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偽.娘】
2006/03/21 13:03
瀏覽724
迴響0
推薦0
引用0

【偽.娘】

 

寂夜漫長,淒淒月光斜落窗櫺,紛夕揮撒。

 

無言天際渺茫,夜幕朦朧沉黯,只得一片孤楚淒涼……

 

夜裡,總是空盪盪的清冷寢宮、無人的冗長迴廊,盡是萬籟蕭然……

這樣寂寥的夜……總是孤單。

 

白衣喜愛看月。

 

喜歡月的淡柔飄渺、月的暖黃溫暈……

每夜,他總愛趴在窗邊望月,靜靜地感受著那份平穩與安祥……

 

喜歡月光細細拂上臉龐的纖柔,彷若母親的指尖般溫暖…

 

白衣,沒有娘----------------

 

這件事對年僅七歲的白衣而言,未嘗不是一件遺憾?

年幼的白衣其實也渴望著親情的溫暖、希冀著母親的陪伴……

 

縱使如此,懂事如白衣,他仍是笑著,用笑來掩飾心底的莫名惆悵。

 

或許,就不會感到無助渺茫……

或許……就不再孤單……

 

細白足踝悄然地輕觸了下那冰冷的地面,顫顫地下了蹋。

小手輕撩起那長冗的雪色衣擺,一路蹣跚而行……

 

白衣的心情是愉悅的,因為今晚是他第一次踏出少子殿賞月。

帶著些許期待、些許盼望……

 

 

即使,仍舊只有那一抹孤單纖細的影子……

---------------至少,有月陪伴……

 

 

依著宮牆外圍緩行,柔嫩掌心輕觸著那冰冷的牆面,越過層層重圍。

直至細白足踝感受到地面上的青翠草意,才止住了腳步。

 

---------------------那是一個隱藏在魔劍道城邊的另一處世外異境。

 

 

遍天漫飛的白色花瓣,紛紛絳落,似雪。

 

雪花間,一抹的皓白色身影幽幽地佇立其中……

 

-------------有人?!

 

身子一陣瑟縮,方想要踏出的足踝瞬間止住了步伐。

 

朦朧月光半映著那張模糊不清的臉龐,更顯虛幻。

烏墨銀絲交雜而成的濛灰色髮絲,順著那掌心揉碎的白色花蕊,隨風飛逝……

 

敏銳的感應……

 

不發一語,她順手撒下剩餘的花蕊往泥裡拋落,不甚愉悅地抿起唇。

 

「誰?!是誰在那裡?!」

 

此時此刻,竟還會有人闖入此地-------?!

會是誰……是誰……?!

 

「對不起……我不是故意闖入…」

 

低垂著頸,怯怯地移動步伐,小小的掌心緊揉著衣袖。

白衣只能眨著一雙清靈水眸無辜地望著眼前人,彷若作錯事的小孩般……

 

「皓兒?!」

 

回首,剎那間,錯愕的淡墨色眸子在見著了白衣的一瞬瞪大。

 

「……是皓兒嗎…?」

 

真的是他……?!我那可憐的孩子……

 

「你回來了?!你終於回來了~~~娘好想你!好想你啊~~~我的皓兒~~~

 

婦人笑了,隨著眸旁的淚滑過滄桑臉龐……笑得欣慰溫暖。

 

皓兒,她的皓兒、她的皓兒回來了、她的皓兒回來了啊----------!!

 

 

怔愣地,白衣任著婦人親密地摟著自已,嘴裡喃喃唸著的……

是一遍、又一遍的皓兒……一次、又一次的寵溺與不捨。

 

那是一個母親的擁抱,激動、愉悅的母親所給予的安慰……

 

白衣不敢少動,他只有靜靜地望著……

望著眼前那個自稱是母親的婦人,緊緊地擁著自已……

 

望著那雙溫厚的掌,小心翼翼地拂上自已的臉龐

望著那雙關懷的眸,來回反覆地審視著自已的一切

 

意外地,他並不覺得厭惡……

只覺得……這樣的擁抱……………很溫暖……

 

 

自那日起,白衣總會悄悄地溜出宮,悄悄地來到這裡……

悄悄地在一旁望著庭中那自稱是母親的婦人……

 

然後,她總是能感覺到自已的到來。

緊接著,焦急地抱住自已、哄著自已、喚著皓兒……

 

「皓兒…我的皓兒…別再離開娘了……」

 

「皓兒想睡了麼?娘唱歌給你聽好不好?」

 

 

一聲聲、一字字、一句句……

有的是無盡的寵溺,無盡的呵護,無止的親情……

 

這樣的愛,讓白衣迷惑……

迷惑在那一聲聲對愛子的溫情呼喚、一片片對皓兒的付出與真心……

 

他,不是皓兒……

可他的心早已默默允許,允許自已陷入……

 

可以嗎?他可以得到這份幸福嗎?

他真得可以………擁有這一份親情嗎……?

 

伸出手,極輕柔地搭上婦人的肩,他感到他的指尖在顫抖……

囁嚅著,鼓起勇氣顫顫地啟唇……顫顫地、細微地…流洩出那一直不敢言的字語。

 

「娘…」

 

細微纖弱的一聲,幾不可聞……

但,她並沒有聽見……

 

 

無奈的天,飄了幾點小雨……灰灰濛濛的日子。

 

如往常一樣,白衣今日仍是躡手躡腳地離去、倉皇地逃往那裡。

------------那個充滿著親情與安慰的地方。

 

今天,他帶了一隻兔子布偶要給她看……一隻白色的兔子。

 

一路上,他一直是愉悅又歡欣的,那是魔父送給他的禮物,他想和她分享。

---------分享這分喜悅……

 

但……一切,都變了。

 

「皓兒、皓兒--------我要我的皓兒啊~~~~~~你們放開我!!放開我!!」

 

「把我的皓兒還我!!把我的皓兒還我!!還我、還我-------!!」

 

偌大的喊叫聲不絕於耳----------求救、傷心、悲憤!!

她抵抗著、排斥著,大聲嚷叫抗議著這一群人的挾持。

 

但那一群人卻彷若無視般,逕自地要強押婦人走。

 

「放開她-----!!你們放開她!!」

 

一把推開眾人,小小的雪白身子護著她在地上不停掙動的身軀。

隨之,彎下身去抹拭她眸旁滑落的淚……

 

「娘!你不要怕!!我在這兒…」

 

柔聲細哄,細小的指尖輕拂著婦人抖顫的背脊。

雙臂大張,他只能用他那纖瘦的身子擁著她、護著她……

 

她是他的娘……他要保護她……

 

「皓兒?我的皓兒?!」

 

睜眸,她僅是二眼木然地瞪著白衣,喃喃地唸著、喊著……

 

「不是!!不是!!你不是!!你不是皓兒!!你不是我的皓兒!!」

 

「把皓兒還我!!還我!!還我---------!!」

 

一陣推扯,她像是發瘋般猛扯著白衣的身子搖晃,不停地嚷嚷著。

 

突地,一聲響亮的巴掌落在白衣的右頰上。

 

-------啪,一聲………震愕的碧藍色眸子突地一睜,不解。

 

-------------------是那雙呵護過他、撫慰過他的那雙溫暖的手……

 

黯然轉瞬的眸底盡是酸澀苦楚,心,莫名傷痛……

他僵直著身子,怔怔地望著眼前那曾經是如此慈愛的婦人。

 

唇輕抿,他試著掩飾自已那顫瑟不已的身子,藍澈的眸底……盡是淒訴。

一瞬黯然的眸,映著無助、映著淒切……

 

---------淚,悄悄地在月下滴落……

 

娘…不要白衣了嗎?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