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我的翻譯新作: 《魔法學院3:暗黑封印 》六月二十六日上市
2014/06/26 04:21
瀏覽795
迴響2
推薦27
引用0

  • 定價:元280
  • 優惠價:79221
  • 優惠期限:2014年07月31日止

美、德都會奇幻羅曼史銷暢排行榜
每個人都有權利選擇自己的人生。
如果這是逃不了的命運,
我會選擇挺身迎戰。


★簡直包羅萬象,神祕、浪漫、神話,應有盡有。還有什麼內容比這更好?——純書蟲評論網
★一場混合冒險、浪漫和謎團的閱讀,驚心動魄,節奏緊湊,從一開始就能虜獲讀者。——Jean booknerd
★責任與犧牲、謙遜與勇氣、友誼與愛情的絕妙組合。──凱特(讀者)
★一本令人情緒高漲、難以忘懷的小說。──薩凡納(讀者)


內容簡介


又有人想殺我了!
傳聞,被我媽藏起來的那把海姆刀,具有釋放邪神洛基的力量,
惡煞們為此不惜衝進博物館大開殺戒,
而當中一名神祕的蒙面少女,正是洛基的金牌勇士,也是殺害我媽的真兇!
如今換我成為混沌惡煞獵殺的頭號目標,
問題是,我自始至終對這件事根本一無所知。
海姆刀究竟藏在哪裡?
惡煞的下一步詭計是什麼?
蒙面少女的真實身分為何?
為避免大屠殺再次發生,我必須利用心靈感應天賦,盡快查明一切真相──
卻發現我的天賦除了可以看到別人的記憶,還潛藏著另一個強大力量,逐漸甦醒中……


內容試閱


新年才過沒幾天,我們就來到位在北卡羅萊納州艾西維爾市郊區的奎爾斯博物館。參觀博物館不在我的趣事排行榜上,但魔法學院所有二年級生都要在寒假期間,找時間來這裡參觀一些特殊的古物展品。
  明天早上就要開學,所以今天是我們完成這項指定作業的最後日期。我和其他魔法戰士學生得接受對抗混沌惡煞的武術訓練已經夠糟了,竟然連寒假都要寫作業?真是太沒天理了。
  黛芬妮、卡森和我下午三點來到這裡,我們剛剛花了九十分鐘在博物館裡閒逛,慢慢地觀賞展覽品。從外面看來,奎爾斯博物館跟一般的博物館沒兩樣,它就位在城郊的阿帕拉契山區。
  然而,裡面可就大不同了。
  踏進這間博物館的大門,感覺像穿越時光,來到古羅馬一般。大廳的設計類似羅馬大競技場,觸目所及,全是白色的大理石,加上高聳的梁柱。到處都點綴著金、銀、青銅的閃亮葉子,從牆壁一直延伸到整個圓盤狀的天花板上,處處都充滿閃亮耀眼的顏色。
  展品中,各式項鍊和戒指上的藍寶石和紅寶石,如彩色煤塊般鮮豔灼亮,擺在展覽櫃內的上等絲綢和其他衣物,都發出淡淡微光,看起來如棉花糖般輕柔細緻。博物館的職員還穿著古羅馬人的白色寬大長袍,增添了展場的效果。
  但這裡不只是展覽古羅馬的東西,每個房間都有特殊的主題,分別展示不同的文化古物,從北歐、希臘,到俄羅斯和日本,還有北歐到日本中間所有土地和人種文化都有,這是因為這間博物館是忠於萬神殿的單位。天神、女神、古戰士和神話怪獸——萬神殿源自一群聯合起來拯救世界的好人。
  很久以前,邪惡的北歐邪神洛基想要奴役所有人,因而使這個世界陷入一場漫長血腥的混沌之戰。但萬神殿成員挺身而出,阻止洛基和他的追隨者混沌惡煞統治世界。最後其他天神和女神把洛基困在神話世界的牢獄,使他遠離人間。
  現在,博物館展示這些古物:珠寶、服飾、盔甲、武器等過去正邪兩方在混沌之戰和其他戰役中,曾經使用過的各種古物。儘管洛基已被關進監獄,但萬神殿成員和惡煞的戰爭仍持續多年,新一代的戰士和怪獸仍彼此對抗。
  當然,大部分的人都不知道洛基差一丁點破獄而出,發動另一場混沌之戰。不過,這卻是我時時刻刻心中所想的事情,尤其我還是那個應該出面阻止邪神逃出監獄的人。
  「這個蠻酷的。」黛芬妮說。
  她指著玻璃櫃中的一把弓箭。這把弓是由一塊完整的縞瑪瑙雕製而成,上面有幾個漩渦形的圖案,弓弦是由幾條纖細的金線組成。這把弓的旁邊放了一個與它相配的箭袋,但長型圓筒狀的袋子裡面只有一枝箭。
  黛芬妮彎身讀著武器下方台座上的銅牌,「上面寫說,這把弓箭以前是北歐奉獻女神西格恩的,每次她從袋子裡拿出一枝箭,就會再冒出另一枝。好吧!這下是超級酷了。」
  「我比較喜歡這個。」卡森指著一個看起來像迷你型手握式低音喇叭的象牙號角,光滑的表面發出縞瑪瑙般的微光。「上面寫說,這是羅蘭號角,但不確定它有什麼用途。」
  我眨了眨眼,我一直在想著洛基、惡煞和萬神殿的事情,結果只是隨便走著,沒有照我們該做的那樣認真觀賞古物。
  我們站在擺滿武器的圓形大房間內,玻璃櫃裡和牆面上,全都擺滿長劍、棍棒、長矛、短刀、弓箭和星形飛鏢,牆上的武器旁邊則掛著許多繪著神話戰役的油畫。
  後面的牆壁也是跟博物館其他地方一樣是大理石製的,不過牆面上刻著許多神話怪獸的浮雕,有半獅半鷲的怪獸、石像鬼、飛龍、吐火女怪奇美拉、蛇髮女怪戈耳工,頭髮像蛇,那些蛇臉上全都帶著殘酷的冷笑。
  展覽室中央的高台上,有一個穿著全套盔甲的古代騎士,騎在一匹假馬上。騎士手上拿著一支長矛,彷彿正要衝過去刺對面那個同樣站在高台上的羅馬軍團士兵蠟像,這位士兵高舉著手中的長劍,抵擋騎士的攻擊。
  整個展區裡都擺滿各種人像,包括戴著尖角頭盔的維京人,手拿巨大戰斧朝站在他身旁的斯巴達人的盾甲劈過去。幾尺外,兩個代表華爾基莉人和亞馬遜人的女性蠟像握著自己的劍,面無表情看著維京人和斯巴達人打著永恆的戰役。
  我注視著那個維京人和斯巴達人,有一瞬間,他們的影像突然閃爍一下,彷彿晃動起來。他們蠟製的嘴唇憤怒地噘起,手指緊握著武器,因即將到來的戰鬥全身緊繃。我打了個冷顫,移開目光。從我踏進這間博物館之後,我的吉普賽天賦心靈感應魔法就開始起作用了。
  「哼,我不覺得那把弓有什麼特別。」濃重的英國腔以鄙夷的口吻說道,「我覺得它蠻無趣的,而且很普通。」
  我低頭看向聲音的來處:維特。這把劍套在黑皮套裡,掛在我的腰上。
  維特不是普通的劍。首先,劍柄不是平凡的表面,而是刻著半張臉的銀質金屬。上面有一隻耳朵、一個鷹勾鼻、一張嘴巴,這些加起來形成這把劍的握柄,劍柄上方還有一隻鼓凸的眼睛。我總覺得好像有個男人被困在金屬裡面,很想出來。
  除了知道他性格粗魯、愛指使人又嗜血之外,我不確定維特是誰,也不知道他是什麼東西。這把劍老是不停地念說,他應該出去找幾個惡煞來殺。
  事實上,我想殺的只有一個惡煞,就是那個殺死我媽的惡煞女孩。
  一輛被撞爛的車,一把在雨中猛然揮下的劍,還有血,好多好多的血……
  我媽被謀殺的記憶頓時浮現腦海,險些讓我失去理智,但我將這些記憶推到腦後,強迫自己把注意力放在我的朋友身上,他們正在觀賞著縞瑪瑙弓箭和象牙號角。
  我今天把維特也帶來了,因為我認為他可能會喜歡看這些展示品。此外,當黛芬妮和卡森彼此談笑舌吻時,我需要有個人陪我聊天。他們兩個實在是好得有點過火,有時候蠻討厭的,尤其我現在的愛情生活正處於悲慘的狀態。
  「畢竟,不過是一把弓而已,」維特繼續說道,「又不是什麼重要的東西,也不是真正的武器。」
  我翻翻白眼。哦,對,維特也會說話,大部分都在講他自己有多了不起。
  「有人就喜歡弓啊!」黛芬妮嗤之以鼻,俯視著那把劍。
  「這就是妳的毛病,華爾基莉人。」維特說。
  那把劍怒視著她。維特只有一隻眼睛,眼珠是很奇特的顏色,不是紫色,也不是灰色。真的,維特的眼睛讓我想到薄暮的色彩,天黑之前天空中那道柔和的晚霞。
  「還有你,凱爾特人。」維特說道,把注意力轉到卡森身上。「關跟我說,你比較喜歡用棍棒,棍棒耶!甚至連個尖頭都沒有。魔法學院教你們這些戰士的東西,真是丟人。」
  魔法學院的所有學生都是魔法戰士,包括我們三個。黛芬妮是華爾基莉人,卡森是凱爾特人,我則是吉普賽人,我們都是當初第一次對抗洛基和惡煞的萬神殿戰士後裔。到現今,這個時代仍維持這個傳統,大家到魔法學院上學,學習運用我們擁有的技巧和魔法,以便對抗混沌惡煞。
  我們不是唯一一群戰士,還有維京人、羅馬人、亞馬遜人、忍者、日本武士、斯巴達人。學校裡可以找到這些戰士,還有更多其他戰士。
  「我說啊!真是丟人。」維特又揚揚自得地說。
  卡森看著我,我只是聳聳肩。雖然我只擁有維特短短幾個月,但我很快就知道,這把嘮叨的劍是不受任何人控制的。維特愛說什麼,想要什麼時候說,想說多大聲,都隨他自個兒高興。如果你膽敢跟他唱反調,他樂得跟你更進一步詳談,同時要我把他的劍刃架在你的咽喉上。
  維特和黛芬妮彼此怒目而視,隨後黛芬妮轉向卡森,開始跟這個樂團怪咖討論那把弓多酷。我則在展示間內隨意閒逛,欣賞其他古物。
  維特仍在喋喋不休地自言自語,說長劍才是唯一真正的武器,當然,他是天下最好的劍。我只是在適當時機,敷衍地嗯哼幾句附和的聲音,這樣總比跟他爭論輕鬆多了。
  黛芬妮和卡森繼續觀看那把弓,維特自吹自擂的大話說完之後,再次陷入沉默。我正看著以前屬於阿里阿德涅的銀線球,希臘神話中傳說她把這個線球交給忒修斯,協助他走出牛頭人身怪物看守的拉比林特斯迷宮。這時突然有腳步聲傳來,有人走到我身旁。
  「關德琳‧佛洛斯特。」對方以虛偽的口吻說:「真高興在這裡見到妳。」
  我轉身後,發現站在我面前的是一個四十幾歲,黑髮、碧眼、皮膚白得像大理石地板的男子,身穿深藍色西裝,一雙有翼波狀蓋飾的皮鞋,擦得比室內的玻璃櫃還要晶亮。要不是我知道他脾氣暴躁又神經質,而且知道他多討厭我的話,可能會覺得他長得蠻英俊的。
  我嘆口氣,「尼克麥迪斯,你怎麼會在這裡?」
  「當然是來這裡監管展覽品,這邊展示的古物大部分都是跟古物圖書館借來的。」
  尼克麥迪斯是古物圖書館的老大,圖書館位在離這裡不遠的北卡羅萊納州賽普斯山上的魔法學院裡。除了書本之外,這間著名的大圖書館還收藏了許多無價之寶的古物。圖書館的七層樓內擺滿幾千個玻璃櫃,裡面存放的古物都是過去屬於天神、女神、金牌勇士和惡煞在戰場上使用過的器物。
  我猜奎爾斯博物館會向古物圖書館借展覽品也是有道理的,這可能也是魔法學院的教授要學生來這裡參觀的原因,這樣他們就不得不仔細觀看研究每天在圖書館經過卻不大注意的古物。
  尼克麥迪斯定定地注視著我,他見到我時的表情,不會比我在這裡巧遇他更高興。他抿起嘴說:「我看得出來,妳跟妳的朋友們,也是等到最後一刻才來這裡做神話歷史課的作業,你們很多同學都是這樣。」
  摩根‧麥當格、山姆森‧索仁聖、沙瓦娜‧華倫,我看到好幾個我認識的人在博物館內四處走動。所有的同學都跟我和黛芬妮、卡森一樣,年紀約在十七歲左右,全都是二年級的學生,大家都想在開學前,擠進圖書館參觀古物。
  「我一直都很忙。」我咕噥地說道。
  尼克麥迪斯以不大相信的口吻悶哼一聲,「是喔。」
  我覺得很生氣。我一直都很忙,事實上,真的是非常忙。不久之前,我才得知那些惡煞正在尋找海姆刀,傳說這把刀是在混沌之戰的最後一場戰役中使用的十三大武器之一。這十三件古器都有強大的力量,因為這些武器都經歷過那場最重要的大戰。但這個古器之所以這麼重要的原因,也是真正讓我害怕的原因,是惡煞能用這把海姆刀,把困在牢獄中的洛基釋放出來。
  我下定決心要比那些惡煞先找到它,所以寒假時,我讀了所有能取得的、關於這個武器的資訊。比如說,這是誰製造的、在混沌之戰中是如何使用,甚至還包括它可能擁有什麼力量。
  但我讀到的所有書籍和文章都無法告訴我,我最想知道的答案:我媽媽被謀殺前,究竟把它藏到哪裡去了,還有我該怎樣比惡煞更早找到它。
  當然,我不能告訴尼克麥迪斯這些事情,他不會相信我在寒假期間,做了這麼有用又重要的事。尼克麥迪斯一定認為,我只是坐在家裡看漫畫、吃餅乾,因為我之前在古物圖書館裡值班時,每天晚上都是做這些事情。
  是,是,也許我對下課後的兼差工作不是那麼投入,告我啊!我只是想在面對另一個瘋狂的惡煞之前,稍微摸魚玩樂一下。那些惡煞還認為我很厲害、很重要,實際上根本不是這樣。
  然而,儘管館長態度冷若冰霜,我還是忍不住四下張望,希望能看到和我同年齡的男生跟他一起來——這個男生有我見過最漂亮的眼睛,和相得益彰的狡黠逗趣笑容。
  「羅根和你一起來了嗎?」我無法抑制話語中滿懷期待的口吻。
  尼克麥迪斯正要開口,有個聲音打斷他。
  「我在這裡,吉普賽女。」一個低沉的聲音讓我的背脊發涼。
  我的心怦怦跳著,慢慢轉身,發現羅根站在我身後。
  濃密捲曲的黑髮,熱情的冰藍色眼眸,自信滿滿的笑容。當我看到羅根時,呼吸停在喉嚨裡,心跳加速,跳得這麼劇烈,肯定會被他聽到。
  羅根穿著牛仔褲和深藍色的毛線衣,外加一件黑色皮夾克。當然,這些衣服都是名牌,因為這位斯巴達人跟校內的其他學生一樣有錢,但就算他穿一身破衣,我還是會注意到他精瘦的體格和結實健壯的肩膀。
  對,羅根有那種壞男孩的外表,還有男妓的風評。校內其中一個持續不斷的謠言說,羅根會在每個他睡過的女生床墊上簽名,這樣才能記得他睡過哪些人。
  我從不知道這個謠言是真是假,也想不通羅根當初為什麼有辦法做到這樣。我的確觸碰過這個斯巴達人,也用我的心靈感應看過他的記憶,可是我看到的大多是他的戰鬥技巧,因為羅根當時心中想的,還有我當時需要的就是這些東西。
  我不知道羅根和幾個女生約會過,但我不大在乎這些流言,因為他真的是很棒的男生,聰明、強壯、風趣、迷人又有愛心。當然,還有他救過我很多次的關係。要不喜歡這種從惡煞刀刃下救過妳一命、讓妳不被尼米亞猛獅吃掉的男生,的確很困難。
  羅根的目光落到我戴著項鍊的頸項上,就是寒假前他在學校送我的聖誕節禮物。六條銀絲編織成的鍊子套在我的脖子上,交接處的墜子是簡單又雅緻的雪花圖樣,雪花外緣的尖端鑲了幾顆鑽石。這條漂亮的項鍊看起來像女神戴的首飾,雖然我認為這項鍊對我來說,太漂亮、太精緻了,但我還是一樣喜愛它。
  「妳戴了這條項鍊。」斯巴達人以低沉的嗓音說。
  「自從你送我之後,我每天都戴著。」我說,「很少拿下來。」
  羅根面帶微笑地看著我,感覺太陽好像突然從烏雲密布的天空中展露出來,一時之間,所有的一切都好完美。
  隨後,尼克麥迪斯清了清嗓子,打破正要載我飄向遠方的幸福泡沫。他來回看著他的外甥和我,臉色變得很難看。
  「嗯,恕我失陪,博物館很快就要關門了,我要去確定工作人員已經準備打包這些東西,以便明天早上運回學校去。」
  尼克麥迪斯沒再多說,轉身大步踏出武器展覽室。我嘆口氣。對,我雖然不是很熱心的工作人員,但我總覺得尼克麥迪斯討厭我還有別的原因。他似乎很不喜歡我出現在他面前,我真的不知道為什麼。
  我把館長和他那惡劣態度拋諸腦後,把心思放在羅根身上。寒假期間,羅根傳了幾次簡訊給我,但我還是瘋狂地想念他,尤其此時還不清楚我們之間的關係到底是什麼狀況。
  不久前,我們曾經接吻過,但他這段期間仍未對我表明他的感情,甚至沒邀我出去約會,反而處在這種怪異的狀況中好幾個禮拜。我決心要結束這種關係。
  我深吸一口氣,想開口問羅根寒假過得怎麼樣,我們之間的關係會變成怎樣。「羅根,我——」
  這時外面突然傳來一陣陣吶喊聲和尖叫聲,淹沒我想說的話。
  我一時呆住,不知道這尖銳刺耳的聲音是否只是我自己的想像。為什麼有人會在博物館裡大喊大叫呢?一秒鐘後,又傳來更多尖叫聲,接著是幾個響亮的撞擊聲和沉重的腳步聲。
  羅根和我對看一眼,隨後衝到門口。黛芬妮和卡森也聽到喊叫聲,跟在我們身後跑過來。
  「停!停!停!」黛芬妮低聲叫道。
  她抓住我的手臂,在羅根衝出門前,抓住他皮夾克背後的衣角。以她華爾基莉人的超大力氣,要把我們兩個抓回去是輕而易舉的事。
  「你們不知道外面發生什麼事,也不知道誰在那裡。」黛芬妮警告道。
  羅根瞪著她看,但隔了一會兒之後,他不情願地點頭,我也一樣,然後黛芬妮才放開我們。我們擠在一起,四個人躡手躡腳走到門口,偷看門外的狀況。
  奎爾斯博物館的建築像巨大的輪子,中央是主區,走道和房間像輪輻般往外擴散。我們站立的門口面向博物館中央的區域。
  我和黛芬妮、卡森幾分鐘前進來這個展示間之前,大家都在外面繞著展覽品參觀,欣賞那些古物,或在禮品店瀏覽那些昂貴的首飾、盔甲和武器複製品。除了工作人員之外,大部分的人都是魔法學院二年級的學生,他們跟我們三個一樣,來這裡都是為了參觀完後要寫作業的。
  這時大家都不逛了。
  一群穿著黑色長袍附兜帽的人們衝進博物館,全都帶著銳利的長劍彎刀。這些人沿途走到幾秒鐘前仍在參觀古物的學生面前,見到人就一刀刺過去。空中又傳來尖叫聲和吶喊聲,宛如槍聲傳出響亮的回音,這時大家漸漸明白,究竟發生什麼事。
  但已經太遲。
  「惡煞。」黛芬妮悄聲說道,說出我內心可怕的想法。
  混沌惡煞碰到每個人都揮劍砍殺,把死者和垂死的人推到地板上。博物館的工作人員、大人和小孩,對惡煞來說,不論殺誰都一樣。蠟像、雕像和展示櫃被撞倒在地上後,化成成千上萬的碎片。鮮血噴得到處都是,白色大理石的牆面上,一道道的鮮血滴流下來。
  我看到眼前這場血腥混戰,胃部充滿極度噁心的感覺。我聽說過惡煞的事情,知道他們多邪惡,多喜歡殺害戰士,多愛殺害我們。我自己就曾經碰過兩個惡煞,但我從不曾見過像現在這樣的情況。
  我跟我的朋友們一樣,被眼前的景象嚇得目瞪口呆。我知道我們應該做點什麼來幫助其他同學,任何事都好,可是我就是不知道該怎麼辦。
  有的同學試著反擊,用拳頭或是身邊能拿到的任何東西當武器。但都沒什麼用,惡煞一個個從學生身上跨過去。山姆森‧索仁聖倒在地板上,抱著肚子大叫,鮮血不斷從他指縫間狂湧而出。幾個學生想逃跑,但那些惡煞把他們抓回來,一劍從背後刺過去,隨後像扔垃圾般把他們丟到一旁。
  我眼角餘光瞥見摩根低著頭、縮著身子,擠在高大寬闊的臺座和牆壁之間,跟我和朋友們處在平行位置,靠近隔壁房間門口。她的指尖冒出閃電般的魔幻火花,顯然是驚駭慌亂的徵兆,她手握成拳,伸進腋窩處,想弄掉那些彩色閃光。
  摩根也和我一樣清楚,要是惡煞看到那些魔幻火花,他們會找到她,一刀了結她。這位美麗的華爾基莉人發現我在看她,也回望我,栗色眼眸中充滿恐懼。
  「待在那裡躲好!不要想逃走!」我喊道,但是到處是尖叫聲,警鈴又開始震天作響,我不認為摩根聽得到我的聲音。
  不到一分鐘的時間,一切就結束了。惡煞們聚集在博物館中央,討論事情,但周圍哀聲四起,躺在血泊中那些垂死的學生也不停呻吟,我聽不到他們在講些什麼。
  「惡煞。」黛芬妮又低語道,好像她也跟我一樣,對眼前看到的一切,覺得難以置信。
  他們彷彿聽到黛芬妮的低語聲似的,因為這時幾個穿黑袍的人影,突然轉身朝我們這邊走過來。

有誰推薦more
迴響(2) :
2樓. Lin
2014/10/11 21:15
還有第四集嗎(ya19960901@yahoo.com.tw)

有四、五、六集,第四集已經交稿了,可能這幾個月內會出版,但不確定何時。

舒靈Soula2014/10/12 03:01回覆
1樓. 傳家·綺美 畫廊
2014/06/26 11:29
生命不就是這樣… 當下面對處理…但選擇活得精彩是充實增上精進…。

(joyce-jh@hotmail.com)
我雖然不知道這個留言跟這本小說內容有何關係,不過還是感謝來訪。 舒靈Soula2014/06/26 22:56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