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熊培云:我们的声音从来没有沉没
2011/07/24 11:59
瀏覽244
迴響0
推薦1
引用0


熊培云:我们的声音从来没有沉没



《人民日》最近接连发文,希望当权者能够倾听“沉音”。文章称这个的“代”仍有音未被听;且站在利的高度特维权就是维稳维权才能维稳



管我代“的法有些存疑,但媒介史的角度来说,尤其是着互联网的广泛用,我们这个时代所得的步的确是前所未有的。而且,会为此呼吁呼雀候,我也毫不怀疑,作最高一的《人民日》,其所放的信息具有步意

然而另一方面,我又好激的。因为这些年,包括我在的很多朋友都在重申这个简单的道理,每人的音都十分重要,都应该听,因为这音所表的,不仅仅是社理性,也是求,是我所有幸福的源泉。而回望史,辛亥革命忽忽百年,至今我仍然在努力服某些当权者需要听“沉音”,仍在努力取“舆论权”,这样步,又人恭

于什是需要被打的无效表、“沉音”,《人民日》作了简单概括:一方面,有些音被淹在强大的声场之中,以浮出水面;另一方面,也有些音是“说也白说”。

前者是播意上的困境,伴着媒介的日益发达,每人都在,每人什也听不,尤其在自媒体之后,人人都急于表,而不是听。然,一点本也无可厚非,在平等主体之,在一自由的社里,人说与的自由,而且也有听不听的自由。至于后者,“了白有另一,言下之意,有些意不能“了白”。



而且与现实也无明,当一个社会的理性声音、权利表达被隔离,被贬斥,这个社会将会因此走许多弯路,甚至造成大量无谓的牺,而一切,都是大家所不愿看到的。

说吧,上世50年代初,中调学习苏联经验”的候,著名农学家董时进提出激烈的批,此音世所罕。他:“苏联的集体农场是否能算是成功,是否体或家庭式的农场好(就有关农业民生活的各项条件而言),是另一个问题。但我确知道,世界上最好的农业和最富的民,都不是在苏联,而是在所谓资本主义国家。我也知道,苏联民一般都愿意成立立的家庭农场,只是在政府的强迫下做了集体农场场员。退一步,即使承认苏联的集体农场有一部分的成功,然而也要知道,苏联苏联,中是中者土地人口的情形,和史的背境均判若天。”

此同,董时进更尖地指出,这种唯一雇主的人民公社制度,也不是什么农民合作,经营,提高效率的意思。董时进从言,这种集体制度一旦施,将来一定惹出子,饿多人之后,“是要作的”。

我是多希望董时进的,然而史无情的明了他的先之明。如所知,其后中国发生了所3年自然灾害,而且在其后的80年代中期除了人民公社制度。

而董时进音,在年无疑是一“沉音”,因在那个时代,革命的激情倒一切,客上只允种声音存在。在只有一种权力、一目的的件下,任何其他任音都有可能成“沉音”,准确,更多是“被沉音”。

任何崇理性文明的社会坚这样,即民利表自己的音,而当权者有义务倾听民音。然而,必看到的是,仅仅是有义务倾听是远远的。所以,就在人们争论或者倡言当权者需要听“沉音”的候,我更想强调的是,作为民意执行机关的政府,不仅要倾听反映民意的声音,在关键时候更需要服从有此感慨?想想已体了多少次“了白”就心知肚明了。

物理上,任何音都是有可能沉的。但就那些体了民生、民求的音,的沉有。那些直指今日中国种种需要迫切解问题音,的沉了的呢?有。是的,我敢今日中任何关键音都有沉

房价一年年高政府却在每一次控中白得好候,我有沉

推土机肆无忌推倒民宅逼人自焚的候,我有沉

城管暴地赶自雇生的小候,我有沉

当网管一次次辛辛苦苦好的帖子的候,我有沉

有毒食品一次次考们对卫管部的信心的候,我有沉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