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小小說 – 崔書生〈下〉
2022/05/29 04:48
瀏覽858
迴響1
推薦80
引用0


第二天,來迎接女子的車馬來到家,女子如同從前一樣騎上了馬,某則跟在後面送行,進入邏谷後又走了三十餘里,在山中出現一片平原,當中盛產散發著異香的奇珍異果,種類多到難以一一描述。有一處宅邸,宅邸內的館宇屋室,奢華的程度超越了王侯府邸。有一百多名僕人在宅邸門前列隊迎接,見女子到來便紛紛跪拜,並說:

 

「小娘子,那個品行不佳的某,何必要將他領來此處!」

 

於是眾人簇擁著女子進入宅邸,而將某拒於門外讓他自己待著。沒過多久,一名僕人出來轉達女子的姊姊的話,說:

 

「此事足見某你的行為失檢,令我家太夫人(指女子的姊姊)心生疑惑,認為某與我家二小姐本就不該相見,二人的婚事應當立即斷絕。然而我家太夫人認為,二小姐既然曾與某你夫妻一場,還是要請你屈駕留下飲一杯離別酒才是。」

 

不久之後,便又有僕人出來召喚某進入宅邸,領著崔某拜見了太夫人,也就是女子的姊姊。女子的姊姊再三責備,言語談吐清亮婉轉,某自知理虧,也只能拜伏在地虛心接受譴責而已。之後,姊姊留下女子與某在廳堂中用餐註x2。用完餐後,姊姊又命人擺酒,並招來女性樂師於一旁奏樂以助酒興。在樂師演奏了多首節奏分明、旋律多變的樂曲之後,姊姊對女子說:

 

「時候也差不多了,該讓某回去了。妳有什麼東西要送給他做紀念呢?」

 

女子就拿出一只白玉盒子送給某,某就當作離別紀念收下了,於是雙方各自傷心哽咽的分手道別。某離開這處府邸,沿著來路往回走到了邏谷谷口,回頭遙望卻只見眼前滿是連綿不斷的高山與深谷,沒有任何路徑,更別說有任何宅邸的影子。

 

某抱著白玉盒傷心痛哭著回到家中後,經常看著白玉盒子悶悶不樂。有一天,忽然有一名胡僧(外國僧人)敲響了家大門化緣乞食。某開門,胡僧見到某,盯著他看了一會兒後便說:

 

「施主您有極為珍貴的寶物,還請您能拿出來讓貧僧看看。」

 

某說:

 

「我只是個窮書生,哪裡有什麼珍貴寶物能拿得出來讓大師父過目呢?」

 

胡僧說:

 

「施主難道不曾遇到奇異之人贈送物品嗎?貧僧能『望氣』,所以知道施主有寶物。」

 

某就拿出那只白玉盒子給胡僧看,僧一見那玉盒,隨即起身而後向某叩拜並請求說:

 

「請施主同意貧僧以一百萬錢的價格將它買下。」

 

某同意了,於是雙方一手交錢一手交貨,那胡僧收好白玉盒子後就要告辭離去,某就問胡僧:

 

「大師父能否告知那女子以及她的姊姊究竟是誰?」

 

胡僧說:

 

「施主所迎娶的女子,是西王母的第三個女兒玉卮娘子是也。她的姊姊在仙界也是數一數二的美人兒,更何況是在人間呢!可惜的是施主你娶了她之後相處的時間並不長,如果能同住達一年之久,施主的全家都能一同成仙啊。」

 

某聽了更是嘆息悔恨,不久之後便過世了。

 

----- 偶素分隔線 之 備註 -----

 

:「川」,本義是河流,也指平原、平地。

 

:「遺行」,行為失檢、品德有所缺失。

 

:「疑阻」,疑慮、疑惑、隔閡、惑亂。

 

:「奉屈」,猶言屈駕,請受委屈。

 

:「責誚」,「誚」音「俏」,責備。

 

註x2:「中寢」,古代天子、諸侯常居治事的正室。亦泛指居屋的正室。也指睡到一半、睡夢之中,午睡,或指中止某事。

「對食」,搭夥共食。又借指宮中女子同性之戀,或宮女與太監結成掛名夫妻。

 

:「合子」,即「盒子」,盛物之器,有蓋,可開闔。

 

:「留別」,離別時留為紀念。

 

:「貧道」,古時候僧道用以謙稱自己。後為道士專用。

 

:「望氣」,觀望雲氣以得知人事吉凶的徵兆。

 

:「美名」,原指有著美好的聲譽,此處可借指因容貌美麗而揚名於外。

 

改編自 《玄怪錄》

 

原文:

 

《玄怪錄》.卷二.崔書生

 

開元天寶中,有崔書生者,於東周邏谷口居,好植花竹,乃於戶外別蒔名花,春暮之時,英蕊芬郁,遠聞百步。

……

明日,女郎車騎至,女郎乘馬,崔生從送之。入邏谷三十餘里,山間有川,川中異香珍果,不可勝紀。館宇屋室,侈於王者。青衣百許,迎拜女郎曰:

「小娘子,無行崔生,何必將來!」

於是捧入,留崔生於門外。未幾,一青衣傳女郎姊言曰:

「崔生遺行,使太夫人疑阻,事宜便絕,不合相見。然小妹曾奉周旋,亦當奉屈。」

俄而召崔生入,責誚再三,辭辯清婉,崔生但拜伏受譴而已。遂坐於中寢對食。食訖,命酒,召女樂洽飲,鏗鏘萬變。樂闋,其姊謂女郎曰:

「須令崔郎卻回,汝有何物贈送?」

女郎遂出白玉合子遺崔生,崔生亦自留別。於是各嗚咽而出。行至邏谷,回望千岩萬壑,無徑路,自慟哭歸家。常見玉合子,鬱鬱不樂。忽有胡僧扣門求食。崔生出見,胡僧曰:

「君有至寶,乞相示也。」

崔生曰:

「某貧士,何有見請?」

僧曰:

「君豈不有異人奉贈,貧道望氣知之。」

崔生因出合子示胡僧,僧起拜請曰:

「請以百萬市之。」

遂將去。崔生問僧曰:

「女郎是誰?」

曰:

「君所納妻,王母第三個女,玉卮娘子也。姊亦負美名在仙都,況復人間。所惜君娶之不得久遠。倘住一年,君舉家必仙矣。」

崔生歎怨,迨卒。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休閒生活 雜記
自訂分類:小小說
上一則: 小小說 – 曹惠
下一則: 小小說 – 崔書生〈上〉
迴響(1) :
1樓. 褚天舞 - 情節修正 增加一隱身角色
2022/05/30 12:47
為什麼不 "聽聽故事,也能成仙" 那該多好啊!

可能會成為「蓋仙」.....

 Fox想 

 

文武兩邊站, 可可疊羅漢2022/05/30 22:23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