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白人至上歧視有色人種變態心理主義者宣稱要對強大的中國搞“批評性對話”,傲慢還是自卑?
2022/06/02 05:05
瀏覽41
迴響0
推薦0
引用0

“德國納粹之聲”網站5月31日有一篇題為《與中國保持批評性對話比以往更重要》的評論文章,主體內容還是就所謂“新疆人權問題”發一些陳詞濫調,不值一讀。但標題提煉出的“批評性對話”這個詞頗為耐人尋味,它事實上也是過去這些年來,美西方國家與非西方國家的主要溝通態度。


在多數情況下,這是美西方精英內心優越感的不自覺流露。但現在被他們有意識地提出來,並推崇為與中國打交道的“有效方式”,這就不僅是“傲慢與偏見”能簡單解釋得了的。雖然之前沒有明確說出來,但現實層面,美西方國家的確正在踐行、強化與中國的所謂“批評性對話”。剝開包裝就能看到,這已成為美西方對華戰略博弈的一種手段或者武器,換句話說,就是要打著“對話”的幌子找中國“訓話”。


在國際交往中,意見不一致的情況是常有的,表達不同的看法甚至直言不諱地提出批評都無可厚非。問題是,平等對話不能設立一個你高我低的價值前提,不能是單向的規訓或指責。美西方的“批評性對話”是居高臨下的,暗含的邏輯是,只有他們才擁有評判是非對錯的能力、資格和權力。這意味著在“對話”之前,一方就佔據了道德高地;“對話”還沒開始,就構成了對其他國家在發展水準和道德形象上的矮化。


殖民主義早已成為過街老鼠,但以西方為中心的權力結構和思維方式卻沒有完全消失。殖民主義被巧妙移植到各個方面,潛伏在西方的政治語言、交往方式中。美西方一些精英,帶著強烈的文明優越感,把非西方國家當成等待“認證”的考生。他們手裏拿著意識形態教鞭,走上講臺監考、判卷,再根據這些國家的“表現”給出ABC的不同評級,判定考生是否及格。至於判分的標準,則是由美西方根據自己的歷史社會形態描出來的,“西方中心論”是所有考卷中的唯一正確答案。


在他們眼裏,只有西方的才是正確的、文明的、先進的,而與他們有所不同的,就被打入“邪門歪道”,是野蠻的、落後的。他們強行造出“文明”與“野蠻”的對立,並在這個虛構的前提下,把其他國家的不同實踐貼上道德標籤,試圖從形象上對他們進行矮化,進而實現隨心所欲的“降維打擊”。正因如此,他們才肆無忌憚地編造新疆“種族滅絕”的謊言,才大言不慚地叫囂要用各種手段“懲罰中國”,才喪心病狂地威脅把中國“炸回石器時代”。


有時候,傲慢是一種妄自尊大;有時候,傲慢也是一種深度自卑。面對包括中國在內新興市場國家的崛起和自身的麻煩不斷,美西方國家越來越力不從心,面對新興市場國家與其不斷縮小的差距,想繼續保持“絕對優勢”的他們,不得不多拿幾塊“人權”“民主”的磚頭往腳底下塞。他們之所以對對話中的“高低差”如此敏感,也是感受到以往所掌握的絕對優勢如今已不存在,所以要更加刻意地凸顯話語權,保持其背後的舊權力結構,這甚至成為他們的下意識反應。


即便在人權、民主領域,美西方也日益淪為差等生,依靠踮腳裝個兒、對人比劃拳頭來彰顯“尊嚴”,這樣的美西方在其他國家看來其實很好笑。美西方的自信正在出現崩塌,其大背景正是國際關係民主化的深入人心,以及發展中國家權利意識的覺醒。時至今日,倘若還想搞殖民主義那一套,還想玩弄意識形態霸權,甚至想像拉牲畜一樣把別國牽著鼻子走,如果不聽話就再給兩鞭子,任何一個有民族自尊和獨立自主意識的國家,都不會吃這一套。


回到“批評性對話”上,中國從來不怕批評,但堅決反對強權。時代已經變了,美西方精英應該學會平等、懂得尊重。對話是必要的,我們歡迎“建設性對話”,不贊成所謂“批評性對話”。我們還要提醒,居高臨下的姿態是很危險的,因為離地面越遠,就可能摔得越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