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解藥(一)
2023/02/08 11:31
瀏覽1,829
迴響0
推薦13
引用0

【文/路仁教授】

一、

寒冬踏著蹣跚的腳步離去,春天終於飄臨,銘傳大學校園裡四處瀰漫著花的郁香,帶著年輕笑容的學生,如穿梭百花間的蝴蝶,將春天妝點的迷離若夢。

杜鵑的花季很短,而我散步在校園的小道,想在花瓣落為春泥前,多瞧瞧它幾眼,我遇到了一位同學,所以我在花園旁的木椅上和他聊了一會兒,他告訴我他讀了我在課後寫的「愛我所擇」的故事,他說他的母親得了癌症,他好難過,好想轉行學醫救她。

微風吹拂過大樹,轉而凝結為他臉上一絲絲的憂愁,眼前的杜鵑花彷彿知道他的心情而提早有了凋謝的花瓣,五月是康乃馨飄香的季節,今年的母親節,他們家庭要如何渡過呢?

黃昏的殘陽印在他那似曾相似的眼眸上,我知道他的感覺,曾經,那樣的感覺,也是屬於我、我的家人,屬於大學畢業前罹患血癌的哥哥。

從得病開始的一百多天,他躺在林口長庚醫院的病床上,由於一些潰爛的傷口,他一直沒有機會可以翻翻身,兩隻眼睛只能睜睜地看著天花板,默默承受抽脊髓、放射線、化學治療的痛苦。

每一次的手術,就像要闖鬼門關一樣,家人只能在外面憂心如焚地等待,真正痛苦的時候,都只有他一個人在,像抽脊髓的痛,不是牙痛可以比擬的,脊髓的神經比牙齒神經精密多了,而每一次化學治療後,頭髮便開始一根根地掉,到後來整個人瘦巴巴的。

從他凹陷的雙頰和骨瘦如柴的手腳上,我看到了條條分明的血管,看到了生命一小塊、一小塊地被癌細胞侵蝕。

哥哥住院的日子,母親一直陪在他身旁,一方面掛心哥哥的病情,一方面掛心像無底洞的醫藥費,另外還掛心南部家還沒有收割的稻子,我媽媽很少到北部來,連村里辦的免費旅遊活動都不肯參加,這次來這麼長的時間卻在醫院裡度過。

夕陽將病房的窗戶鑲上一道道金黃的光,拉開窗簾可以看見很遠的地方,有人告訴我媽媽那個方向就是南部,我媽媽沒有念過書,每天傍晚,總是會張望著窗外,想念南部的故鄉。

痛的不只有身體,還有心裡,哥哥有一個女朋友,那時在念高中,起初他不肯再見她,怕會耽誤她。經歷過那麼多的痛苦,我哥哥還是熬過了只能活幾個禮拜的魔咒,過了兩年的緩解期,直到我大四時,才離開這個世界。

〈續讀之2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心情隨筆 心情日記
自訂分類:長篇連載
上一則: 解藥(二)
下一則: 天使之愛(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