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讀王毅在聯合國有關台灣的發言…遵國際法 應正視中華民國
2022/09/28 15:00
瀏覽99
迴響0
推薦0
引用0

王毅九月廿四日出席第七十七屆聯合國大會一般性辯論,其當時或前夕有關台灣之發言,有以下幾點值得討論

 

Rachmaninoff: Adagios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cAi63EVgQY8

 

【摘要2022.9.27..聯合報 林滿紅】王毅九月廿四日出席第七十七屆聯合國大會一般性辯論,其當時或前夕有關台灣之發言,有以下幾點值得討論:

一、「台灣自古屬於中國」。王毅在大會演講做這樣的陳述,但清朝的雍正皇帝清楚指出,在康熙平台之前,「台灣自古未屬中國」(《大清世宗憲皇帝實錄》)。

二、「中國歷來主張,應該帶頭遵守國際法」。這是王毅在大會演講之前說的。清朝統治台灣後,台灣的主權有兩次轉移。第一次是1895年清政府以馬關條約將台澎完全主權永久割讓給日本;

第二次為日本於1952年的中華民國與日本國間和平條約(台北和約)中將此主權轉移給已經遷台的中華民國政府。

香港的1997回歸,也是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承認1898年的中英展拓香港界址專條下進行。中華人民共和國如何對待中華民國,是其是否帶頭遵守國際法的試金石?

三、「中國的國家主權和領土完整從未分割」。王毅在聯大做此強調。

四、「二七五八號決議將台灣當局代表從其『非法佔據』的席位上驅逐出去」。王毅這樣說。二七五八號處理的是已經遷台的中華民國能否繼續代表中國大陸的問題,而非「台灣當局代表」的處理問題。

已經遷台的中華民國之所以在二七五八號之前仍代表中國大陸,是因為中華人民共和國非法在先。中華民國政府雖於1949年遷台,但是這個政府1942年參與對軸心國宣戰的聯合國家宣言,才有中國分享盟國的二戰勝利及參與創立聯合國,這是聯合國這項安排的基礎。

五、二七五八號徹底解決了台灣的代表權問題。王毅這麼認為。在二七五八號通過的1971台灣與中國大陸早已分治

中華民國政府透過登記為聯合國條約系列1858號的台北和約取得台澎金馬及附屬島嶼主權。此條約根據舊金山和約第二、四、廿六條簽訂。根據維也納條約法公約,台北和約所確立的主權,不因斷交、退聯而改變。

聯合國憲章未包含授權會員國以單方行為退出聯合國組織的規定。在聯合國大會重新檢討1971年只解決中國大陸在聯合國應由哪個政府代表,而未討論台灣在聯合國應由哪個政府代表的2758號決議文,恢復1971年以來在台澎金馬的中華民國原應享有的聯合國會員權益及應盡義務,有其時代意義。

六、「中國願繼續以最大誠意、盡最大努力實現兩岸和平統一」。這是王毅的呼籲。東西德在統一之前都曾分別在聯合國。大韓民國及朝鮮人民共和國目前也都是聯合國會員國。大韓民國憲法第三條韓文中譯為:「大韓民國的領土為韓半島」,韓文中譯的「為」字在英文譯為shall consist,係表達一種意向。

兩個韓國統一的意向與其個別具體範圍的領土並不衝突。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台灣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神聖領土的一部分。完成統一祖國的大業是包括台灣同胞在內的全中國人民的神聖職責」,表達的也是一種意向。兩岸相互尊重其各自領土,是和平統一的重要基礎。

 

中國「一中原則」的依據:「聯大2758號決議」究竟代表什麼?【摘要2022.9.27..壹蘋HONG】中國外長王毅,日前於聯合國大會發言,大動作稱要打擊「台獨」分裂活動,批評美國在台灣問題上「玩火」;另重申19711025日在第26屆聯合國大會會議上表決並通過的2758號決議,並以此聲稱「台灣自古以來是『中國』一部份」,對此,陸委會表達強烈抗議與不滿,外交部則譴責王毅蓄意錯解聯大決議,將之與其「一中原則」掛勾。細究該決議文,除了通篇未提台灣,所有條文也只解決了誰代表「中國」。

聯大2758號決議,對中共來說就是一把自以為是的朗基努斯之槍(編按:基督教故事典故,羅馬士兵為確認耶穌是否因刑身亡而戳刺的槍),總以為丟出去之後就能無敵於天下。

然而,細究該決議文,除了通篇未提台灣,所有條文也只解決了誰代表「中國」。該文明確載道「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的代表是『中國』在聯合國組織的唯一合法代表,中華人民共和國是安全理事會五個常任理事國之一。決定:恢復『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切權利,承認她的政府的代表為『中國』在聯合國組織的唯一合法代表,並立即把蔣介石的代表,從它在聯合國組織及其所屬一切機構中所非法佔據的席位上驅逐出去。」

若要較真於文字,充其量也只是昭告各會員國,「現在『中國』的席位,從過去的『中華民國』變成為『中華人民共和國』」;另外,條文中所稱的「一切權利」指的是在聯合國及常任理事國中的「權力行使」,而非涉及主權或治權。

現實面來說,現在聯大的「中國(China)」席位當然是中共,但這不代表國祚已延續了111年且還仍持續的中華民國不存在。

回到王毅及中國當局最愛說的「一中原則」,其論述依據就是2758號決議,並以此延伸「台灣自古以來是『中國』一部份」,並持續刻意扭曲、錯誤詮釋該決議文,自以為坐上聯大席位,就能承接「中華民國」主權、領土等一切國家權利。當然,中國當局自然是知道這點無法說服大眾,只好藉由不斷打壓中華民國來墊高自己的存在,如同裝睡的人總是叫不醒一樣,無限輪迴的催眠自己,並期望以一切手段說服他人。

 

感想:

1.        普世原則,人類有結婚、離婚的權利,也有不受性騷擾的權力。

2.        中國人王毅不斷性騷擾中華民國,是累犯,是國際渣男

3.        指腹為婚、強暴結婚,都是非法的。

4.          用武力占領,來達到統一的目的,例如俄羅斯佔領烏克蘭部分土地,都是非法的;若中共武力犯台來達成統一,違法的。

 

台海出事 全球經濟恐遭毀滅性影響【摘要2022.9.27..中時】美國國務卿布林肯,在25日播出的電視專訪中指出,中國大陸針對台灣的動作愈來愈挑釁對整個區域的和平與穩定構成威脅。

他並警告,如台海動盪將衝擊全世界,作為半導體製造大本營的台灣萬一出事,全球經濟恐遭受毀滅性影響。

布林肯上周五(23日)與中國國務委員兼外長王毅在紐約聯大場邊會晤後,接受美國哥倫比亞廣播公司(CBS)節目「60分鐘」專訪,主持人佩利(Scott Pelley)提到拜登總統18日在同一節目訪談中重申,若中國武力犯台,美軍將會協防。佩利就此問布林肯,王毅是否要求他解釋拜登的說法?

布林肯表示,美中雙方對台灣的態度不同,他與王毅就此有過對話,「我重申了總統說過的話,以及他清楚且始終如一表明的內容。我們持續堅守『一個中國政策』,決心和平解決分歧堅持維護台灣海峽的和平與穩定,我們並深切擔憂中國已在採取行動,試圖改變現狀。這是問題所在。」

布林肯並警告,台海萬一出事,將衝擊全世界。他解釋稱,因為幾乎所有半導體都在台灣製造,美國現在大力在國內投資半導體,原因之一就在此。他說,美國設計半導體,但實際生產分布在幾個地方,台灣製造了大部分,若遭到破壞,對全球經濟的影響恐具毀滅性。美國財長葉倫22日也說,台灣是先進半導體的唯一來源,這對美國國安造成風險。

23日的美中外長會上,布林肯強調,在符合美國長期以來的「一中政策」下,華府致力於維持台海的和平與穩定。

王毅則指責美方搞所謂「以台制華」,甚至公開聲稱要協防台灣,發出了十分錯誤和危險的信號。儘管雙方在台灣議題上針鋒相對,但專家認為,在美國眾議院議長裴洛西訪台帶來動盪之後,這場外長會很重要,也顯示11月「拜習會」仍有可能。

美媒曾報導,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計畫11月出訪東南亞,並與拜登舉行會談,場合可能是印尼峇里島的20國集團(G20)峰會,或是泰國曼谷亞太經合會(APEC)峰會期間。不過據泰媒24日報導,拜登會參加1115日至16日舉行的G20峰會,但由於「家庭事務」,他不準備出席之後登場的APEC峰會,由副總統賀錦麗代表與會。

 

拜登不只傳達訊息給中共,還有其他所有人【摘要2022.9.27.YAHOO董立文】915日美國總統拜登(Joe Biden)接受美國媒體專訪,第五度重申:中共若對台灣動武,美軍將會介入

拜登這些話當然有針對北京的意涵,但不只是說給中共聽的,還是說給台灣、美國自己與其他國際社會成員聽的。理由很簡單,中共不好騙,中共本來就不信任美國,加上中共早已把美國當作敵人,估計最慢當拜登第二次「失言」時,中共就已斷定,拜登是故意為之,絕非無心之過。

美國政府當然知道中共不相信拜登失言,但仍做一個紙糊的下台階,說什麼美國的一個中國政策沒有改變云云,就看北京要不要順階而下。問題是,為什麼拜登要專挑台灣議題來跟習近平叫陣?

拜登是外交老手,政治精算師,他所講的話及白宮幕僚們的解釋,都有其特殊意涵,若我們系統性的追蹤拜登政府涉及台灣的言論,就可以更精確的掌握其政策意涵,無需陷入戰略模糊或戰略清晰的糾結中。拜登在臺灣議題上至少已有四次「失言」紀錄,

第一次20218月說美國對北約成員國負有「集體防衛」承諾,而且「對臺灣、日本和韓國也一樣」;

第二次202110月記者問如果中共攻打臺灣,美國是否會保衛臺灣,拜登回應「對,我們有此承諾」。

第三次20211116日「拜習會」後,拜登宣稱「臺灣是獨立的,自己決定(要不要臺獨)」,「我們不鼓勵臺灣獨立,我們讓他們按照臺灣協議自己決定」。

第四次是2022523日拜登與日本首相岸田文雄的聯合記者會,記者詢問,美國對烏克蘭並無軍事承諾,若台灣發生同樣狀況,美國是否願意軍事介入?拜登以「Yes(是的)」回應,他也強調我希望這不會發生,也不會有人試圖這麼做。當記者再度追問同樣題目,此時拜登低下頭看稿再度以點頭回應,並說美國已表明承諾。雖然美國同意了「一中政策」,也簽署過相關文件,但不代表中共可用武力奪取台灣。

拜登表示,美國會與其他國家一同確保中共不會對台動武,共軍軍機靠近台灣是在台海玩火。如果中共試圖拿下台灣,是一件很危險的事,那就必須付出非常大的代價。目前中共應該不至於武力犯台,但這取決於世界展現的態度,讓侵略者付出多大代價。拜登的這一段涉台講話,是一篇完整的政策說明,並非一兩句話的「失言」。

此前,55日美國國務院更新了網站上美台關係的內容,其中刪除了「台灣是中國一部分」的表述,也不再提及「美國不支持台獨」,還在有關美國「一個中國政策」闡述中將《台灣關係法》置於美中3個聯合公報之前,並增加了涉及美國對台軍售的《六項保證》等內容。

此後,524日美國記者在「四方安全對話」領袖拍照時的空檔再次追問,針對美國「對台灣戰略模糊態度是否已經無效」,拜登回應「不是」。

另一記者問,若台灣遭到攻擊,美國是否會派軍到台灣,拜登強調「政策完全沒有改變」。較特殊的是,拜登罕見的以嚴厲口吻指控中共軍機靠近台灣是在「玩火」、「如果中共試圖拿下台灣,是一件很危險的事,那就必須付出非常大的代價」,這是來自美國總統最高階層與最正式的警告。

再者,526日美國國務卿布林肯,發表中國政策演講題為「本屆政府對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方針」(The Administration’s Approach to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在涉台言論中,須注意布林肯歸納了中共改變現狀的威脅:「我們的政策沒有改變,變化來自北京日益增加的脅迫例如試圖切斷臺灣與世界各國的關係,阻止其參與國際組織。北京的言辭和活動日益具有挑釁性,例如幾乎每天都出動中國人民解放軍的飛機在臺灣附近飛行。這些言行嚴重破壞穩定,造成誤判風險,威脅到臺灣海峽的和平與穩定。」

這次,拜登接受美國哥倫比亞廣播公司(CBS)專訪,記者問:「對於你對台灣的承諾,中國國家主席習應該知道什麼?」

拜登說:「我們同意我們很久之前簽署的內容。有一個中國政策,而台灣對他們的獨立作出自己的判斷。我們不是在移動……我們不是在鼓勵他們獨立。我們不是……那是他們的決定。」

記者問:「但美軍(U.S. Forces)會不會保衛該島?」

拜登說:「是的,如果事實上發生了前所未有的攻擊。」

記者追問:「因此,與烏克蘭不同,明確地說,(總統)先生,美軍,美國男女們會在中國入侵的情況下保衛台灣?」

拜登說:「是的。」

接著,國家安全顧問蘇利文(Jake Sullivan)的解釋是,正如拜登在訪問中所說的,美方持續支持一中政策、反對片面改變現狀,並支持台海穩定和平。拜登每次談及台灣時都會重申這些基本承諾,「他(指拜登)十分清楚且毫不含糊地的強調並重申一中政策」。

白宮國安會印太事務協調官坎培爾(Kurt Campbell)則表示,他不認為把白宮發言稱作「收回總統言論」是恰當的作法,拜登發言意思很清楚(speak for themselves)。美國政策向來維持一致,沒有改變,未來也會持續如此;美方主要目標是維持台海和平及穩定、穩定現狀,並確保雙方有健康對話討論,努力避免情勢無意間升高,這些仍是拜登政府不變的目標,與先前政府一致,他所支持的是美國民主黨與共和黨政府都執行的歷史性對台政策,數十年來協助維持台海和平穩定。

 

拜登四度宣示美軍護台說 對中國升高武力威脅的「再嚇阻」【摘要2022.9.27.YAHOO/吳明杰】美國總統拜登919日在接受CBS哥倫比亞廣播公司新聞節目《60 分鐘》專訪時,針對如果中國武力侵台問題,再度明確宣示美軍將會保衛台灣。

這已是拜登總統上任後第四度公開強調美軍護台說,足以證明此言不僅絕非口誤,甚至可能是華府刻意安排的橋段,用意即在政治上對中國升高對台武力威脅的「再嚇阻」,也是對中國破壞台海現狀的「再平衡」,最終目的則在避免北京誤判並引爆台海戰爭。

拜登總統這次強調美軍將會護台的時間點,是在8月共軍對台大規模軍演後;而第三次在今年5月訪日時公開承諾美軍將會保衛台灣,則是在俄烏戰爭爆發後;前兩次分別在去年10月和8月,拜登會被問及美軍是否將會協防台灣,則是因為美軍從阿富汗撤軍後,中國刻意炒作「今日阿富汗、明日台灣」的「棄台論」和「疑美論」,而這四次發言的共同政治背景,都是因為中國拉升對台武力威脅並破壞台海現狀。

換句話說,拜登總統四次宣示美軍將會保衛台灣,正是因為中國升高對台武力威脅,而這已違背華府「一中」政策中最重要的「台海和平」核心,以及美方反對片面改變台海現狀的立場。

也因此,在北京一再以武力改變台海現狀並破壞台海和平的動作下,拜登四度宣示美軍護台說,用意即在對台海情勢的「再平衡」,目的更是藉此「避戰」並維護華府「一中」政策的「台海和平」核心目標。因而白宮事後補充強調美國「一中」政策並未改變的說法,本來就沒有和拜登所言相違背。

美軍會在中國武力侵台時協防台灣,早已是華府政界跨黨派的政治共識,唯一的爭論在於是要採取公開宣示、直接警告北京的「戰略清晰」路線,還是保持讓北京猜測的「戰略模糊」路線。不過無論華府政治高層如何表態,對美軍高層來說,都必須先備妥所有可能的協防方案和作戰計畫。

也因此,美軍內部從五角大廈到各軍種、印太司令部,早有因應台海戰爭的相關部署和準備,只是礙於華府的「戰略模糊」路線,通常美軍高層不會把美軍協助台灣的立場對外說得太明確。然而,只要長期觀察美軍在台海周邊的偵查、軍演和部署等軍事行動,其實也可看出美軍針對台海情勢早有各種準備。

美軍第七艦隊指揮官湯瑪斯(Karl Thomas)就在華爾街日報專訪中提及,「中國如果企圖封鎖台灣、國際社會將會介入」,這項說法甚至比拜登總統四度宣示美軍護台還要早一天,代表美軍內部對拜登的護台政策其實早有理解;而在拜登釋出訊息的隔日920日,美國海軍伯克級驅逐艦「希金斯號」(USS Higgins)也再度聯合加拿大海軍巡防艦「溫哥華號」(HMCS Vancouver)穿越台灣海峽,這項動作,也再度印證拜登的美軍護台說絕非虛言。

此外,美國空軍部長肯達爾(Frank Kendall)也同時公開向北京提出警告,直指「中國若侵略台灣,將會犯下滔天大錯」,並同樣強調美軍將在中國武力侵犯時,將會以某種形式協防台灣,更提醒北京要以俄烏戰爭為前鑑,看看俄羅斯併吞烏克蘭的企圖如何遭到粉碎;無獨有偶,連駐韓美軍司令拉卡梅拉(General Paul J. LaCamera)同日也公開透露,他正在擬定一項針對中國武力侵台的應急計畫。

由此可見,拜登政府從三軍統帥到五角大廈和負責台海防衛的印太司令部,針對中國對台動武企圖,在內部其實都已有明確立場和相關應變,問題只在於會用何種形式協防台灣、以及介入程度會有多深的差別。

筆者認為,美軍協防台灣的定義,在現代高科技戰場中,恐已不需再拘泥所謂的「直接派兵」。因為從俄烏戰爭中可見,美軍即便只是提供烏克蘭軍方重要的戰場ISR情報,加上軍援具有高精準度的武器彈藥,就已讓俄軍在烏克蘭戰場吃盡苦頭、節節敗退。

而對於戰場型態更特殊和困難的台海防衛作戰,美軍如能在戰爭爆發前就先以軍援、軍售各種方式先提高台灣自己充足的防衛所需武器和彈藥,並先建立美台間多元的戰場情資提供和備援管道,甚至在戰時直接從遠距外直接以精準的海空火力支援打擊,絕對就足以讓共軍在犯台過程中層層受阻並最終犯台失敗。

簡單來說,台灣對美軍協防的態度,應抱持「美國有效嚇阻、台灣防衛固守」的「避戰看美國、備戰靠自己」思維。因為美國擁有核武優勢,才具備對中國武力犯台企圖的有效嚇阻力;而萬一台海還是開戰,即便美軍出動協防,台灣也應負責本土和近海、近空的防衛;另台灣也必須要能在缺乏外援下持續防衛固守,才能避免有外在變數下仍能維持生存。為此台灣自己當然更應加強備戰,如此才能穩固台灣國防安全的核心和根本。

全站分類:時事評論 國際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