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兩個爛蘋果的問題 ● 選舉架構
2011/04/13 00:37
瀏覽2,132
迴響16
推薦75
引用3

幾個令人深省的現象。


(照片取自網路)

『兩個爛蘋果』其實是引用臺灣媒體上的説詞。事實上,臺灣的立委選舉,參選者也不下十幾個黨,也並非一般所謂的『兩個爛蘋果』;但是,大家心知肚明,除了藍綠兩大黨之外,其他小黨及獨立參選人的力量實在有限,對整體政策發生不了作用。歐巴桑二十幾年沒有湊臺灣各大小選舉的熱鬧了,實在沒有資格説這兩個蘋果爛。不過,隨著臺灣媒體、網路,包括UDN的部落格,逐漸為2012的總統大選加溫,不時會看到有許多對選舉厭煩或者對政黨失去信心的中間選民在鬱悶的心情下,或用深惡痛覺,或用冷眼嘲諷,或用恨鐵不成鋼的口吻分析、批評藏在『兩個爛蘋果』核心的蟲兒們(即各選區的候選人也,包括全國選區的正、副總統候選人)。老實說,不僅了無新意,甚至可以說是隔靴搔癢!

這樣的戲碼自從解嚴之後,有越演越爛的趨勢;民主的機制已逐漸失去其代表性與公平性,選民的熱情逐年削減。大家有沒有想過:自從臺灣跨入總統直接民選的民主里程碑之後,這棵『民主之樹』在兩千三百萬人民的呵護之下,理當結出甜美的蘋果的,怎麼卻結出不少人口中的『兩個爛蘋果』呢?

也許,了解臺灣選舉歷史的前輩會説這與早期一黨獨大,拉攏地方勢力的選舉文化不無關係。歐巴桑也相信每個國家的選舉文化必然脫離不了整體國家人文發展與歷史的演進。但是,如果澳洲能夠從1901年立憲兩年之後,女性才有投票權,到聯邦大選的選票上有24個黨團、近1200名候選人,角逐約120個席位,到選民無論在世界哪一個角落,包括澳洲科學家常駐的南極大陸,都可以參與投票,歐巴桑相信臺灣的選舉制度絕對可以精心改良,而讓『民主之樹』結出累累香脆多汁的蘋果。


(照片取自網路)

有關『兩個爛蘋果』的論述,不知道大家有沒有想過:為什麼是兩個?又為什麼爛?前面兩篇文章中(見引用文章)已經説明,歐巴桑在澳洲的投票次數比在臺灣多,正好又因為工作的關係對澳洲的聯邦、州和地方政府的選舉制度稍有了解,並且實際參與州政府與地方政府的選舉系統規劃與執行多年;再加上最近在工作上剛剛完成本州政府專案,深深覺得臺灣『兩個爛蘋果』的形成,雖然與選舉歷史有一點關係,與政治世家的世襲有一點關係,與選民接受政治世家的世襲有一點關係,與政黨的格調有一點關係,也與候選人的個性、血型、星座、生肖、、、有一點關係,但是仔細追究,實在是選舉制度的基礎架構問題。雖然臺灣的媒體、名嘴、選民對政黨、候選人苦口婆心、批評不休,但是只要選舉制度的基本架構不修正,恐怕永遠會只有兩個蘋果,而且是爛的!

○○○●●●○○○

雪梨漸入深秋,歐巴桑家後院沒有蘋果樹,倒是有兩棵柿子樹。今年夏天雨水豐沛,開柿子花時又風和日麗,所以今秋的柿子結得特別多、特別大、多汁又甜(分享如下),是搬來此宅八年以來果實最豐收的一年!


(柿子取自後院)

以歐巴桑家後院果樹的種植經驗,一棵果樹只結了兩個果子,多半是因為果樹開花的季節不是刮大風,就是下大雨,把剛剛長出的花苞都打落一地;歐巴桑曾經在刮完大風後,掃起成千上萬朵的柿子花苞,非常心疼,如果落下的花苞有一半能長成果子,該有多幸福啊?!至於果子『爛』,其實有很多原因,也許是有果蠅蟲害、也許是被夜間出沒的果子貍偷偷咬去了成熟的那一半,只剩另一半掛在樹上、也許是那年的雨水不夠、也許是土壤欠添有機肥料、、、,致使果子不能食用或者太澀、太酸,不合口味!

『兩個爛蘋果』的問題,不妨拉高角度,從整體架構上來探討。曾經,在臺灣的政論談話節目看到擁有政治學博士學位的政客們輕輕觸及臺灣選舉架構導致『兩個爛蘋果』的問題,但是他們都巧妙的避開深入討論。很顯然的,選舉架構的問題,在臺灣的政壇似乎是太大而必須避諱的議題。選民們如果不了解問題在哪裡,就很難形成要求改革體制的動力,『兩個爛蘋果』的現狀就難以突破,更不是靠幾位社會知名人士挺身而出發動『第三勢力』就能解決的。選舉的架構是否紮實、健康,足以支持民主制度所必要的代表性與公平性,其實是可以從幾個簡單的數學概念清楚的衡量,細節有空再聊!

每次,有華裔小朋友得了世界奧林匹克數學冠軍,不論這華裔是設籍哪一國,臺灣的媒體總不免要報導一下這令人驕傲的事,讓大家再次滿足『華人的數學就是好』的小小虛榮感。如果這數學小神童是臺灣的小朋友,那更是與有榮焉!但是,大家有沒有想過:臺灣有如此優秀的數學人才,長大之後,有沒有讓他們將數學才能發揮在影響眾人的社會制度的空間?

以前,考大學填志願時,甲組一定以公立大學電機系為第一志願。能考上的同學,真的是臺灣的菁英,相信現在也一樣。臺灣七〇、八〇年代的電子產業,到現在的三C產品晶片、DRAM、、、等等高科技產業,全靠這些電子新貴將臺灣打造成『王國』的美譽。但是,大家有沒有想過:這些臺灣最棒的頭腦,最終的戰場竟然是在為十元左右的成本價差而絞盡腦汁?

臺灣擁有全亞洲最自由的言論環境,政論節目從早餐播到宵夜;對於公共議題做民意調查,問100個選民,能有101個意見是常態。臺灣的人口數有兩千三百萬,與澳洲的兩千一百萬差不多;但是,大家有沒有想過:澳洲全國大選時,選票上有多達二十四個黨團,為什麼人口總數與澳洲相仿的臺灣,全國大選的選票上卻只剩下『兩個爛蘋果』?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時事評論 政治
自訂分類:政治
上一則: 選舉的數學概念
下一則: 遜咖投票教戰守則 ● Voting for Dummies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15) :
15樓. 烈日春風
2011/05/07 09:16
精英如何產生? ---靠制度

柏拉圖理想國: 一個領導人「哲學王」; 儒家的「聖王」,本質要好是「金」,必須經過歷練。像中共的胡、溫以及未來的習近平都從基層幹起,數十年的歷練,操守、智能出了問題,能上得來嗎? 中共現在這個政体是「精英政体」。是「進行式」不是「完成式」,在前進中摸索改進。我們大家來挑毛病,不是拍馬屁,奉承。

                                  老二姜

14樓. 烈日春風
2011/05/07 08:52
榮辱與共、禍福同享,竭力同心操舟的新載體。

一、是對方有無意願與誠意?

二、要坐下來聽台灣人的心聲。

對於第一點;既然是談判,自然是應該平等互惠的,兩方都當有意願與誠意,筆者認為意願與誠意很難去驗證,為促成坐下來談的可行性,不如双方都假設對方是有誠意的,否則又怎能談得起來呢?

第二點是;13亿人口的對岸要聽聽台灣2300萬人口的心聲,反過來台灣自當也要聽聽對方13億人民的心聲。

那麼兩岸双方的心聲是什麽?由於歷史背景的不同,明白中國百年史的人不言亦喻,那就是臺灣人由於苦難要想獨立,對岸由於屈辱一定要統一。

這統獨對立的心結不易解,要解它不妨先了解双方不同心結的原因,通過坐談,若能做到双方都有起碼程度的滿足,與最大程度的容忍,連立一個非統非獨的新中國的談判是可以成功的。

這經由坐下來,談成的新中國是怎樣的一個國家?成事前無法預測、描述,但必須是個:榮辱與共、禍福同享,竭力同心操舟的新載體。

13樓. 烈日春風
2011/05/06 18:42
兩個爛蘋果的問題 ● 選舉架構---沒有晉世不變的政体

17世紀的普世價值是---是發展海外殖民地,西南歐的小國都成了日不落的世界大國。中南美、非洲、大洋洲東南亞都是他們的。

18-19世紀,民主革命:英國、法國的國王都上了斷頭台。19-20世紀最成功的是美國式的民主,成為普世價值。而且「已所欲,必施於人」。人權、民主都以他作標準。到21世紀他又落後了。

傳子叫做世襲。中共政權傳給了誰的兒子?江、朱、李、李你還聽到他們的聲音嗎?歐巴馬已中國是民主的,已請胡邀請 習近平。因為胡、溫也將下台做老百姓了。「

極權什麼?專什麼制?所以稱之謂:集知集權,集体領導的「菁英民主」!

沒有一種政治体制是永恒不變的,「苟日新,又日新。」請點以下

     http://blog.udn.com/hsingjou18/5062738

                                                           老二姜

的確天下沒有不變的政體,問題是誰決定何時變?怎麼變?變成什麼樣?誰來決定變?

請問誰是菁英?誰決定誰是菁英?誰有資格當菁英?為何非菁英就要聽菁英的指揮?

你沒有說明。

Jacaranda2011/05/06 18:56回覆
12樓. 烈日春風
2011/05/05 15:42
侯選人不是爛蘋果,平庸的選民加起來是爛蘋---不爛選不上

侯選人不是爛蘋果,平庸的選民加起來是爛蘋,不爛選不上。

不爛的選上後也成爛蘋果,整天耍猴戲,收買選民,弄得早安和晚安都會搞錯,那能治國。

選爛蘋果是20 世紀以前的不得已中的好辦法。

中國摸石子過河,從希腊的「哲學王」和中國「聖人王」文化中,已找到了仁本的「精英民主」是「進行式」,不是「完成式」,日新又新往前走。

老姜部落格談得很多

老實說,民主就是民主,沒有什麼『菁英民主』,因為民主只是普世人權和人性的體現。
『菁英』民主無視人生而平等的普世人權,不如說是『菁英世襲』比較貼切,無須與民主掛鉤! Jacaranda2011/05/05 21:33回覆
11樓. 平埔佬
2011/05/02 22:36
兩個蘋果----何以爛
1.當妳的老師倡議民主歌頌選賢與能卻帶頭買票
2.選舉耗巨資需要財團資助,政商勾結集體分贓
3.政策圖利特定族群造成社會對立,豢養出族群代言人
4.逃難與被迫害少數族群的危機意識,團結重於是非
5.媒體與公論捲入利益關係
原來如此,有道理,說得好! Jacaranda2011/05/03 04:20回覆
10樓. 天路(真理是什麼)
2011/04/29 16:55
七年選四次
聯邦大選----加拿大
國庫都要選空了!
在野黨一有機會就想翻盤......
還好不是臺灣,否則照臺灣知法犯法的選舉,七年選四次那真的是沒有用清靜的時刻!
臺灣2012年的總統與立委選舉,明明選罷法規定自投票日起往前算起28日與10日分別是總統與立委競選活動期間,但是實際卻早10個月就開始了!

臺灣倒底是『選舉太多』?還是朝野連手『知法犯法』?造成人民厭惡選舉? Jacaranda2011/04/29 17:24回覆
9樓. 湘野莫佬*~我跟親愛的去台北了~
2011/04/18 08:36
台灣人的悲哀,分不清好壞~~

不是同志就是敵人~~VS~~不是敵人就是同志

有什麼吃什麼~~VS~~吃什麼有什麼

有什麼打什麼~~VS~~打什麼有什麼

有什麼選什麼~~VS~~選什麼有什麼

戰略,戰術,觀念,理念均不同,

選什麼有什麼,才是百姓之福~~


湘野莫佬~(U莫~莫代誌)~~歡迎光臨~~敬請賜教!!!

大家一起加油囉!

Jacaranda2011/04/18 09:07回覆
8樓. 溫哥華 千里傳音
2011/04/18 01:08
只是與你分享,請笑納
楊照先生是我很喜歡的專欄作家,他有以下的話:
政府是官僚組織,按照固定的程序做事,因而就必然依違於「興利」與「防弊」兩端之間。一個能做愈多好事的政府,也就有辦法做愈大的壞事;倒過來,一個嚴謹 小心不出錯的政府,也就不可能做出什麼大開大闔有效率的事。因而政府與社會之間的關係,是個現實問題,不是原則問題。沒有任何一套標準答案,能夠用來管轄 不同政府與不同社會之間的關係,空洞、抽象地討論原則答案,無濟於事。我們只能落在現實上,就既有的、特定的政府,進行耐心的分析批判,太僵化的把它推向 活潑一點的方向,太囂張的把它推向規矩一點的方向,缺少這種現實感或缺少這份堅持與耐心,想要找到解決的萬靈丹,終究注定產生不了效果的。
Amy

[溫哥華 千里傳音]
[AVの館:電老大]
是啊!那有什麼萬靈丹呢?

社會隨時間一直在改變,現代與我們小時候就有很大的不同,許多民主先進國家對於其各項制度,包括選舉,都一直在改革、修正之中,也都是就現實朝理想與原則修正,所以現實是框架,理想與原則是動力。

我是覺得一個社會會讓人覺得有希望、值得投入,不在於它有完美的制度架構,而在於能夠從不盡理想的狀態中逐步改變。

呵呵,請笑納。
(udn現在一攤開越來越多選舉新聞與格文,真是沒啥看頭了!寫其他主題的文章,一下子就被其他選舉的口水淹沒,下一篇寫完我的『再聊』續集之後,有關選舉的事我就全吐光了,不會再湊這熱鬧。) Jacaranda2011/04/18 03:14回覆
7樓. 看雲
2011/04/16 23:31
多少不是問題
候選人和政黨的多少不是問題:柿子的花苞掉了很多,但也可能如此留下的柿子得到比較多的營養,因此長得又大又甜。
台灣現在的現象有時讓我想到《出埃及記》:政府必須不斷給甜頭選民(或是掌握選民聲音的媒體)才會高興。偏偏政府資源有限,不可能像造物主那樣無所不能,自然時常挨罵了。
嗯,這樣說也頗有理!

其實,『兩個爛蘋果』的說法,在西方民主社會也時有所聞,可見這在某種程度上是無法避免的現象,因為沒法一個體制架構是玩美無缺的。

但是,如果從缺乏第三勢力的角度來看,我覺得臺灣『兩個爛蘋果』的現象,在某種程度上是體制架構下的產物。

等下一篇我再說明個人看法。 Jacaranda2011/04/21 22:02回覆
6樓. 大海(穿新衣)
2011/04/14 01:55
利益
政權是最大的利益所在.
如果兩黨不好好做, 就有人會開始籌組第三黨, 分一杯羹.
選民的水準, 終究決定政府的水準.
沒有錯。所以,我的解讀是『制度』就更顯重要。
選舉相關制度,包括政治獻金法、陽光法案,可能是最難改革的,因為政客們會力擁既得利益。 Jacaranda2011/04/14 04:14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