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空號計劃】-10好願女孩
2015/08/31 21:08
瀏覽319
迴響0
推薦28
引用0
於是,我就跟著奉實到附近的停車場,奉實禮貌地先幫我開車門,等我坐好以後才關上門,無聊地望向窗外,卻看見昨天中午在藥妝店遇到的年輕女孩,她的 穿著和昨天碰到的完全判若兩人,現在的她穿得這麼性感撩人,鮮紅色連身短裙配網襪,完全超齡像是老了十歲,她牽著一位留人中鬍子和穿運動外套的中年大叔, 她外表笑的像蜂蜜一樣甜而不膩,我知道,這是她對廁所的鏡子練了很久的招牌「甜心式微笑」,如果面露不自在的微笑,可能還會白白獻身拿不到女主角。兩人走 出停車場,再往騎樓走去,我有種不好的預感……

   奉實也坐進車裡來,正準備要啟動車子的時候,我出聲制止:「等等,有緊急狀況。」

   我邊解開安全帶,邊說:「我先走了,謝謝你!」

   打開車門正要衝,奉實拿著書要遞給我,提醒道:「妳的書。」

   不過是書,其實它不是很重要,頭也不回的亂答:「送你。」

   奉實對著書發呆顯得落寞,才相處一下子又要分開,都還沒問到我的名字就走了,突然間,聽到敲門聲,他一轉頭又驚又喜,開心的是我回來了,不過卻說了不是他感興趣的交代,我匆匆交代一句就掉頭:「幫我把這本書找到適合的電影公司。」

   是什麼書讓我特地回頭請他幫忙?奉實這才從紙袋拿出書,抵著方向盤仔細的封面和封底的簡述,心想著該為這本「好願女孩」找哪位電影公司呢?

   好不容易我努力地追上那位女孩和大叔,結果他們走進的是有保全人員看守的大廈,我在門前來來回回,閉上眼睛在思索如何混進去,完全沒感受到閉上眼睛的那一剎那,我又變身了,保全突然走來我背後,輕拍我的肩膀問:「妳是來報到的新人嗎?」

   「什麼新人?」我下意識的看著胸下的變化,又來了,這次竟然改穿清潔員的制服,隨即恢復理智緊盯電梯,最後停留的是十樓,接著電梯又往下跑,記住樓層之後,傻笑的向保全回應:「是啊!麻煩大哥帶我去找阿姨吧!」

   保全帶我到清潔室門口,說:「到了,妳進去吧!」隨即又趕去門口幫忙推不動輪椅的阿公。

    確認四下無人,我打開逃生梯的門飛快地跑到十樓,為什麼不搭電梯?因為電梯就在大門口,旁邊有保全,懶得再跟保全說明我為何「報到的真快」,終於到了 十樓,我短暫的陷入困惑,一共有四間,哪間才是他們待的房間?回想剛剛的畫面,再對照門外的鞋子,只要找到一雙紅色高跟鞋和黑色球鞋就可以,我真是聰明, 依循這個線索就可以馬上知道他們待的是三號,但……門都關上了,要怎麼解開?

   大叔正在沖淨他全身的泡沫,邊沖邊用曖昧不軌的語氣說:「寶貝,我快洗好囉!妳準備好了嗎?」

    女孩忙著吞避孕藥,撕開保險套,怕萬一來不及替大叔套上,最後一個步驟就是將沾著酒精混著香水的化妝棉,拉開網襪伸進在自己的私密處消毒,怕被大叔聞 到酒精味而起疑心,連這點都想好了我很是佩服,不過為什麼這大廈不改裝電子鎖啊?搞得我只能一直試圖轉開門把,在我轉了第二十次時,門把彷彿鬆脫了才被我 轉開,女孩一臉尷尬的看著我,我也覺得撞見這一幕好害羞,她才剛擦完正從網襪裡掏出化妝棉……

   這時大叔又說:「金魚寶貝!我沖好了,只要再擦乾身體就好……」

   大叔一出聲,我和金魚對視著,金魚的堅定不見了,反而露出求救的眼神。

   不多說什麼,我拿起大叔的運動外套給她披上,拉著她要往外跑她卻用力地將我的手甩開,一臉執迷不悟並且覺得我不可靠,朝著我罵:「幹什麼?我不要走。」

   這女孩是怎麼一回事,她剛剛不是反悔了嗎?怎麼現在還覺得只差臨門一腳,她的鳳凰計畫就會成功?

   好想賞她兩巴掌,罵她所有所有的不雅髒話,沉住氣,拿出第二身分專有的理智口氣說:「妳跟他簽約了嗎?」

   她愣住了,傻傻地以為原來業界進行的潛規則之前,要先簽約,以為自己吃虧的說:「沒有,我不知道要……」

   「如果獻出第一次後,才知道導演換人做,但是下個導演發現妳已經不是處女了,妳是不是虧很大?」

   「我……」金魚因為我的話陷入了深思,OS:她的話好像很有道理,我該放棄嗎?

   浴室那邊傳出門打開的聲音,我趕緊從桌上拿起酒瓶狠狠地摔在浴室門口,大叔聽到玻璃碎掉的聲音嚇了一跳,打開門想一看究竟時,床上沒有人,而且大門被打開了,浴室門口又充滿碎片,他很生氣地罵道:該死的賤女人,下次就別來求我,絕對讓妳混不下去。

   這次我沒有抓住金魚的手,而是先去門外按電梯等她,因為我知道她一定不會再執著。

   電梯一開門,我和金魚就衝出去,保全還傻傻地對我喊道:「欸!妳還沒幫我們倒垃圾啊!」

   跑得途中經過一家服飾店,櫥窗的人型模特兒被穿上森林系的服裝,我抓住跑過頭的金魚,金魚停住疑惑的轉頭問我:「幹嘛?」

   「進去就對了。」

   逛了一圈我就一口氣拿了五套服裝,推她去試衣間,把五套衣服放在椅子上,拉上捲簾,不管她答應不答應配合,我就像是眼神會殺人不可逆的姊姊,金魚原想出聲反抗最後也是止住嘴巴,乖乖地配合。

   每當她換好一套出來給我看,我只有露出有皺眉頭跟沒皺眉頭的表情,最後金魚本來看完我第五次的表情,要轉身進去把第五套換下來之際,經我審慎的精挑細選後,像是指明牌的口氣說:「好,就這一套,不要換下來。」

   我拉著到櫃檯結帳,對店員說:「就這套。」

   店員拿起剪刀走到金魚的背後,剪開這套連身裙的標示,看著標示說:「好的,小姐,總共三千元。」

   店員又站回結帳台內看著我,金魚也看著我,我瞪著金魚,念道:「看我幹嘛?當然是妳要付錢啊!」

   「這不是妳挑的嗎?當然是……」兩個女人吵著付錢很丟臉,我趕緊打斷她的話:「為面試準備的套裝,不是本來面試者自己該負擔的嗎?」

   「面試?」

   「沒錯,他喜歡清新的口味。」金魚聽到「清新」兩個字,下意識地望向原來的衣服被遺落在試衣間,一轉回頭又跟我對到眼,看見她嚇了一跳,我知道她快要聽我的話了,繼續再加碼:「只要妳保持原來的自己,不需要一直強迫自己長大,找回單純的妳,就不怕沒劇本。」

   金魚走去鏡子前面,試著想從鏡中的自己找到單純的線索,困惑的重複著我的話:「單純的我?」

   「沒錯!現在,麻煩妳告訴我,妳今年幾歲?」

   「十八。」

   「但我覺得妳像二十八。」

   金魚驚呼:「什麼?我沒有二十八。」

   我對著櫃檯的店員問:「她剛剛進來的時候,妳覺得她年輕還是我年輕,又或者妳覺得她幾歲了?」

   「我是認為,沒有像小姐講得這麼誇張,但是我猜,妳應該有二十五,換了衣服之後,有比較年輕,像是大學剛畢業。」

   「不管數字是什麼,都比十八大啊!」金魚轉身疑惑的看著店員,店員也只是笑笑不答。

   「衣服都換了,為何年齡還是降不下來,妳知道問題出在哪裡嗎?」

   懵懂的金魚,眼珠轉來轉去就是想不到,答:「不知道。」

   「妳的眼神,妳的心態。」

   金魚又轉去照鏡子,懵懵的逗弄著雙眼,試圖找出哪一種眼型是罪魁禍首,如果等她找出,大概店關了,還找不到。

   「妳不買也沒關係,等下被面試官當路人甲,可別怪我。」

   金魚不願自己真的被當成「路人甲」,相信自己與眾不同,乖乖掏出皮夾付錢,她果然太早熟,才十八歲,就拿黑色金邊厚厚的長皮夾,完全沒有年輕應該經歷的審美觀。

   接著再去下一家鞋店,這次金魚沒有多說什麼,任憑我的眼光替她挑選淡雅的娃娃鞋給她套上,她也很乾脆地付錢,就這樣,一路帶她左轉右轉、直走又左轉,到了一家書店,本來踏上台階和金魚一起進去的,看到那個作家又情不自禁地做傻事,拿起一本好願女孩去結帳區準備付帳。

   「妳先在這邊等一下,我去把人帶來。」

   我走進去後,金魚因為有點累,隨便椅靠在一個柱子,慵懶地看著街道。

   作家感到有人點他的肩膀,回頭一看是我,嚇了一跳,驚呼:「是妳。」

   「不是跟你說了要省錢,你還再做傻事?」

   「我……」   

   我抽走他手上的書,隨便放在其他書堆上,說:「走,我帶你去看真人版的『好願女孩』。」

   「什麼?」作家一臉不解,沒有要結帳卻一直杵在結帳區,店員疑惑的看著我們,只好拉住作家的衣袖往前走,自動門一開,我手一指,作家被這一幕給迷住,眼睛睜著十幾秒不眨,嘴巴長時間張開,門牙的口水越來越多,都快要流出來了。

   金魚感受到一陣的冷氣吹來,猜想是書店的門打開了,回頭看著我說:「妳出來了。」

   不過金魚還不是很機靈,她怎麼沒有跟作家打招呼呢?我用手指比著站在我右邊的作家,還好她及時反應過來,站直然後展露她的招牌笑容並點頭:「你好,我是金魚,很高興認識你。」

   過了三秒,作家怎麼還沒有回應,轉頭瞄了一下,我翻了白眼,目瞪口呆也太久了,用手肘推了作家兩下,作家才將嘴邊上的口水拭去,靦腆地回應:「妳好,妳好。」

   任務進行得差不多,我在作家耳旁輕聲說道:「回去準備好你的劇本和你的拍攝計畫吧!別白白浪費海選也物色不到的女主角。」

   作家問:「什麼劇本?我沒有要拍影片啊?」

   賣關子的對他笑笑,走下台階,往原先的反方向走,金魚和作家都不懂我的用意到底是?只要那個染奇怪髮色的男孩找到製作公司,一切就OK了。

   頭也不回,再次賣弄關子的說:「不怕機會不來,只怕你們還沒準備好。」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