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序《我的心事不容許你參與》:由「不確定」進入「確定」:楊寒詩新變小識 余境熹
2012/01/12 00:27
瀏覽967
迴響0
推薦21
引用0

由「不確定」進入「確定」:楊寒詩新變小識                                            余境熹

 

多年前楊寒(劉益州,1977- )寫過〈時間〉一詩:

 

有些乾渴的慾望我可以

想見,而且將眉毛臨著午後的水湄

部份的話語還來不及記憶

陽光用蹣跚的腳步,遲疑

猶豫然後完全撤退

至彼岸;

 

我遂在岸邊坐了下來,靜觀葉影在

草原散步,有一定的時節

將空間中某種哲學扭轉成絲藉以垂釣

水蚊自漣漪處飛起,離開

夏季已經完全離去了,聲音我聽得見

感覺右腦微微麻痹提醒我血栓的病史

時間不斷發生,我

僅能以日餘最終的思維垂釣生命

;發現

一些依然憂鬱的事

 

我遂在岸邊坐了下來

夕陽在兩岸之間輝映

現在時間依然,處於半靜半燥時間的流裏

;岸邊,有垂釣者的影子

 

詩寫內在的慾望、記憶,外顯的默坐、觀察,其情其狀,宜可感知,配合時間推移的彰彰明示,詩之意涵,彷彿不難把握。可是正如筆者標示的,詩中的許多名詞都帶有濃重的隱秘性──「有些慾望」究竟指何種的慾望?「部份的話語」抽選了哪一個部份?「一定的時節」,該看作春夏或者秋冬?「某種哲學」,究竟是思想界的哪一學派?而「一些憂鬱的事」,又是何事?因何憂鬱?擺蕩在「藏」與「露」的兩端,此詩確頗得「兼間」(metaxy)之趣,「半靜半燥」,而楊寒詩之「不確定性」,無遺表露,表露無遺。

──創作《巫師的樂章》、《與詩對望》時的楊寒,還喜以歐化語法割裂人對文字符碼的熟識感,喜以亂碼與密碼佈下所指缺席的迷宮,喜以分號傳達句與句、行與行的雲連而嶺斷,偶爾也在全詩之末突兀綴一分號,而「開放式結尾」於焉成矣……凡此種種,或限制讀者直探詩旨,或激發其人自作想像,而楊寒的作者意圖,他的心事,實不允許旁人參與。

恰恰相反,楊寒新作以《我的心事不容許你參與》為書題,內分五卷,恢宏處,欲「開抒情之法眼」、「還現象之本然」,細膩處,願「逗浮生之妙趣」、「窮情理之幽微」,彷彿卷卷所書,皆以「彰示」為要,與書名所示,迥然有異。在〈八月十三日蘇花公路見太平洋〉中,詩人更喊出「我們必然有金黃色的黃昏/閃耀在整個西太平洋,我們確定」的強音,聲言「旅程的種種可能」他已安然渡過,生命輝煌,「必然」不再悲涼──所指之穩定,應難為熟讀《巫師的樂章》者所逆料。

甚至乎,當言:「確定」一詞與楊寒新作形影不分,如落花般撒遍了每個角落──「我確定生命的存有,在夏季」(〈盛夏〉);「而有些悲傷確定已經成為過去」(〈給未來的自己〉);「結構和聲音都被確定了」、「和星空下的時光被確定下來」(〈詩/形構〉);「但確定是我的真心」(〈在每個出口的地方出口〉);「確定我是消失的星星」(〈替換〉);「你猶疑,但應可確定一個方向」、「我的中途,我確定在地圖上標明的方位」(〈中途〉);「結構和特徵都確定了」、「但是,這一切已經確定」(〈芙蓉學派的誕生〉);「曾經戀眷或憧憬的現在,確定/都已陌生」(〈告別〉)……〈蘆葦地帶〉組詩,一言以蔽之,「妳」確定知道「我」愛「妳」,「我」卻確定:「妳」不愛「我」──詩家的心事,何其清晰!由「不確定」走向「確定」,楊寒的詩容讓人更深地把握、更多地參與。

由「不確定」走向「確定」,這是楊寒詩數種「新變」中的一種。我歡迎這種「隱」「顯」相追、如「飲世界之太和」的新變,且認為若況之於哈羅德‧布魯姆(Harold Bloom, 1930- )所言的「自我誤讀」中,實可以視之為一種「遲到的完成」,是一種更新讀者感覺的藝術創造。

──我在2010101日初識楊寒,月底,楊寒赴港出席我所籌辦的「黃河浪文學創作國際研討會」,貽我以《與詩對望》諸集,讀之大喜,而憾其在2003年以後,未再將詩付梓,因先撰鄙論〈楊寒詩歌印象〉,以為鼓呼,復襄助其整編詩稿,以饗讀者。高度評價楊寒詩者,前已有「詩壇火車頭」張默前輩等,今又有名家如雲,為楊寒新集撰序,析說透闢,光可鑒人。小子無識,惟綴所願於此:我期待楊寒在詩界續有創獲,如期待島嶼文學因風而再無疆界。

 

 

東亞細亞文化研究中心秘書余境熹

二零一一年十月十八日

http://www.books.com.tw/exep/prod/booksfile.php?item=0010531698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