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一個心疲的故事
2009/09/20 09:43
瀏覽294
迴響0
推薦11
引用0

想你看到了我的脚步。或許你能猜測,但連自己都不那麼清楚,所以你的只你的猜;而我的也很可能只我的猜。

你信嗎,當覺得一切都步上正軌,就該達到心嚮之境時,乖舛才正開始。那不是艱險途程,而是心境,一種莫名之境。很認真的懷疑是性格使然。

我向來什事求己,即便走入不堪,還是想著一切由己造成。也許你知道;也許這正是你的埋怨。說到頭,不就一個宿命了得?

偷窺了徐志摩的心境,畢竟學不來。也睨著後主的詞,不但悲涼,還很莫可奈何。也曾求著哈姆雷特的幻心,但路易十四終是奢華告終。寫著這段,不就把自己性格明擺著不藏嚒!能什麼了得?

或許,和我真正面對的老有一同的向線,所以想著這不是你的思境。但不是每個老都如此。所以我只有靜靜守著我自己的,不想變成你的。

這樣說你能明白嚒?

你常有一顆赤子之心,那像是不小心就滑出來的曲風,本然若此。撫心自問,自己不是全然沒有,但很難自然溢出,那需要矯情,而矯情又非我所有,只好擺著望了。

日昨刻意地埋了一天自己,不想,不望,不觸,不念。會的,你會怨的,但故事就這麼走著,難道存在了,還不能成形?這樣的想法,沒什麼道理。

我會時有時無地貼些閃念,要我一下子自我改變是多麼的困難。你看,菸戒了三數年不也說碰就又再碰,我實在太任性,這也算我"赤子之心"的一部分吧!

別了,想走的不是你我,而是我脆弱的心。已說了心不理眼,也許,我也該讓辛勤的眼皮多少收收、眨眨、垂垂、甚至閉閉。真希望你多少能知些。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心情隨筆 雜記
自訂分類:行之懷想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