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隨便寫寫】高樓誰與上,千里共孤光
2019/03/06 23:47
瀏覽924
迴響0
推薦1
引用0

李煜《子夜歌》

人生愁恨何能免?銷魂獨我情何限!故國夢重歸,覺來雙淚垂。 高樓誰與上?長記秋晴望。往事已成空,還如一夢中。

蘇軾《西江月》

世事一場大夢,人生幾度秋涼?夜來風葉已鳴廊。看取眉頭鬢上。酒賤常愁客少,月明多被雲妨。中秋誰與共孤光。把盞悽然北望。

*

李煜大概是在西元976年左右寫下《子夜歌》,曾經身為一國之主,但974年亡國後被軟禁,老婆聽說還要去給宋太宗趙光義陪睡。

978年大概42歲,被迫喝下毒酒,全身抽搐腹痛身亡。

西元1079年,蘇軾43歲的時候因為烏臺詩案入獄,差點沒命,這案子跟目前台灣的《還願》有點類似,本來也不算什麼大事,但到了有心的官員眼中,小事也可能變成抄家滅族的大事,

你媽白痴不一定要解讀為是在罵習近平,但心裡有鬼的人直接就可對號入座,何況,這樣評批對自已的黨員生涯可能有些好處,看某位自稱台獨剋星的台灣人現在大陸過的多開心就知道了。

遊戲廠商要為這張圖付出多大代價不知道,但台灣政客跟媒體也是喜聞樂見,開直播樂搏版面。

如果是賢明的皇帝,就不會有烏臺詩案。

話講到這裡就好。

西元1080年,僥倖不死被流放黃州的蘇軾寫了《西江月》,中秋誰與共孤光。把盞悽然北望。

這詞跟100多年前的李煜恰好遙遙相對,

只不過一個是亡國的帝王,一個是遇到昏君的能臣,不管政治上的能力如何,在心情上都是孤獨淒涼。

*

最近在我家公園附近陪松鼠吃飯時,

突然想起李煜跟蘇軾,兩個人合在一起就變成「高樓誰與上,千里共孤光」。

*

今年跟朋友們吃飯一次,另外,回苗栗老家三次(父親白內障手術,一個月一次,過年前又回去給親戚送禮一次),回老家本來應該看看朋友,在苗栗生活十幾年,正常來說走到哪都可能遇到相識的朋友或同學。

不過其實緃使相逢應不識,乾脆不識較輕鬆,省得還要花時間寒暄。

*

我講話的能力應該退化很多了,日常生活中會開口講話的機會只有買便當點餐的時候,也就是一天說不到幾句話。

人際關係這樣算疏離到非常誇張,而且是好幾年都這樣(驕傲?)。

為了做影片的生意,開始意識到「說話」還是很重要,但回過神來,已經沒有可以開口說話的人了。以前拿著電話一聊就幾小時或語音聊天那樣的時代好像上輩子一樣遙遠。

這樣怎麼辦呢?

其實我是很功利的人,需要人的時候才會想要人,沒用處或覺得麻煩的時候就都放著不管了,不過為了說話而說話,要找什麼人才對,突然感覺困惑。

最後折衷的辦法就是自己跟自己說話就好了。

周伯通都可以練出左右互搏之術了,我想,自己跟自己說話也沒什麼問題。

人生好像往奇怪的方向在發展?

但如果有天被菜市場評為自言自語的怪人,請不要覺得我有病,是工作需要不得不為之啊。

附錄,在苗栗每天都想吃的南苗菜市場早餐《吳家水晶餃》,

苗栗人口味好像都重油重鹹,早餐店很多都賣炒麵跟炒米粉,每一家的炒麵都很油,不喜歡,炒米粉感覺就比較沒那麼油,喜歡它鹹香的客家味。餛飩湯照片看起來很小碗,實際上頗大,而且有七顆餛飩在裡面,雖然湯頭很平凡,但只賣二五元以內容來說太便宜了(如果是水晶餃的話有五顆,也不錯吃)。

接下來,最近很喜歡的深夜的自助餐店(半夜才有開!),

自助餐沒什麼好講的,但廚師做出來的菜就是很合我的喜好,半夜都很想去!(體重怎麼辦?)

另外,不會想掏錢去吃的西門町意舍酒店

店員的服務跟店內用餐舒適度我覺得很棒。

料理方面,炸薯條好吃的很過份,現在看到圖就很懷念那脆脆的口感。

其它的料理就沒什麼感覺,所以不會花錢去吃。

(感謝朋友請客!我這麼孤僻還有朋友真是太神奇了)

以上,林林總總,漫無條理的把今年初的事寫完,就醬。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