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打造金瓜石的第二春
2013/07/15 00:20
瀏覽288
迴響0
推薦12
引用0


打造金瓜石的第二春

 

                                     作者:林青雲老師                                                  謹在此致上深深的感謝

壹、繁華盡逐煙雲散,獨留禿嶂向斜陽

從臺北搭乘臺汽國光號汽車到基隆,再由基隆轉搭基隆客運的班車,或由臺北車站乘北宜線的火車到瑞芳,再由瑞芳轉乘客運班車,都可以到達素以秀麗風景蜚聲於世的山城金瓜石,車程大約二小時左右。翻過了九份舊道的隔頂,呈現在你眼前的,是一個箕形的山坳,山坡上散列著民房和礦廠,三面背山,一面向海,予人一種遺世獨立,別有洞天,有如身入一個世外桃源的清新感覺。

金瓜石,這一座遠東最富盛名的金都,一百多年來,歷經了極盛時期的輝煌成就,和如今的沒落凋敝的悲涼命運,使人興發無限滄桑變幻的感覺。從光緒十五年(公元一八八九年)這裏發現了金礦以後,即掀起了一片淘金的熱潮,從各地湧到這裏來的淘金客,把整座礦區都擠滿了。日本人在光緒二十三年(一八九六年)開始組織株式會社著手經營開採,每年出產的黃金,恆以噸數計算,對於日本帝國主義的侵華罪行,給予了不少的經費資助。

 


 

臺灣光復以後,採礦權由國人收回,屬於經濟部的金銅礦務局經營,其後改組為臺灣金屬礦業公司,為國營事業。多年來的挖掘開採,如今,金脈難尋,新的礦脈又未再發現,轉而採銅為主。復因經營不善,人謀不臧,使這一座原來對國家礦業有著極輝煌貢獻的礦山,從此沒落凋敝,一蹶不振,國營的金屬礦業公司,也因而壽終正寢,宣告解散。本山的所有廠房,一律停止操作,剩下一座新建的禮樂煉銅廠,移交給台灣電力公司,沒有經營多久,也告關廠。

回想三十多年之前,這裏的景觀,雖不如日治時代巔峰時期的繁榮,但仍可保持著豐盈不墜的局面。每日清晨,家家炊煙裊裊,道路上盡是熙來壤往的人群,趕著上班的工人,上學的學生,各處廠房發動的機器聲,和著人群的喧譁聲,空中的纜車,山坡上載礦的電車,此起彼落,競奏著一支山城的組曲,也呈現了一幅特殊的自然景觀。

直樸樂觀的工人,待遇合理,生活安定,無不樂天知命,笑口常開,過著幸福滿足的生活。吃飯有福利餐廳,購物有供應社,洗澡有免費的公共澡堂,娛樂有全省最廉價的電影院,生病有免費的醫院,進修有圖書館,理髮有廉價的福利社,還有員工子弟學校可讀書;凡是生活上食衣住行育樂的一切需求,公司都為員工設想到了。所以工人們都能安於現實,對外面的繁華奢靡現象,毫無豔羨嚮慕的心理。

 

    


 

曾幾何時,這一座安寧祥和與世無爭的山城,由於礦源告罄,使公司一再虧賠告貸,工人一再受到裁員資遣,又因煉銅排洩出來的毒氣,威脅到人們的健康。於是一大部分的居民,不得不外遷他鄉,另謀發展。及至金屬礦業公司宣告解散,本山的一切廠房機器停擺,於是原屬於生氣蓬勃的一座礦區,頓時陷入了靜寂淒冷的境地,盛況已不復從前了。

如今,你所能看到的,只是一棟棟無人居住的空屋,銅山里最繁榮的一條商業街,在一場大火之後,留下了滿目淒涼的景況,已無人再去顧盼理睬了。原來擁擠的人群,已消失無蹤了。只留下一些老弱婦孺,仍眷戀著故居,沈湎在回憶往事的思潮中。

當地的小學─瓜山國小,在三十五年前,仍是北縣的智級學校,擁有近四十個的班級,可是如今已淪為勇級的小型學校,每一年級都由十幾個小朋友湊合而成,學生的人數未超過百人,跟以前近二千的人數,簡直不能相提並論了。雖黌舍依舊,但大部分的教室已經荒廢不用,徒然成為蚊子、蒼蠅的遊樂場。令人難免有人面桃花的慨歎。

 



                       瓜山國小近況

 

本來人間的興替盛衰,乃是自然界的一種現象。但是在我們看過了金瓜石昔盛今衰的變化歷程以後,不免令我們的心裏,興起了無限的感慨!十年河東,十年河西,滄海桑田的變化,並非無稽之談。因此,我們不禁要發出「繁華盡逐雲煙散,獨留禿嶂向斜陽」的感慨了!

貳、水秀山明堪遊賞,尋幽覓勝任徜徉。

三十年前,我曾寫了一篇「瓜山頌」來讚美這一座山城的秀麗景致,原詩是這樣的:

巍巍瓜山,夙承天眷;蘊貯寶藏,寰宇稱羨。

人傑地靈,鍾毓群彥;增產興邦,勤勞不倦。

氣蒸霞蔚,水秀山明;峰屹獅子,洋倚太平。

層巒疊翠,突兀崢嶸;煙波浩渺,浪湧堪驚。

地產黃金,山多璀璨;造化資民,發人興歎。

山嵐映輝,上沖宵漢;英才薈萃,斯文其燦。

峨峨瓜嶺,物事常新;斯民利樂,庇佑有神。

欣逢治世,保奉含真:千秋萬世,永保此珍。

   當景明亭興建完成以後,先君也作了一篇「景明亭記」,鐫石高掛亭上,原文是這麼寫的:

 

 


 

「 許 君朝寶,字懷仁,為吾鄉之德邵長者。平日樂善好施,熱心公益,凡有益世道人心,挽俗移風之舉,靡不慷慨輸將,力肩艱鉅。今又斥資獨造此亭,於民國七十一年壬戌之冬,鳩工庀材興建,因稱『景明亭』,以為來往旅客休憩遣興之處。余既嘉其志,復樂觀厥成,爰挪管以記之。

觀夫斯亭景致,視野遼闊,足以遊目騁懷,極遠眺之娛,令人滌盡塵煩,消渳機心。登斯亭也,則北海之萬頃煙波,盡收眼底;鼻頭岬角之燈塔,一覽無遺。朝可觀海上旭暾,夕可賞星爍漁火;仰可眺瓜岩嵐氣,俯可瞰北海風光。或晨或夕,或風或雨,氣象變化萬千,殊饒情致。吾人登臨斯境,亦足以窺天地變化之機,窒奔競茍營之慾,賞心悅目,亦雅事也。

若夫縱目所之,即水湳洞之外海也。憶昔年甲午之役,滿清敗績,與日方締訂喪權辱國之馬關條約,李經方奉旨與日方行割臺儀式,即於此也。倚亭遠眺,撫今思昔,寧愴悢!

至若南山競秀,瓜岩獻瑞,雞峰聳峙,獅嶺呈祥,亦皆本地之佳景也。每逢晴朗假日,慕名而遠來攀登者,絡繹於途。至此,則可略舒行腳,稍卸仔肩。

吾鄉雖地處僻壤,然夙承天眷,昔日即以盛產黃金而蜚聲於世,號稱亞洲全都。如今,黃金採掘略罄,盛況不復從前矣。竊以為不變者山川,常新者人事。唯望吾之鄉人,處茲清明治世,於克享安和樂利,幸福生活之際,務期毋忘前人草萊締造之艱,允宜淬勵奮發,恢宏舊業,庶幾箕裘克紹,再創新猷,貽子孫萬世無疆之庥,實有厚望焉。」

在這兩篇作品中,我認為對於金瓜石景觀的描述,毫無一點溢美之辭,完全是憑直觀的感覺,真實的把它描寫下來的。

不可否認的,金瓜石的山水勝景,頗有許多迷人的地方。因此雖然如今人事已然全非,盛況大非昔日可比,但是這裏的山巒之美,已成為舉世聞名的遊覽勝地,卻是無可否認的。每值星期假日,由各地湧來這裏的登山旅客,摩肩接踵,終繹於途。

這裏可登的山有三座,第一座就是屏障於北海岸的基隆山,第二座叫做無耳茶壺山,第三座就是南山群峰中的金瓜石山了。

基隆山標高五百多公尺,山頂上有一座平臺,雜草已為遊客芟除。登高臨下,顧盼自雄,視野的遼闊,為他山所莫及。向東可眺望鼻頭岬角,朝西可窺探基隆市和金山,往南可覽賞瓜巖競秀,向北可俯瞰澎湃汪洋。登山的梯道,已由人工鋪成石階,並不難行。全程建有四座涼亭,每走一段路,如累了,便可在涼亭中稍事歇息。而且山勢平緩,不難攀爬,因此很受一般登山客的喜愛。可惜的是在卅年前,由於基隆築港,需要大量堅硬的花崗石材,以致一年到頭,都有很多的怪手在山腰間闢路挖掘,再一車車的運走,已然把整個山容都破壞了。再加上山坡都屬石礫,大型的樹木無法生長,只有坡護著及身的野草,這是它最大的缺點。

無耳茶壺山,座落在金瓜石的東邊,由於形狀酷似一把無柄的茶壺,因以為名。從側面看,又像一隻攀扶在山頂,眈眈地眺望著海上的雄獅,因次又名獅子山。許多登山者都很喜歡攀登這座山,乃由於它的形狀奇特,而且登山的路徑窄隘驚險,頗能滿足登山者冒險尋幽的心理,因此已成了遠近聞名的一座名山。

金瓜石是南山群峰中最高的一座,但是標高也不過 六百公尺 而已。上面以前稱為露頭,原有一座代表金瓜石獨特形象標誌的奇峰,由於形似一顆金瓜,內部充塞著閃閃發亮的金子,這也是金瓜石得名的由來。幾年來的開鑿挖掘,除了保有外殼以外,內部早已形成蜂窩狀態,從上面的坑道層遞而下,可以直通海底。上面是寸草不生,除了坑洞和石礫,一片荒涼景象,卻也造就了它的獨特風光,大可媲美於月世界,可惜後來由於採取露天開採,經怪手的不斷挖掘剷鑿,原有的形象早已不復存在,不能不令人為之惋惜慨嘆!

 

 

金瓜石玩,必須找識圖老馬當嚮導,否則自己摸索,絕對無法領略到它的情趣。金瓜石除了這幾座山可以攀爬以外,尚有許多外地所無的特別景致。多年來,我曾帶著同事或學生前往一遊。我帶領他們遊玩的路線是這樣安排的:年一天下午晚飯後,由臺北市公路局東站搭車前往基隆的國光號汽車,再改乘客運出直達金瓜石,晚上下榻在這裏的民宿,先欣賞山城寧靜的夜景。尤其是地上的燈火,與滿天的繁星,輝映成趣,陣陣沁涼的微風,由海上吹來,可以使人的一切煩愁頓時消失。第二天清早五點多起床,趕往勸濟堂的景明亭,欣賞日出的奇景,和金水公路蜿蜒曲折的情況,再回民宿吃早餐。接著由勸濟堂的後面,搭著下坡的纜車,到達六平巷礦場,再連續穿過兩個隧道,就可到達依山而建的十三層煉礦廠,然後一層一層的由上而下瀏覽餐觀,把煉金煉銅的一些過程,仔細看過。不過旅客多半會捨纜車而步行,其驚險的情狀,往往會令初決次涉足的人驚叫不已,煞是有趣,但也準會令你留下一次最深刻的回憶,到了坡底,就是北濱公路中途的水湳洞站了。這時,可以往鼻頭方向。爬過一座山嶺,在一處亭車場的下面,脫衣脫鞋,嬉弄波間,補捉游魚。尤其是學生,一玩就不想上岸,非得盡興疲累了,無法令他們停止活動。要不就搭上基隆客運到鼻頭,也可以在靠岸的陸棚上戲水,找寄居蟹,抓小魚,都可以玩得盡興。直到時間逼近黃昏了,就可以在鼻頭搭乘台汽中興號直達車,直回台北了。

 


參、一探陳跡多涱觸,撫今思昔倍神傷。

金瓜石是我的故鄉,我在這裏先後生活了三十年,包括我的童年和青少年的全部時光。生於斯,長於斯,學於斯,雖然離開它也已有三十多年,但是兒時的舊夢,不管生活的情境如何在與時推移,至今仍然歷歷在目,鮮活如新。

猶記得童懵時期,正值中日戰爭接近尾聲之際,我就讀的公學校(即今瓜山國小),為了躲避警報,經常停課,而令學生忙著割馬草、種菎麻。現在的時雨中學,那時候是日本子弟就讀的小學校。我們的同學常和那些養尊處優的日本孩子在路上相遇,一場紛爭鬥毆就難以避免了,但是最後吃虧的常是我們,誰叫我們是亡國奴呢?

 

                        林青雲老師的老厝

 

 


             現址:溪邊小築民宿

          

好在不久台灣光復了,但是在青黃不接的那一段期間,我們也確實吃了不少苦,比如吃不到白米飯,只好煮蕃薯籤粥或樹薯粉條來充饑,採野地生長的水芹菜,八角蓮莖,野紅菜…等來當蔬菜吃,因此大家都是面黃肌瘦。好在這段時間為時不長,不久,政局安定下來,政府為了復興農業,先後實施了三七五減租,公地放領,耕者有其田…等政策,以嘉惠造福農民,使台灣的農業漸漸復興,社會漸漸繁榮,奠下了今日富庶繁榮,安和樂利的基礎。

我的小學和初中教育,都是在這金瓜石接受的,瓜山國小和時雨中學,都是我的母校,在那兒,留存了很多我青少年時期美好的回憶,卻也包含了無限辛酸的歷程。

小時家境貧困,每當課後或假日,必須徒步往三坑後山的煤礦場去買煤炭,其中必須經過很長的一條隧道,從煤礦場背著或挑著煤炭回到家,往往要兩小時以上的時間,卻也練得了一身強壯的體魄。或者陪著母親到水湳洞的海邊淘洗煤炭,一趟就是一整天的時間,再從海邊把煤炭拿回家,又要兩小時以上。碰到了寒暑假,又得當臨時工人,賺取學費。挑石頭,背水泥,挖水溝,割野草,砌石牆,修馬路,那些苦頭沒嚐過?而這些微賤的工作,試問現代的孩子可曾做過?而現代的孩子們,受到了最好的呵護,最完善的教育,卻還身在福中不知福,問題青少年仍層出不窮。可真令人不勝慨嘆了。

 

金瓜石處處都有我青少年時代留下來的哀樂回憶。民國四十六年到六十年,我也先後在母校瓜山國小服務了十四個年頭,雖然如今我已離開它三十多年了,但是現在的夢中,十之八九都是懷鄉的情愫。如今,每年我仍會回去幾趟,但是看到它一年、一年的沒落,卻也不免心中暗自感傷,尤其是面對著以前玩過、住過、流漣過的地方,更有著很深的感觸,畢竟它和我的淵源是根深柢固的啊!

金瓜石的昔盛今衰,原也是自然界的一種盛衰消長的現象。今天,住在金瓜石的居民,雖然剩不到三十年前的十分之一,但是仍能蒙受著政府推行基層建設的恩賜,整個社區已見不到一條泥濘的巷道,在全省的社區建設競賽中,層履次奪魁獲獎,我們實在應該感謝政府這種嘉惠偏遠荒陬的德政。

雖然在經濟效益方面,它已失去了昔日的光彩和價值,且因土壤的貧瘠,人口的外流,而無法發展農業和商業,復因國營金屬的解體,使得當地的居民,很難繼續維持生計,因此人口的外流現象會較前更甚,如今,我們實應未雨綢繆,預為防止讓它成為一座荒廢的山城,因應之道,我認為除了發展該地的觀光事業以外,別無它途。理由有下述幾點:

響應政府維護文物古跡的政策。

金瓜石在礦業界享名已久,我們翻開小學的社會課本,,中學的地理課本,談到全國產金的地區,都可以見到它的名稱,所以不能讓它從此湮沒無聞。

形勢天成,風光綺麗,有發展觀光事業的優厚本錢。

形象特殊,富有教育文化的價值。德國當局,能在幕尼黑建立一座煤礦博物館,以招徠世界的觀光客,德國能,為什麼我們不能?

地位重要。自北濱公路開通以後,水湳洞已成為北濱公路中的要站,復因對外交通的便利,對它發展觀光事業的前途,幫助很大。

 

                     攝影:蕭瀟雨

 

繁榮地方,安頓該地區居民的生計,庶幾能發揮振衰起敞的作用。

至於具體的作法,謹不揣拙陋,借箸代籌,以供當局參考,並望早日付諸實施。    

 由觀光局成立金瓜石金屬礦業博物館籌備委員會,聘請專家著手從事籌劃建設工作,或開放由民間企業專家經營。

以金瓜石整個山區為主體,作整體籌劃,可分下列幾部分來加以說明:

露頭:責令開採單位儘量使金瓜山恢復原狀,如無法令部恢復,也應清除四周雜物,停止繼續開採,整理原有山洞,規劃安全設施,修築上山徑道,並修繕四平巷山坡的纜車,以接送旅客。此部分風景絕佳,常令遊客流連忘返,實有規劃為特殊風景區的必要。據我所知,有很多武俠片的電影鏡頭,都在這兒拍攝的。如「英烈千秋」劇中,張自忠將軍殉難時的鏡頭,也是在這兒拍攝的。連電影界都喜歡歷用這裏拍攝外景,足見這裏的美景,實在有其獨特引的地方。

在五平巷成立一座礦業博物館。把從山中挖掘出來的各種結晶礦石陳列出來,以供遊客觀賞,並且可以酌收門票以維持管理費,相信必能成為觀光此地的一大特色。

開放六平巷的礦洞,模仿德國慕尼黑煤礦博物館的做法,在礦坑內,利用蠟人和電力操縱,把工人挖礦,用電車裝礦、運礦的過程,活生生的顧現在遊客的面前,當然,上下坡的纜車必須通行無礙,而後下行通過兩個隧道,抵達煉礦廠。這一部分的景觀必能吸引遊客的極大興趣。

煉礦廠:利用原有廠房,加以整修裝飾,把煉金煉銅的所有過程,一步一步很逼真的顯現出來。遊客可以從最上層按序參觀,走完十三層的樓房,就可以瞭解煉金煉銅的整個步驟。這一部分,應該可以說是整座礦山觀光的精華部分。

在水湳洞建築觀光旅舍,讓遊客觀賞完整金屬礦業博物館以後,能夜宿旅舍,欣賞漁火夜景,充分休憩,以備第二天返回臺北或由北濱公路繼續向北旅遊。

 開發基隆山,無耳茶壺山的風景特區,以滿足登山者的要求。

由基隆山到露頭,建造空中纜車,原有的空中纜車為載礦用。但此空中纜車為載運觀光旅客用。

整個觀光過程可以做如下安排:

觀光客上午先由九份舊道的隔頂,登上基隆山,觀賞金瓜石四週的景色,然後坐空中纜車到露頭,觀賞露頭的景色和山洞的奇觀,並且可以從事撿拾礦石的活動。而後坐山坡的纜車到五平巷,參觀礦業博物館,黃金神社,太子賓館,在循東道到勸濟堂參拜、休憩、午餐,觀賞勸濟堂後花園。如果不想太累,可以夜宿勸濟堂,觀賞金瓜石寧靜的夜景,次日清早起床,步行到景明亭觀賞日出的奇景。早餐後,從勸濟堂的後山,搭乘山坡纜車,下到六平巷,參觀六平巷礦洞內採礦的過程,而後再循車道經過兩個山洞到達煉礦廠,仔細參觀十三層煉金煉銅的全部過程,末了再乘纜車到水湳洞,或搭乘台汽國光號繼續往鼻頭方向旅遊,或直接返回臺北,都可以獲得一次盡興的旅程.

 

 

後記:離開金瓜石已有五十年的我,第一次參加瓜山校友會團聚.與家姐國小老師林青雲先生同桌.得知他雙耳已失聰.與人交談時~皆以筆代言.

 

      作者:林青雲(左)老師與黃清漢先生攝於2013/02/17

 

      

 

 

 

 

感謝山城歲月學姐無私分享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不分類 不分類
自訂分類:不分類
下一則: 老人反應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