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淨空法師 學佛答問 關於 西藏密宗 喇嘛 藏傳佛教 (上) 及 駁正覺教育基金會之不實廣告
2011/04/21 12:08
瀏覽6,863
迴響1
推薦0
引用0

淨空法師 學佛答問 關於 西藏密宗 喇嘛 藏傳佛教 (上)

Q:不少漢地居士對西藏密宗的非議很大,他們引用《楞嚴經》,

對 四皈依、喇嘛喝酒吃肉或打著雙修旗號騙色的行為,直接斥為邪魔歪 道,全盤否定了西藏密宗。

請問西藏密宗到底是真正的藏傳佛教,還 是他自己的本土宗教?詳情請看淨空法師的回答...。


 

「菩提道次第廣論」是格魯派祖師 宗喀巴大師承續三世諸佛修行成就之心要及修證成果,為後人寫下完整之修道次第,內容統 ­攝一切佛法扼要, 是開啟佛法寶藏之心鑰。

 

駁正覺 教育基金會之不實廣告

 

資料來源: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


這幾日,正覺教育基金會(以下簡稱正覺)在各大報斥巨資刊登了半版的不實廣告,詆毀達賴喇嘛尊者及藏傳佛教,本會特駁斥如下:


一、不實廣告所謂「喇嘛性侵婦女的新聞」,將已被寺院掃地出門的赤珠等說成是僧人,但和任何宗教一樣,西藏佛教也會出現極少數這樣的敗類,他們除了違背戒律,如果觸法,也應受到法律制裁。更重要的是他們的行為,違背了藏傳佛教的教義。


二、不實廣告中臚列的達賴喇嘛尊者或宗喀巴的說法內容,皆是望文生義、斷章取義地進行曲解,意圖誤導大眾。佛教是適用於任何時空的解脫智慧,僧寶的責任和義務是將諸佛菩薩的各種修行法門經典永遠地傳承下去,不能因為某些時空背景下的世俗禮教或道德倫理的因素,便私自做出好壞判別或取捨。因此,宗喀巴和達賴喇嘛等偉大上師在傳授無上密續等經典時,基於傳承的需要而會將經典中如龍樹菩薩、提婆菩薩或月稱菩薩等的論說作出講解,這並非根據己意衍生,更未違反僧戒。


實際上,除了一部分被儒家禮教所排斥的內容而外,大部分的密續經典在唐朝時就有中譯本,只是後來這些傳承在中國中斷(由中國傳到日本的則稱唐密或東密);在西藏則傳承不斷地延續至今而已。因此,這些經典是佛教所共有,而非西藏佛教獨有,更非不實廣告所誹謗或暗示之藏傳佛教僧人所有之行為。


而且,在研究無上瑜珈密續時,我們要了解一點,同一個名詞(名相)在密典中具有許多層面的詮釋,如了義和不了義、有意和非有意、字面意義和非字面意義等。或者說有字面意義、顯教和下部密續共同的詮釋、隱含的意義、究竟義等不同的意義。也有適用於不同時空下的含意,因此,以字面含義解說密宗本身就會「差之毫釐,謬之千里」,並不是正覺所能夠理解的。


三、眾所週知的是,中國政府將西藏佛教視為西藏問題的根源而必欲除之而後快。在過去的五十多年裡,中共一直極盡所能地詆毀污衊西藏佛教,特別是藏傳佛教在國際的發展,更是被無神論的中共視為眼中釘。2008年傳到達蘭薩拉的一份中共內部文件中就曾提到:西藏佛教在國外發展,國際化的趨勢日趨明顯,甚至可能在國外形成佛教的梵蒂岡,為避免出現這樣的情況,要做好兩手準備,一是從內部控制,為我所用,或至少不為達賴集團所用。第二,加強宣傳藏傳佛教的封建性和落後性,從而遏止藏傳佛教在內地和國際上的不正常發展趨勢。


正如很多人注意到的那樣,在過去的十餘年裡,中國政府有計畫、有目的地統戰藏傳佛教,以圖達到控制、分化之目的,此類行為在國際上屢見不鮮,在台灣也不難看出端倪。


了解中共體制的人都知道,新華書店遍佈中國的每一個角落,是中共控制輿論和宣傳出版的最核心部門。不要說宗教出版品,即使稍微有點敏感內容的書籍,除非是統戰需求,否則即使逃過審查部門的限制,也絕無可能通過新華書店向社會流通。但正覺謗佛謗法的書籍,不僅可以在中國大陸發行,而且可以得到官方新華書店的配合。從這種待遇再看正覺在台灣以如此巨大財力策劃攻擊西藏佛教的系列活動,不得不聯想到其背後的黑手和想要達到的政治目的。


四、正覺一貫以低俗、不雅的用詞攻擊藏傳佛教,雖然他們的內容除了重複一些僧中敗類的行為和照片,斷章取義地刻意歪曲西藏佛教的經典儀軌而外,並無任何真實的內容。但作為一個合法註冊的團體,台灣政府主管機關不應坐視他們長期地公開散佈這些邪淫的文字。同樣,大眾傳媒在接受這類不實誹謗廣告時,實應考慮社會觀感而三思。而且,他們實際上是以散佈文字和圖畫等方式圖以損毀他人名譽,甚至散佈、播送和公然陳列猥褻之文字等,已然觸犯了法律,為文明社會所不容。


五、藏傳佛教是涵蓋顯密三乘經典傳承的圓滿教法,對不同根器的人,佛教分別有不同的經論教化法門。而修習密宗不限於出家僧人,在家的弟子也同樣可以修習密法;因而西藏有很多密宗修行者或具有殊勝傳承的偉大傳人不一定是出家眾。


但在修習密法的過程中,若是受戒的僧人,則一定必須戒律清淨,正如薩迦班智達在《三律明辯論》中指出︰「密修的成就都是守誓持戒的結果,故言『持戒是成就之本』。」


藏傳佛教傳承印度那爛陀寺的精神,從來就不是一個封閉的傳承體系。從古至今,除了西藏、蒙古、喜馬拉雅等地千百萬佛教徒在學習藏傳佛教;目前,在印度或西藏研習藏傳佛教的出家僧侶超過十萬,更有千百萬信眾在體驗西藏佛教,他們親身實踐西藏佛教,也最了解西藏佛法。何況,現代社會已進入地球村時代,交通便利、資訊發達,網路無遠弗屆,任何嚮往佛陀教法者,只要不帶偏見,隨時都可以對藏傳佛教進行檢驗查證。



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
2011年1月20日

  

發問時間:2006-04-07 04:55:17

蕭平實的弟子在知識
http://tw.knowledge.yahoo.com/question/?qid=1306032514913
說藏密弟子因為有食肉 ,所以好像不是佛的弟子,
但是正覺同修會的導師蕭平實在無相念佛一書 ,鼓勵正覺會的人吃三淨肉,

1)如果藏密弟子吃三淨肉不是佛弟子,為何正覺會吃三淨肉是佛弟子?
到底經典是如說記載的。
2)可不可以舉例告訴我,藏密的人到底如何吃素,如何守齋戒的。

回答時間:2006-04-10 06:02:04

一、文佛在世,眾生供何物,隨緣吃何物,唯肉食須是三淨肉,上座部最講究照著文佛規矩,所以南傳佛教沒有吃素,唯三淨肉。

二、藏傳佛教,在西藏時,三大寺僧人幾萬人,寺裏僅供一餐,吃的是糌粑(一種的植物叫「青稞」,炒熟后磨成的細粉炒熟後),吃時把糌粑放入碗里,加上酥油和茶、水、用手捏成團即可食用,多數的僧人很窮,了不起自己自費再又吃一次糌粑,這就是一天所吃的了。如有吃到肉,那是有大施主齋僧全寺,且齋的是肉食,才有可能吃到肉,但是這樣能力的施主通常不多,因為一個佛寺動不動五千、七千人,很少有能力這樣的人。但確實,藏傳佛教沒有吃素,只是像南傳佛教的習慣而已。

三、到了印度後,達賴喇嘛鼓勵大家吃素,因為印度的情形,蔬果不像西藏那麼珍貴(西藏苦寒,種蔬果不容易啊,很貴)。達賴喇嘛自己先吃素起來,他吃了一段時間,全身黃疸,醫生建議他不要吃素,所以他才回復沒有吃全素,而以方便為主。

四、現在印度三大寺僧人,平常寺裡吃的是大餅(好像是便宜的低級麵粉,和了水後,揉捏成圓餅形狀,直接烤熟的,裡面沒有任何調味料,也沒有放什麼花生油、奶油,就是便宜的低級麵粉和水後,捏好烤熟),因為這樣,所以三大寺的僧人,腸胃病的甚多,以我們這系統而言與色拉寺的傳承較親,所以我們主要幫色拉寺較多,我們去印度色拉寺,最重要的就是帶「胃藥」「唯他命」(因為天天吃這種大餅,很多人的營養失衡)過去,為什麼他們僧人不吃好一點,因為光是色拉寺,就幾千人,各位想想,幾千人的吃,就是寺裡的重大負擔了,不可能吃好。正覺會的人幻想,印度三大寺僧人大魚大肉,去一次印度三大寺就知道了,只要正覺會的人去印度三大寺的色拉寺,能忍住不到外邊吃東西(也不能偷吃台灣帶去的泡麵),完全吃和那僧人吃一樣的東西,只要能忍七天,我可以在總統府面前,找記者來公開向正覺會的人跪下磕頭。

五、雖他們的日子那麼艱困,物質條件那麼差,但是他們很快樂,因為每天十多小時,全在學習五大論,而這五大論那裡來的,就是以前從印度那瀾陀寺梵典翻譯過去的(那瀾陀寺也是玄奘大師去留學的地方)。

六、日子雖艱困,倒是很多僧人,喜歡閉觀音的斷食齋(就是不能吃食物、水,加上守八關齋戒的八個戒),期間專修千手觀音法門,以下我就要介紹,這許多人中的一位,他是長期修觀音法門的「脫珠仁波切」(就是昭慧法師去禮座的那位):

  • 脫珠仁波切1930年出生於西藏,九歲入哲蚌寺,出家六十六年,親近三十七位上師求法,前後閉關三十三年。仁波切修持以「十一面千手千眼觀音禁飲食齋閉關法門」(藏語Nyung-ne『紐涅』)為主。

    應台灣弟子請求,曾述說自己求法過程中所遭遇的各種艱辛,並談到他曾在西藏中共監獄中被關三年,飽受酷刑與折磨,幾乎丟掉性命。

    一九三○年出生的珠脫仁波切,父親是尼泊爾人,母親是西藏人,九歲出家,前往西藏首都拉薩哲蚌寺求法。

    一九五九年,中共加緊對西藏的控制,造成達賴喇嘛流亡印度。西藏各地寺廟的宗教活動,也遭到共軍的壓制,許多喇嘛只好東躲西藏,在深山或森林中繼續修行。 當時年紀三十出頭的仁波切,就經常將年老力衰的師父揹在身上,走山路逃避共軍搜捕。不幸的是,他的師父仍然敵不過惡劣環境撒手歸西,而他本人也在 一次中共軍隊的圍捕行動中被逮關入監獄。精觀世音綠度母法門的珠脫仁波切,當時已有仁波切的頭銜,在佛教界可說小有名氣。入獄時,他堅持不肯在 中共壓力下表態將佛教斥為迷信,也因此而吃盡苦頭;但是,篤信佛法的他毫不在意,並做好了隨時殉道的心理準備。

    監吏曾連續七天不給他食物和水,並對他說:「去跟你的三寶要食物吧!」仁波切憑著精進修行綠度母法,不但沒有餓死,精神反而更好,讓獄吏親眼見到佛法的不可思議。

    接下來三年,仁波切始終戴著手銬腳鐐,傷口深可見骨;此外還不時遭到監獄守衛的毆打。一名獄吏要他承認是中國人,而非尼泊爾人,並威脅他說,若聲稱自 己是尼泊爾人,結果一定不能活命。但仁波切堅持表示他是尼泊爾人(守戒不妄語),後來,還算幸運,他的父親透過尼泊爾外交當局證明他是尼泊爾人,中共才肯放人,將他交給靠近尼泊爾邊境的一個印度崗哨。

    被送往印度途中,他見到西藏寺院被毀、佛法受到摧殘的景象,終於忍不住痛哭失聲,內心許下大願,此生定要精進修行直到證悟,以便將來佛法幫助眾生。

    進入印度,他立即受到禮遇,因流亡當地的達賴喇嘛悉知他獲釋消息,請求印度當局給予協助,達賴並以電話向他問候。在尼泊爾時與父母親面對面的時候,他們竟然認不出這位骨瘦如柴、衣服滿是補釘的兒子。當他的母親發覺愛子已被折磨得不成人形,腳上傷可見骨、頭髮滿是蝨子時,當場倒在地上,一面痛哭,一面打滾。

    往後的歲月,仁波切在過去蓮花生大士道場所在帕爾濱的一個巖穴中,長期閉關精進苦修「十一面千手千眼觀音禁飲食齋閉關法門」,石壁上竟然因此清楚浮現綠度母坐在蓮花上的聖像以及護法神像(相傳綠度母是觀世音菩薩慈眼視眾生,不忍眾生苦而流下的眼淚所化現而成)。這就是一般人稱的「帕爾濱奇蹟」。仁波切的慈悲、願力及證量可見一斑。

:
像脫珠仁波切這樣精進的人很多,人家都是這樣子刻苦修行的。

正覺會的人吃飽飽,穿美美,不好好修行,只是努力出書謗誹他人,悲哀啊! 

尊貴的 珠脫仁波切(Drubthob Rinpoche)生平簡介

(20110316修改)

1929 年 出生於拉薩以西的中藏地區。父親為尼泊爾籍的藏人,母親則是來自單純的藏族家庭。

1936
年 七歲經哲蚌寺的康卓多傑羌 (甘珠)仁波切認證為大瑜伽士竹千 (珠脫千波) 仁波切的轉世。

1938
年 九歲入哲蚌寺受沙彌戒。主要依止於康卓多傑羌仁波切。 從此曾親近過三十七位上師求法,於二十五歲時精熟完成五大論的修習。除了鑽研大五明外,仁波切也精通於小五明中的藏醫和占卜。長久以來為無數弟子和信眾解除身心上的煩慮與病痛之苦。

1954
年 二十五歲時從康卓多傑羌仁波切處領受頗瓦法的灌頂,之后趣入長期閉關實修。 亦跟隨在拉尊仁波切等諸高僧大德足前廣修顯密教法。在獲頒了”Drha-sang Chentse”的頭銜後,更於1950年代被認命為專為達賴喇嘛家族所常設的祈福法會的主法上座仁波切。

1958
年 中共入侵西藏時,仁波切為了保護西藏軍隊和驚慌失措的老百姓,公然修一種”Tsonsung”的防兵災法,也使得許許多多的藏人得以免受兵災傷亡之苦。但是仁波切在被中共逮捕後,卻為此被控罪名,而在獄中被關了三年。其間飽受酷刑與折磨,幾乎喪失性命。所幸他的父親多方設法,並且透過尼泊爾外交當局證明他是尼泊爾人,幾經交涉,迫於國際戰俘條例,中共當局最終才肯放人。

1962
年 在離開西藏前往印度的途中,仁波切見到許多西藏寺院幾乎被毀殆盡,佛法受到嚴重摧殘,終於忍不住痛哭失聲。內心深處同時許下大願,即此生必精進修行直至證悟,並將以佛法利益一切眾生得解脫。抵達加德滿都後,同年接管位於聖地史瓦揚布的Dharmachakra寺,並開始其在尼泊爾偏遠洞穴中前後三十三年的閉關苦修。

1966
年 開始於史瓦揚布的光明大悲法洲林寺 (WoechenThuk-je Choeling) 帶領弟子信眾進行一年四次定期的紐涅 (Nyung-ne)「千手千眼觀世音菩薩禁食禁語」閉關。 至今已有多位長年跟隨仁波切修習此紐涅閉關法門的弟子為此而得到殊勝往生徵兆,可見閉紐涅的殊勝。仁波切除了曾在佛陀過去世捨身餵虎的聖地「南無佛陀(Namo Buddha)」閉關三年,更經年累月在過去蓮花生大士修行的重要道場之一的帕爾濱(Pharphing)長期閉關精進修行。

1979
年 仁波切發現其在帕爾濱閉關所在的巖穴石壁上,竟然浮現出栩栩如生的鐘乳石度母聖像, 端坐於蓮花座上並伴隨著其他的護法神像。為感念讚嘆觀世音菩薩的威德與慈悲護佑眾生不可思議示現,仁波切遂在洞穴旁修建了一座度母寺,並且每天都由寺裡的喇嘛虔誠誦經供奉,不曾間斷。至今度母聖像仍不斷的成長且越來越清晰分明。由此諸佛菩薩無量的功德力,可見一斑。

1996
年 建立文殊德堅喇嘛學校 (Manjushri Di-Chen Buddhist learning center)以延續西藏佛教與文化培育僧才,也爲偏遠地區的貧苦兒童,負起養育教化的神聖使命。為此今已八十幾高齡的仁波切仍親自為喇嘛學校付出極大的時間和心力。

珠脫仁波切是一位無以倫比悲心的上師。護佑著當地無數貧苦的藏人和尼泊爾人。 對於有急病難和往生的人,仁波切總是交代門防,無論多晚一定要通報他。到今天就算三更半夜,即使對於那些派不了車來接的往生者家屬,仁波切就是跳上人力拉車,也要親自馬上趕到,去為亡者修頗瓦法。

仁波切極其精進。縱然這十幾年來總得風塵樸樸,為順應因緣度眾而不辭勞苦到世界各地弘法。慈悲足跡遍及台灣,馬來西亞,美國,日本,甚至南歐的斯拉夫一帶。但是即使在旅程中,無論任何時地,不管行程多滿,他仍總是在持咒修法。並且每日凌晨三點鐘即起為一切眾生和弟子祈福。擺放在面前的永遠是長長一大串的迴向名單,對於無法收錄姓名的,仁波切說他也會努力牢牢去記住每一張關注的臉給予加持。

仁波切實在是一位超越凡人標準的實修派卓越上師。一如哲蚌寺官網 (http://drepung.org) 對其推崇讚譽一般: 「人如其名, 就像他名字的字義一樣珍貴的大成者”(Precious Mahasiddha)」。但是除此之外,你很少知道太多關於仁波切的殊勝事蹟。這不足為奇,因為他一貫秉持著洛色林歷輩高僧嚴勤內斂低調的風範,總是那麼謙遜謹慎;然而他極其簡樸自在和易於親近的作風, 卻總能給人直指心性的教授。 



時值地球災難頻傳之際,為眾生,為臺灣,為世界祈福化解災難為當務之急!

請正覺不要再誤導善良的臺灣人(我從花博出來又飛來一冊,這麼多年來到處發,本來也已懶得講了...),但是日本發生這麼大的災難,大家在賑災之餘,也該把心思拿來懺悔反省改過,在惡因果報顯現之前,趕緊積功累德挽救世間劫難.

你們誹謗別人因果自行負責,本是不需置評,但是拖累可愛善良的臺灣人,你們於心何忍?

迴響(1) :
1樓. 小綿羊LEE(醫藥正知見)
2011/05/05 00:28
大大您好

1關於淨空法師對西藏密宗的評價,請參考以下文章:

正確解讀:「淨空法師學佛答問西藏密宗、喇嘛、藏傳佛教」!
http://www.wretch.cc/blog/kc4580455/13756300

我以前已經看過,不過已被質疑為何只是放上淨空和尚法相的文字稿...,以我多年來聽淨空和尚講經說法,前年在杭州南路佛陀教育基金會也見過他老人家,聽他當面開示,清淨慈悲極了,不可能說出那樣的話(以此推論,為何您所言之文章沒有影片佐證的道理在此了).

而恰好在同樣的地點,在面見淨空和尚之前,我也曾聽過101世甘單赤巴法王(藏傳佛教格魯派法王)的開示,教量證量令人肅然起敬,清淨慈悲與淨空和尚一般,心心念念都是為了法界一切有情眾生,能離苦得樂,出迷覺醒,安樂自在,得生淨土.

最近在華藏衛視聽淨空和尚講淨土大經解演義 ,聽到淨空和尚說,密宗經典中也是有求往生阿彌陀佛西方極樂淨土...,他老人家說路徑不同,目標相同,殊途同歸...

在下轉載此文,只是單純希望善良的臺灣人,不要被別人誤導而造下誹謗大修行人的因,他日感得惡果的共業果報.

淨空和尚說過:

[現在密宗裡頭這些大德,我們看他的行跡,我們不敢非議,為什麼?不知道他的境界多深,我們只有讚歎密法,決定不批評。

但是我們自己曉得,我們到不了這功夫。他是真的是假的,不要去管它,這裡頭有真的,當然假的也有不少,我知道有假的,龍蛇混雜。可是我們對他有恭敬心,這自己的德行不虧失!]

十善業中:[不殺生,不偷盜,不邪淫,不妄語,不兩舌,不惡口,不綺語,不貪,不瞋,不癡].

是非黑白自有因果公斷,我們千萬不可以管窺天,以蠡測海而自誤誤人.

南無阿彌陀佛!

Jenny say阿彌陀佛!2011/05/05 16:33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