55

您好:

因「滅絕與重生」徵稿頁面的留言系統已三天故障無法留言,致電客服專線或聯合線上粉絲專頁皆未能處理,故方才先於此處投稿,請見諒;同時也希望貴單位能儘速處理,或讓無法留言者以電子郵件等其他方式投稿,謝謝。

敬祝   工作順利

丁子宭敬上

2020/08/19 22:51
《夢想,持續演化》/丁子宭

  出門前,下意識翻閱起那幾本斑駁破爛的恐龍書。

  ──沼澤濺起水花,艾德蒙托龍群起奔離奇妙龍的大逃殺;蓊鬱高聳的樹蕨林中,始祖鳥與美頷龍面面相覷、驚嘆彼此相近容貌;多棘龍憨呆望向瘤龍、四腳龍還有森林龍,不知是對大家都跟自己一樣長得像隻大烏龜感到詫異,還是困惑於自己的中文譯名……。陽銘出版社二十多年前出版的《恐龍大圖鑑》、《侏儸紀大恐龍》、《恐龍大百科》經歷三兄弟詳讀無數次,是夢想的傳承,亦是我的啟蒙書,比起現今豔麗電繪風,其畫真實細膩,有著古生物復原先驅查爾斯.奈特(Charles Robert Knight)之風,我能撫摸每一片鱗,挑起牙間菜渣或肉末,與他們對話與他們相笑。

  想起幼稚園時總抱著這些書臨摹,先在白紙畫上有血有肉的恐龍,翻面,向燈管舉起,對著透光輪廓反面畫上骨頭,如此反覆數小時,直到再次貼緊燈管時活恐龍與骨骼同時顯現,透視圖便完成了。這是我的獨門絕活,更是小朋友間的搶手貨,往往有三四位委託人在前等待取貨。

  「你發誓絕對不會弄髒、絕對不會弄破、絕對不會弄濕……絕對會好好保存它一輩子嗎?」這些畫就像兒女般,操著稚氣口音,我要聽到誓詞、見證點頭如搗蒜,才能將兒女交付給對方。

  那時起,每當問起夢想,我總回答:「我要當恐龍博士!」

  哪位小孩心中沒有恐龍?望向窗外,街上孩童無不身穿恐龍圖案的衣褲。

  「我『以前』也很喜歡恐龍、長毛象耶!」只是追夢旅途走得越遠,同行者便越來越少。問起古生物,朋友們頂多說出「恐龍」二字,能分享者幾近滅絕,志願也從恐龍博士、古生物學家、化石清修師、古生物復原師等時而返祖時而突變,妄想、夢想到理想不斷演化,終於在今年率取研究單位的實習。現在每天在實驗室解剖、比較現代和化石魚類異同,兒時自己若搭時光機來卻只見滿身魚腥味的我,恐怕會以為我已經背叛他了吧。

  擺好書本,大步踏出家門。即使與憧憬相比現在有些狼狽又有何妨呢?未來依舊未知,因為生命的規則就是永遠沒有規則啊!

tim19981005@gmail.com
2020/08/18 22:35

層層疊起的牡蠣/郭英傑

「最後給你看這個,你應該會被誤導,但我相信你仔細看就會知道是什麼的。?

學長從櫃子裡拿出古生物實習期末測驗的最後一道題目,因為是畢業生的關係,學長特別通融讓我可以提早考試。

生為地質系罕見心理系輔修生,每一門課程對我都是驚奇,古生物學裡以為碰到的會是恐龍、猛瑪、劍齒虎這一類大型化石,修了一整學期卻在有孔蟲與軟體動物上打轉,究竟是為了哪招?硬著頭皮修下去,這本厚達400餘頁的英文書,居然成為我大學生涯裡唯一一本徹底研讀的教科書,也成了古生物學課堂裡少數不須補考的前段生,不禁使同時修課的許多地質系的同學側目,懷疑我是否是一位被心理學耽誤古生物學家。

強食的知識容易忘,有孔蟲與矽藻也已經分不清誰是誰了,只有石燕與雙殼貝的差異,偶而逛博物館時拿來對親朋好友炫耀一下,剩下的記憶,就是牡蠣化石那一層層堆疊上的辨識痕跡。

學長拿出來的標本看起來很像九孔,自然就往那去猜測,但見到學長殷切的關愛眼神,總覺得這之中必然有詐,輕輕搖搖頭表示不知答案為何,學長指著標本上那一條條的痕跡,「你沒看這這明顯的紋路?,雙殼貝與腹足綱的生物都會有紋路,而牡蠣殼最特別的就是那一層一層堆疊上去的痕跡。

「難道是牡蠣??「所以它的學名是…?學長說。

如今我已經忘記牡蠣的學名是什麼,只記得那被地質作用壓扁的牡蠣殼,讓我在那次期末考有了深刻的記憶。

匆匆二十年流過,昔日學長已成大學名教授,標本室的一景仍歷歷在目,大學畢業後以輔導為本業的我,對古生物只剩科普的興趣與接觸,在協助孩子回首生命的線索時,時時不忘以這壓扁的牡蠣殼自我期許,學長可以依條紋與外殼的線索,判讀化石的本質,無非是因為他以此為專,而無論外在的力量如何影響孩子的行為,看到孩子的本心與本意,則是身為輔導人的專,不為外在特徵所迷惑,能從線索中尋回本心,這,就是專業。

e-mail:hardygun@ms51.hinet.net

2020/08/17 22:00

<龍考>/王醒之

我永遠都會記得這件事,我很肯定那是你認得的第一個字。呃,至少是第一個雜的國字。

那天,我們一起下車,經過停車場電梯間旁的垃圾桶。四歲的你指著問:「爸爸,那是什麼龍?」我順著你肉肉的手指望過去,「吭?什麼龍?不是垃圾桶嗎?」但你固執地又問了一次。「是看到什麼被鄰居丟出來的玩具嗎?」我心想。邊走近垃圾桶低頭順手撥弄了一下裡面的垃圾想一探究竟,說不定裡頭真躺了隻斷了手或腳的迅猛龍。

「裡面沒有啊!」我以為我的口氣已經明示你別問了,但你顯然不同意。堅持的個性一如我,非打破砂鍋不可。你也跟著我走近但卻指著牆續問:「爸爸,那是什麼龍?」我只好耐著性子再定睛看,原來,你看到的是貼在牆上的資源回收物分類指示牌—「保麗龍」!你指認了「龍」,卻不認識「保麗」二字,所以心想怎的沒見過這種龍?

我啞然失笑。

幼兒園所有人都稱你「小恐龍」,你果然愛龍成癡,人如其名。儘管你每每在各種恐龍化石展中都懾服於它們的巨大,嚇得難以靠近,但熱情卻又與日俱增。或許是種與敬畏並存的好奇,明明還不識字,但你「研究」著每隻恐龍,強記住每隻我唸出的龍名與讀音:暴龍、脊龍、偷蛋龍;雷龍、劍龍、厚頭龍……我們那一陣子最常玩的遊戲就是「tails telling」,你竟然可以只看一小截玩具恐龍的尾巴零點五公分就知道尾巴後後面跟著的是什麼恐龍!而你自導自演的「恐龍大戰」讓每一隻加入的恐龍能依其食性、身形、力量、叫聲安排得合情合理絲絲入扣。唯一不變的情節就是總會有一隻慘敗,從未有一局平手。

孩子總是透過遊戲連結現實與想像,但你連睡覺都還抓著異特龍。當你眼裡閃耀著光芒,驕傲地對我宣佈:「爸爸,恐龍其實現在都還活著……你知道嗎?所有的鳥都是恐龍變成的!」我知道你巴不得把我拉進你的世界,把牠們一次推到我面前;而你知道我也願意,願意隨著你馳騁穿梭一億五千年的演化,考古、考龍、考你的那些老祖宗。

e-mail信箱:glddjbsd@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