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天使之愛(一)
2023/01/13 20:15
瀏覽1,992
迴響0
推薦12
引用0

【文/路仁教授】

前言:本文撰寫於25年前,當時收音機仍流行...

一、

夜深的時候,人會特別的寂寞。

你轉開了收音機,低沈感性的聲音在你的腦海描繪一個溫文儒雅、風度翩翩的大男孩,溫柔的聲音則圈出一個清秀女孩的臉孔,忽然,琴鍵聲由遠而近,你為男女配上了背景,或許有赭紅的夕陽、有海潮的來來去去。

你的心追逐聲音走到了天涯海角,沈醉在夢境裡,但遠方麥克風旁的人,卻還守在小小的播音室裡,你曾不曾經,想要穿透音樂與說話聲,到聲音後的世界一探究竟呢?

我在銘傳資管系的幾位學生有這個夢想,在溽暑來臨前,我與他們在校外的咖啡館聊天,學生們編織許多未來的夢想,參訪電台是五顏六色的夢想中,我還能觸摸的到,而且也是個能增廣他們的見聞、對他們成長有益的活動。

透過一位朋友的安排,我在暑假帶他們到台北之音圓夢。

二、

遠遠望見我走過來,守候在大樓前的學生,彎彎的嘴巴、瞇成一條線的眼睛,把期待的熱情都描繪在臉上。

夏日的台北午後,還是蠻熱的,我先潑了他們一盆冷水說,感性聲音所形塑的電台,是個上了妝的女人,但,現在我們要闖入她的房間,瞧見她卸妝後的模樣,說不定會看見醜陋的一面。

我們搭上電梯,繞過了櫃台,終於看見台北之音卸妝後的模樣,那是一個人來人往的忙碌世界,上妝時的台北之音很美麗,但卸妝後卻散發一種不凡的氣質。

入口處有一張咖啡桌,圍坐著紅男綠女,七嘴八舌地討論今天Call-In的話題,企劃書、稿件凌亂地散放在桌上,有個男生在一團混亂的白紙上,寫下了幾個字,剎那間,大家笑得咖啡桌都震動了起來。

「他寫了什麼呢?是今夜Call-In的題目嗎?」一位學生低聲問我,我拉了他想要趨前俯看的身體,怕打擾到人家。

笑聲過後,我們的目光,隨著何主任溫暖的手,投向了咖啡桌下的一個小擴音器,那節目聲音嬝繞而來的地方。

何主任曾是個銀行的經理,來這裡管理電台內的大小事,對於接待大官,只當作例行公事處理完,但對於接待學生團體則比迎接遠方來訪的親戚還要熱情,從這個小擴音器開始,她感性地分享他們的文化:

「咖啡座、廚房、甚至洗手台,都可以聽見小擴音器傳來節目的聲音,當同事們在這些地方相遇,背景傳來的節目聲音,自然地成為彼此聊天的話題,話題在公司內繚繞,將人與人纏繞的更親密,纏繞成一種歸屬感。」

長春藤從牆壁垂下,纏繞過盆栽與魚缸比鄰的小圓桌,在垂地前,吐露著一股生機盎然的氣氛,回想曾經走訪一家媒體公司內鴿子籠樣的隔間,人的感情被切割在一小塊的空間內,聽我在那兒工作的朋友說,彼此的對話只有在會議室裡,但常常是劍拔弩張。

繞過咖啡座,座上的人們同時抬頭,親切地與帶領我們的何主任攀談起來,也轉頭與我握手,在這裡,大家拔的是友善的手,張的是溫柔的眼眸。

我們走到了廚房,在方形的餐桌旁坐下,何主任倒了咖啡給我們,濃郁的咖啡香交織在輕柔的節目聲裡,即使一個人來這裡喝咖啡,也可以將偶然聽見的感動封存下來,在遇見製作人時解凍那份感動。

這樣熱騰騰的回饋,遠勝於冰冷的收聽率調查,或是聽眾沒有表情的Call-In, 何主將話題帶到了她們的徐姐:

「為了醞釀鼓勵、分享的氣氛,每個新員工,都要參加一個成長課程,學習如何肯定自己、鼓勵別人,這是我們徐姐所一直堅持的。」

她口中的徐姐是她們台長,她說徐姊每天會穿著套裝甚至牛仔褲,到處走動與員工打招呼,將溫暖帶給每一個人。

放眼望去,員工生活在一個廣闊的空間裡,有的隔間只到桌子的高度,以上的地方則用透明的玻璃圍起來,阻隔聲音卻不願阻隔視覺的接觸,連台長的辦公室也是這樣子。

我們往台長的透明辦公室望去,望見她的座椅上披著一件外衣,椅子上卻沒有她的人影。 「你們公司都沒有私密的空間嗎?」一位學生好奇地問。

「我們有幾間會議室,因為保密而成為封閉的空間,徐姐正在那裡開會。」何主任說。 「徐姐的想法好特別!」一位學生低聲地跟我說。

走過錄音間,何主任大方地開了門,讓我們可以走進裡面,模擬受訪的狀況,走過了洗手間,牆壁貼滿了一些海報,有的訴說一些夢想,有的抒發工作的壓力,有的是一些有趣的創意。

「我們鼓勵員工腦力激盪,創作新的節目形態,台長也願意全力支持,即使是洗手間這樣的地方,我們也鼓勵員工自由的創作。」何主任說。

這讓我想到台北之音,創台才沒有多久,能異軍突起的原因,便是創意,但徐姐究竟是個什麼樣的人呢?我掩不住內心的好奇。

〈續讀之3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散文
自訂分類:長篇連載
上一則: 天使之愛(三)
下一則: 斷了線的風箏(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