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典範之死!誰謀殺了童玩藝術節?!
2010/03/06 16:34
瀏覽881
迴響0
推薦0
引用0

2008/4/29│陳賡堯宜蘭縣

一、 宜蘭國際童玩藝術節台灣規模最大、存活最久的公辦國際藝術節
文建會在1996年核定宜蘭等四個縣市,舉辦小型國際展演活動,宜蘭縣當年規劃宜蘭國際童玩藝術節,在冬山河親水園一連舉辦了廿三天,結果初試啼聲即獲得成功,當年吸引了十九萬餘人參加,經費還節餘近二千萬元,由於活動內容精彩好玩,文化內涵豐富,即刻躍身成為國內最受歡迎的公辦大型文化活動。


次年同樣是廿三天的童玩節,獲得國人更多肯定,當年有廿七萬餘人參與,結算之下,盈餘二千一百餘萬元,使童玩節朝向自給自之路前進,也從此被視為台灣官辦大型文化藝術活動的典範。童玩節即這樣一路行來,始終成功,迄2007年,十二年來,舉辦了十屆(1998年因腸病毒、2003年因SARS停辦)業已有超過五百萬人參與過童玩節,約每四點五個台灣人,即有一人有過童玩節經驗。卻因接連兩年嚴重虧損,在八月七日由宜蘭縣長呂國華宣告明年起停辦。


二、 2006年童玩藝術節首度採雙園區,種下敗亡的潛因
2006
年宜蘭國際童玩藝術節,首度採取隻雙園區兩票制,也就是在冬山河親水公園的既有場地之外,另外在蘇澳的武荖坑風景區,另新闢場地。


主辦藝術節的縣政府文化局,及承辦的蘭陽文教基金會,打的如意算盤,就是相準了這一年的六月中旬,北宜高速公路雪山隧道開放通行,必定會帶來龐大的人潮。


企圖以這一大利多,帶動童玩節的整體營收,同時以一票雙園區的方式,吸引更多遊客多逗留在宜蘭一夜,增加消費的機會,讓週邊產業包括住宿、餐飲、交通、名產等相關行業有更多收益。


但是,這一年的雙園區制,並末能達到預期的目標,原因相當複雜,縣政府只估對了一件事,那就是雪山隧道通車,確實帶來了人潮,但未必充分反應在童玩藝術節之上,主要失利的因素,在於錯估了遊客對雙園區的接受度,在票價提高之下,(平均每人提高一百元,假日從350元提高到450元,一家四口,單門票即得花費超過二千元,還不包括往返交通食宿費用)自是摒擋了一些經濟能力欠佳的遊客。


另外,冬水河親水公園場地的遊客入園數,為五十七萬二千六百二十三人次,武荖坑的入園數為廿九萬二千一百五十六人次,兩相比較,落差達到廿八萬餘人次,更可以確知遊客購票入園,志在同時遊玩兩園區的意願不高,親水公園還是遊客的最愛,武荖坑並沒有充分發揮分散及吸引遊客的效用,更不要說與親水公園發生雙騎並轡的加乘效果。


然而,對整體營收而言,最大的致命傷,在於雙園區的規劃,擴大了規模,舉辦天數又從以往的四十四天,首次延長到五十一天,使這一年童玩藝術節的投資,大幅擴增達到兩億七千元,破了歷來最高的投資紀錄,其中武荖坑坑園區,就佔用接近一億元,然而購票入園人數,卻只比2005年的五十萬六千一百三十六人,多了六萬多人,使原本有機會盈餘的一年,卻反而造成大虧損。


因而可獲得的推論是,若果沒有投資武荖坑園區,即使遊客人數略降,但整體營收必可有相當高的盈餘,即使以前一年(2005年)支出二億零六百餘萬元核算,在北宜高速公路通車加持下,必然會是豐收的一年。


因此雙園區案,從票價策略、整體的營運效果、遊客的接受程度,各方面來審度,都是一個錯誤的決策,更何況在這一年,還史無前例的,讓旅遊業者以十萬張為一單位,大宗預購折扣價,不但先流出在旅遊業者手中的票,行銷失利,反過來活在動後期影響票口的售票秩序,更直接傷害營收。更不幸的是,這家得標的旅遊業者,後來竟然跳票,後續更衍生了訴訟,令人遺憾。


此外,在武荖坑園區,發生了主辦單位與階梯數位公司,衍生營運合約上的糾葛,最後是在活動中期,臨時撒換展覽館,這也是在以往的藝術節,從未發生的憾事。當然也使藝術節的金字招牌受到負面打擊。

 

2006年的失利,影響所及,並不只是當年的營收赤字以及文化局長劉哲民下台負責而已,更使2007年的童玩藝術節蒙上陰影,最大的隱憂,就在讓原本艱困的蘭陽文教基金會財務,雪上加霜,陷入空前的困難中,藝術節的整體氣勢,與良好的口碑,也遭到折損,更埋下了2007年藝術節失利的種子。

三、 2007年童玩藝術節失利的因素
2007
年童玩藝術節依往例,七月的第一個週六開幕,全程五十一天,在八月廿六日落幕。今年維持冬山河親水公園單一園區,但門票恢復往年,即平日300元,假日350元,但總購票入園人數,只有卅二萬五千餘人,距離原本預估的六十萬人,相差非常大,在總投資額達一億五千餘萬元,收支相扺,估計虧損逾六千萬餘元,為歷來之最。


事實上,人氣不振,從七月初一開園,承辦單位即察覺到趨勢是往下走,開園三周後,在八月一日起,祭出五人同行一人免費方案,等於是八折優待,這是童玩節創以來,首度以門票優惠做為行銷手段,但效果相當有限,終於促使宜蘭縣長呂國華決定放棄童玩藝術節,並在八月七日宣告明年起停辦童玩節,諷刺的是,呂縣長在八月五日,才親自陪同馬英九進入童玩節與遊客同樂,在藝術節玩得不亦樂乎的馬英九,應主辦單位之邀題字,不假思索的提筆寫下「兒童天堂」,然而才過兩天,這個天堂就被宣布關閉了。


分析2007年童玩節失利的因素,從藝術節的結構來看,與往年沒有很大差異,也是以國際民俗舞蹈表演、水遊戲、展覽館為主軸,在國際民俗舞蹈表演方面,應邀演出的有十七國、廿個表演團隊,不論從質、量,都與往年相當,水遊戲方面,則維持以往受歡迎的如水迷宮為主體,但較少凸出的新創意遊戲,評價雖不若以往,但仍可撐住場面,情況最差的則是展示館。


今年的展示館,以陀螺為主題,並邀請到來自日本的著名陀螺藝師現場製作,以及教兒童玩陀螺,但除此之外,包括入口營造的鄉土童玩遊戲區,以及內部陳設供人拍照的宜蘭文宣閣布袋戲舞台、花露露柑仔店等懷舊場景的營造,內涵都嫌不足,也是過去一再呈現過的主題,展覽部門成為2007年童玩藝術節的一大敗筆,也使表演、水遊戲、展覽館三足鼎立的景況,失去了平衡,間而影響整體的遊憩品質。


另外,就營運面分析,今年童玩節遭逢的是,國內的整體景氣下滑,國民旅遊風氣受到影響。其他的外部因素,還有北宜高速公路通車的利多出盡,2006年初初通車的新鮮感,帶動的旅遊風尚,被高鐵通車取代了,而今夏大台北新崛起的旅遊熱點,就是木柵貓空纜車的開放,在台灣一窩風、趕熱潮的旅遊型態之下,童玩節主辦單位,相對的沒有評估出今年的外部威脅,在經費拮据之下,也未能在事前進行有效宣傳,創造新鮮話題,而難以達聚焦效果,使童玩節終於走到了師老兵疲的窘境,承辦藝術節的蘭陽文教基金會財務狀況,也陷入空前的危機,甚至難以為繼,使有權者,有了決定停辦的理由。

四、 宜蘭縣政府宣告停辦童玩節後的社會反應
八月七日宜蘭縣長呂國華宣布明年起停辦童玩藝術節,並且籌辦新的替代活動頂替,消息一出,即刻引起各界嘩然。這一決定,不但宜蘭人震驚不己,更對台灣的文化界,造成一波強烈震撼,形成廣泛討論的話題,引發的社會反應,更是文化活動場域裡,罕見的社會現象,茲分述停辦宣告迄今產生的回應,以紀錄並彰顯其深刻的社會影響。


1、 宜蘭在地的反應。
a、在政治界掀起波瀾,童玩節成為藍綠陣營角力的場域。
八月七日呂國華縣長一宣佈停辦童玩藝術節,立即形成一股政治風暴,不但在宜蘭縣議會熱烈討論,更演成藍、綠陣營議員的對峙,民進黨立委陳金德,要求恢復舉辦童玩節,甚至揚言不惜發動罷免呂國華。


在縣議會,即使藍營也有人對突然宣告停辦認為不妥。國民黨籍的張建榮議長,對呂縣長在宣布告停之前,並未知會議會,深不以為然,並直言選在此時宣布停辦,時機不對,並要求縣長應多溝通,不要意氣用事。藍營宜蘭市選出的江碧華議員認為,這麼重大的政策,縣長應深思熟慮,再來決定及公布比較妥當。


綠營議員則火力全開痛批呂縣長,指童玩藝術節和宜蘭經驗劃上等號,也是聯合國教科文組織體系下的世界民俗藝術節協會,唯一認可的亞洲藝術節活動,去年帶動了十六點五億元的產值,如今辦不好,是決策錯誤、團隊出了問題,不思檢討,還怪東怪西。要求縣長收回成命,否則要求大會休會以示抗議。


但國民黨議員隨即在黨團號召下挺身護航,黨鞭陳金麟指出,縣長的抉擇應有其考量,將來改用其他創新的方式,和名義來辦,才能帶動商機,應不分黨派共同研議尋求創新,突破困境,不應採取休會、罷免等手段來杯葛。


冬山河親水公園所在的五結鄉選出的國民黨議員林朝旺也說,童玩藝術節這隻「老雞母」已經不會生蛋了,應該要換了,大家要共同研議如何轉型,尋求其他替代方案,同樣可以帶動商機,民進黨應先了解縣長的想法,一味的抨擊,實帶沒意思。


國民黨議員認為,不一定要苦苦守著童玩節這塊「神主牌」,相信尋求轉型一定會更好,大家不要把它政治化,應共同研議明年該如何舉辦。設法帶動商機,才是縣民之福。


議會最後的決議是:宜蘭國際童玩藝節,對縣內相關周邊產業貢獻甚鉅,是否停止舉辦,請縣府審慎評估函復該會。


此外,當時任民進黨主席的游錫堃,童玩節正是在他縣長任內創辦,他也公開批判呂國華縣長讓童玩節淪一般大型的「玩樂」活動,失去國際童玩節的核心價值。文建會主委翁金珠也在八月十三日視察宜蘭時,對童玩節停辦表示驚訝,並認為品牌建立不容易,盼縣府三思。
 

b、產業界的反應不佳、憂心忡忡。
產業界童玩節宣佈停辦,可謂非常震驚,甚至恐慌,尤其是冬山河親水公園周邊的民宿、餐廳等相關產業,多年來陸續投入了相當多的資金,估計至少是數十億元的投入,業者選擇在親水公園周邊投資,無疑的就是因為童玩節十餘年來的帶動,也因為投資龐大、業者聚集最多,也最為憂心。


就在縣長七日宣告停辦後,由於事出突然,縣府也獲悉業者的強烈反彈,立即透過觀光旅遊處、農業局、文化局等與業者息息相關的部門,從九日起陸續約見業者,說明政策之外,也讓業者吐吐苦水,但業者的反彈與憂心,並未因而停歇,在十六日以縣民論壇的型式召開會議,與會者多半為相關業者代表,並由宜蘭縣休聞農業發展協會榮譽理事長張清來主持,會場就在張所經營的香格里拉渡假飯店。會中主要訴求就在肯定童玩節是宜蘭的金字招牌,不能放棄,要求縣政府在閉幕日,向國人公開宣布宜蘭國際童玩藝術節不是停辦,而是進化。會中羅東觀光小鎮發展協會握理事長陳峰彬等認為,冬山河、童玩節、宜蘭,業已發展成不可分割的一體,童元節是宜蘭的品牌,品牌好壞可以再造,但絕不可以放棄童玩節,放棄童玩節等同放棄宜蘭。


「童玩節進化論」的訴求,顯然是為了避免讓縣府過難堪,而拐彎抹角設想出來的說法,目的也在拿梯子給呂縣長下來,方便收回成命,而業者骨子裡很清楚的就是,童玩節舉辦型式、內容可以改進,但名字不能丟掉。這一業者的心聲,當時縣府雖然表示接受,實際上最終仍決定以蘭雨節替代童玩節,顯然業者的訴求,仍被束之高閣。


另外,八月廿四日宜蘭縣觀光協會,也開臨時理監事會議討論,許多業者對停辦童玩節都不以為然,理事長應光偉並表示,事闗宜蘭的整體發展,應跳脫政治藩籬,多數協會幹部仍希望續辦童玩節,萬一停辦,宜蘭縣的觀光發展也不可停滯,因此期待縣政府提出新方案前,能與產業各界保持溝通,也希望縣府深切檢討、發揮潛能,提出讓縣民眼睛為之一亮的計畫來。

2、 網路與民間團體熱烈的討論、聲援
從八月七日呂國華縣長宣稱明年停辦童節,這一話題立即在網路上延燒,在多個宜蘭青年學子經常瀏覽的網站討論區內 更是火熱,尤其是當年曾經以工讀生、接待國外團隊等方式,參與過童玩藝術節工作的宜蘭子弟,更是難以忍受,他們在網路上串連、留言,最終組成了「黃槿花聯盟」決定以行動爭取童玩節敗部復活。


但並非只有宜蘭人關心童玩節,停辦藝術節,業已成為延燒成全台的熱門話題,不再只是宜蘭一地的事,足見十餘年來童玩節蓄積了足夠的能量,停辦童玩節在國人內心裡是嘆惜、不捨,也有更多支持的聲音。

以在地的文化界為主軸,結合關切童玩節未來的各地支持者,組成的黃槿花聯盟,在八月十三日左右籌備完成,並以每年七月童玩節舉辦時,正是冬山河畔的黃槿花開的時刻,因而以之為名,他們先在網路上推出網上連署,個人或社團都可以參加,沒多久即獲得許多網友響應,也有不少在地及外縣市社團響應,網上的留言,更是多元化,除了多數表示哀傷、不捨,及談論童玩經驗之外,更有許多網友提出許多建言。


例如,署名陳義鴻的網友說:童玩節已是宜蘭的文化,也是吸引觀光人潮的重要資源,因為賠錢而結束,是逃避行為,執政者應該面對並解決問題。吳靜雅則說,這種屬於集體記憶的活動,不該說停就停,分明就瞬間抹煞了這十幾年來,民眾的共同記憶。


黃槿花隨後於八月廿三日,在宜蘭縣史館舉辦了一場「宜蘭童玩論壇」,以「就是愛宜蘭國際童玩藝術節」為主題,旨在蒐集各方意見,匯整後送交縣長參考。論壇由宜蘭社區大學校長張捷隆主持,前文建會主委陳其南、2004年童玩日報總編輯潘寶珠等與會。陳其南語重心長的說,童玩節是宜蘭的文化資產,把它毀掉,就沒有了,想要另起爐灶,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應跳脫黨派與政治,來維繫它的核心價值。


最後的結論為:黃槿花聯盟樂見縣長呂國華能提出其他大型文化活動,讓宜蘭的產業更活絡、文化更發達,但宜蘭代名詞的金字招牌宜蘭國際童玩藝術節,不可輕言捨棄,也不能被替代。這一結論,也在廿四日派代表送交縣政府,由文化局長呂春山接受轉呈縣長參考。


黃槿花行動聯盟,在八月廿六日童玩節結束那一晚,號召數百名關心童玩節的民眾,聚集在冬山河南岸,以火把排成「就是愛宜蘭國際童玩藝術節」字樣,並遊行至親水公園門口,高喊我愛童玩節口號。黃槿花的行動,雖然暫告一段落,但是透過網路串連,結合各地聲援童玩節的聲音,匯集成一股力量,也發出了民間支持童玩藝術節的心聲。

3、 世界民俗藝術節協會的沈痛呼籲
八月七日呂國華縣長宣告童玩節明年停辦後,當時應邀在親水公園表演的各國表演團隊,都為之震驚不已,他們最大的疑惑是:童玩節出了什麼問題?為要停辦?來自智利的飛翔之鳥民俗舞蹈團,正好八月八日要告別台灣,團員獲悉停辦童玩節,明年可能無緣再來宜蘭,都哭成一團。二度應邀演出的塞爾維亞「塔里佳民俗舞蹈團」團長潘塔利說:他到世界各地藝術節表演,童玩節是辦得最完善的藝術節,要把台灣推向國際舞台,需要更多童玩節才對,不懂為何會停辦。澳洲來的「頂尖娛樂」團長瑪哈里,更在藝術節現場高喊「拯救童玩節」,表示願意赴台北表演招攬更多人來藝術節,也願在縣長面前表演出,告訴縣府宜蘭需要童玩節。


在宣告停辦初期的這些反應之外,園區內設置了祈願樹,讓人書寫對藝術節的想望,以黃絲帶串起來的卡片,承載了多少人對童玩節的期待,加拿大、墨西哥、韓國等表演團,隊都寫下盼望童玩節持續舉辦。到了八月廿六日活動最後一天,斯洛伐尼亞、剛果等多國團隊代表,在告別演出後,與蘭陽文教基金會執行長林松柏,互贈紀念品後,都在告別演說裡,剴切的表達,希望童玩藝術節能維持舉辦的聲音,對宜蘭縣舉辦童玩節更是大力肯定。


國際間關切童玩節存廢的聲浪,並沒有因為藝術節的結束而停止,十月廿五日至十一月五日,在墨西哥召開的第卅七屆世界民俗藝術節年會,宜蘭國際童玩藝術節決定明年起停辦,也成為大會討論的重大議題之一,代表台灣出席的蘭陽舞蹈團創辦人秘克琳神父,帶回來了大會的重要決議,就是大會籲請台灣的領導人陳水扁總統,及主辦的宜蘭縣長呂國華,讓童玩藝術節繼續舉辦。


世界民俗藝術節協會年會,由會長烏東蕯.蕯克姆博士發起連署,十八個國家代表、廿多位委員響應,共同簽署了一封信函,向陳水扁總統及呂國華縣長請命,要求恢復舉辦童玩節,給孩子一個機會,並學習及體會民俗作為和平、快樂和分享媒介的重要性。


這封信指出,多年來,國際民俗藝術節協會和會員團隊,享受宜蘭國際童玩藝術節,為促進世界和平所作的傑出項獻,及為促進各國文化交流,所帶來的重大影響喝采,特別呼籲有決定權的上位者,重新考慮多年來給予童玩節的支持,復辦這一活動。


秘克琳神父更指出,如果大家不能珍惜這個經營多年的成果與舞台,這是台灣很大的損失與遺憾,更是這幾年台灣積極前進聯合國、參與國際事務,進行全民外交的一大諷刺。並呼籲摒除黨派政治考量,讓「文化藝術」回歸「文化藝術」,讓我們的孩子有機會透過「宜蘭國際童玩藝術」與世界接軌,認識各國民俗藝術,並學習了解自己的傳統與文化,這才是台灣全民之福。


信函雖然如實遞交給縣府,但從結果來看,世界民俗藝術節協會既誠懇又沈重的呼籲,並沒有打動任何一位當權政治人物的心,因為他們另有盤算、別有對應。


4、 縣府的對應及替代方案蘭雨節
a、縣府的對應
面對排山倒海而來的反對聲浪,縣政府採取安撫產業界、反擊政治批評及靜聽民間聲音的三種對應方式,但始終沒有收回成命的意思,最終仍決定明年改以「蘭雨節」來替代童玩節,為求緩和反對的聲音,只不過是另行宣稱要持續推動停滯多時的童玩公園籌建案,一旦童玩公園建成即可恢復舉辦童玩節,藉以脫除停辦童玩節帶來的負面評價。


八月七日呂國華縣長宣告明年停辦童玩節時,僅表白「結束是新的始」,縣府會盡全力,另外舉辦大型活動來替代童玩節,但事出突然,不但承擔藝術節成敗的蘭陽文教基金會主要幹部,當時全數忙於童玩節,縣府內部主導停辦的核心幕僚,對於以什麼樣的活動頂替童玩節,並沒有清析的構想,呂縣長施出緩兵計,宣稱九月底會正式對外宣布替代方案是什麼。


縣府面對政治批判,採取口水戰術,例如文建會主委翁金珠,八月十三日來宜時,對童玩停辦,表示驚訝之餘,盼縣府三思。縣府的對應則是反譏文建會,坐視童玩節經營困難,未加補助,把童玩節玩不下去的責任,硬是讓文建會「分享」。


在縣議會對民進黨議員的全力圍檄,則由國民黨議會黨團力抗,最終仍淪為互吐政治口水。對民進黨立委陳金德發動的罷免案,同樣持對抗的態度,質疑陳的動機之外,也回批陳未對童玩節盡力爭取經費。


縣府對產業界的大反彈,採取的懷柔政策,從八月八日即行展開,但業界疑慮仍非常大,只是聲音確暫時被壓制了。對民間團體如黃槿花聯盟,也只是行式化的接受聯盟的陳情。但反對童玩節停辦的民間力量,一直衝擊著縣府,尤其是呂國華縣長的支持度,也因之急遽下滑,據宜蘭人文基金會一項針對宜蘭縣民的大型民調顯示,超過半數以上方受訪者 反對停掉童玩節,支持者不到百分之廿,呂縣長的支持度、施政滿意度,都到了百分之四十以內,這不但是空前新低,也是最近廿餘年來,聲望最差的宜蘭縣長。


至此縣府深知停辦童玩節後挫力嚴重,唯恐影響即將來到的立委及總統大選,乃改口宣稱童玩節只是暫時停辦,一旦童玩公園興建完成,將會恢復舉辦。呂縣長選擇在九月廿一日國民黨副總統參選人蕭萬長訪宜機會,對外強調童玩節只是暫停舉辦,將來童玩公園完工啟用,就要復辦,屆時不僅會以新的東西形成吸引力,更可省下每年遊樂設施,建建、拆拆共約五、六千萬元的成本,會有更充分資源用於轉型和創意。


緊接著在九月廿二日,呂縣長參加國民黨中央召集的縣市長協調會報上,面對黨內同志,他更是大吐苦水,並再次強調他從沒有說要停辦童玩節,只是考量到親水公園的場地,無法融入宜蘭特有的自然資和文化,所以才忍痛宣佈暫停舉辦,等到童玩公園興建完成,就要恢復舉辦 。但外界有很多人卻惡意中傷,說他要毀掉童玩節。


事實上,宜蘭童玩公園建設案,構想來自前文化局長林德福,他也是童玩藝術節創辦成功的最重要堆手,童玩節從1996年開始,至2002年,都由林德福主導主要的活動內容,許多水遊戲、童玩遊戲設施,構思都來自林德福及他領導的團隊,基於讓童玩節能永續經營,他建議籌建童公園,並委由日本著名的兒童遊器設計大師仙田滿負責規劃,在前縣長劉守成任內即推動多年,已進入最後的環評階段。


但呂國華縣長2005年底接任迄今,甚少關注該案,即便是九十五年間童玩公園案,在環評委員會遭遇三個建設方面的質疑,包括園區是否為土石流警戒區、聯外交通問題及洪患期是否可能帶來危險等,並未見呂縣長針對這問題,積極指示文化局及相關部門研擬解決之策,向環評委員遊說支持該案。


然而,這些都是可以解決的小問題,例如在員山鄉的預定地,並非土石流警戒區、交通動線業另有疏導計畫,洪漶問題只需協調水利署興建堤防,甚至縣府自行建都可解決。但是案了一擱一年多,等於在停擺狀態,沒想到因為童玩藝術節的決定停辦,各方湧來的壓力,反而使童玩公園從冷凍櫃裡被翻出來。


不過即使在政治面童玩公園敗部活了,依目前的籌建進度,以及考量執政團隊的能力、經費籌措等因素,何時能興建完成,尚在未定之天,一旦童公園建成,即將恢復童玩藝術節的政治承諾,還是不要太認真才對。

b蘭雨節? 樂雨節?
對於拿什麼來代替童玩藝術節,呂國華縣長在宣告明年停辦童玩節後,終於在八月廿六日宣告以「2008宜蘭國際童玩樂雨節」來替代。呂縣長提出的宜蘭樂雨節,明年暑假將在武荖坑、冬山河園區及龜山島海濱等3個園區舉辦,活動經費約九千餘萬元,主要目的在於吸引大量遊客到宜蘭旅遊,因此將採低票價略,會比童玩節低。

宜蘭國際童玩樂雨節的三大園區,分別為武荖坑「未來園區」,有雨聲音樂會、蘭雨好水展等,計畫創造一座「多媒體互動主題文化館」,其次是冬山河的「夢幻園區」,將水結合生活、遊戲及大型裝置藝術,第三園區是「頭城舒活園區」,以烏石港、外澳沙灘等海濱地帶為基地,享受海洋水上體驗。

 呂國華指出,蘭雨節取自「竹風蘭雨」,「蘭陽的雨」用雨作出發,與宜蘭生活、文化都可緊密結合。又說,新的活動不侷限於一個鄉鎮,希望遍佈宜蘭各個角落,帶動各地觀光。也期待透過「蘭雨節」,讓雨水成為賣點而非障礙,也促銷宜蘭冬季旅遊。

經費方面,呂國華表示,將由文化局與相關單位主辦,規模約9千萬元至1億元之間,一半由縣府編列預算支應,其餘爭取中央政府補助,及尋求企業支持。


副縣長林信華說,將尋求基金會合作及經費贊助,任何基金會都有合作可能,並規劃蘭雨認同卡,細部方案待討論。又說,從蔣渭水高速公路通車後,縣府有責任檢討縣內大型活動,因此從去年十二月底舉辦指標性活動檢討會,針對童玩節等活動,提出多項改正要點,至今超過8個月,「蘭雨節」名稱是近2個月,與民間密切討論後,從眾多方案中挑選出來,新的活動絕非倉促決定。


對縣府這盤新「牛肉」,事實上並不討好,招致政治上的批評難免,民進黨議會黨團指是以童玩節為本的拼裝車;民間也普遍不看好,認為以區區九千萬元預算,又兵分三路,分散在三場地,如何能辦得出品質足以與童玩藝術節比美的活動,即使票價廉宜,若是品質不夠好,號召力不夠,仍難以吸引外地民眾,更何況樂雨節,或者官方堅稱的蘭雨節,具體內涵如何,仍待規劃、執行後才能分曉。


五、 解構童玩節的瓶頸與停辦的關鍵
分析十二年來辦了十屆的童玩節,最終被宣吿停辦,存在著幾個關鍵因素,始終未能有效解決,而導致童玩節被宣告停辦。


a、 營運成本高漲,風險持續提高
童玩節的結構,大致是由民俗舞蹈表演、童玩遊戲、童玩展示,三大主軸架構而成,不論那一區塊,就成本分析而言,都是必須耗費龐大經費,依支出來看,也差不多呈現三分天下之勢。


然而,隨著舉辦天數的增加、物價波動,童玩節的開辦成本,也同樣節節高昇,從早期的四十四天花費一億出頭(1999年),到2002年同樣的天數,支出已成長到二億元以上,當然這一年入園數也創下逾九十萬人次的空前紀錄,此後每年都得花二億以上,且多半為蘭陽文教基金會的自有經費,也使營運壓力逐年加大,風險同樣逐步高漲。

全站分類:知識學習 隨堂筆記
自訂分類:MV
上一則: 是我在做多情種
下一則: 梁文音 三個願望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