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面對歷史、就事論事;知恥知病、痛定思痛~ 謝翔鶴的故事
2011/02/26 06:36
瀏覽58,837
迴響67
推薦113
引用6

dad air force - Share on Ovi

“我滿身都是傷,想要突破自己好困難。舔傷也不是都能舔到的,但,我還要飛。”~柏楊

這篇文章是我從娃時到不惑之年,藉著家父的辛酸所觀察的軍人生態,謹在家父謝翔鶴獲頒陸海空軍通用獎章前夕,撰此文成為現任國防部長高華柱要求軍人「知恥知病、痛定思痛」的警鑑。

【匪諜就在你的身邊】

民國53年6月,國民黨派遣被美軍稱為“西方戰略眼睛”的RF-101高空高速偵察機,先後30多次竄入大陸偵察,因此,毛澤東和中共軍委首長都下了決心,一定要打掉它。

同年12月18日14時50分,國民黨空軍6大隊4中隊作戰官謝翔鶴少校駕駛RF-101型偵察機,當時的任務是要拍照敵方的沿海軍情;不料一上空,就發現行蹤早已被鎖定,軍情已外洩在敵人的掌握中,高射砲和攔截戰鬥机迎面而來,父親被擊落,跳傘凋落在炮火遮掩的大海中。

兩岸馬上派出船隻搜尋父親的下落,但台灣在1小時內,立即撤回一切救援行動;而大陸則宣布生死不拘均有重賞,漁民加入官兵的搜索,在3個小時後就發現了父親,他欲沈欲浮地凍在寒冬的海波中,還活著!!

出事的那個禮拜,父親獲得「國軍英雄」的殊榮,這是他第二次得到相同的肯定,但典禮當天他已缺席,禮散之後,國家也忘了他的存在。

謝翔鶴被俘後,提審他的解放軍軍官拿出一張照片,一張前不久空軍6大隊內部俱樂部舉行舞會的照片,照片上翩翩起舞的正是謝翔鶴少校本人和他的妻子!解放軍還告訴謝翔鶴一個秘密:“你不需要說什麼,我們知道得比你還多。那一天你一起飛,我們就知道老謝你來了。” 

【戰火浮生錄的真相】

中國人輕視努力而崇拜成功,是一種五千年傳統的優秀文化,翻翻二十六史就明白啦,成功的都是官,失敗的都是賊。 坐在堂上的都是正人君子,綁到堂下的都是亂臣賊子。”~ 柏楊

家父謝翔鶴為國出任務被俘,中華民國空軍的上級長官深恐負擔責任,遂不予置問,僅派基層參謀來通知,並且告知軍人天職是「不成功便成仁」,所以我們不是遺眷,而是無依軍眷,講明白就是被政府遺棄而無依的軍眷,因為沒有達到軍方要求的「不成功便成仁」的"犧牲"樣板,就說不但沒有撫恤金,連慰問金也沒有,只可以領被俘的當時薪水。當時母親年僅23歲,無依可靠,在惶恐中,還要帶著一個一歲的我和剛滿月的妹妹,前途茫茫,不知該怎麼辦。

空軍總部沒有表達一絲安慰或支持這個家,反而派參謀不斷來勸說,要將孩子們送到華興育幼院或是送人領養,並且力勸母親改嫁,分散我們一家人。然而母親意志堅定,不願屈服。老天有眼,讓媽媽當時有份工作,便斷然拒絕空軍的沒有人性的要求。在當時的險惡環境中,我的母親含淚一手將孩子們帶大。

父親被俘在中共勞改營20年中,空軍同僚沒有人來探望過。期間僅有一位叫梁孝煌的主任來探望過一次。我們很感激這位有擔當的梁主任,他來看我們的時候,妹妹出麻疹,我們沒有金錢看病,走投無路時,他二話不說,將他的當月薪水袋交給母親,說:妳先拿著,趕快給小孩看病。

家父謝翔鶴在中國大陸的勞改營裡過著慘淡的人生, 如同他在「巫毒飛行員」書中的自述所言:

“21個年頭,在歷史的長河裡只不過是彈指之間,但在人生的旅途中卻是十分漫長的路程,尤其是正值壯盛用事的英年,是決定一個人創業成敗的關鍵,而我卻在這黃金盛年的時候,胼手砥足于糞土之間,病貧交迫于饑寒之中,月積年累,造成了身心無法彌補的傷害,雖則最終幸能平安歸來,然而青春已逝,韶華不再,要想一切再從頭開始,怎奈力竭神衰,該是多麼不容易的事啊!黯然神傷真的是不勝唏噓,想到這些,謀生之術將何寄于天地!

民國53年12月18日是我永生難忘的一日, 那是在千鈞一髮之際決定我生死存亡于瞬間,家庭離聚于俄頃的非常日子; 時正冬深寒洌、 海面風高浪急、拼搏浮沉在驚濤駭浪中近5個小時,不死也算命大 !

被俘後,為國守節不屈不降,惡臭難聞蚊蠅成群,初以豬欄為舍,操作是勞苦的,生活是艱苦的"勞改"! 嗣後腰帶漸緊,開初尚能勉維溫飽,由於所得菲薄,才另建土牆草屋以安孤身,一年多以後"文化大革命"嚴重摧殘了農業生產,原本不景氣的農業經濟及農民生活于此則更形衰落,體力支出得不到營養補足,壯碩的身體逐漸衰弱,始以周身浮腫,移步如拖重鉛,繼而迅速消瘦! 而沉重的肩挑手鋤常常夜以繼日,冬披露霜。不惑之年儼然已知天命腰背傴僂,終遭體弱多病,夏頂烈日 ! 常常暗自忖思:總有一天能和家人團聚。孤寂的心時刻不離妻女的形影,卻始終沒有放棄生存的意念,雖然艱苦難熬,然而在當時這種意念幾近乎幻想, 但卻是在艱困中唯一支援我生存的堅強力量。”

我驕傲地要指出家父謝翔鶴所表現的,是身為一個傳統中國軍人“忠臣不容二主”的骨氣。無論是當他開口與審訊自己的幹部吵架時,還是冒險在文革時代慶祝“雙十國慶”的舉動,我相信他是抱著必死的決心去面對的。謝翔鶴是對得起中華民國,也對得起國民黨的。

豈知陷在大陸紅色的文革裡,他拒絕投降,選擇了20年勞改生涯,面對多次的鬥爭,被人當牛用來托犛,終於在年逾50之際,中共政府認為他已無生產價值,給他一張到香港的車票,等候國民黨的接納行動。然而,國民黨方面卻被動地害怕共匪的統戰,拒絕人在香港的謝翔鶴返回台灣。

【孤鶵淚】

那時我是一個法律系的學生,滿心以為公義自在人心,我的父親為國家出任務,選擇對國家的忠貞,付出勞改的折磨,國家沒養過我,也從沒給我母親一絲安慰,現在應是國家伸出膀臂擁救自己袍澤的時候,政治的現實和冷酷毫不羞愧地呈現自己的嘴臉,我與母親多次進出空軍司令部,面對多位面貌耿直卻出言迥避的空軍掌權者。

20歲的我,馬上看到作官的只想保官的軍人,將軍胸前的星光,沒有羞恥地映出多少軍魂的血,他們沾沾自喜地保守自家的安逸舒適,冷眼投視在異域凜凜等候回家的 "國軍英雄。

沒有人相信父親的心,枯槁的身形竟激不起國家一點兒人性的漣漪。我親眼看到父親的心碎,20年的勞改被國家唾棄,20年的忠貞被國家懷疑,20年的堅持被國家踐踏!

少年的我深刻地行走在這群衣冠中人間, 一件件挺拔的軍裝下,只不過包裝著懦弱怕事的心胸; 我忿恨地向天嘶吼,天理何在? 20年的苦夠了,我要他回家,難道中華民國真的沒有一個有膽識的軍人嗎? 在空軍總司令郭汝霖的軟弱“龜” 避下,當年的三軍總長郝伯村將軍,力排萬難地擔保父親的清白,讓他先“無分無名”的從邊門入境。

【軍魂淚 軍魂碎】

民國74年7月17日,謝翔鶴回國。在場有3名軍方人員在場等候,但與其說是「迎接」,不如說是「遞解」!為首的是當時的孫國安上校,他沒有一句歡迎、安慰之詞,也完全沒有空軍尊重期別先後的禮數,開口就像盤問犯人一般:「你是謝翔鶴?」之後,孫國安就對心情已顯激動的謝翔鶴宣達:一、立刻辦理退役。二、過去20年薪水不補發。三、不安排工作。

這似乎就是讓他回國的先決條件!為中華民國執行任務,在敵前不屈不降而受苦20載,返鄉之日竟碰到一個無禮的空官學弟這樣的冷言相待!令無依的謝翔鶴在機場裡啜泣不能自己。

他是一個行走的幽魂,回來後沒有身分証,他用生命愛這塊土地,卻無籍無戶的存在這塊土地上。謝翔鶴回到台灣之後,空軍立刻奪取了他身為“中華民國”軍人所該享有的一切榮譽與薪俸。

【國叛】

家父謝翔鶴回台後,不喧不嚷不爭不鬧,只求進入家庭的圓滿團聚,怎知政戰的魔爪正靜靜地藏身於暗處,等候梗喉的一擊。

那天我一人在家,有一位理軍頭相貌斯文的年輕人,按鈴聲稱發放里民大會通知單,當我一開門,他馬上一腳跨進用身體撞開站在門邊的我,菜刀從褲後拿出,砍斷我防面的左手筋腕和右腿膝骨;當時血肉綻開,血脈如噴泉從筋脈中冒開, 他拖著我進入房內,接著用刀撕裂我的衣衫和皮膚,我心中此時只有一個意念,“如果真有 神的存在,如果他要玷辱我,你就讓我死;不然你就要救我脫離這捕鳥人的手,保守我免於羞辱。”父親奇蹟般地出現家門, 一屋的血痕使他大叫, 驚動了入侵者的心, 歹徒將刀掛在我的頸上 要父親閃開, 迅速地匿跡門外。

父親背著我到急診室,他的肩頭浸透在女兒的血泊中。從手術房到病房,麻醉藥無法使我闔上雙眼,任何響聲都會使我從床上不自覺地大力顫抖,醫生為了保護脆弱的手筋和腿骨,將我的手腳固定在木板上綁在床沿;我的心僵硬地回顧那一剎間,侵入者那雙篤定又冷漠的雙眼,清楚地告訴我,任何的乞求都不會改變他的心;這眼神重疊在持刀者的臉上,在空軍總司令的臉上,在空軍政戰部主任的臉上,我心碎了!

門外有憲兵守候,警方不解於父親的身分,軍方派人調查無解,卻清晰地聽到有人對父親說,“很明顯做在你女兒身上的事, 是警告你不要亂說話…”麻醉藥使我無法盡情地哭,但淚水已靜巧巧地纏黏我的頸項,我的國家背叛了我!

若您訝異“自由民主”的台灣豈有如此齷齜的行徑!直到江國慶案被揭露出來,國防部保防安全處的「鐵衛虎符」專案曝光 ,一般老百姓才察覺這個軍方單位,專門情蒐、掌握軍人或眷屬陳情的工作。就連遭空軍冤殺的江國慶的父親向監察院陳情,都曾列在保防官情蒐的範圍內。

此時的您是否感嘆現在沒打過仗的軍人,竟視無依無助的軍眷為國安的敵人,而國安真正該注意的匪諜,竟是現任的中華民國陸軍少將! 令人沈重扼腕的是,這匪諜是被美國聯邦調查局先發現而盯上的,國防部長高華柱應深究探索,為何國防部保防安全處無法警覺辨識誰是國安真正的敵人?卻以陳冤小民為箭靶?

【沐猴而冠 滿天星】

不知三軍之權,而同三軍之任,則軍士疑矣。~孫子兵法

近日,國軍的黑暗面接連曝光,我完全肯定國防部長的中肯看見,在危機中也是轉機的開始。

從去年底,國軍的實彈射擊不理想,空軍政戰部主任發言,怪軍購的設備不好,堂堂將領竟毫不自愧、自省、自責軍訓紀律的鬆散;漢光26號演習上,空軍政戰主任潘恭孝中將能大言不慚強解幻象機不飛的議題,是因為天候不佳所以取消飛行,結果當時花蓮機場的民航機依舊飛行!軍人氣節如此不堪,愚民哄己不知羞。

反過來我們也應問,當今中華民國的現任將軍,除了官宦的資歷外,身歷敵境的戰功是什麼?沒打過仗的紙上將軍能以身作則練兵、領兵嗎?

近日國防部長高華柱召集各軍司令部司令、政戰主任及聯參單位主管以上幹部,要求各單位「知廉恥、重氣節、講榮譽」,強化官兵忠貞愛國思想。 其實一堆從未眼見無情戰火的將領,素來都坐在冷氣房內養尊處優,等著退休終生俸,再領18趴的優惠存款,平日烽火戲諸侯,誰知恥?未曾心同身感飽經勞改的同袍之苦,誰重氣節?不尊重敵前不屈不降的堅持,怎惜軍譽?從未受過板盪逼迫,如何認識時窮節乃見的忠貞代價?

【冰凍三尺 非一日之寒】

“無是非,無廉恥”~ 柏楊

還記得海軍尹清楓命案嗎?

尹清楓此人生前不見經傳,只因執行採購包含拉法葉艦在內的四件艦艇軍購案,總預算達新台幣1152億之譜,誰都心知肚明尹清楓的被殺棄屍於外海,使海軍秘而不宣的集體貪汙行為被曝光;而一開始海軍總部軍法處卻簡單判定死者為自殺,企圖草草了案。直到2002年3月20日, 監察院公佈尹清楓命案調查報告, 報告指出, 在尹清楓命案中, 海總與國防部“1209”專案小組的調查報告落差極大, 顯示軍方刻意隱瞞重要跡證, 誤導調查方向, 錯失重要物證保全, 以致尹案至今無法突破。

而是誰有如此權柄操縱軍法?是誰不惜謀殺性命,以圖保護自我的利益呢?而軍法官為何也加入掩減証據的共犯團體?

空軍江國慶被冤殺的慘案曝光,讓眾人眼目再度回到因「鐽震軍火公司」而辭去國防部長的李天羽身上。因李天羽於民國85年任空軍政戰部主任期間,舉行記者會宣佈女童被姦殺案破案,但於16年後的今天,可有擔當再舉行記者會,說明從半夜行刑槍斃江國慶的決定過程?

陸軍少將羅賢哲的賣國求利,更突顯將軍們肩上的貼星、挺拔軍服的神氣,恬然不恥地映照今曰職業軍人的現實和貪婪。

【遲來的正義】

黑貓是誰家養的貓?黑蝙蝠是誰藏死的秘密?紅狐是誰咒詛(Voodoo) 的?

國人對美國「黑貓」和「黑蝙蝠」飛行員的壯烈事蹟,大多已經熟悉;在國共對峙的年代裡,美國中情局直接控制「黑貓」和「黑蝙蝠」的飛行員,現存的張立義和葉常隸兩位被俘的U2飛行員,在台灣誤宣死亡時,兩位夫人皆得到政府的撫恤金,張立義和葉常隸日後也獲美國軍方的財務補償;反觀當年為國民黨政權打仗的紅狐空軍謝翔鶴,卻一無所有;回台的這30年,只暗嘆世代炎涼甚,袍襗分貴賤,氣節為何物?忠義盪然已無存。

直到去年國防部史編局舉辦「高空的勇者」黑貓中隊特展,國防部在媒體的催促下才臨時起意,在當日早晨傖促催邀謝翔鶴出席紀念活動,被「一併」表揚,馬總統也機警地應景配合,當面向謝翔鶴握手致意,留下了一張「平反」的照片。

媒體說這是遲來的正義,但是遲來的正義到底是不是正義?家父與馬總統握手的那一刻,只是證明我們全家所受的委屈!而我們所受的委屈才是身為軍人真正的驕傲與榮譽!

家父激動地告訴我,當他看見陸軍司令代表國家迎接一江山受俘的戰士歸國,心中得到無比的安慰;英雄不再只是躺在忠烈祠和五指山的魂魄,英雄是站在歷史的破口上,活生生地讓世人聽見並看見戰爭的真相。

肯認錯就是給自己機會革新。若無法且承認過去的錯誤, 就沒有更新的國民黨。

在我心中,能理解家父謝翔鶴此時受勳的意義。願台灣的政治,能在馬總統親躬虛己代表國民黨知錯、認錯的誠懇下,讓國民黨執政下的歷史傷囗得醫且癒。

我很感謝台灣終於有位飲水思源的三軍統帥馬英九,面對歷史,有威有恩。也感謝國防部長高華柱願肩擔且面對50年來多少老國軍的愴痛,向為國冒死赴難的無名戰士致敬,感念襤褸篳路,非為升官,非為金錢的英雄壯志。更要謝謝鍥而不捨的文字記者,讓隱藏的軍心危機得見光。

當自己是受害者,最健康的態度是必須起來超越苦毒和傷害, 而成為問題的解決者。

最後我謹願家父謝翔鶴的故事真相,使軍心得到安慰! 願國民黨的認錯,使青天白日的公平正義回歸真諦! 願我們彼此饒恕,讓台灣這片地土得到醫治! 願三軍革新,重新燃起黃埔軍魂的薪火

【後記】  

謝謝許多讀者對家父的肯定和尊敬,尤其來自老國軍遺眷的感嘆,不少軍人兒女的父親含恨而終,皆因軍魂被以生命所愛的老國民黨政權所叛、所棄。

其實, 家父曾對我說, 好死比賴活強; 在文革勞改的烙痛中, 多少次他想自殺, 看到人磨尖牙刷後端刺喉而死, 在勞改營中豬狗不如的生存, 他想死! 但母親的倩影和兩個嗷嗷待哺的稚女, 使他靠著意志活下來. 對家父而言, 歹活比死更難、更苦、更折磨靈魂, 但與國家和家庭的團聚, 使他持守20年的夢活下去, 這需要多堅強的毅力阿? 想想, 20年阿!

回台後, 他曾有段憂鬱症, 對國家的愛, 心碎欲絕想死, 因著母親的不離不棄, 她的愛使他活下去, 使他的盼望得成形; 如今, 我才真正明白我的父親, 視軍譽為生命, 所謂士可殺、不可辱;持節日月無損,而他身心所承受的苦,正是時窮節乃見的明昭!

願家父的故事能使現今當政的國民黨,面對歷史、知恥知病,坦然面對過去的錯誤,好好反省並認識,如今軍魂何以沈淪? 氣節何以喪失的根部問題。

【聯合報╱記者程嘉文、甘育瑋/花蓮報導】

2011.02.27 04:02 am 

被俘巫毒飛行員謝翔鶴獲頒干城獎章 / 洪哲政

一九六四年底,空軍少校謝翔鶴駕機偵照大陸,不幸被共軍擊落,關押勞改廿年才釋放,回台後一度被情治單位質疑是「中共統戰招式」而監控。歷經四十七年磨難,國防部昨天終於頒贈謝翔鶴干城獎章,還他遲來的公道。

參謀總長林鎮夷特別勉勵官兵,效法謝翔鶴的忠勇愛國情操。

謝翔鶴昨天面對記者的麥克風,還是充分展現軍人本色,完全不叫苦喊冤。他簡單表示,冒險執行任務本來就是軍人本分,「沒完成最後一趟任務,還能得到表揚與榮譽,覺得很慚愧。」如今回到娘家感受大家熱情,「作中華民國的軍人非常榮耀。」

謝翔鶴的妻子潘定惠也出席典禮,與丈夫形影不離。謝翔鶴失事十多年後,傳出中共願意讓他回台的消息,潘定惠與其他老同學積極奔走,才讓他返國。謝翔鶴回台後,兩人重新結婚,接下來廿多年的屈辱與消沈,都是潘定惠在背後支撐走過。

今年八十一歲的謝翔鶴,原本隸屬空軍第四「紅狐」中隊,駕駛RF—一○一巫毒式偵察機,曾兩度當選國軍英雄。一九六四年十二月十八日,他飛往浙江沿海執行任務,遭埋伏的中共米格機擊落,跳傘落海被俘。

面對偵訊與勸誘,謝翔鶴態度強硬,聽到共幹宣稱「蔣介石不抗日,抗戰是我們共產黨打的」,甚至不惜拍桌對罵。一九六八年十月,中共宣布將釋放謝翔鶴與其他幾位戰俘,謝翔鶴興奮之餘,偷偷買了兩瓶酒與獄友「慶祝雙十國慶」,還相約回台後再聚痛飲。

沒想到兩名獄友決定留下,還密告謝翔鶴「喝國慶酒」。共幹對謝翔鶴「冥頑不靈」大怒,將他送到鄉下勞改達十五年之久。飽受貧病之苦的謝翔鶴,不但曾喝過長蛆的稀粥,身上唯一的紀念物訂婚戒指也被迫變賣。

直到一九八五年,謝翔鶴才得以返台。但剛到中正機場,軍方完全沒有歡迎與慰勉,只告知他立刻辦理退役,過去薪水不補發,不安排工作。苦盼回台的謝翔鶴,不禁當場落淚。

去年在聯合報等媒體的報導下,謝翔鶴的故事重獲重視;也有民眾寫信給馬總統,總統得知後相當感動,指示軍方設法表揚。

國防部調查後,判定謝翔鶴被俘期間雖遭受迫害,但始終秉持忠勇信念,「不同於某些被難人員,遭中共威脅利誘即投共變節」,足為國軍官兵模範,因此補頒發獎章,還給他一個遲來的肯定。

【中廣新聞/李人岳】

西方對於獲釋的戰俘,多半仍舊肯定他們為國家的犧牲、付出,回國時都會給予英雄式的尊崇,但東方國家由於「殺身成仁」以及國共鬥爭的意義型態,對於謝翔鶴等被俘軍人,寧可採取拒絕、漠視的態度,如今能以正面態度還給謝翔鶴一個遲來的肯定,可說是觀念的進步。

航空歷史專家傅鏡平指出,台海對峙時代,除了中美合作的「黑貓」和「黑蝙蝠」等計劃之外,真正監控台海第一線軍情動態、為國軍爭取預警和應變時間的,就是謝翔鶴所屬的國軍戰術偵察機部隊,多年來可說是任務最驚險的一群,但因任務的敏感性和機密性,反而讓他們成為防衛台海最神秘的無名英雄。  

mom and dad - Share on Ovi

有誰推薦more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迴響(67) :
67樓. 小彩的美加台生活
2016/06/06 15:11

感動

 

66樓. 過客
2013/03/01 06:49
軍人無戰功受勲的資歷史,好可笑又可恥

陳筑藩 67歲

★現職:國民黨台北市黨部副主委、黃復興黨部黃國樑支部主委
★學歷:陸軍官校第37期、陸軍指參學院68年班、戰爭學院74年班、兵研所77年班
★經歷:陸總部總司令辦公室主任、國防部國會聯絡室主任、國防部部長辦公室中將主任、憲兵司令部中將副司令

65樓. 過客
2013/03/01 06:41
原來匪諜是將軍!
台灣新聞組台北28日電
NOWnews報導,前憲兵司令部中將副司令、現任國民黨台北市黨部副主委陳筑藩不僅幫中國大陸進行對台「情蒐」,還引介退役情報官給對岸擔任「台諜」;全案經士林地檢署偵結後,依違反「國家安全法」、「國家情報工作法」起訴。

起訴書指出,陳筑藩在2004、2005年間以探親名義前往大陸,認識上海國安局副局長王平及「顧乃生」、「夏傳捷」、「瞿曉明」等情治官員;雙方接觸後,2006年陳筑藩引介曾任國防部特種軍事情報室少校情報官陳蜀龍給大陸,進行對台情蒐。

陳蜀龍被大陸吸收後,開始蒐集台灣情資交付給大陸國安人員,以換取金額;檢方監聽還發現,陳蜀龍曾向陳筑藩抱怨洩密金額太少,當時陳筑藩還允諾會向「小夏」反應。

陳筑藩雖然否認指控,但遭陳蜀龍指證,表示曾由陳筑藩交付「2020年陸軍建軍願景與戰力規畫」、「玉山08演習」以及「五都選舉研析」、「選情變數」、「黃國樑黨部台北市第11屆市議員選舉輔選報告」等資料給大陸,甚至在2008年將馬英九總統就職演講稿洩漏給大陸。

64樓. 靈裡的「感統」失調
2013/02/05 08:34
沒有戰功卻能升到少將的官僚軍人, 會是匪諜嗎?

【聯合報╱記者王光慈/台北報導】 2013.02.05 02:25 am

共諜案越滾越大!繼海軍少將艦隊長涉入張祉鑫共諜案遭約談後,再傳出還有一名在國防部擔任國會聯絡處長吳金駿少將也牽涉其中。由於吳金駿任職單位敏感,國防部上周緊急將吳調任陸軍司令部委員,靜候調查。 國防部軍事發言人羅紹和表示,吳金駿因親屬疑涉司法案件,為協助調查,國防部暫時予以職務調整。

外界質疑若未涉案為何會被調職,軍方官員解釋,從爆發陸軍前少將羅賢哲共諜案之後,國防部是用最嚴格的標準來處理相關案情,有些人被暫時調任委員不代表一定有罪。

據指出,任職於國防部政務辦公室(原「部長辦公室」)的吳金駿,為國防部長高華柱的親信幕僚。因職務關係交遊廣闊,經常出入立法院和監察院,和不少立法委員、監察委員和立委助理都認識。吳姓少將平常工作表現良好,態度積極,深獲高華柱器重。

據了解,吳金駿在政務辦公室的職務已滿兩年,原本二月一日要調至陸軍部隊擔任少將主管職。 上周吳金駿還帶著部屬和繼任人選到立法院向熟識朋友拜別,當時吳金駿仍有說有笑,完全看不出異狀。 據指出,國防部是在一月卅日收到通知,軍檢在調查海軍大氣海洋局中校處長張祉鑫涉洩密案時,發現張祉鑫等人與吳姓少將親友的通聯紀錄。 因尚未釐清吳金駿本人的涉案程度,因此國防部緊急將吳金駿調任陸軍司令部委員,靜候調查。

據透露,目前檢調還在持續追查吳金駿親友的涉案過程,積極蒐集相關事證。若吳金駿親友在盤訊過程中,對事證說法出現反覆或模糊態度,檢調將比照另一名涉案的海軍少將模式,對吳金駿發出傳票,要求到案說明。


What I am is God's gift to me; what I will become is my gift to God.
63樓. 空軍
2012/08/18 07:01
空軍中校收賄

【聯合報╱記者藍凱誠/高雄報導】 2012.08.18 02:55 am

空軍清泉崗基地基勤副大隊長白賀帆中校,督辦中部國際機場軍事設施搬遷機電工程時,涉嫌透過掮客收賄洩漏底標,並接受廠商招待喝花酒,高雄地院昨裁定收押二名掮客,白由軍事檢察官向軍事法院聲押。

台中清泉崗機場原為軍事機場,因應中部國際機場擴建,軍方去年辦理軍事設施搬遷機電工程,空軍四二七聯隊基勤大隊副大隊長白賀帆,負責督辦這項工程的契約、計價請款、分段驗收等業務。 高雄地檢署黑金組檢察官吳協展接獲檢舉,指白賀帆涉嫌透過掮客,與有意投標的王姓廠商接觸,約定以工程款的百分之二為佣金,王同意後,取得標案相關資訊,以六千八百多萬元順利標得機電工程。 事後白取得約定佣金一百卅七萬多元,不過王在掮客安排下,另招待白賀帆等軍職人員上酒店,還支付二百八十萬元賄款,交由掮客「打通關節」,超過先前約定的款項一倍以上。

高雄地檢署會同軍事高雄分檢署,到清泉崗基地及相關掮客、廠商處所搜索,傳喚白賀帆、掮客郭建宏、陳鴻隆、魏大威及王姓廠商。 白賀帆及掮客等都否認涉案,檢察官昨聲押掮客郭建宏、陳鴻隆及魏大威,高雄地院裁定郭建宏、陳鴻隆收押禁見,魏大威十萬交保。 郭建宏等三名掮客,涉嫌從廠商取得二百八十萬元賄款,負責打點、行賄軍方人員,至於白賀帆或其他軍方,到底多少人收賄,收多少錢,檢方將持續調查。

62樓. 靈裡的「感統」失調
2012/03/01 08:15
現役空軍有匪諜

【聯合報╱記者白錫鏗、程嘉文、游振昇/連線報導】 2012.03.01 02:20 am

空軍北部區域作戰管制中心蔣姓上尉資訊管制官,疑將空軍最高級機密交給在大陸經商的叔叔蔣富銘轉交給大陸軍方,對國家安全造成重大危害,軍事法院已在元月間將蔣姓上尉羈押禁見,而台中高分檢也逮獲涉案的台商蔣富銘、周貽如,依涉嫌外患罪向台中高分院聲押獲准,全案由檢調擴大偵辦。

國防部表示,由於案件已進入司法程序,基於偵查不公開,對報導的案情內容不作評論。國防部並表示,本案是保防安全部門先期接獲檢舉,依法採取反情報調查,及內部保密檢管措施等作為後,依法函請偵辦。 蔣姓上尉疑將最高級機密洩露給中國軍方,檢調與軍方單位已監控四、五年,元月中旬收網;軍方不排除被列為最高級機密的空軍強網系統、長程預警雷達、安宇計畫自動化系統、E2T預警機、愛國者飛彈等已洩密。

據悉,蔣姓上尉任職空軍北部區域作戰管制中心,去年才進駐大直新建的空軍司令部地下室,與空軍公館作戰中心的強網系統連結外,又與陽明山嵩山雷達站、新竹樂山雷達站、「鷹眼」地空系統構聯,安全程度堪稱國內最高等級。

蔣姓上尉平時可接觸到雷達電子參數與各系統的運作方式,若洩露給中國軍方,國家安全恐遭嚴重影響,後果難以想像。 檢調、軍方專案小組長期監控蔣姓上尉,查出他將相關機密文件交給叔叔蔣富銘,蔣富銘並在台多方收集情報,再將相關機密透過不同管道轉交給大陸軍方。 專案小組成員監控特定對象時,元月初疑被對方查覺,這些特定對象相繼躲藏,因此專案小組元月中旬緊急收網,由軍方逮捕正在值勤的蔣姓上尉,由軍事檢察官向軍事法院聲請羈押禁見獲准。 同時,台中高分檢檢察官也指揮台中市調查處等人員,兵分數路逮獲涉案的蔣富銘、周貽如等人,訊後認為涉嫌外患罪重大,向台中高分院聲押兩人獲准,全案由檢調擴大偵辦中。


What I am is God's gift to me; what I will become is my gift to God.
檢調偵破鄭林峰與蔡登漢共諜案,國防部表示,鄭某自後備司令部退伍,雖然後備司令部負責保管現、退役人員的個人資料,但因他接觸的軍方人員層級不高,取得資訊有限,並未造成嚴重損害,更無情報人員個人資料外洩之事。 資深官員說,鄭林峰原服役於雲林縣後備指揮部,2004年12月以中校軍階退伍,過了管制期就到大陸經商,疑似因為財務問題而被中共所吸收,幾次回台與軍中同袍見面,試圖吸收利誘現役人員,軍方保防部門在2009年獲得檢舉的情資。 據指出,有現役人員受金錢誘惑而與他合作,外洩資訊影響雖輕微,但已構成洩漏軍機罪名,目前軍方對洩密人員已有所掌握,近期就會展開約談。 靈裡的「感統」失調2012/07/14 02:17回覆
61樓. hrlb ilil
2011/12/17 11:01
向您及令尊致上最敬禮

身為國軍的一員

謝教官是我們的最佳榜樣,只是讓您和他都受苦了!

這樣的苦我們後輩軍人沒受過

但願自己也沒機會受,

不過

對那些人~假借國家名義只想保官位的人!我們應當一起唾棄~吐他們口水!

60樓. 佚名
2011/10/15 04:16
空軍的「明日之星」
 

軍方醜聞又添一樁!空軍401聯隊上校飛官楊銘傳,驚爆與有「醫界蕭薔」之稱的醫學美容醫師林玲嘉發生不倫戀。據《自由時報》報導,楊銘傳與林玲嘉在Motel幽會後,被女方丈夫呂姓醫師當場抓包,呂姓醫師因而提出告訴。

據報導,48歲的呂醫師近日發現妻子的行為怪異,於是開始留心妻子的行蹤,上月,他跟蹤妻子到住家附近的Motel,當場逮到剛幽會完的兩人,並在房間搜出毛髮與用過的衛生紙,憤而報案。不過,林、楊則否認發生關係,一切交由律師處理。

據了解,45歲的林玲嘉是國內專精日系醫學美容療程的權威,林玲嘉凡事要求完美,曾表示最害怕的就是「輸的感覺」,林玲嘉潛修醫學美容,近年獨力開院擔任院長,與丈夫呂醫師結婚10年,育有一子一女,家境富裕。

事件男主角楊銘傳出身飛官,今年8月才剛升任空軍第401聯隊上校作戰科長,是空軍的「明日之星」,前途看好,此事件鬧大以後,軍方表示,已對楊銘傳「營外行為失當」及「未依規定回報」等行為共記3小過處分,並調離現職進行「禁機管制」,至於不當男女關係的部分,若調查屬實將予記大過處分。

【中央社╱台北14日電】

空軍司令部政戰主任潘恭孝今天說,空軍花蓮基地第401聯隊楊姓上校疑似發生不當男女關係情事,全案已由台北地檢署偵辦,空軍配合司法調查,並召開人評會核予記過調職。

媒體報導,隸屬空軍第401聯隊作戰科科長楊銘傳9月7日疑似發生不當男女關係。潘恭孝出席「國防部頒贈陸軍第一特種兵紀念章榮譽證大會」前受訪時,作上述回應。

他說,有關空軍第401聯隊上校作戰科長楊姓上校違失部分,單位已召開人事評議委員會,分別就「營外行為失當」及「未依規定回報」等,檢討並核予兩小過及一小過的行政處分;同時,立即對楊員進行「禁機管制」並調離現職。

他說,本案後續經司法調查若確屬實情,將依規定核予大過以上處分,同時列入汰除對象。



59樓. 思痛
2011/09/20 06:27
怎樣的中將死要錢?
中將退役變軍品商 行賄判11月

陸軍聯勤總司令部前中將參謀長謝抗建,被控退役後轉任軍品廠商顧問,擔任白手套行賄軍官,讓原本一片十三萬餘元的產品,報價提高到四十六萬餘元。台灣高等法院更一審依行賄罪及違反旋轉門條款等罪,判他十一個月有期徒刑,褫奪公權一年。全案仍可上訴。

時任飛勤處處長的姚凱林,收賄六十萬元協助驗收,判刑兩年,緩刑三年;行賄的邦佑公司負責人張明輔,判刑一年兩個月。

七十一歲的謝抗建曾獲廿二枚勛章,擔任過國防部後勤次長、陸勤部參謀長等要職,兩年後轉任邦佑公司顧問,每月領三萬元顧問費。

判決指出,陸軍在二○○一年採購陸軍戰車需要的紅外線窗鏡,陸勤部少校參謀官鄭建國(因收賄被軍法判刑六年定讞)明知相關單位建議優先籌補的紅外線鏡窗,每片只需十三萬四千餘元,需求量只有一百六十五片,卻任由業者在總價五千萬元內報價,最後報價的單價高達四十六萬九千元。

業者得標後,透過謝抗建向舊屬、時任飛勤處處長的姚凱林說項,要求在履約驗收前提早測試。



58樓. 心碎
2011/07/08 05:42
軍事史的專業
【聯合報╱記者程嘉文】 2011.07.08 03:35 am

一場「納粹軍裝」風波,軍方相關人員對歷史的「無知」,令人對軍事教育的「成果」嘆為觀止。事後國防部在兩個半小時內由發言人出面道歉,效率不可謂不高,處理也算允當。但國防部事後決定由政務副部長楊念祖親往非官方的以色列辦事處致歉,就又完全不符外交禮儀上的比例原則,有自降國格之嫌,過猶不及,同樣令人搖頭不解。

納粹雖已覆亡六十六年,但由於種族滅絕等暴行,其相關符號象徵,至今在歐美仍是禁忌。有些國家甚至連博物館內陳列的德軍武器,都要把象徵納粹的「」符號塗銷。希特勒與納粹的「屠夫」角色,幾乎已成國際定論,軍方不該忘記。

嚴重的問題是,從軍聞社記者到審稿的長官,居然一路都不知道或沒想到,這套服裝的負面意涵,還特別拍照當成趣味新聞處理。這代表相關官員對於軍事史的專業知識不足,對其他民族文化的禁忌也很無知。

青少年不能只顧納粹軍服的俊帥,而更要考量這套衣服對「別人」所代表的極度惡劣意義,這是最基本的教養與國民素質,軍人要有根本的史觀與不輕蹈紅線的能力,這是基本的軍人素質,兩種素質都走調,這已不是猶太人憤怒的問題,我們社會更需自省難過。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