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金瓶麗人》 【第五十四章】 鐵扇香唇
2020/10/23 20:30
瀏覽469
迴響0
推薦27
引用0

猜猜這是哪位華裔女星的紅唇 - 請於迴響內留言

【陰陽三煞半系列小說】《金瓶麗人》    

《前文提要》 

拍賣『陶朱公』時,場面出現了一點小插曲,那陶朱公原是四川白家的霸道成名暗器,使用特殊內力手法,使其中貯藏的炸藥爆炸,來殺傷敵人。

五朝奉向拍賣場的競標人解釋,主辦單位與『陶朱公』正主水晶夫人談好的協定,標得陶朱公的人,可以向四川水晶宮要求達成一件事情,這事情包括了水晶宮可以對持珠人提供人身的安全保證。可是四川白氏兄弟等於陶朱公的小主人,當時白耀富正在台下,因此開始挑釁搗亂,幸好趕到的六朝奉急中生智,取出『負甲壹方』欠條,封住了白耀富的口,才順利的以兩千兩的拍價賣給朝中一位遭彈劾的大官。

這時,四五六當的六朝奉已經趕到,便率先出場,跟在六朝奉身後的,是位妙齡女尼,於是東門士長見到了人世間最美的一張嘴唇! 

【第五十四章】    鐵扇香唇 

妙齡女尼穿過布幔走向台前,淡淡一陣香風拂過東門士長面頰;剎那間他以為自己見到了觀音大士座前的龍女,那端貞含苞、完美的唇,竟使他悵然若失。那唇未曾輕啟,便已使他似乎聽到了喃喃細訴的秘語。秘語是在細訴著什麼呢?細訴著的是普渡眾生苦海的慈航,是波羅蜜多的涅槃,是淨土的菩提

外間台上,六朝奉採取了低姿態的出場。喧昂的曲牌中,四朝奉率先直接走向座位坐下,五朝奉來到桌後站定,六朝奉卻沒有被介紹給觀眾,如同四朝奉,她也逕自走向預先給她加設的座位上坐下。但戴了面紗,罩著披風她的形象甚至是男是女也無法判斷卻使觀眾竊竊私議,直到奏樂乍停台下的觀眾見到了驟然出現台前的妙齡女尼。

台下,芸芸眾生在屏息之後,是一片死寂。繼之而起是不少沉重的呼吸,台上突然出現的這菩薩,緇衣緇帽在在顯示著虔敬神聖、寶相莊嚴;但那唇,那唇有如初綻的花苞,稚嫩甜蜜,有誰不想追求這生命的泉源?!可有任何蜂蝶能逃脫這引誘?!超凡與俗慾對立的衝突,這可望卻不可及、可及卻不可犯的煎熬是如此強烈,致使人無法自持而發出了沉重的呼吸。

五朝奉在說話了,他在介紹女菩薩﹕「今晚本當鋪特別請到了潭柘寺的無鹽大士來主持

話聲未了有人便驚喊﹕「她!她!──午夜香唇!她就是午夜香唇!」

於是尖銳的衝突爆發了!熾熱的煎熬沸騰了!

有人痴喊﹕「香!香!──」伸手往台上猛抓卻抓下了前座者的帽子!

有人狂喜﹕「唇!唇!──」起身想上台親唇不料膝彎一軟跪了下去!

有人失魂,只不停地﹕「咂!咂!──」乾咂著口水!

原來無鹽大士在潭柘寺駐錫開講佛法,由於她容貌秀麗,音色純正,音質甜美,對於教義的宣釋更能解人疑惑,喚醒痴迷,所以凡開講之日,必是萬人空巷的盛況;或許由於她嘴唇的色澤與造型特別的完美天成,法號又叫『無鹽』,因此為人戲封了『午夜香唇』的綽號。

只見她手合十,頭頂禮,啟櫻唇說道﹕「施主暫息──」

她的聲音果真具有無上的魔力。聞言之人靈魂逐漸回了竅,神經末梢立即得到歸宿而平息了下來。聞言之人饑渴動蕩的一顆心瞬息間被滋潤了,而感到充實而滿足!

觀眾靜下後她繼續說﹕「貧尼無鹽──」

台下有人不自覺接嘴﹕「午夜香唇!」

五朝奉立即站起來想出面干涉台下這種帶有色情意味的騷擾,卻為身旁的六朝奉止住。

無鹽大士似乎並沒有動氣。

「施主差矣!」她平靜地說﹕「法號無鹽乃貧尼恩師,小五台山清涼寺淨衣神尼所賜,意取無顏而有德。人生在世如過隙白駒,悠忽短暫,唯有修德方成正果,施主自重!」

無鹽大士聲調雖輕,但一句句打在人心上,果然將那些登徒好色者暫時封了口。由另一方面來看,小五台山清涼寺的淨衣神尼疾惡如仇,僅憑這個背後靠台,旁人就得讓她三分;更何況淨衣神尼的『淨唄梵唱』如果由清涼寺的眾女尼一齊合唱的話,任是頑石也會被感動得流淚。這無鹽大士由於在說唱佛經故事方面有特長,因此武功上,反而只是淨衣神尼的主要弟子中,最差的一個。饒是如此,台下大多數頑冥份子已為『淨唄梵唱』所震攝住。

這『淨唄梵唱』比起八怪神尼的『般若嗓』來,則各有千秋。『淨唄梵唱』愈多人齊唱,效能愈大。『般若嗓』如果只由一位女施主施展還可以應付,若兩三位女施主一起施展,任是誰都吃不消的!

「現在我們進行今晚的壓軸『徵答比武』但在開始前,須先解釋進行的章法。首先是『徵答』的部份,事緣四五六當鋪每年都會收到幾件稀奇古怪、不識用途的武林當品。其中不乏失傳已久的武林瑰寶,只不過當鋪中無人識得而已。當然還有不少當品,經過深入研究後,發現是受騙了的。更有不少,費盡心機收集了許多資料之後,仍然解不開其中奧秘的。

「拍賣大會便是一個絕好的機會將這類異寶公諸武林,以期遇上博聞廣識之人。如此不但能使大家切磋琢磨增長知識,寶物也得以盡其所用。更說不定可為今後武林增添一段佳話!

「今晚我們推出的是一幅十分奇異的畫卷長軸。於展示後,施主若有識得的,請通名上台,接受六朝奉的質詢。一俟確定該答案是可以為當鋪接受的話,便繼續第二部份的『比武』」她停下。

「既然答對了,」這時那『蓬壁生輝』無所不在的童音又出現了﹕「便應將贈品立即送出,為何還要比武!萬一失手,豈不大傷感情!」

聽到這聲音,無鹽大士眼睛頓時發亮。她略一流覽台下,便立即向右手側大柱旁的蒙面黑衣人注視著。等那童音一落便立即說﹕「施主有所不知,武林異寶唯有德者方可居之。無論是威力強大的武功,還是兵器、暗器,一旦落入兇徒手中,極可能造成一場武林浩劫!又豈可輕易從之?!因此即便是施主正確地回答了當鋪的問題,仍要接受武功考驗。施主得了迴音谷天童二老真傳當然無此顧慮,但施主應知,匹夫無罪懷壁其罪,萬一這知道解答之人功力不濟,卻驟得重寶,一旦有人覬覦,則非僅無益,更恐會遭殺身之禍!」

「既然這樣,那麼這人又何必說出解答來呢?」這次是山東的李寶在問。

「施主問得不錯!」她轉向台下李寶說﹕「若真是這種情況,四五六當立即致贈足銀百兩,以作酬謝!如此,則有意奪圖之人,須先與六朝奉過手三招,然後再接受他人之挑戰,直到最後勝出者。」

「挑戰者之間比武,也僅限三招嗎?」佟士杰問。

「不!只有與六朝奉過手,三招便可知武功高下,但這一項比武,旨在試測而不在比鬥,因此點到為止,絕對禁止作殊死惡鬥!因為今晚還有一場大軸的節目,緊接著要進行──」她稍停一下問﹕「各位施主對此可還有疑問?」

台下沒有反應。於是無鹽大士宣佈﹕「現在我們就來展示這一幅神秘的長軸,噢!對了!還有一點,比武對手雙方可以向當鋪要求一件趁手的兵刃使用。好!展圖!」

 

兩名工作人員一名拿著一個木架,一名捧著一幅長軸,來到桌旁撐架展圖。他們將圖先展至中段,然後豎起擱在木架上讓台下觀眾可以看清楚。

台下不少人交頭接耳,有的頻頻搖頭,有的不住搔耳,有的攥眉瞇眼,思考著、搜索著記憶──

有人悄悄說﹕「這,是不是紡織圖樣的圖啊?」

突然一個尖細的聲音叫道﹕「金──金明上河圖!這是金明上河圖!沒錯!這──!」

有人問﹕「什麼!精明上河圖?真的?!」

白耀富在座位上不由得譏笑道﹕「哼!這是什麼精明上河圖啊!鬼畫符樣的東西!」

喊出金明上河圖的是一個瘦小的老頭。無鹽大士向他打十問詢道﹕「施主可是認得此圖?」

這小老頭也不答話,竟一勢『雲鶴沖天』飛身上台。看他輕而易舉的身法,武功確實不賴。

無鹽大士往前站了一步,再次問詢道﹕「施主通名──」

小老頭躬身作禮道﹕「老夫金友德。」

台下有人驚呃﹕「啊!溫莎堡金總管!」

然後有人低聲地咒罵著。

原來這金友德當年在溫州獨眼鬼見愁莎千行的莎家堡內任職全堡總管。溫莎堡為仇家所毀後,金總管也旋失蹤影,聽說是投靠了對方;因此也有謠言傳出,說溫莎堡之被毀,金友德出賣故主是最主要的原因。

布幔後東門士長向坐在末排的麻葉子偷偷瞧去;那金友德與莎家堡關係密切,對八怪神尼來說,更是個關鍵性人物,居然此時此刻在此地出現,情況啟人疑竇。但麻葉子並無異樣的行動或表情,似乎完全沒聽過『金友德』這個名字,也根本不認識這個人!另外在門邊與小丁站在一起的安姬,也沒有異常現象。東門士長心裏猜想,或許八怪神尼並沒有將出家前的家變恩怨告訴她們。

台上無鹽大士也吃了一驚,但仍不動聲色地問﹕「施主可是認得此圖?」

「在下已認出此圖,便請大士發圖──」

「此圖來歷還請施主──」

金友德搶著一口咬定﹕「在下已認出此圖,大士若不肯發圖,」他轉身朝一旁坐著的六朝奉躬身作禮道﹕「便請六朝奉賜下三招。」

很顯然他一定只是聽過『金明上河圖』這個名字,對圖的本身則可能一無所知,因此處處規避無鹽大士的質詢。

無鹽大士又站前一步想逼金友德正面作答,但六朝奉這時綻開了一串銀鈴般笑聲﹕「哈!哈!哈!金總管果然見識過人。不過你只認出此圖乃『金明上河圖』,但對此圖的來歷,可有所知?不妨說出來讓大家聽聽,也好讓咱們增長增長見識。」

六朝奉聲音美妙已極,台下對這武林當鋪不太熟悉的人,至此才明白這六朝奉原來是女子,並對這面紗後的容貌開始猜測與幻想起來。

金友德支吾著﹕「這『金明』實乃吾家遠祖──」

東門士長、安姬和小丁差點沒笑出聲來。因他們知道『金明』乃道士的法號。這金友德說謊臉也不紅。

六朝奉也不拆穿他﹕「哈!哈!就算真是,這圖上玄奧你可說來聽聽,究係何種古文字?是蝌蚪文?還是鳥篆文?到底暗藏何等玄機?」

「這,這是先秦蝌蚪文,仔細看過當能知悉其中奧妙,多言無益,便請六朝奉賜招!」

這時,突然一個甜美的聲音在叫他﹕「金總管,你可不是她的對手,先退下。」

那聲音音量不大,全場每一個人卻聽得清清楚楚,並且被那音色所透出的優雅氣質深深迷住,以致於全場停下了說話,連地上掉一根針都可以聽見。所有眼睛都望著金友德,似乎那聲音說了他得先退下,那麼必然他就應該立刻退下,違反了那個聲音就是不對的。

只有金友德感到有些難堪。但他一向是喜怒不形於色的人,聞聲緩緩轉身向台下看去。話聲似乎是從中央位置傳過來的,他在人群中搜尋,台下他認識的人本不少,但在八、九位女眷裏頭,他卻只認得一位,就是小相爺府的金鳳,此刻正和一群達官貴人坐在一起,不像是發話之人。

突然他意識到大廳左側居中的那根大紅柱子旁一位穿黑披風,蒙黑面紗的男子。在相對的大廳右側居中大柱子旁,也有一位同樣穿黑披風蒙黑面紗的女子,端正的坐在那兒。兩人裝束相同,可是同黨?金友德搜索著記憶,難道此女與他有舊?她認識他嗎?

突然那女子的黑面罩邊緣底下,鮮艷的一種藍色像鑽石般的閃了一閃。金友德立即驚悟,呀的一聲躬身叫道﹕「原來是藍護法!參見藍護法!」兩人顯然隸屬於同一個組織,但金總管卻似乎並不知道藍護法也來了。

施完禮金友德回頭向六朝奉拱拱手說﹕「得罪了!」隨即轉身下台,他沒有回座,而是走到藍護法身旁躬身交談著。

如今金總管是下台了,節目將如何繼續下去呢?眾人眼光轉向台上。

 

無鹽大士有些不知如何處理這個情況,也正與六朝奉小聲的交談著。

藍護法說了這句話之後,竟也按兵不動。

無鹽大士得到指示,帶著淺淺的微笑向全場觀眾說﹕「是否還有那一位知道此圖的秘密?」但沒有人回答。她轉向藍護法﹕「或者,這位藍護法可為咱們解開秘密?要不然,或許藍護法有意替代金友德與六朝奉過招?」

藍護法緩緩伸手將面紗捲了起來。立時一陣眩目的藍色光雨灑向大廳的每個角落。原來藍護法黑色披風胸前的搭釦是一顆藍色寶石雕琢而成,藍寶的雕面在火光底下迸現出驚人的聲勢。

金鳳甚至氣餒地感到她自己的那套『聲光切末』相比之下,委實太無身價了!

但更驚人的是藍護法本人的艷光,她梳著一個美人髻,白皙的鵝蛋臉上一逕露出一種似笑非笑的神情,她美在氣度!高挑身材,好整以暇的動作雍容華貴,莫非竟是哪個宮裏的女官,甚或妃子、公主,微服私行來了這裏!?

掀起的面紗底下,她的明眸皓齒在那濃淡恰恰深淺適宜的彎眉襯托之下,顯得如此成熟,她可以給你母親般的呵護,又能讓你擁有所有嬌妻能提供的享受!

那豐滿殷紅的唇,竟令到無鹽大士都戀慕起來。

但見那殷紅的艷唇啟開了,那甜美的聲音又嚮起了﹕「咱們還沒決定呢!」

無鹽大士失魂落魄地盯著藍護法瞧,竟像啞巴那樣說不出話來。另一些男士,嘴角不自覺流出口水滴到前襟又流到坐著胯間的長衫上。

見到無鹽大士失態,六朝奉站了起來向藍護法說﹕「本大會一向的規矩,凡想爭取這一件贈品的人,必須自報名號,藍護法的名號可否先予賜告?」 

 

 (下週續  ─  【第五十五章】  青鳥山莊藍護法 )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