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彼時的蟲子
2020/06/19 02:43
瀏覽858
迴響1
推薦26
引用0

 

作業簿子第一面有張圖片,占了小半頁地方:畫裏一男一女兩個孩子,都戴著寬邊小學生帽,分著短褲短裙,上身短袖上衣。兩人站株大樹前,孩子仰面上望,男孩手持根長杆子,伸入濃密樹枝内正在捉蟬。下一頁的另幅圖畫,卻是三四位小朋友,抓著長柄捕蟲網子,野地裏邊跑邊撲著翩躚的蝴蝶——暑假的頭天,打開學校發下的作業簿,書中圖畫就傳送出長長夏日的慵懶閑散氣息,他似乎聞到炙熱大地閒那草木盛開發放出來的成熟味道。

 

他向來沒捉上過一隻半隻蟬;捕蟬需尋根長長杆子,還得要用上黏膠,這是高技術、高成本活,他不具備這個條件;蜻蜓倒是時常鬧著捉上一兩隻。夏日近晚的戶外,走哪兒總會招攬上無數小黑蚊子,一團烏雲似的,在頭頂上繞著,又同跟屁蟲般,走哪兒跟到哪兒。偶爾讓惹煩了,他伸起兩手,頭頂空中胡亂趕打著,卻是徒勞無益。有默契般地,蜻蜓們隨後就出現了,將這些討厭家夥視作了最佳美食。蜻蜓傾巢出現時,多半雨後初晴,在濕悶氣候裏漫天飛舞,他時常被挑逗著,隨四處瞎跑;運氣來時,上氣不接下氣地,也能捉上只歇息的倒霉家夥。

 

夏夜裏在草叢中飛得不緩不急的螢火蟲,目標明顯,擒獲不難,他捕捉過一些。裝在個空玻璃瓶内,明晃晃電燈光下仔細打量,無處藏身的囚犯們,讓如此無禮地注視,怕是心裏不太樂意。螢火蟲不知怎麽漸漸少了,身邊難得,他老遠去尋,黑魆魆地登高走低,從未想過草叢裏鑽出條長蟲所引發的危險。

 

落雨季節,戶外昆蟲絕跡,卻他能在臥室的榻榻米上和一些另類蟲子相遇。臥榻上的這個微觀世界内,有緣遇上的三兩位生客,全是奇形怪狀模樣,仿若縮小的太空異形:三角形的硬殼蟲;一團毛髮似的怪物;還有那半寸長的細絲蟲,直立著以頭尾互換觸地行走。潮濕溫暖的環境下,榻榻米真是異形們的天堂,他們排遣了他的無聊,卻亦讓他起身鷄皮疙瘩。

 

小學童的暑假作業簿,今日怕是再無孩子們捉蟬捕蝶的圖片了。

 

2020.06.18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散文
自訂分類:短歌
上一則: 耳朵
下一則: 流行性感冒
迴響(1) :
1樓. Sir Norton 黑幫哪裡黑?
2020/06/19 13:28
相似經驗和郷愁,蟬確是難能得手,有被抓走叫賣的,雄蟬擕橙色鳴板,一隻叫賣一塊錢。

窮人的生計,就如同現今路口賣玉蘭花。

不過,囘臺灣幾囘,似乎蟬鳴聲沒有童年時叫的那麽歡脫了。而且叫的聲音也同印象裏的完全不一樣。

難道環境污染,蟬也受了影響?

鈴聲(老老)2020/06/21 03:00回覆

哦, 這是我多年前寫得一段,您瞧瞧。

蟬聲完全和我記憶裡的相異了。封存在我腦中的是清直嘹亮,一個聲調到底,今日的混濁,啞,活似老鴉叫,鳴著鳴著,還會走了腔調,夏日午後,不僅不能催人入夢,昏昏欲睡時,反而很受了它的干擾。

鈴聲(老老)2020/06/21 03:04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