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皇絕令】卷之一--------掩愁殤
2007/11/04 13:36
瀏覽752
迴響0
推薦1
引用0
【皇絕令】卷之一--------掩愁殤

黃沙翻騰,捲落一地血濺殘藉。

他的劍,劃過一具又一具的軀體、淌下一滴又一滴的紅艷……
弒血,悠悠悲鳴著那劍下無數的祭魂……

一轉手,劍揚,魂葬……

他只是默默的凝著,凝著眼前一幕幕的殘酷、一場場的殺戮……
縱使,他細白的指尖早已抖顫得握不住劍……

他仍是不會讓自已殞落在身後的那片黃沙。
心,早已麻木……

倏地,一道銳利的刀刃劃過,白衣迅捷地縱身一閃。
祭魔劍隨即往敵者一劈-------------------

一聲慘厲,宣告了又是一條性命的終結。

血花紛飛如狠心揉碎似血紅櫻般艷麗……
噴灑上本該無瑕的衣,染了皓白、暈開一地腥紅慘悽……

驚愕,他在顫抖……
為了那沾染著無數血腥的劍……

垂眸,掩逝那眸底不該映的不堪。
指尖不覺地深深撫著那受傷的肩胛,揉得,好緊、好緊……

--------------如同那身後彷若咒言般的字體--------
……鎖得他……好深…好深……





少子受傷----------------?!

初聞此訊,魔魅般深碧的眸子顯得更沉……
尖長的耳畔略顫了顫,紫艷唇際禁不住揚起一抹諷笑。

他笑,笑那人的愚忠--------------

不著痕跡地進入那他熟悉的地方,闇蹤無所謂地往大床上一躺。
好整以暇地等待著,等待這地方的主人回來……

熟悉的氣味,依然淡雅、迷人……
就像那夜一樣……

方進屋,一迎上那雙魅綠色眸子,白衣亂了。

錯愕、驚懼,爬滿了那張秀麗的臉,他不覺地倒退了幾步。
秀眉略蹙,身子不由得輕顫……

淡然地,勾唇一笑,隨之,一股闇夜的氣息襲上……

「怎麼?你會怕我?」

指尖叩起淨白下頷,迫使他正視……

「…沒…」

「莫非……你對那一夜很懷念…?」

偎在人兒耳畔輕呼,細舌略舔吮著他敏感的膚觸。

沒錯,他抱了他,在那一夜……
他因著酒意作祟泛起的欲念佔有了眼前他的兄長。

不過,他不認為自已有錯。
佔領本該屬於自已的人------------------沒有錯。

征楞,頓時僵直的身子不敢稍動,紛雜無所的藍湛,掩不去心底的慌亂。

卻也只能直直地望入那雙邪魅綠潭,不逃躲、不畏首……

因為,他是魔劍道少子------------太子的長兄。

視線,在凝重的空氣中焦著……

刻意挑釁的邪綠緊緊勾纏那雙用冷漠掩飾的慌亂水色。
心底淡漾起促邪,呵……他的皇兄……倒是很會偽裝不是?

故作冷然的外表……想矇混的……是誰?
怎麼?連在我面前也需如此防備-----------------?!

不悅,想到他將自已與那般人同等對待……就令他極度不滿!!
……他要的……是他完全的正視!


「他該高興的……因為他有了你這麼一個兒子……」

唇勾揚,悠悠細喃,語中盡是諷刺嘲弄的氣息……

「為了他……你倒是義無反顧?」

挑眼詢問,略高的語調顯示著他的不悅,為他的兄長所作的一切不悅……

為了他,數十年來征戰沙場從無怨尤……
為了他,鮮血染塵手刃百將毫不猶豫?!

就為了他那自認為無以回報的養育之情----------?!

擰眉。沉碧幽綠漾著絲絲冷絕。

-------------------他的江山,不需靠一個人之子來奪!!

「…職責所在…」

義無反顧?呵……是呵……數十年來,一直都是如此的不是?
因為……他是他的子啊……

淡然的眸底閃逝過一瞬錯落,莫名的惆悵……莫名……
即使,他的唇仍是喃著那不變的定律……

「哼!無謂的廢言!」

「既然你不想多說……恕我先離!」

雖然明知,一切都是無謂……可我又能如何?
我只是一個子,一個謹從父令的子罷了……

抿唇,羽睫淡掩去眸底淒鬱默然,旋身欲離。

「站住!本太子準你離開嗎?!」

一、意、孤、行!!又是一貫的漠然、一貫的一意孤行!!
分明沒把本太子放在眼裡-----------!!

「太子還有事嗎?」

冷冷的一語,讓那雙高傲的綠色眸子,瞇起了一縫促邪……

他,總能勾起魔的興致……

漠然……?這就是你所能對我的唯一態度……?
很好……要玩是吧?本太子奉陪……

「讓我看你的傷口…」

起身,不顧白衣意願,順手解起了皓白衣襟上的繫扣。

看傷口…??
他究竟是……?這人怎麼如此反覆無常……??

逕自陷入難解的思緒中,白衣不解地望著眼前的身影……
愣愣地望著自已衣前的繫扣,遭人解了一顆、又一顆……

直至……一聲阻止,劃破了二人間的沉默。

「不行-------!!」

突地一聲大喝,白衣彷若想到什麼似地,直揪住自已的衣襟……
緊緊摟住細瘦身軀,掩飾著……那不敢言的證據……

不行!!絕不能讓皇弟看到………

驚覺白衣突來的反抗,令他眉間一擰,不悅。
一把扯開那早已鬆落的皓白衣衫……

隨之,即是映入眼簾的一切……

怒燃的冶綠直勾勾地睨著那泓彷徨失措的藍。

「說……是誰?!」

抖顫的語氣,自那憤咬的唇際溢出……
他那雙焚著極端怒焰的傲綠眸子,漾射出絲絲冷殘……

『皇』------------?!是誰為你烙上--------------------?!

是誰……?觸了他最不可容忍的界限……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小說
自訂分類:不分類
上一則: 【是夜,魔蝕】
下一則: 【宮.怨】中上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