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永遠感念的李載華科長 作者許業武(Paul)
2018/06/06 12:46
瀏覽841
迴響0
推薦5
引用0
         永遠感念的李載華科長   作者  許業武

                                      2018年6月5日於溫哥華

前台灣省高雄市政府(當時仍是省轄市)地政科李載華科長,是我的貴人 !  如果沒有他鼎力相助,可能我們買不到建廠的土地;沒有土地,哪能建廠,我們執行十大建設石油化學工業,興建尼龍6工廠的計劃,勢將落空,問題極為嚴重!


回顧1970年代,蔣經國先生在台灣全力推動十大建設,石油化學工業是十大建設重要一環。當時台灣由農業已轉型到發展工業,成衣的出口佔外銷極高的比率。所以人纖工業的發展,極為迅速,但需用人纖的原料全部依賴進口。


人造纖維的原料主要分為己內醯胺(Caprolactam, CPL)又稱尼龍6,是作為聚醯胺的生產原料, 加工成纖維,可抽絲、織布。另外一種,是聚丙烯腈纖維可和其纖維混紡,織成各种衣料和其他用品。


政府為了迅速彌補這一塊缺口,經濟部首先成立中國石油化學工業開發公司,執行丙烯腈建廠計劃。隨即又成立國營中台化工工業公司,立即執行己內醯胺(CPL)建廠工作。當初此一計劃,因為需要利用高雄硫酸錏廠部分設備,必須購買鄰接高硫廠約近一公頃種植甘蔗的農地,可馬上建廠。


1970年,中台公司成立之初,創業期間只設有工程、管理、會計三個處,我是管理處的主管(初任副處長)。管理處掌管的業務極為龐雜,下轄財務、採購、事務、文書、人事、人(二)等各組,參與執行建廠計劃。那時我才37歲,因各組組長,多較我年長,虛心就教,尊重專業,以誠待人,愛護同僚,充分授權,著重解決各組所遭遇的困難,蒙同仁們全力相助,所幸未辱使命。

 

管理處財務組的任務亦極繁重,負責公司財務計劃、資金調度、國內外貸款⋯⋯,因購買整廠生產設備,需要資金甚鉅。由於公司資金不足,而新公司和國外銀行又未建立信用,這是中台公司建廠面臨最嚴重的財務危機。然而,最值得稱道的是,呂久成組長會同有關部門,竟然發明了「賣方貸款」,規定投標的國外工程公司必須洽妥國外銀行提供貸款,這是中華民國的創舉!


又因必須買到土地才能建廠,我首先請事務組陳凱組長,負責從速籌畫收購建廠土地。未料那一片甘蔗田土地,地主多達六十多人,由於台糖對於土地管理很有經驗,陳組長請教台糖橋頭糖廠相關主管,認為應採各個擊破方式購地,較為可行。 然而,此一類似透過掮客的方式購地,不但緩不濟急,而且容易發生弊端,我並不贊成。


因此,我考慮到採取徵收的方式辦理。幸好王明陽協理介紹我,不妨去高雄市政府請教地政科李載華科長。我專程去高雄,真誠懇切地向他說明購地對中台公司建廠的重要性。我們素昧平生,未料,做夢也沒想到,李科長竟然把我的事,當作他自己的事來辦,他是我的救星,我好感動!


他對我說:「副處長,因為徴收土地,還必須層層呈報高雄市政府都市計劃委會審議,然後呈報省政府及行政院審議通過,程序冗長,更緩不濟急。」接著又說:「你放心 ! 我們地政科來幫你辦理,我們市府發函通知各地主,由我來主持召開協調會,當然協調會不可能一兩次就成功,你們要有耐心,每次都要出席參加。雖然不是徴收,試以徵購土地處理的方式來辦理,地價按照土地公告現值計算,地上物依照政府規定的標準補償。購地完成,地政科直接辦理土地過戶,中台公司再拿回土地所有權狀。」

 

因為召開協調會的通知是高雄市政府寄發,郵電費都是高雄市政府負擔,開會地點也是市政府的會議室,連茶水都是市府供應,我們毋需作任何準備,也不要支付分文,真是出乎我的意料之外。李科長熱忱,有情有義,慨然助我到這種程度,我只有感恩。


因為我們是國營事業,一定金額以上的採購,必須報請審計部派員監辦。每次協調會都是吵吵鬧鬧,不了了之,我才見識到主持協調會的艱難。有一次,又收到了市政府的開會通知,為了不願審計部派員再白跑一趟,我對陳凱組長說,這次的協調會,我仍沒有信心,我不抱希望,不必再報審計部了。


那天的協調會,開頭雖然仍是吵來吵去,但是李科長經驗豐富,當時我才看到李科長主持會議的功力。因真誠化解了爭議,協調會終於峰迴路轉,未料,那次會議所有的地主竟然一致同意把土地賣給中台公司,真是天大的喜訊。


然而,李科長會後鄭重的告訴我:「地主未領到錢都不算數,你們回到台北,馬上把錢𣾀入高雄市政府的帳號,收到錢之後,市府開具收據給中台公司。市府再通知地主領款,地主一手領錢,一手把土地所有權狀交給市府,收購工作才算告成。」


因為購地都是照公告現值計算,因地價已壓到最低,記得全部地價款包括地上物的補償費,總共未超過新台幣六千萬元。孰料,當陳組長辦理請款時,公司會計處以未參與監辦為由,拒絕簽字。


因此,我必須向總經理報告,因為王總經理是一位大好人,我跟他私交甚篤,那(1970)年我因患胃病,還是他催促並陪我去看榮總的大夫。我向他報告,購地案絕對是清清白白,而且是以徴收方式以最低價,購得土地。若未及時付款,如當中發生變故,很難再進行協商。我原來希望他能批准付款,孰料,王總優柔寡斷,沒有擔當,他看到會計處沒有簽字,他也不敢簽字。他的性格幾乎和台灣某前總統如出一轍,這樣的人怎麼能治理好國家?


迫不得已,我只有直接向董事長蔣堅忍先生報告,蔣先生二話不說,拿起筆馬上批示:「准予先付款,補報審計部」蔣董很有擔當,他一手主導興建己內醯胺廠,後來接著馬上又在台灣北部陸續建廠,我們為了找建廠土地,同樣是費了很多周折,由於他的堅持,北部廠也順利開工,他對國家的貢獻是很大的! 

 

高雄市政府果然很快幫我們辦妥土地轉移的過戶,我們順利取得土地所有權狀,立即建廠,我如釋重負。想到當時為了購地,萬斤重擔壓肩頭,如果購不到土地,十大建設石油化學工業中的己內醯胺建廠計劃馬上落空。責任重大,如今想起來,還捏一把冷汗!所幸,承蒙李載華科長鼎力相助,幾乎是完成了「不可能完成的任務」。然而,我最感到愧歉的,如今連一杯開水都沒有請李科長喝過。李載華科長的恩情,我永遠、永遠感念在心!!!

 

購了地,雖然已完成建廠,但是,如今我感到最對不起的,是出賣土地給我們的那些蔗農。由於李 X 主政,搞黑金政治,勾結財團,否則這家財團老闆何德何能竟然當上國民黨中常委?李X 只圖私利,罔顧台灣人民生計,危害台灣太大。因此,這些財團, 趁政府推動國營事業民營化之便,首先吃掉中華工程公司,接著又吃掉中石化公司?本來一鼔作氣還想對中鋼公司下手,因受輿論的抨擊,幸未如他所願!有人說他把這些公司已掏空,是否都把錢轉到大陸去了?有關部門應徹查,果如是,怎不令人痛心!



想到當初那些蔗農亷價賣給我們的土地,後來因土地價格飆漲,如果他們仍擁有土地,價值連城,豈不是都變成了富農?誰會料到,如今中石化公司聽說已入了財團的私囊?深夜捫心,常難以入眠,我怎對得起當初那些支持國家建設的蔗農!?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時事評論 人物
自訂分類:Paul 的文章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