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中共政權無法改良,只能推翻
2011/06/05 17:14
瀏覽416
迴響0
推薦2
引用0
前言:網路駭客組織「黑夜後的黎明」(Dawn After Darkness)選擇在2010年六月四日「六四事件」二十一周年當天,披露不久前透過網路遠端攔截技術所截獲之歐洲間諜機構呈送給「最高跨國安全機構決策階層」的一份攸關二十一世紀中國國情分析的密件,據信此一密件的內容應是綜合歐洲間諜機構許多第一流的中國情報專家,經年累月嘔心瀝血,嚴謹推敲分析中國國情所獲致的「警世嘉言」,密件的見解之深刻,觀點之獨特,分析之精闢,『顯然不是一般「學院派」犬儒們人云亦云的那些陳腔濫調,而且也非常有別於美國主流派中國專家的觀點,例如:密件有相當的篇幅批判美國自從柯林頓政府時期以降對中共的「交往政策」(Engagement Policy),直言與中共的交往無法改變中共的本質,共產黨政權無法改良,只能推翻,』而由於「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築」,二十一世紀中國的經濟基礎,早已改頭換面,不再是中共建政初期的那種基礎,其上層建築(政治體制、法律、生產方式等)勢必受制於新經濟基礎而必須變動,但中共政權的本質決定了其必然「以不變應萬變」,以致社會矛盾不斷積累,最終民怨沸騰,一旦越過矛盾容忍的臨界點,則天搖地動,大火燎原,中共將一夕崩潰。從現在起算,中共的壽命只剩不到十年。


以下是該密件的一些重要觀點。




觀點一:共產黨政權無法改良(self-enhancement),只能推翻(overthrown)



世界上還存在著許多對中共懷抱不切實際幻想的樂天派(optimism),他們幻想著中國廣大的市場及充沛的勞動力,中國這塊廣袤的土地,可以為資本主義的永續發展提供源源不絕的源頭活水,因而樂天派總是幻想要跟中共交往(Engagement),透過交往可以輸入資本主義的價值觀,西方的生活方式及意識形態等,潛移默化改變中國人民;而中共為了要跟全世界交往,勢必要妥協(compromised),開始遵循國際規範,並受到西方思想的薰陶;長此以往,中共的意識形態必然受到侵蝕,一個資本主義化、開放、自由的中國民間社會終將形成。



樂天派忽視了共產黨政權的本質,才會導致如此幼稚的推論,實際上,西方國家跟中共正式交往起碼也有三十年,這種交往並未導致一個開放、自由的中國民間社會逐漸成型,反而中共因受惠於經貿利益,擁有更加雄厚的資源對社會進行全方位的控制,例如金盾工程,就是中共有錢之後加強控制的實例,金盾工程是世界最龐大、最精密的網路防火牆,耗費無算,共產黨政權的反民主本質從其誕生之日就決定了,反民主是共產黨政權的「天性」(nature)。「江山易改,本性難移」,共產黨政權反民主的「天性」是至死不渝的,即使到了土崩瓦解,命在旦夕的一刻,共產黨政權寧願被推翻,也不願意主動開放民主選舉以圖存活




歷史上,沒有任何一個共產黨政權是依靠民主選舉起來執政的,所有的共產黨政權,若非是依靠革命造反(中國、越南、古巴),武裝奪權而執政,就是前蘇聯二戰末期在其軍事佔領區內所扶植的傀儡政權(東歐、東德、北韓),在沒有民意授權下堂而皇之搞專政。除了東德在柏林圍牆倒塌後允許其境內舉辦過一次真正的民主選舉以外,也沒有任何一個共產黨政權在其執政期間開放過真正的民主選舉,以深化民主,取得民意來鞏固政權。總之,所有的共產黨政權,都沒有可靠的民意基礎,他們依賴武力或外力(國際共產主義運動)而奪權執政,並依賴暴力及謊言來維繫政權。



歷史經驗表明,共產黨政權在民意基礎上居於絕對少數(political minority)。東德在柏林圍牆倒塌後舉行過一次真正的民主選舉,東德共產黨得票率少得可憐,而幾個西德政黨前來東德參選都獲得東德選民的熱烈擁護,最後,東德共產黨眼見大勢已去,只好乖乖被西德統一。東歐各國民主化之後,原各國共產黨還是可以「不念舊惡」,以民主黨派的姿態投入選舉,但其得票率都少得可憐,多介於3%-15%,一般皆不超過10%,都是名實相符的小黨,看似也永無「東山再起」的契機。由於共產黨政權在民意基礎上居於絕對少數,因而指望中共主動走向自由民主的道路,無異於教唆中共走向「政治自殺」的懸崖,中共走民主道路也亡,所以中共寧可加強控制,撲滅民主的火種於無形以維持表面的穩定,也絕無可能放鬆控制,容許民主遍地開花。



中共的意識形態,及政治哲學的理論基礎,從不對於自身拒絕實行民主而感到一絲羞愧,相反地,中共認為自身非常民主,並且引以為傲。所有的共產黨政權,其意識形態皆排斥「西方式的民主」,斥責「西方式的民主」是「假民主」或「資產階級壟斷的民主」;反而,共產黨政權所實行的「具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民主法制建設」,或是「無產階級專政」(人民民主專政)、「人民代表大會制度」、「政治協商會議制度」,才是「真民主」或「社會主義的民主」。共產黨黨徒一向是以階級鬥爭的有色眼光來看待社會各階層的利益分化,從而導致出仇恨的情緒及偏狹的的胸襟,共產黨黨徒認為,雖然在資產階級當政的國度,憲法都有宣示「主權在民」的條文,人民普遍賦予選舉權及被選舉權,可以普選民意代表及行政首長,但由於競選經費是天文數字,一般無龐大財力及人脈的市井小民根本負擔不起,也只有大資產階級、地主、企業家等才有龐大資源投入競選活動,他們會尋找代理人代表他們的利益參選,透過選舉掌握政權,在施政當中落實資產階級的利益。資產階級當政的國度,即使各政黨輪流執政,但這些政黨,都是資產階級政黨,無產階級並無法從資產階級所設定的民主遊戲當中分享到政治資源,唯有透過共產黨黨徒所發起的「無產階級革命」,向資產階級奪權,革命成功後,無產階級才能大翻身,當家作主,成為無產階級國度裏真正的主人。




在無產階級的國度裏,雖然憲法也有宣示「主權在民」,其實主權並不在全體國民手中,只有特定階級(無產階級)才是無產階級國度裏的主人,至於其他階級,處在無產階級的對立面,統統都是「階級敵人」(class enemies),必須予以打倒、清算、鬥爭、再踩上一隻腳!由於政權只能掌握在無產階級手中,而無產階級的唯一代表,就是共產黨,只有共產黨所代表的無產階級專政下的民主(無產階級專政或人民民主專政),才是「真民主」、「社會主義的民主」,才有別於「資產階級的假民主」;因此,在無產階級的國度裏,共產黨的特殊地位及專政地位都是明文載入憲法,「堅持共產黨的領導」決不可含糊,中共如果決定要「加強具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民主法制建設」,絕非意味著中共開始向「西方式的民主」看齊,反而,中共的弦外之音就是要「堅持社會主義民主法制」,同時警惕「資產階級假民主」的復辟倒算,「社會主義制度是中國的根本制度」,所謂的「社會主義民主法制建設」,不過就是在加強共產黨的領導下,繼續完善「中國特色」的人民代表大會及政治協商會議制度而已!共產黨的領導是絕對不可以動搖的,中國絕不可以步入西方的多黨制及三權分立政治型態的後塵



由此可知,任何懷抱「資產階級民主意識」的人士,妄圖說服中共接受民主都是徒勞的,因為,彼此對於民主的認知毫無交集,這等於是對牛彈琴,雞同鴨講。就如同一個不通英語的俄國佬闖入英國卻滿嘴俄語,誰曉得他在說什麼!因此,必須認清,由於共產黨政權的意識形態及政治哲學的基礎跟普世價值尖銳對立,無法調和,可謂「不是你死,就是我活」,西方必須拋棄對中共不切實際的幻想,共產黨政權無法改良,只能推翻

〈歡迎轉載〉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