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台北故事劇場 – 露露聽我說
2012/07/31 23:40
瀏覽1,087
迴響1
推薦2
引用1

本文有雷,非喜勿入! 

 

老話一句,如果你住在台中或高雄,如果你還沒買票進場看「露露聽我說」,趕快去買票吧!我的心得雖然可能有點挑剔,但這絕對是一部值得你走進劇場,細細觀賞的好戲。

 

台北故事劇場復團後在台灣的第二砲,是在大陸巡演過一圈的「露露聽我說」,買這齣劇的票著實經過了一些掙扎,因為,當年對這齣劇的最大印象是,露露好吵!這麼個猶豫了一下,就把早鳥優惠給猶豫掉了,最後用了兩廳院之友優惠買了原價2500的票進場。是,我承認我對艾姐幾乎完全沒有免疫力。

 

對於當年的「露露聽我說」,我印象最深的是李立群的維誠和陳湘琪的露露,我甚至覺得露露搶走了維誠的風頭,(要在舞台上搶走李立群大哥的風頭可不是件簡單的事。)也就是因為露露太搶,所以當年這齣戲是真的讓我覺得露露破壞了維誠和麗芬的婚姻。可是相對來說,我對於麗芬這個角色的印象卻非常非常地淡,淡到,我並沒有認為麗芬是這齣戲的女主角,淡到,我需要google一下才能想起當年這個角色是林美秀所飾演的。(能夠忘掉美秀也不是一件簡單的事啊!)淡到,我並沒有花心思去想麗芬這個角色,在這個家庭的位置。(我的記憶力完全不可靠當然也是原因之一。)

 

但這回的露露聽我說不一樣了,我不覺得露露很吵了,也感受出中年夫妻婚姻產生的問題,感受到了麗芬在這個家中的角色,而不只是一個中年男人轉嫁自己面對無趣地生活以及逝去的成就感,到一隻,叫作露露的流浪母狗的那種無力和無奈。或許是我的年紀大了,(是,又一個十多年過去了。)但我更相信,是導演說故事的方式變了,劇本的鋪陳變了,演員的詮釋方式也不同了。

 

把這次的露露聽我說當成一個全新的戲來看,每個角色的分配更均勻了,在這個家庭裡頭每個人的占比也更為平均,露露更忠實地變成了一隻「狗」,而維誠和麗芬,對於這個家的渴望和對對方的愛,也從頭到尾都不被掩飾地表達出來。(很有台北故事劇場一貫充滿愛和溫暖的風格。不過說真的,我現在反而開始有點懷疑,到了這個年紀對生活充滿無力的中年夫妻,真的還能那麼深刻記得曾經對對方許下的諾言嗎?!)

 

不知道為什麼,我從來沒有懷疑過張信哲能不能站在舞台上演戲這件事,好像就那麼順理成章的接受了這個角色由他來擔任。而一開始出場的維誠,還真的很有中年糟老頭的fu,阿哲所呈現地那種糟,是一種,無聊以及無奈的糟。維誠很誠實地,用著如同他的生活一樣無聊的乏味詞句,去介紹他乏善可陳的生活。阿哲的維誠讓人更能感受因為「生活」而產生的無能為力,而不是因為年齡或是生理造成的衰老。或許是因為,他還沒「老」的關係吧!

 

麗芬與維誠的相對位置從一開始就相當明確,不只是從對話中,甚至是服裝上,都直接點名了麗芬正要起飛的人生,以及維誠正在步入的「中年危機」。我一直很喜歡蕭艾演得事業女性,除了她的扮相真的很適合之外,也因為她總能很輕易的把外在堅強tough的女強人特質和小女人可愛撒嬌的口吻巧妙的結合在一起而不顯得突兀。也就是因為這樣,所以在整齣戲當中,觀眾可以很輕易的感受到麗芬身為女強人的氣勢,卻又絲毫不會懷疑她對於維誠以及她的家庭的愛,甚至對露露;不論是在被露露打動的故作堅強,或者是跪在地上和露露對罵咆哮,麗芬的個性都鮮明而清楚地攤在觀眾眼前。

 

也或者這樣說,故事雖然是因為維誠的無聊開始,在露露的不安全感以及急於確立在這個家中的地位中發展,但故事的節奏以及方向,卻是由麗芬主導去前進的。艾姐對於演出節奏一直抓得非常精準,不論是有台詞、沒有台詞、眼神、或者動作,而我最喜歡的是她對於情緒層次的堆疊,從麗芬最開始的生氣,試圖與維誠溝通,到開始發現露露是婚姻危機的導火線時的惶恐,以及為了挽救婚姻所作出的努力,到最後當她哭喊出「謝謝妳在我維持了二十幾年的婚姻咬了個大洞」時的崩潰。雖然故事是一段一段被演出來的,但情緒卻是一層一層被堆上去的,讓觀眾不會因為故事演到了別得橋段而忘記了這一頭情緒的累積。

 

這當然不會只是演員的功勞,也歸功於導演說故事的能力。不過若從這個角度來說,又那麼些許覺得,爆點好像不夠大。至少,在台下當觀眾的我,還是在「看」麗芬崩潰,而不是跟著麗芬的心一起糾結。是因為時間、場景、速度、跟劇情都太精準的原因嗎?我不知道。

 

阿哲的演出中規中矩,連國語都字正腔圓到跟維誠的人生一樣方方正正,(唉,偶爾不小心畫出格子一下不行嗎?!我都搞不清楚維誠那個一切都好的人生到底是誰造成的了!)不過相較於露露的大奔大放和麗芬的壓抑和爆發,維誠的中規中矩算是在這部戲中達到了一種隱約的平衡。(對,就連呂曼茵的每個角色都不是正常人類。)

 

說說嘉俐的露露,這一次,我有真實的感受到她是一隻「狗」了。這次,我真實地感受到是維誠跟麗芬把露露當成了一個「人」,而不是露露真的成了一隻會講人話的狗。我喜歡嘉俐的露露,或許是因為我一直認為,露露應該是一隻,人去扮演的狗,而不是一隻,扮演人的狗。嘉俐的演出很有「狗樣」,坐就是坐,站就是站,不知道她是不是畫了個分解圖把露露的動作都定型了,才能那麼精準地讓觀眾在第二次出現同樣地動作時,可以直接而清楚地知道,現在露露,擺得是什麼姿勢,說得是什麼話。不過演這齣戲,嘉俐應該非常非常累吧!整場飛不只,還要一直垂直升降,維誠踏個兩步,露露要來回跑個兩趟。但最難得的是,嘉俐的演出並不讓人覺得「累」。對!一隻貪玩得狗怎麼會累呢?!在整個看戲得過程當中,我並沒有機會去分心關於演員會不會「累」這件事,這應該就是嘉俐演出的大成功吧!

 

露露的情緒跟表達其實真的跟隻狗一樣有點搭不上線,也就是因為這樣,所以當露露突然對著麗芬說,影響她婚姻的不是自己時,坦白說我覺得有點斷層。露露可以覺得這個男人不快樂,可以覺得自己很無辜,但當牠突然變成婚姻諮商師的時候,那狗話會不會也太有條理,太有學問了一點?!如果讓露露繼續牠的狗言狗語,再透過麗芬和露露不在同一個tone調上的對話去帶出這一段的重心,感覺上露露的「狗型」會更為一貫。

 

呂曼茵的三個角色,絕對說不上是「正常」的角色,但偏偏,你就是覺得他們不夠瘋狂,是,如果你看過呂曼茵演戲,你知道她可以多瘋狂,而這三個角色,勉勉強強只有Jolin算是挑戰了那個邊緣。Jolin跟周杰倫的笑話,算是個加分題,雖然我並不認為它有非存在不可的必要,但顯然觀眾對於這個笑點還是滿受落的。而老郭,玩得是藝術總監兼導演郭蘅祈的哏嗎?(最近似乎全台灣的媒體都被糾正「梗」字為「哏」了!)對呂曼茵來說,這三個角色應該都是能夠完全掌握的角色吧!老郭不夠瘋狂,應該是導演的安排,婚姻諮商師,嗯,我其實不知道那個忽男忽女的婚姻諮商師到底除了想把觀眾逗笑之外,還想要表達什麼?!枉費當他開口說出他希望他的病人來決定他的性別時,我還真的期待會有個什麼更深入的對話啊!硬是要說,反而是那個不夠瘋狂的老郭在角色堆疊上比較完整,至少你很清楚知道,他是一個,在茫茫人海中跟維誠一樣把生活的意義轉嫁到一隻狗身上,而又從那隻狗身上嘗到了生活被破壞的,一個男人。

 

說說其他的部分。這次的舞台一直讓我想到ART裡頭的那幅畫,那幅在白色畫布上,畫著一條白色斜線的,白色油畫。(台詞我不太記得了!)就是這種白成一片的感覺,白色的沙發,白色的立燈,白色的牆上有一個,白色的鐘,而前頭,是一片,白色的落地窗。整個場景就用著一堆白色的幾何立體方塊拼湊而成,連同公園裡頭的樹木椅子,都是。就連搬道具的黑衣人,嗯,一般來說他們應該是黑衣人,都成了穿著白色上衣米色吊帶褲的,白衣人。(ㄟ,麗芬也有一個白皮包,放在白色的沙發上耶!)

 

我喜歡舞台那些幾何方塊在台上轉來轉去的感覺,簡潔而乾脆,公園、沙發,前景、後景都直接而清楚。導演在過場的時候似乎想讓那些白衣人也變成戲的一個部分,在戲中不時出現白衣人和角色同時站在台上,只靠著燈光區分的場景,整體來說我還滿喜歡這種處理,只是白衣人和道具的移動似乎節奏不夠明確,有點像是介乎於,有節奏和沒有節奏之間,也就是說,他們似乎不是完全沒有節奏的在舞台上移動,但移動的速度、方式和位置,卻又好像並不跟著戲的節奏以及背景音樂完全配合,而這種不確定,反而讓人有一種不知所措的感覺。

 

音樂,老實說我覺得主題曲有點多餘。當然,我不是說它不好聽或者是不應該存在,如果說台北故事劇場打算每部戲都走這個風格,來一首主題曲串連整齣戲的話,那其實也沒什麼不好,畢竟我一直覺得舞台劇的音樂是應該要被當成一門課題來研究的,而不是在演出過後就跟風從耳邊飄過一樣消失了。(所以,雖然荷包很扁我還是因為支持而買了原聲帶。)

 

但是,相對於花季未了主題曲的角色,這次主題曲的歌詞和編曲,好像都更趨近於一首流行歌,而不是一首舞台劇主題曲(所以華麗版真的很華麗就是)。既然是主題曲,那麼它就應該在這部戲裡頭有它所扮演的角色,這次,勉強說上就是維誠送麗芬出國時的那段吧?!不過,那段並沒有被收進原聲碟中啊?!所以,原聲碟是……?枉費那段還真的有點感動,也難得覺得主題曲有貼近這齣戲啊!

 

既然是舞台劇主題曲,我真的寧願聽到一首不像是流行歌,卻貼近這部戲的曲子,而不是一首,被拿來當舞台劇主題曲的流行歌啊!

 

岔開話題說說那段,難得主角在台上唱歌的橋段,其實應該很感人的,(不是因為聽到艾姐唱歌喔!)也不會覺得演員突然唱起歌來有什麼特別奇怪的地方,但真的好短,而且,阿哲一開口,其他人的聲音全部被壓過,這,這不是合唱該有的分配吧!艾姐唱歌的聲線真的有點虛,獨唱那兩句還算過關,之後就完全聽不到她的聲音,嘉俐如果不是因為發出露露的嘶吼,應該也會被蓋過吧?!唱歌,如果是演員無法完成的任務,要不就跳過,反正不是歌舞劇,要不,能不能用麥克風來補強一下呢?!又或者,艾姐唱不大聲,阿哲小聲一點應該不是難事吧?!?!這到底是維誠和麗芬的對唱啊!(所以唱歌真的是艾姐最「平凡」的部份?!還是真的只是不小心阿哲唱太大聲了?!)

 

再來說說服裝。我對舞台劇的服裝一直沒什麼研究,尤其是這種時裝劇,我其實不懂服裝裡頭的學問是什麼,(嗯,如果太怪我應該看得出來。)不過維誠的服裝倒是很貼切地表現了他的性格和人生,中規中矩而乏善可陳,菱格針織衫,真的太貼切了!麗芬的服裝,我看不太出那是麗芬的服裝還是艾姐的服裝,感覺她演時裝女強人幾乎都是蓋過鞋子的寬管長褲(再不就是套裝),然後脖子上再加個什麼讓她顯得更高挑一點(已經夠高了),但是,麗芬中間那件,毛尼絨外套,還要加上一朵花,我就真的完全不懂想要表達的是什麼意境了!好吧!配上Jolin那一身誇張的打扮,是有那麼點相得益彰啦!

 

倒是露露的服裝挺不錯,既充份表達了狗狗毛絨絨的感覺,又透過了「人」的眼光去表達對於「狗美容」的想像,不論是剛被撿回來的露露,打扮過的露露,像個小公主一樣的露露,都讓我們這些坐在台下不能聽懂「狗語」的凡夫俗子一眼看穿現下露露所要呈現的氣質,也讓露露每個階段的個性鮮明了起來。

 

最後說一下那個最後一段,我不記得當年的露露聽我說最後一幕是什麼了,但當我這次坐在台下的時候,我真的覺得那個最後一幕有點荒謬,有一種像是看了一部播了超過100集幫主角演了n年戲的電視劇,在大結局的時候來個20年後,然後讓男女主角都化上老妝去一語帶過所有故事的那種感覺。對,電視劇有一陣子還滿愛來這招,電影偶爾也會,但,舞台劇?真的回顧帶過也就算了,畢竟寶島一村結束的時候也把所有人都給搞進了那個將要拆掉的眷村去交代了一下大家的近況,但這次,我怎麼有一種保護動物衛教短片突然搬上舞台的感覺?

 

先說,我不是一個討厭狗狗的人,至少我們家歷來養得每隻狗狗都不是買回來的,我們也都很認真負責地陪牠們到不能再陪我們為止。但是,真的有必要把這樣的東西搬上舞台嗎?與其看這一段「宣導短片」,我還覺得老郭要維誠帶露露去結紮的那段合理而且正常多了。(如果一定要把這樣的元素放進劇本裡頭的話,至少也合理化一點吧!)尤其還放在最後,真的不得不說,它真的把我在麗芬赫然發現她婚姻問題的真相,看著那本「我的婚姻之路」,追著把小紅球給露露的感動全都破壞了啦!

 

看了兩部台北故事劇場復團後的舊作新繹之後,覺得台北故事劇場,似乎更「溫馨」了,雖然過去台北故事劇場對於人的感動就一直很強烈,但現在,似乎少了些讓人覺得相當過癮的大鳴大放,大癲大肺。雖然舞台上的情緒、台詞、轉場可能更精確,時間上也更精準了(現在好像不太有演到三個小時的舞台劇了?!),但是,卻好像少了那些讓人瘋狂大笑和大哭的情緒,(我突然懷念起在台上的費里尼太太了。)有時候,舞台上一些瑣碎的絮絮叨叨,正是觀眾沉澱反思情緒的最佳時刻,也更貼近真實的人生,畢竟,「花季未了」和「露露聽我說」都是在反應真實的生活不是嗎?

 

還是期待台北故事劇場能繼續推出新作,就翻譯改編劇本而言,我真的覺得台北故事劇場從以前到現在一直都表現地可圈可點,如果不告訴你,你甚至不會發現那原來是一個外文劇本,因為它就那麼真實地發生在你生活的周遭。期待台北故事劇場能夠繼續加油,繼續讓我們能在劇場裡,感受那些溫暖和感動。

 

圖片來源:台北故事劇場Facebook粉絲專頁 http://www.facebook.com/tst.theatre

 

有誰推薦more
迴響(1) :
1樓. 臺北故事劇場
2012/08/01 14:22
謝謝您的分享~

非常非常謝謝您對臺北故事劇場的支持,也非常謝謝您的分享!!親你一下

小編想把您的分享連結到劇場的粉絲頁,但絕對會註明出處的,謝謝您!!

我們一定會繼續做好戲給大家的.....

沒問題~歡迎分享!!

期待你們下一齣好戲!!!

Happyparadise2012/08/01 17:14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