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向百歲人瑞 王鼎鈞老先生較真一件事
2024/03/25 14:47
瀏覽434
迴響1
推薦11
引用0
向百歲人瑞 王鼎鈞老先生較真一件事
把國民黨釘在恥辱柱上
山東籍作家王鼎鈞先生在旅居美國以後,終於躲開國民黨的統治,他對國民政府能在台灣立定腳跟,有一個重要的評價,認為:「國民黨靠兩件大案殺開一條血路,一件『二二八事件』懾伏了本省人,另一件『煙台聯合中學冤案(即澎湖七一三事件)』懾伏了外省人。」
這個說法引用的人最多,因為王鼎鈞先生出身於國民黨,有出自內部的人罵國民黨,更有說服力,算是從此把國民黨釘在恥辱柱上,翻不了身了,證諸近30年來台灣政治的走向,王鼎鈞的評論影響太大,甚至可以影響到下兩三個世代!
國民黨現在像一條在汪洋中的破船,還能起死回生,再度登岸重新出發嗎 ?
王鼎鈞(1925年4月4日—),山東省臨沂縣蘭陵鎮(今屬臨沂市蘭陵縣)人,臺灣當代散文作家,曾用筆名方以直。創作以散文為主,其它還有詩、小說、劇本及評論。現旅居美國紐約州紐約市,專事寫作。
簡歷(引用維基百科)
王鼎鈞出身山東蘭陵王氏望族,為蘭陵美酒公司創辦人王翔和之孫。其弟為台灣著名之西洋近代史權威王曾才。對日抗戰期間,離開山東老家,追隨國民政府抵達大後方安徽阜陽,投入李仙洲將軍所創辦之「成城中學第二分校初中部」(後改「國立第二十二中學第二分校」)。14歲初中學畢業後投筆從戎,1949年隨中華民國政府退守來臺,考入張道藩所創辦的小說創作組,受教於王夢鷗、趙友培、李辰冬,打下寫作的基礎。
王鼎鈞曾於中國文化學院、國立藝術專科學校、世界新聞專科學校等大專院校講授新聞報導寫作及廣播電視節目寫作,先後任職中國廣播公司編審組組長、中國廣播公司節目製作組組長、中國電視公司編審組組長、正中書局編審、幼獅文化事業公司、《中國時報》,並曾擔任《掃蕩報》、《公論報》、《徵信新聞報》(今《中國時報》)的副刊主編與《中國語文月刊》主編。王鼎鈞1950年代進入中國廣播公司之後,因遭懷疑是匪諜,長期被相關單位注意。王鼎鈞於1978年離開台灣,前往美國紐澤西州,任職於西東大學雙語教程中心,編寫雙語教學所用的中文教材。
王鼎鈞曾獲中華文藝獎金委員會「國父誕辰紀念獎金」、行政院新聞局金鼎獎、中國文藝協會中國文藝獎章文藝評論獎、中山學術文化基金會中山文藝創作獎、《中國時報》時報文學獎散文推薦獎,與《聯合報》、《中國時報》輪流主辦的「吳魯芹散文獎」。[1]1999年,王鼎鈞《開放的人生》入選台灣文學經典三十。2001年,王鼎鈞獲得北美華文作家協會「傑出華人會員」獎牌。2010年5月15日,明道大學舉行「王鼎鈞學術研討會」,主題為「王鼎鈞的人與文」,與會者有席慕蓉、隱地、張瑞芬、應鳳凰、張曼娟、陳義芝、廖玉蕙、李瑞騰等人。2014年,王鼎鈞獲得第十八屆國家文藝獎。其散文卓然成家,被譽為「一代中國人的眼睛」。
王鼎鈞是基督徒,但對佛學有興趣且有深厚研究,他說:「我是拿著基督教的護照,到佛教辦了個觀光簽証。」[2]王鼎鈞認為佛學對寫作很有幫助,他說:「作家一旦發現有甚麼方法讓他寫得更好,就像商人發現賺錢的財路,軍人發現致勝的武器,一定不肯錯過,佛法對文學創作有幫助。」[3]王鼎鈞欣賞聖嚴法師,他說:「別人寫文章弘法,我看不懂;只有聖嚴法師,我看得懂。」
軼事
王鼎鈞在抗日戰爭期間到大後方入學,在「成城中學二分校」辦理入學的時候,因幼年沒過生日而遺忘了出生日期,又沒帶各種證件,被該校教務處管理註冊的一位書記以四月四日訂為他的官方生日,該書記還勉勵他,四月四日是「成城中學校慶」,也是「兒童節」,也代表「男兒志在四方」,是個很好的日子,後來那位書記調動到西安任職。

綜觀王鼎鈞先生一生的成就,獲獎無數,是國民黨所栽培出來的優秀文化人,1950年代進入中國廣播公司之後,也許因為崔小萍案的影響,曾經遭懷疑是匪諜,長期被相關單位注意,但是沒有因此身陷囹圄。
王鼎鈞於1978年離開台灣,前往美國紐澤西州,任職於西東大學雙語教程中心。終於躲開國民黨的統治之後,他對國民黨的評價,讓國民黨在本省人和外省人群中,都成了專制暴政的代名詞,30
年來都不得翻身,所有政黨中,在年輕人裡的好感度一向敬陪末座。
國民黨雖然像是王鼎鈞的母親黨,在離開國民黨後,王鼎鈞決絕的態度,讓國民黨猶如翻落泥潭,不但沾滿污水,還下不了台!
王鼎鈞先生也許認為自己為了公義的大是大非,即使忍痛也要扳倒國民黨,把它釘在恥辱柱上,卻沒有思考過:「這種評價是否公允恰當?」
國民黨的弱點
國民黨的「人治」傾向
國民黨的自我定位是「革命民主政黨」,實際運作則是「革命多於民主」,因此權力最終會集中到國民黨的主席手上,產生一個「人治」的政權,「人治」的結果是「法治不彰」,不能從制度面
解決問題,面臨換屆時就出現接班人不易選定,所託非人的困境,
也造就國民黨難以自我檢討的天性,( 請問誰敢檢討黨的主席? ) 要等敵人來為自己檢討!
國民黨的「人才」何在?
知名作家李敖對兩蔣政權有一尖刻的批評:「老蔣把人才用當奴才用,小蔣把奴才當人才用。」李敖曾經因反國民黨專政,又幫助彭明敏逃往瑞典,在聯合報、中央日報爆炸案事件後,被依「台獨五大員」罪名判刑10年,關了5年半,親身體驗過鷹犬奴才的威力,才有如此感慨!國民黨選取人才全憑主席的好惡,非關輿情評價與制度晉升!
儒家講:「物不得其平而鳴」,國民黨兩蔣時代人心的不平,只能私下放炮了 !
國民黨真的一無是處嗎 ?
國民黨在兩蔣時代,因應國際政治民主與共產兩集團雙極對抗的時勢,能夠保留台灣一隅傳承中華傳統文化於不墜,是人類歷史的奇蹟,蔣介石在撤退專機上親自納入儒教、佛教、道教的代表人物,為故宮文物建立一個新的台北故宮博物院,請朱家驊在南港重設中央研究院安頓學術界領導人士。國民黨對學術、文化、宗教傳統的尊重心態,是華人政治圈中罕見的例外,歷史上的霸主、英雄、皇帝建立政權後都是要求一切勢力必須臣服在自己腳下,政治鐵桶和鐵拳不會放過任何潛在的對手,國民黨對境內、境外一切的學術、文化、宗教活動都客氣相待,只要不碰觸叛亂、共匪和台獨「三合一敵人」這個底線,就算戒嚴令也只限制了辦報和組黨的自由。( 國民黨自估只限制百分之三的自由和人權 )。
國民黨為何註定背黑鍋 ?
「二二八事件」真相
2023年3月1日,上海市台聯原黨組書記,現任上海市人民政府參事季平先生,在《上海市社會主義學院學報》2023年第1期
公開報導,「二二八事件」是由原中共臺灣省工委書記蔡孝乾領導下,在臺北及全島進行的起義事件。這次重大的宣告,好像打在棉花糖上,沒有引起任何的注意和反響,真是船過水無痕,王鼎鈞老先生已近百歲,看不到此文,更不可能修改他原來的論斷,國民黨也改不了註定當背鍋俠的命運。
「七一三事件」真相
為追究「七一三事件」真相,2016年《中時新聞網》特派記者江飛宇邀集軍事史專家許劍虹先生同去訪問真實親歷過「山東流亡學生匪諜案」的其中一位間接受害者,家住台北市松山區的抗戰老兵王中逵先生,他認為這起歷史悲劇所代表的,並不是社會大眾所以為的白色恐怖事件那般簡單。主要是涉及到國軍內部的派系鬥爭,老人家認為整起「山東流亡學生匪諜案」的背後,還有許多不為外人所知的故事值得討論。
受害者不是只有校長、老師與學生
首先有大眾常常被事件名稱所誤解,其實「山東流亡學生匪諜案」的受害者並不只有八千多名集中在「澎湖防衛司令部子弟學校」的師長與學生而已。王中逵表示,幾乎當時所有被集中在澎湖的山東人,都可以稱得上這個事件的廣義受害者。他們當中除了校長、老師與學生,還有軍人、警察、國大代表甚至立法委員,所以他認為,此案應該叫「山東流亡者冤案」更符合事實。

比如說,王中逵雖為受害者,但他自己並不是流亡學生。王中逵在當時已經是陸軍的無線電通信員,並追隨山東省保安司令部第3師師長張景月將軍打過三年的抗日游擊戰,所以當案件發生時,他其實已經是名抗戰老兵。那麼,為什麼身為無線電通信員的王中逵,會出現在澎湖呢?
原來,王中逵剛剛撤退到台灣後不久,就受到老長官張景月的邀請,希望一同回到大陸從事反共游擊戰。當時韓戰還沒有發生,張景月將軍希望與老友時任大韓民國總統的李承晚合作,以一艘國軍砲艦為基地,對山東沿海地區實施騷擾性攻擊。而為實現這個目標,因此張景月想到山東青年聚集最多的澎湖去招兵買馬。 由於王中逵具有操作無線電設備的技能,也就加入這支張景月的反共游擊隊,與其他五十多名隊員前往澎湖。沒想到原本答應配合張景月計畫的澎防部司令李振清卻突然變卦,張景月、王中逵一行人抵達馬公後,就遭到李振清的限制行動。王中逵回憶,他們一行人被集中在馬公的媽祖廟內管理,平時可以自由活動,但是不可以離開澎湖。
顯然李振清不僅想要強迫青年學子當兵,同時也想收編張景月手下的游擊戰士。張景月這才知道李振清這個司令手下是沒兵的,才要如此抓兵充數,當然也就不可能允許其他人也在此招兵買馬。這才是當年的事實。
當年李振清為加強招兵,出現許多令王中逵感到匪夷所思的情景,其中想來最怵目驚心的場景就是李振清連撤退到澎湖的數百名青島員警都不放過。這群員警奮起抗拒強制徵兵,警察們一度還拒穿軍裝,而是穿著黑色的警察棉衣、架起重機槍,如同準備作戰一般要與李振清的部隊決一死戰。不過到最後,由於李振清的行動得到了東南行政公署長官陳誠的支持,缺乏後援的警察們最終仍只好被迫屈服。
到底有多少學生死亡?
由於自己沒有被限制行動,王中逵在1949年7月13日當天,僅隔著一道圍牆,全程目睹到「山東流亡學生匪諜案」的經過。那天一開始是李振清將軍給學生們訓話,由於距離很遠,訓話的內容他並沒有聽清楚。不久學生們就開始起鬨鼓譟,顯然是對李振清的演說感到不滿。接著,被激怒的李振清一氣之下將手中的棍子給打斷,然後要求學生選出一位代表與他對話。結果沒想到,那名學生代表才剛到台前,就被衛兵以刺刀刺中臀部而倒地。很快的就有幾名士兵將該名受傷的學生抬出去。在當下王中逵還真的以為那位學生是被抬去槍斃。
但出乎意料的是,沒多久那名學生又被抬回操場,而且屁股上很明顯的有包紮過的痕跡。王中逵才鬆一口氣,瞭解李振清將軍還不至於惡劣到對學生下殺手。不過,為防止學生逃離,李振清的一些手段也確實令人不敢相信。比如他會派士兵拿棍子到碼頭邊埋伏,只要有人想要搭船離開就會被打。
王中逵表示,當時許多女學生想要逃離澎湖,刻意與在馬公整補的海軍官兵交友。而這些海軍弟兄有不少人是畢業自青島海軍官校的山東人。女學生希望透過這些來自海軍的男朋友,可以偷偷搭乘軍艦逃離澎湖。結果,事跡敗露,李振清下令士兵對所有靠近碼頭者都不分男女給予棍子伺候,導致許多想要結交海軍男朋友的女學生也跟著一起挨打。
誰該為「山東流亡學生匪諜案」負責?
在那段時間有傳聞指出不少學生在睡覺時被裝入麻布袋丟到海中淹死。王中逵表示他也聽過這類說法,但由於自己並沒有親眼目睹過,所以也無法證實傳聞的真假。不過他以當年的親身經驗,證明出身山東清平縣的李振清將軍並沒有許多人講的那麼冷酷無情。
在媽祖廟與數百名追隨張景月到澎湖的游擊隊員、鄉長、國大代表與立法委員一起被軟禁一段時間後,王中逵認為這樣不是辦法,於是決定親自去與李振清談離境。許多與他一起被軟禁的山東人都勸他不要自討苦吃,因為李振清若被激怒,是會命令手下衛兵把人押到沙灘上曬太陽曬到脫皮為止。
不過,年輕氣盛的王中逵沒有聽勸,真就一個人與李振清談了好幾次的話。據王中逵回憶,李振清其實算是很簡樸,平常在司令部時連參謀與衛兵都沒有設置,可以直接走到他前面對話。去了幾次後,李振清可能是被這個講家鄉話的毛頭小子纏到不耐煩了,居然還開出一張通行證,讓王中逵等五名電台人員得以安全離開澎湖。
事後回想起那段歷史,王中逵認為李振清可能並不是壞人。因為李振清將軍不但是名參加過台兒莊大捷的抗日名將,而且在國共內戰期間,李將軍指揮的陸軍第40軍在河南省新鄉與安陽一帶多次擋住解放軍大規模攻勢達三年之久,可見李將軍能征善戰,並不是庸才。只是連年征戰損兵折將,且李將軍的老軍閥習性很難改變,所以在擔心自己部隊可能被解散的心理壓力下,產生強迫在澎湖的山東人都從軍的想法。畢竟,對於當時的軍事將領而言,要是失去了軍隊,指揮官可能當不了多久。更不幸的是,李振清的40軍大多數是河南人,所以才會以如此粗暴的手段,對付不願意屈服的山東流亡學生。
但是「山東流亡學生匪諜案」鬧到那麼大,整起悲劇總該是有個元凶在。對此,王中逵表示,當時下野,而且人在中國大陸的蔣中正應該稱不上是這起歷史事件的主導者。老人家認為,當時握有台澎地區軍政大權的東南行政長官陳誠將軍,才是真正該為此事負責。
原來在日本剛剛投降的時候,陳誠從黃埔系將領的本位主義出發,裁撤數十萬抗戰有功的山東游擊隊。結果內戰爆發後,在山東境內戡亂的中央軍嫡系部隊在得不到地方民團的配合而慘敗,讓使得許多山東籍國大代表與立法委員,氣得喊出「殺陳誠以謝國人」的口號。這就造成了陳誠的戒心。
考證錯誤
所以,王中逵懷疑陳誠是否想要利用這起事件來整肅曾經威脅要殺他的山東知名人士。尤其事件的主角,也就是張敏之校長,在12月11日被槍斃,剛好是蔣中正先生在12月10日抵台的第二天。王中逵確信,陳誠是想趕快趁總裁瞭解事件原委前先殺人滅口,以造成既定事實。因此王中逵認為真正該為這段歷史悲劇負責的人是陳誠。
因此當時倉皇辭廟的國民黨總裁蔣介石初到台灣,又如何去安排殘酷血案鎮壓外省族群?把1949年「七一三事件」真相類比為第二版「二二八事件」,豈不是成了「張飛打岳飛」,完全對不上號,王鼎鈞老先生明年即將成為百歲人瑞,我們也不能期待他願意改口了 !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不分類 不分類
自訂分類:歷史
上一則: 王鼎鈞談山東學生匪諜案
下一則: 國民黨為何註定背黑鍋 ?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1) :
1樓. 亓官先生
2024/04/14 09:30
中國大陸奔向臺灣的人
王鼎鈞本人不是「七一三事件」的直接受害者,此事的陰影卻籠罩了他的大半生,「我們這些由中國大陸奔向臺灣的人,斗笠裡都有一根鐵絲,雷電在我們頭頂上反覆搜索」。
直到晚年移居美國,他才獲得「百分之百」的言論自由和心靈自由,開始寫作回憶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