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一個人的河流5 —— 沙漠砌牆
2013/03/08 18:48
瀏覽319
迴響0
推薦51
引用0

《法國.Beaune往Nice途中,巷內庭園餐廳.》

《法國.Beaune往Nice途中,巷內庭園餐廳.》

      我在演繹我的命題。。。他看了我一眼。我沒有要他負責。他也只是路人不經意看了我一眼,縱使那一眼裡有多少情意,驅走我多少命題裡不穩定的文字;文字跳躍着擠進我命題裡,沙漠砌牆,顛覆景色的顛覆意象

路人怎能問我:你單身嗎?

沙漠沒有傳單,我不能甩頭傲慢地說:那傳單沒有我要的東西

      我的牆砌在沙漠,它不會成為古蹟,因為那斑駁輕易可以擦拭。。。我也不過在演繹我的命題。倘若,月亮不追尋太陽的影子,如何定位?我若不徹底掀開我的底子,那生命河流逕自橫淌了一地…誰來收復?

      你輕易就搖了搖頭。沙漠不是我該有的意象,荒蕪只屬於扔棄的遺骸,我若不拾荒,荒地何可成沙漠?“你在沙漠等人嗎?那是怎樣的一個人?”問號總是來得太遲,也來得…詭異。。。“你單身嗎?”你單身嗎?

一個人即是單身。不單身又如何?

       “爬上床”,這樣的意象不好嗎?你也長得央視裡的一臉皇帝相,你卻在我正讀着詩人的詩集,詩人窮極一生四大本詩全集,我窮極半生老愛全數搜購以文字為名的作家詩人等等,一次全數擁攬在懷的…某種…恐懼。“你知道某詩人嗎?八卦說他,很近女色。”詩人的詩,禪意不失,禪意氛圍裡薄翼翩然,禪,也可以是,這般,禪

我在演繹我的命題。

演繹,無需辯證。。。

      後記:赫曼.赫塞《鄉愁》裡,一棵永遠屹立在山丘上,冷眼嘲諷世人…嘆息的樹。《流浪者之歌》希達多擺盪出世入世間,也擺盪在河兩岸,擺渡人終難擺渡自我。。。而我,砌牆,在…沙漠

《法國.Beaune往Nice途中,巷內庭園餐廳.》

《法國.Beaune往Nice途中,巷內庭園餐廳.》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