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這個下午,花季未了
2011/09/06 00:33
瀏覽2,644
迴響0
推薦20
引用0

本文有雷,非喜勿入!

如果你還沒進場看過花季未了,如果你住在台中或高雄,趕快買票吧!

等了13年,終於等到下一個花季。看到台北故事劇場再次成團,「花季未了」再次上演,心中是有許多感動和回憶的。

容我花一點點篇幅來寫寫13年前的花季,那是一個台灣表演藝術多麼熱鬧活絡的年代,我有限的記憶其實不是很確定當年到底曾經參與了多少「台北故事劇場」的戲,但至少「大家安靜」、「花季未了」和「露露聽我說」是我確定曾經在那個年代,走進劇場笑過、哭過、瘋過的。(對,我一直覺得郭子在台上很瘋,「大家安靜」那位費里尼太太讓人印象深刻。)

不可否認當年台北故事劇場突然結束確實讓人悵然若失,但更讓人覺得意外的是,像「大家安靜」跟「花季未了」這樣的好戲,竟然在這麼多年之間,似乎也沒有其他大型劇團改編其原著劇本搬上舞台。

我很喜歡台北故事劇場戲裡頭對「人」的描繪,或許當時年少的我,並不真的了解其中的「關懷」,但「人」始終是這個社會當中讓人感動的根本,不論是哭、是笑,不論是感同身受,或不予茍同,我們都是因為投射了自身的經驗與感情,連結到台上的演員和劇情,才激發了內心不同的情緒。當年,似乎比較容易在舞台劇裡頭看到這樣的氛圍,仔細想想,好像現在已經不太容易在劇場裡找到這樣的感動了。

其實當初我是先看了「鋼木蘭」這部電影之後,才進劇場看「花季未了」,不過其中沒有什麼因果關係,純粹是因緣巧合。我很喜歡台北故事劇場改編這部戲的方式,這是我第一次接觸到把時空背景全部轉換的改編方式(後來也沒什麼機會再接觸到就是),當美容院的場景拉回台灣的眷村,當人與人的關係重新回到那種很「中國式」的糾葛,尤其是,在1998年那個時候的台灣,家庭式美容院其實還隨處可見,我隱隱約約勾起了小時候認真不喜歡一堆八卦長舌媽媽們的記憶。

既然13年前的記憶已經相當模糊,就說說這次走進劇場的感覺吧!台北故事劇場這次的演員卡司堅強到可以說是有點奢侈了,六個演員,各個都能撐起半個舞台,有了「17年之癢」的經驗,我對賴雅妍都一樣是充滿信心。

雖然是回到同一個年代的眷村,無疑2011年的林阿秀美美容院(我有沒有記錯名字?!)以及大鵬新村的諸位美女們,還是比1998年要來得新潮了一點(復古也分新潮不新潮?!)唯一例外的應該是葉珍最後那套黑衣服,媽啊真是有夠老!(我是說衣服真老!)而語言的邏輯也稍微有了改變(其實是台灣人的語言邏輯變了吧?!),應該要讚賞一下幕後團隊所做的努力及修正,畢竟13年是個不短的日子,很多事很多人很多時空都變了,觀眾,當然也不一樣了。

碧華一直是「花季未了」裡頭我最喜歡的角色,雖然她好像很任性、很倔強,性格很強,但看在我的眼裡,碧華這個角色,還當真和她的名字一樣「平凡」。就是因為平凡,才特別讓人感動,畢竟,坐在台下的你和我,大多數都是很努力在生活中奮鬥的平凡人,不是嗎?我其實搞不清楚這部戲為什麼會設定「碧華」是女主角,明明她就不是最搶戲的一個,但不論是當年或是現在,我都還是為了碧華落下不少眼淚,或許就是因為她能擁有的不多,才需要這麼努力去抓住每一個她眼前的東西吧!相較於燕萍的人生,碧華的人生中規中矩多了,一個年輕眷村女孩,在美容院裡成天和一些婆婆媽媽們相處,她不只要當家裡的乖女兒,還要當大家的乖女兒,聰明、懂事,就算她想要有什麼大起大落的情緒,只怕那個破身體也不容她隨意任性吧!但當她一輩子都在和自己的身體狀況與現實抗爭之時,碧華確實是忘了,還有太多太多的人,在為她擔心,悲傷。(這似乎又是一個真實人生的反射……)

想一想當碧華離開之後,失落的不只是大鵬新村的幾個女人,還有坐在台下的你和我,呵,碧華確實應該是這部戲的女主角。

蕭艾的演出中規中矩,就跟碧華的人生一樣。蕭艾的演出相當「精準」,就跟碧華計算她的情緒容忍度一樣。(不過4號下午這場演出,好像不小心吃了幾個螺絲。)不覺得是蕭艾的「降齡演出」造成的落差,但13年前當我坐在台下時,隱約留下的印象是碧華和葉珍這對母女的針鋒相對,而這一次,我強烈感受到她們之間的「愛」,除了蕭艾的演出方式有所改變之外,或許這和丁也恬的詮釋方式有關吧!(又或許是我變了?!)

丁姐的葉珍母性堅強,彷彿一站在台上就有一種「嚴母」的光芒(我有一種看到70年代的小學老師的感覺),但她從來不隱藏她對女兒的愛,從來不!不論表達的方式是什麼,丁姐的葉珍從來不曾忘記告訴她的女兒,她有多麼愛她!我喜歡葉珍母女的戲,比起硬是要把感情藏在劇本最底端的角角,留到最後才來爆發,我更喜歡這種不曾間斷在無意中的釋放。而葉珍捐腎給碧華這個點,被用更貼近真實生活的方式詮釋出來,不需要灑狗血,不需要等到這個時候才來發現原來彼此深愛,畢竟所謂家人,有時候就是要有那麼點可以隨意任性的篤定,才更突顯出,原來,愛,一直都在。

李國芳和方雪紅,這對吵了幾十年的姐妹淘,我有時候忍不住要想,是不是因為走過戰亂來到異鄉,因為已經只剩下這麼一個曾經和你有過相同回憶的伴,才只好拉著彼此不放。林嘉俐,天哪!很少看台灣電視劇的我,真的是在看到節目單時才想到這個似曾相識的面孔原來是「大家安靜」裡頭的那位啊!呂曼茵,老是看到在舞台上的她,讓我真的完全無法想像真實的她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你就是那麼覺得她就是方雪紅的化身;如果方雪紅只是心情不好了六十年,那台上的呂曼茵,大概也就只是罵人罵了十幾年吧?!

我對13年前的花季未了,有一個很深的印象,就是當那四個女人坐在麻將桌上時,我就算拉長了耳朵也沒辦法完全聽懂那些南腔北調,秀美的台灣國語大家都聽習慣了,所以主力還是李國芳跟方雪紅這對,但這次,我竟然全都聽懂了!是我進步了還是這次真的鄉音沒那麼重?!雖然說聽懂內容是件好事,但我還是很希望能夠有個更誇張更讓人頭大的鄉音大錯雜,才更有feel啊!(可能要電視劇加字幕比較適合吧,請原諒我的任性!)

我莫名地覺得,林秀美是這部戲裡頭最幸福的角色。當秀美說老湯決定要從香港回來,和她在一起的時候,當秀美說要兩個人守著這個家,吃苦貧窮也不怕,我突然發現,這不就是典型台灣女人的想法嗎?!(腦中開始浮現「家後」的歌詞)秀美正在這個走過顛沛流離的眷村裡頭,訴說台灣女人對於丈夫,對於家庭的那種無怨無悔。或許劇中每個角色都有些遺憾,但秀美,她似乎正是等到花季來臨的那位。

理論上文章到這裡我應該寫寫對於美秀的演出有什麼想法,但我發現我其實很難去寫每個演員的表現,如果真的要寫,應該每個都是「中規中矩」吧!不是因為真的只有「中規中矩」可以形容,而且因為每個都那麼恰如其分地詮釋她們的角色,當這些演員站上台的時候,你就是知道不會有意外,你就是這麼完全融入劇情當中,忘記她們是誰,只記得林阿秀美美容院裡頭,那幾位婆婆媽媽。

硬要說演員,來說說賴雅妍吧!賴雅妍這次真的成功塑造了一個完全不同的江燕萍。如果說劉若英的江燕萍是「純」(?!),那賴雅妍的江燕萍應該是「傻」,雖然有一點點覺得可惜這個角色的演出方式跟「17年之癢」重覆性有點高,但講話的節奏、頓點,都掌握得恰到好處。希望有一天能在舞台上看到更多不同層面的賴雅妍囉!

愈來愈難有機會坐在台下,單純地為劇情感動了。不需要花俏的舞台、燈光、或是轉場,甚至不需要分神去為哪位演員精彩的表演喝采,因為他們就是劇中的人物,台上演著的,就是他們的故事。只要很純粹的跟著他們的人生去感受,去表達。這一次,我大概從上半場一半過後,就開始坐在台下流淚吧,(前半場還沉醉在終於可以再看一次花季未了的感動當中)就連暗場時都只來得及用袖子擦眼淚,不誇張,這次真的擦到袖子來不及乾!眼淚拼命流,又不敢在劇場吸鼻子怕影響到其他觀眾,到結束時只覺得頭開始發暈,沒想到還沒走出劇場就聽到有人在說:「我幾乎下半場鼻子都是不通的。」

多久,沒有坐在台下哭個痛快了!

圖片來源:台北故事劇場部落格 http://storytheatre.pixnet.net/blog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