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史屁伯小說選--沙漠輓歌(上)
2022/07/03 10:26
瀏覽2,473
迴響0
推薦22
引用0

剛開始,我是寫小說的,我寫了好幾萬字,說白了,都是所謂的[情色小說],整理舊資料找到幾篇,男生可看,女網友眼睛就請休息一下囉!要看就別罵偶。

沙漠輓歌(上)

望著她赤裸雪白的身軀,我想哭,但哭不出來,淚水早已被沙漠中的熱浪蒸發殆盡。天哪,這是個什麼世界?人類到底在做什麼…..。

遠處傳來隆隆的炮火聲,美軍又開始轟炸,還會有多少生靈會遭塗炭,我不曉得,我只知道,我恨戰爭,我只想早日離開此地……。

※ ※ ※ ※

「哈瓦希迪」靠近伊拉克邊境的一座小鎮,小到連地圖上也找不到,但由於美伊兩國開戰,頓時讓這個小鎮一夕成名,各國新聞媒體紛紛在此設立簡陋的工作站,我也奉台北總公司之命,早在一星期之前便已進駐到這裡的一家小旅館,雖說是一家不怎麼起眼的小飯店,但這可是方圓一百公里之內,唯一的一家餐廳了。

前方戰事吃緊,美英兩國聯軍未如前兩天的順利,在各戰場都被伊拉克的散兵游勇給牽制住,許多小道消息在這裡蔓延,一會兒說是美國軍機被擊落,一會兒又是伊拉克軍隊開始反擊,甚至沙漠裡一起風,便又傳言伊拉克開始使用化學武器…..,總之,每天、每個小時,任何的風吹草動,都會讓小客棧裡的每個人神經緊繃。

下午,英美大軍開拔到巴格達前線,小鎮難得有個清閒的午後,各國記者圍坐在小酒吧裡聊天、飲酒、交換情報,突然吧台後面傳出一陣唏哩花啦杯盤砸碎的聲音,緊接著又是一連串男人粗暴的怒罵聲,一個用面紗半遮住臉孔的女子從裡面跑了出來,後面則追著這家小酒館的老闆。老闆怒容滿面,手裡還揮舞著皮鞭,我雖聽不懂老闆嘴裡罵些什麼,但顯然是這個女的打破了廚房裡的碗盤,老闆怒不可遏,才拿皮鞭抽打女的。

這女人我也見過,是這小酒店的服務生,平常不愛講話,總是用面紗遮住半邊臉孔,給客人拿水遞餐的還算俐落,但老闆對她總是大呼小叫,十分粗魯。這次又為了丁點小事動粗實在有點說不過去,但諾大的廳堂,這麼多的媒體記者竟無一人上前阻止,任由皮鞭無情地落在女人身上,我一個箭步衝上前去,拉住老闆手上的皮鞭,怒斥道:

「住手,這樣打女人算什麼大丈夫?!」

「你這個東方鬼算什麼東西?敢管老子的閒事?」

這老闆是認識我的,由於當初我是前幾位住進來的客人之一,房錢也是事前繳交,剛開始他對我映像還不錯,後來由於我國外交部發言支持美國,在阿拉伯地區引起極大反感,從此我就沒好日子過了,商店不賣我東西,問路不給我指點,當地人知道我是台灣來的,莫不惡言相向,沒料到政府的一席話在這裡產生這麼大的影響。

「打女人就不應該,趕快把鞭子放下!」我怒斥道。

「哈哈哈,庫德族女人天生就該打,跟你們東方人一樣!」

一股無名火油然而起,我使勁兒把鞭子一拉,老闆一個重心不穩,身子衝向前去,一頭撞向牆壁,旁邊看熱鬧的外國人這時才哈哈大笑,有的甚至鼓掌叫好。

老闆捂著腦袋疼得吱哇亂叫,他站起來,惡狠狠地指著我說:「房間不租給你了,你今晚就給我滾!」

這下子該我慌了手腳,在這茫茫大漠裡,前不著村,後不著店,一時間叫我到哪去找旅店?自己沒地方住不要緊,誤了採訪任務那可不得了。

同業開始幫我求情,我也表明願意多付些銀子,但那老闆應是不肯,命令我馬上收拾行李滾蛋。

我收拾好細軟,坐在唯一的一條大馬路上,想試試運氣,有沒有過往的車輛往城裡開去,但機率可說是等於零,平常這裡就很少有車輛經過,何況現在又是戰時。

正一籌莫展之際,一個女人突然出現在我身邊,是方才的女服務生.....(待續)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小說
自訂分類:藝文
上一則: 沙漠輓歌(下)
下一則: 戀戀炮仗紅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