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不過是妄自菲薄而已
2008/01/30 11:34
瀏覽1,864
迴響0
推薦49
引用0

二、三十年前,來台灣討生活的老外還沒那麼多‧‧‧‧

 

一個似曾相識的喜劇橋段是這麼演的:有個老外想用中文跟人問好,不過用辭的功夫卻不到家;一句簡單的「你好嗎?」,在失敗的將三個字重新組合成“你媽好”、“媽,你好”後,留下了不知該如何是好的兩個人‧‧‧‧

 

其實,台灣稱得上是個好客的地方;只要有個老外能夠硬擠出「你好嗎」三個字,大夥兒就會豎起大姆指,連聲誇說:「你的中文說得真好耶!」接下來,雙方再用什麼語言對話也變得沒那麼重要了;擠眉弄眼也行,比手劃腳也好,反正大家早已成功建立好了第一印象。

 

看來,小李在國外的日子沒那麼幸運。不過,曾經有人告訴他過:「在美國東部,老外比較能容忍英語不怎麼流利的台灣人﹝或是泛指所有黃皮膚、黑頭髮的人種啦!﹞。」小李不解的反問:「不是都說東部人很高傲,有種族歧視嗎?」

 

那人不急不徐的又說:「東部的華人少,老外認為會講英文的老外已經很厲害了。相對來說,美國西部,尤其是加州,華人二代多到了滿坑滿谷,而且張口就是道道地地的英文‧‧‧‧」吞了口口水,他又說:「所以啊,老外會覺得每個老中﹝我想,應該是泛指長得像這一類的人啦!﹞的英文都應該很好才對。」

 

 

小李的外國友人照例先推拖了一陣:「W─h─a─t?」「Again?」「N─O!」後來大概知道抝不過糾纏,丟出了個非常不入流的答案‧‧‧‧

 

小李心想,在台灣,都有“高腳椅”這個詞來形容一種長相奇特的椅子。這個“高架上又放個盤子”的西洋玩意兒,老外鐵定是有個專門的單字來描述。所以,小李正洗耳恭聽著‧‧‧‧

 

「That? A tray on a stand?」看來,老外還有點委屈,這不是個很難的問題嘛!

 

當下,小李差點沒吐出血來:「瞎米?這種爛答案還要你說,我是不會自己拼湊出來啊!靠!你是不是在跟你老子“裝肖為”啊?」轉念間,小李又覺得自己還挺無趣的鬧了個笑話,算了,還是專心吃飯吧!

 

 

就連神經算得上“中”條的小李,這件事情仍然在他心頭縈繞了好些年。其實,連中文都得這麼饒舌的說出這項物品,老外只用了五個字,也算得上精簡了。人一但失去了信心,難免會進退失據;面對老外,受挫的小李對自己的英文也產生了疑問。

 

用自己最脆弱的部分,去碰對方最硬的部份,當然吃虧;放棄本國語言,強迫自己用外國語言過日子,就是這個意思。前幾年,小李又悟出了,說話只不過是種溝通的方式而已。遣詞用句優雅,代表的是文學底子好,有下過工夫;不過,說話只要辭能達意,雙方別起誤會,也就足夠了。

 

小李說,他最近可能又會跟老外有些互動,所以想用這個故事提醒自己,不要警張,別怕受挫。還有還有,小李一直覺得,做為第一代的外國移民真的很辛苦,他要我在這裏跟他們致敬‧‧‧‧

 

最後,一個小小建議:要出國唸書的,除了臉皮要厚一點,單字、例句還是要多背點,這會比文法有用多了。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心情隨筆 心情日記
自訂分類:去西方取經
上一則: 德國帶回來的禮物
下一則: 這句話,要怎麼說啊?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