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即將被遺棄的軍魂-------岳飛最終看懂了秦檜
2024/06/21 21:42
瀏覽167
迴響0
推薦7
引用0

網路文摘

歐溪生將軍正45期,文筆甚是了得,識見也較我等為高廣。

這篇擊鼓罵曹內容直戳綠心💚,站在正義制高點,以一位老黃埔人對台灣現況

及軍隊危頃國將覆亡,展現憂心,全文正氣凜然大義維為,罵得鏗鏘有力,幹得擲地有聲,是少數看清事理明辨公義的血性漢子。

其中對文人部長顧先生與武將部長邱大將行事作風鮮明對比,真正讓我們對實況無比心驚與擔憂。以下是歐溪生將軍的原文:

***************************************************

           即將被遺棄的軍魂-------岳飛最終看懂了秦檜

                                     /  45期歐溪生

    〝升官發財請往別處貪生畏死勿入斯門〞這幅對聯,是一百年前的黃埔軍校創校日,高掛在黃埔軍校大門兩側,對聯體現了孫中山創辦黃埔軍校的宗旨,即要造就〝不貪生、不怕死、不謀私利〞的軍人魂。從此,黃埔師生,以區區五百桿槍,歷經砲火試煉,鮮血洗禮,消滅軍閥,救國家於水火,完成東征北伐,全國統一!

    當年的黃埔師生,除了簡陋的武器外,恐怕只剩下視死如歸的豪情,竟然創造了軍事史的奇蹟這就是軍魂,這〝軍魂〞打破了幾千年華夏軍隊

為姓氏效命的傳統,也讓民國以來的國人明白,有了軍魂,這個世界可以這麼大。

    抗戰初期淞滬會戰,中央軍精銳盡出,參戰的,毫無保留的全是中央軍,少將師長到少尉排長,百分之八十是黃埔學生,也是傷亡率最高的軍官群其中黃埔十一期,還來不及畢業就奔赴戰場一封家書,是告別也是訣別。

    也因為〝不貪生、不怕死、不謀私利〞的黃埔軍魂,感應了地方割據的友軍,在往後鬼哭神號驚天動地的八年,廿一萬畢業生陣亡十九萬,二百零六個將軍,戰死在戰場上,感應了全國軍民,進而用熱血實踐了那一篇廬山宣言:

“地不分南北,人不分老幼〞。

    這是繼明代長城以後,軍校生讓長城有了新生命有了另一座“血肉長城〞,

他們沒給黃埔丟臉。

    當年,代表日本向我國投降的岡村寧次曾說:〝打敗日本的不是武器裝備,而是黃埔軍魂〞

    我們緬懷這個不知死的年代!天地英雄氣,千秋尚凜然;台灣復校後的黃埔人也沒給黃埔丟臉。

    為了捍衛台海領空,新店的空軍公墓裡,躺了多少只有〝衣冠塚〝的年輕飛官;為了〝退此一步即無死所〞的軍人魂,五指山及金門太武山麓的公墓裡,埋葬多少保衛大台灣的英雄。

    容我引述孟子公孫丑篇:〝北宮黝之養勇也,不膚撓,不目逃〞北宮黝是勇夫,即使戳其眼睛,也不逃避在那個年代,軍人的待遇是微薄的,但士氣是高昂的。

    在〝不目逃〞的大義之下,戰備、演訓、督導、測驗,任務接二連三,休假已經被擠壓到毫無迴旋之地,日思夜夢近在咫尺的家,卻遠在千山萬水之外,他們用生命中最精華的歲月開了張空白支票給「國家、責任、榮譽」,在那個付出與回收不成比率的年代,日日像陀螺般無情的來回旋轉,常人早就放下、離去,但他們選擇堅持,繼續苦心孤旨,為的是內心的那一股理想與抱負也見證了〝不目逃〞的那個時代。

    〝米蟲〞兩字替代了莫須有的罪名,岳飛最終看懂了秦檜;畢生仰慕岳飛,原名薛仰岳,曾三次長沙大捷的抗日名將薛岳,在耄耋之年,被停掉了政府給他的津貼,最後因為拖欠房租,筆直地站上法庭,九七高齡的老將發出“我曾殲滅日軍十萬人啊!〞的感嘆和悲鳴。

    台灣並不缺英雄,只是英雄都被政治需要而抹滅了。

    明治維新時代叛將西鄉隆盛銅像可放在上野公園,美國南北戰爭時南軍叛將傑克森銅像可放在維吉尼亞軍校,西點軍校畢業生心目中最著名的四大西點英雄之一,南北戰爭時的南軍將領李將軍,竟一直被西點軍校作為英雄來崇敬和紀念,有意思的是,李將軍曾經是美國聯邦政府 〝戰犯〞。

    春秋評功過,歷史的天秤最終給了他們一個解釋的機會,因為他們具備崇高的軍人武德,岳飛為何被尊崇為武聖,是因為他拒絕向政客妥協,他們的軍魂沒有走味。

    一九四八年,美國海軍曾因建軍戰備的理念不同,許多高級將領辭職以示抗議,故事一直流傳至今。

    千禧年之後的黃埔卻漸漸走味了,十八年前,一撮政客執意要拆除軍校銅像,我只聽到執事者軟弱的維護聲,多年前,在媒體上見到入伍新兵在樹蔭下操作基本教練,實彈射擊時撐大陽傘,小白事件處理得荒腔走板,軍事法庭

被沒收,八軍團忠烈祠秋祭不奏國歌,近日,新上任的文人部長在端節連假重點戰備前下令取消〝正副主官

    不得同時離營〞的禁令,並宣布〝停止練膽、練魄、練氣、練近身防衛的刺槍術訓練〞真是世界罕見。

    更有轉身成〝政客〞的退將倡言〝黃埔軍校在中國,在台灣的是鳳山軍校〞企圖將〝黃埔〞〞兩字連根拔起,並爭取返校參加校慶活動,自稱是為了教育學弟妹們反共和効忠國家。

    這種選擇與政客利益〝戀愛〞的行徑,智商九十以上者都看得出來。

    〝跟著蜜蜂找花蜜,跟著蒼蠅找蛋縫,和狼在一起,只學會嚎叫〞這種政客化的軍人對上只會曲意奉迎,暢言船堅炮利,對下討好妥協,如此幹部你能指望他們改造菜鳥蛻變成讓敵人膽戰心驚的雄鷹? 病馬歇蹄,他們訓練出來的軍隊,你能指望為保衛台灣,戰到最後一兵一卒嗎?

    幾年前,促轉會要求進入營區檢視銅像現況,黃埔出身的邱前部長曾嚴厲指示〝叫他們不要來,不用協調,你們也不可以讓他們進來〞,這種很不識時務的表態,其實是〝行於所當行,止於所不可不止〞,他的每句話聽來字字誅心面對政壇紛擾,卻展現如今不多見的政務官之風其人堅持理念的黃埔崢嶸風骨令人敬佩,但他的熱,能暖得起一缸的冷嗎?而今,人去政息,黃埔將魂歸何處?

執筆於斯,我心黯然。

    寄語新任部長;穿軍裝的不比穿西裝的狡黠,但穿軍裝的倒下,穿西裝的就跪下,國防部不能〝眼前只有三尺,思考只有三吋〞的跟著政客一味〝討好〞,軍人應逃離政治,應專注〝戰訓本務〞,別忘了〝軍以戰為主,忘戰必危〞,千里之堤,毀於蟻穴,快快重整那即將喪失的“軍人武德〞吧!別讓軍魂成為回憶中的一個背影。

    末了,轉述仲富蘭教授之醒世短文,供大家沉思;

    魯國攻打鄒國,鄒穆公率軍民抵抗,可鄒國軍隊一觸即潰。百姓更幸災樂禍。鄒穆公大怒,便對孟子說這些刁民實可恨,國家危難他們卻無動于衷孟子說,豐收時你巧立名目橫征暴斂,災年你守著滿倉糧食,卻讓百姓餓殍遍地

還須唱歌贊美你,既然國家是你一個人的,它生死存亡又與百姓何干?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257&aid=7231395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