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阿扁沒跛腳 卻缺一隻手
2006/04/04 05:37
瀏覽999
迴響1
推薦13
引用0

2006.04.04 / 蘋果日報 / 汪治惠

中樞紀念二二八儀式充滿政治符號。受二二八追究元凶、「終統」氣氛影響,陳水扁五問「阿扁錯了嗎?」,及馬英九被嗆聲反應表情,皆成政治符號。然而,活動最後的「拭鏡」儀式,令我印象深刻。由總統及年輕代表擦拭,象徵二二八傷痕長期被「污名」而破裂歷史明鏡,籲國人釐清真相,重視二二八 經驗傳承,讓二二八 不再只是悲情代名詞。透過新聞照片,阿扁堅毅嚴肅高舉右手緊拭。這畫面自然也是主辦單位要的政治圖像。

政治符號無所不在。政治學裏有「符號政治」 (political symbolism) 。它是種象徵,也是種表達,可透過多元載體傳遞,形式千變萬化,運用存乎一心。有些平鋪直敘,由呈現畫面說話,有些則隱喻內涵,由畫面上看不見的發聲。所以,我有興趣的是統治者的手,特別是阿扁的左手。

用手當比喻,在新千禧是大熱門。近 20 年來,美國宗教福音右派日興,與右派共和黨合流,自許「上帝的右手」、無比大能自居,代表真理,上帝儼然成為道德護身符,讓布希取得「免錯金牌」。「上帝的右手」以教會為主機制之一的草根組織工作,及將民主黨打成不知一般工農大眾疾苦的自由派菁英「創造新論述」,引誘原具有激進民粹主義傳統的進步地區藍領工人和農民,違背自身經濟利益,轉向支持禁同性婚及道德議題的共和黨。左翼政治評論家法蘭克 ( Thomas Frank) 在《堪薩斯怎麼了 ? 》 (What ’ s the Matter with Kansas?) 著作中批判,這是以文化戰爭遮掩階級矛盾。

民主黨慘敗「上帝牌」事實,使左派精英覺醒,再思考上帝、宗教、道德、政治間關連,以重建價值制高點再出發。哈佛教授華利斯( Jim Wallis )在新著《上帝政治學》 (God ’ s Politics) 中,要世俗化進步力量的民主黨,學習林肯自問「我是否在上帝那一邊」傳統,不迴避信仰和神學問題,以信仰的價值為基礎,改變時代風向,帶領全民對國家重大問題優先順序,起重新思考對話認知及結構性改變,如此才能讓上帝與先知公義重臨。

*台灣的左手何時舉起*

而號稱「希拉蕊的腦」、美國猶太人雙月刊《 Tikkun 》主編勒納( Rabbi Michael Lerner ),更進一步要左派必須在公共事務上,奪回以宗教為基礎政治立場,不要讓右派界定道德觀。

在新書《上帝的左手》 (The Left Hand of God ) 中,勒納的反攻巧門,要民主黨認清社會有深刻談上帝的靈魂渴望,不但要用力稱神,關鍵是發揚上帝愛世人子民、仁慈、關懷、 責任、尊重、和平、公義、互助、扶持、人道人本的左手神績,以具體有效政策,消滅貧窮、失業、扶助無依弱勢、以管家心態經營國土、處理擴大的財富與所得分配差距,讓社會以希望繁榮未來,取代失望憂鬱無奈,當「上帝的左手」管理經營國家社會。

對照阿扁總統近來喜歡援引《聖經》詩篇、告知讀布希總統信仰之路的《活出使命》一書,領悟本身帶引台灣人民「做對的事,走對的路」福音使命、與《斷背山》價值種種;將前述美宗教政治糾葛搬來台灣,把「上帝」換成「台灣」,「宗教福音右派」變「獨派」,把泛綠「愛台灣」當成道德獨佔界定,把布希的共和黨政府換成民進黨政府,令人有雙重疊影之驚。唯一不同,布希信神為真,阿扁的台獨是機會策略。

民進黨自許「台灣的右手」、無比大能自居,代表真理,台灣儼然成為道德護身符。「愛台灣」的福音使命,讓阿扁、扁政府、民進黨得到無論怎麼做都不會錯特權,即便是「壞囝仔也要疼」;泛藍國民黨全打成不知民間疾苦的菁英;「愛台灣」,使藍領工人和農民,違背自身經濟利益,「肚子扁扁也要投扁」;以統獨、族群、文化戰爭遮掩階級矛盾。難怪阿扁的右手,「台灣的右手」,如此高舉緊握不放。

島內媒體輿論,關心領導人是否政治跛鴨,阿扁鄭重其事說自己沒跛腳。我關心的是領導人那隻沒高舉的左手,「台灣的左手」。負責、公義、和平、給希望管理經營的「台灣左手」。阿扁沒跛腳,卻一直獨臂,缺了「上帝的左手」。

有誰推薦more
迴響(1) :
1樓. BB 咖啡。以淚封印
2006/10/09 20:11
阿扁 台獨假信徒
「叫」主破功
2006.10.09/ 中國時報/ 中時小社論
美國很早就看穿了陳水扁的騷擾式台獨,現在只要稍露異狀,就立刻出面阻止,而且幾回合下來,話說得愈來愈不留情面,扁撐住場面的時間愈來愈短,如套用游錫堃的邏輯,阿扁簡直是代替美國與中共在糟蹋台獨。

李登輝、陳水扁都把台獨當作政治護身符,碰上了個人權力危機,二話不說馬上狂貼台獨膏藥,是名副其實的台獨「叫」父、「叫」主。

但是,李登輝運氣好也手腕高,除了是第一個台灣人總統,從老國民黨到台獨建國之間,一直有相當大的模糊空間可供遊走,台灣主體與本土意識更被他玩到極致,儘管總統任內其實也沒像他自己事後說的那般英勇神武,可終究讓「一個中國」在島內汙名化,並以創造出特殊兩國論替代描述兩岸關係。

國內外客觀形勢下能玩弄的空間,幾乎被李登輝吃乾抹盡,陳水扁能玩的不再是意識形態,只剩下些技術面的把戲,尤其華府、北京連手畫下的紅線近在咫尺,公投不可觸碰統獨,憲法祇能修不准制,憲改不得涉及領土主權變動,阿扁遭逢個人困局想轉移焦點時,只好硬著頭皮含含糊糊說兩句狠話,美國一板起臉,他就假裝好像啥事都沒發生過,賣乖地縮了回去。

所以,李登輝兩國論尚可形成風暴,陳水扁不久前廢統也猶能與美方討價還價幾句,這次的修憲變更領土則只剩聽訓挨罵的份,扁棄守與華府的斥責可謂零時差,到下一回合再企圖叫出類似議題時,碰上華府失去所剩無幾的耐心,會有什麼後果呢?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