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年華已褪
2007/04/27 14:34
瀏覽1,383
迴響11
推薦51
引用0

好算歹算,年輕時我也稱得上半個影癡。因為那時,找不到女性友人一起出遊﹝老婆,這是真的!﹞;對我來說,呼朋引伴可、獨自一人也可,電影院就是我消磨時間的最好去處。

 

你聽過「東門町」嗎?相信五年級的兄弟姐妹們應該不會陌生。那個年代的人潮可以從統領商圈,一路綿延到中興百貨。不像現在,兩座忠孝東路上的SOGO像個大磁鐵般,緊緊吸住四面八方擁過來的人群。

 

就在那個「東門町」曾經一度凌駕於「西門町」的年代,電影院可以分成兩個主流,一個是可容納數百人的大型電影院,如國賓、豪華;另一個就是走中型的精緻路線,如首都、總督。我的家在東區,後者兩家戲院當然成了我看電影的首選。

 

有個故事,也許你似曾相識,或是覺得匪夷所思;不過可以確定的是這種故事,在這個時代,是不可能再在電影院門口前發生了。

 

再稍微補充一下故事發生的地點:當時的首都、總督可比擬成現在的華納威秀;不僅是檔檔強片,連來這裡看場電影也似乎是種生活時尚。當然,觀眾多、戲院小,賣黃牛票的就往這邊兒靠攏了。

 

嗯,事情是這麼開始的‧‧‧‧

 

有個許久沒聯絡的朋友大老遠的跑來找我,為了兼顧敘舊和盡盡地主之誼,帶著他去那兒“朝聖”應該是個不錯的主意吧?原本我們要看的是晚上九點多的那場,到了電影院,哇!兩條人龍一左、一右,拼了命似的要往兩頭伸展出去。

 

「想要買到,很“拼”嘍!」經驗法則是這麼告訴我的。所以,我建議友人要不要看另一家的“國片”,不僅可以輕鬆的買到票,還可以在電影開場前找個地方坐坐。

 

「不!」他很篤定。在那個年代,看洋片有點兒像是知識份子的特權,看來我的朋友並不想放棄這個權利。所以,我們只好選了條“有潛力”的隊伍,然後跟在它的尾巴後面玩起「接龍」。

 

約莫一小時又四十分鐘過去了﹝在以前,賣票是在開演前一小時開始﹞,忽然前面傳來了股騷動:「只剩下第一排的位子了!」大家的心情似乎變得有些渙散,那些不甘屈就的觀眾決定先一步走人。沒多久,又有人高喊:「客滿了,現在只有站票了!」至於原來滿滿的人潮‧‧‧‧“潰散”,嗯,這倒是個頂不錯的形容詞。

 

「怎麼樣,要不要看站票?」想想也排了好一陣子,沒看到還真是不甘心。朋友擺擺手,應該是不要,當然也有再見的意思。所以,我決定一個人留下來排下一場的午夜場。

 

看來不甘心的人不少,還有一小撮的人選擇繼續留下來排下一場;算算,我排第七個。一個人排隊雖然無聊,畢竟這是自己的選擇,所以也沒什麼好埋怨的。排著排著,前面三三兩兩的在站著聊天,讓這條隊伍看起來變胖了不少。咦,是他們的朋友也一起來陪著排了嗎?

 

這時,有個貌似“大哥”的人站了出來:「喂!大家來整一下隊伍。」於是這條隊伍像瘦了身一樣,原來兩個一站、三個一站的人群,就這樣被拉成了一個一個。咦,我怎麼覺得我的位子往後了不少‧‧‧‧哇,第十五個!

 

隊伍繼續這麼排著,二十分鐘左右,前面的對伍似乎又變胖了。“大哥”這時又跳了出來:「來,來,整個隊!」大家很有默契的合作著,我的位子又往後退了‧‧‧‧什麼?我居然落到第三十一個了!

 

由於已經離開排頭有好一段距離了,所以這時候後面的動靜也聽的清楚了起來。原來,當後面姍姍來遲的客人是兩人一組來看電影的話,那位“大哥”就會走近對他們說:「啊,現在才來,買不到票了啦!」在他們猶豫的時候,“大哥”會適時補上:「沒關係,來!我讓你們排前面。你們一個人買自己的票,不過,另一個人要幫我買四張。」這時,我發現幾乎所有人都“欣然”接受了這個提議。

 

「難怪!隊伍總是忽然間暴肥了起來。」再加上有一個“卡”在前頭的資深黃牛讓這些“幫手”不停的插隊,我不禁擔心起:「有沒有可能我待會兒還得買站票啊?」

 

不甘心再加上危機意識,我決定豁出去來捍衛自己的權益;找了前頭的壯丁一起,待會一開始賣票就立刻往前衝散隊伍。﹝對,其實我還是怕萬一待會兒落個死無葬身之地的話,至少也要有個人把這個故事公諸於世‧‧‧‧﹞這時,售票員拉開了售票亭的窗簾,有兩個人正摩拳擦掌、躍躍欲試‧‧‧‧

 

我們兩個互不相識的人事先約定好,待會買到票之後要確認一下對方的平安再離開。有了這個默契後,還在乎什麼?衝啊,要盡可能的把這個隊伍搞得亂七八糟!

 

一前一後,我們將這條隊伍在票亭前的鐵扶手前打散成了三列;三個人想擠進一條窄路,這肯定要貼身肉搏的。我們在後面擠,黃牛兩手抓著扶手硬挺著,打算控制住失控情況;因為,他只想放行幫他們買票的人馬。可惜情況出乎他的預期,如果只有兩個人,想來黃牛必能應付的輕鬆自在;現在,跟在後面喊衝的也不在少數了!

 

雖然,那隻黃牛莫可奈何的被擠到賣票窗口,可是他還不放棄的想再多放些“幫手”進來買票。我嘗試架開他擋在那兒的手,他嫌煩的說:「喂!肖連ㄟ,自己人啦!」於是我二話不說,把他擠開後又落下一句:「我只買一張學生票,誰跟你是自己人啊?」

 

大概這不是那隻黃牛所期待的答案吧?在他怔在那兒的當下,我很嚴肅的對著售票小姐說:「學生票一張,前面中間,靠走道。」也許是前頭賣慣了清一色的全票四張,小姐愣了一下,抬頭看了看我,很有默契的劃下我最喜歡的x排x號﹝真的是有點久了,忘了是什麼位置了﹞‧‧‧‧我猜,小姐對不幸成為賣黃牛票的幫凶也深感無奈吧?

 

離開了鬧哄哄的亂集團,跟那位不相識的“戰友”點頭致了下意,也該進場享受一下今天的戰果了。散場,早上兩點。總覺得今天花了那麼久的時間、費了那麼大的力氣,只看到一部實在是太不划算了。看看那部國片也還有個「午夜二場」,不囉嗦,就再看一場當是撈本吧!

 

 

二十年後,再經過這個好久不見的老友,少了人潮,小姐坐在售票亭裡也顯得懶洋洋的。不過我卻和它偷偷的約定好,等我兒子、女兒大到可以乖乖坐下來看電影的時候,我會再回來的,一定!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心情隨筆 雜記
自訂分類:另類電影經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11) :
11樓. 稀有動物--稀有的 隨想隨寫--母愛篇
2007/09/19 00:52
也來自首
首都、總都,大概只有上班時太無聊去過一、二次.
學生時代多去西門町.
國賓最多,下場去後巷吃牛肉麵,
吃完,有女伴還可就近到隔壁'我家咖啡屋'.
不知可有誰去過'我家咖啡屋'?
那年少輕狂的日子呀!!
10樓. 孫立人的粉絲
2007/07/19 18:09
那段日子
黃牛真是囂張,雖然報警了,但條子他們總是開演後才來晃晃,後來我們堅持不買黃牛票,買站票──坐在走道上,看完電影真是腰酸背痛;所以後來專放影碟有包廂的「MTV」才如雨後春筍般冒出來。
9樓. 李亭節
2007/05/02 16:02
姊妹,

現在成了我們的告白大會嗎?


我有夢,還不想醒‧‧‧‧‧
8樓. 李亭節
2007/05/02 16:00
誰知道小動物舅舅‧‧‧

還做過些什麼

會的可多著呢!


我有夢,還不想醒‧‧‧‧‧
7樓. 相視而笑,莫逆於心....
2007/05/01 03:55
屈服於惡勢力
年輕的時候, 從來不敢一個人看電影 , 一定要有人陪( 老公 不認識你之前 只有另一個男人陪過我  這是真的), 我是那種把正義感放在眼睛的人, 有一次怒眼直視黃牛大哥, 但並沒有對他造成任何的威脅, 買不到票的時候, 那熱戀中的人只好屈服於惡勢力, 因為4-5 年級的人在電影中牽牽小手也不失感情加溫咧....
天寬地遠 雲淡風清
6樓. 李亭節
2007/04/30 15:52
哈!是我晚熟啦

我不喜歡花時間在沒有結果的事情上

 

所以  對啦

我是為了我老婆而變的啦‧‧‧‧


我有夢,還不想醒‧‧‧‧‧
5樓.
2007/04/30 11:17
沒惡意唷

因為那時,找不到女性友人一起出遊﹝老婆,這是真的!﹞

下回別把話說死了...這樣不就表示你老婆的眼光....很獨到

ㄎㄎ..


4樓. 李亭節
2007/04/30 10:31
哈哈

還好小動物舅舅你的票賣掉了

 

很多黃牛會在開演前不斷的降價

有時還會賠本出清

 

做這種生意要長時間、有集團性的經營才行

所以,那些黃牛可以說是“看著我長大的”

 

那天看到他們其中一個成員

換地點改賣起口香糖了

好懷念

於是,我又把這些陳年老事跟老婆說了一遍

 


我有夢,還不想醒‧‧‧‧‧
3樓. 張爺
2007/04/28 11:47
我幹過一兩次黃牛耶

兩張票賺不到一百塊我記得

後來覺得很可恥就戒了

2樓. 李亭節
2007/04/28 11:07
那時後哪有現在這麼多娛樂

KTV、上網、DVD、簽唱會、汽車旅‧‧‧‧

看電影是大多年輕人的嗜好

 

不過倒真的是傳染病的最佳管道

看過Dustin Hoffman的危機總動員﹝Outbreak﹞嗎?

一種不知名的非洲病源就是透過一個人在電影院打個噴涕而廣為散佈

 

電影散場時

大家你看我、我看你

那種說不出的感覺

實在是頗讓人回味

 

到電影院看電影

感覺真的不一樣‧‧‧‧


我有夢,還不想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