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爸爸的手像船板
2017/08/07 10:23
瀏覽1,408
迴響0
推薦25
引用0

【文/路仁教授】

我的爸媽因為不認識字,又不曉得社會的黑暗,在我出生時幫人作保,被倒了一筆天文數字的債務,倒我們債的人卻遠走高飛到台北過逍遙的生活,在那十多年還債的日子裡,爸媽都沒有跟我們提起這段過往,希望我們可以快樂地成長。

爸爸還債,靠的是一部拼裝機車,清晨三、四點就在冷風中,騎乘三小時遠行東港載魚貨,以在市場賣魚時賺更多的差價。每天下午,我們小孩子會在家裡焦急地等待爸爸賣完魚回來,當爸爸摩托車獨特的隆隆聲從窗外傳進書房,我們就會衝到停車的地方,搜索摩托車的後車廂。

箱子裡,常有爸爸帶回來的愛,那是他從市場買回來的,小孩子最愛吃的甜食,看著我們欣喜的表情,爸爸也會露出微笑,有的時候,打開後車廂是一片空空的,我們就會露出失望的表情,爸爸只好輕輕地拍我們的臉頰。

許多許多年過去了,我們才知道,在鎮上的市場裡,爸爸的攤位旁有個賣點心的攤位,當爸爸的魚賣不掉時,他才會將某些剩下的魚跟旁邊的攤位換點心,某些魚帶回來冷藏,當魚貨大賣時,他為了能多賺點錢來還債,就不會換點心回來。

在那十幾年還債的日子裡,當我們開心地吃著爸爸帶回來的點心時,正是他因為魚賣不掉而在擔憂的時候,當我們在後車箱翻不到點心而愁眉苦臉時,卻是爸爸的魚賣的最好的時候。 想到當初回應給爸爸失望的表情,仍覺得有點難過,特別是在父親哽痰而走後的告別式上。

幾年前父親因肺部不適,北上住院,某晚輪我值班照顧,卻接到一位剛畢業同學的電話,因工作適應問題急於找我談。我很猶豫,但想到他也許有個像我一樣辛苦的父親,也在承擔家人的殷殷期待,最後與我家人換班後去赴約。

臨走時,父親看我的眼神,眼珠中有種難以言喻的感覺,似乎知道是最後一夜。那晚發生哽痰意外讓父親變植物人,但那是「意外」父親為何先知道呢?至今我仍覺得是個難解的謎。

父親是個船板,送我們上夢想的船,他期待我們能幫更多受苦的家庭,在告別式的音樂中,我流了淚,但仍彷彿感受到有雙被風霜磨破皮的手,輕輕拍著我的臂膀安慰地說。

點播放鍵聆聽朗誦,無法播放時點此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散文
自訂分類:浪漫詩歌
上一則: 關於寫詩
下一則: 劉銘傳~台灣現代化之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