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尿疗问答:12.尿疗现状
2007/03/22 10:06
瀏覽1,672
迴響0
推薦0
引用0

尿疗问答:

12.尿疗现状

问:尿疗的现状怎样?

答:中国尿疗目前的现状是:

普及尿疗  造福民众
保亚夫

一、             尿疗已成潮流
    在中国,饮尿疗法自古有之,载入两千多年传统医学的历代医典中皆谓“人尿咸为味,性温无毒”,曾登堂入室,广布四海。到我国封建社会的晚期,一方面长期受世俗偏见的排斥;另一方面又受西洋医学传人的冲击,尤其是一些西医片面到认为“人尿是废弃物”、“人尿有毒”,误导民众,影响深远。饮尿疗法经历了长时期的风风雨雨,但没有被湮灭,凭着它自身具有的神奇功效,仍在民间广为流传着。

    据笔者所知:在世界上,四千多年来,尿疗法一直在印度流传。1979年印度总理德赛出访美国时,曾在美《时代周刊》上撰文宣传尿疗法。又离任后,为民众咨询尿疗而门庭若市;上世纪40年代,饮尿疗法在美国兴起,曾风靡欧洲,迄今在英、德、法和北欧诸国仍在流传;上世纪80年代,饮尿疗法在日本兴起,席卷东北亚和东南亚,波及太平洋周边地区。我国的台湾和香港相继掀起了尿疗热;在大陆,上世纪80年代处,开展有关真理标准的讨论,在“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的指导下,共产党员、知识分子、工人和农民实践了尿疗法,确认了尿疗法的效果,也确认了推广尿疗符合我国的国情,自上世纪90年代起,义务宣传推广尿疗法。1998年7月15日中共辽宁省委原第一书记郭峰同志提出“推广尿疗,扶贫济困”;其后,南京苏谅、牛飚在一本尿疗小册子的封面词中,又喊出了“为有钱买不到健康的人打开一扇新的门,为无钱治病的指出一条新的路”;1992年创办的武汉《尿疗法简讯》,其后创办的辽宁《尿疗简讯》、沈阳《尿疗保健简讯》、咸阳《健身》、西安《圣疗简讯》,还有《中国尿疗研究》等,为全国尿族搭建了一个宽阔的交流沟通平台,经过15年的不懈努力,而今尿疗已成潮流。当年在香港,武汉,成都,西安,上海,南京……等地点燃的星星之火,不论反对尿疗的医生和记者们怎样攻击, 我喝我尿养我身,我喝我尿治我病尿疗法经得起实践的检验。又不花一分钱,赢得了不少民众的信赖,星星之火,已成燎原之势。以2001年5月,在沈阳召开的中国首届尿疗学术研讨会;2004年4月,在西安召开的全国第二届尿疗学术研讨会和今年元月,新华社记者关于尿疗已成潮流,亟待“拨云见日”的报道为亮点,标志着我国现代尿疗法的发展正在步入一个新阶段——经历了起步、坚持阶段之后,正在进入全面普及尿疗的阶段。 



中国尿疗目前的现状是:




 

(1)       人员:尿疗一族已成百万之众。1992年面向社会公开义务宣传尿疗法者屈指可数,15年的实践出真知,现在面向社会义务宣传尿疗法者已逐年倍增达数十万人。


(2)       分布地域:尿疗一族已遍布全国各省(区),包括港,澳,台地区。1992年末与我们信函联络交流的尿友,只来自几个市县,1995年末达到100多个市县。现在除西藏之外,4个直辖市和各省(区)均有尿友和我们联络交流。尤其是西安会议上,“普及尿疗”成为了全体与会代表的共识,迅速在云南、新疆、内蒙、黑龙江,还有山东、江西、江苏、浙江等省的一些空白市县,涌现了一批又一批尿疗实践者,每个尿疗族群少则数人,多达数百人。


(3)       社团组织:弘扬我国古老的尿养生文化,完全出自尿疗受益者发自内心的无私奉献精神,已一传十,十传百,一步一个脚印地在民间传播。所以,几乎没有例外地在任何一个地方,都是自然地形成了一个又一个以数名尿疗推广者为核心的尿疗健身族群,互相交流,互相借鉴、互解疑难。例如,1996年2月何汉斌老师等人在广西柳州市组成尿疗咨询小组义务在市内推广尿疗,还走乡串寨义务宣传尿疗法。

    按照国务院“社团管理条例”组建的具有独立法人资格的社团组织,最早的是1998年郭峰同志亲自指导下成立的“辽宁省尿疗协会”其后是“锦州市尿疗协会”、“沈阳市尿疗保健协会”和“陕西省咸阳市老子健身术研究会”。另外一种是不具有独立法人资格的尿疗组织,例如1992年在武汉飞帆研究所下面设立的“尿疗法咨询服务部”(也称尿疗法信息网);1997年3月,挂靠在桂林市老科学工作者协会下面的“健康研究分会”等。还有河南省足部健康法研究会、江苏省老年学会也宣传尿疗法。




    在2001年5月沈阳会议后,陕北绥德县霍永吉等人实行尿疗效果显著,影响了600多人加入尿疗行列。包括县委副书记、县纪委书记、原县人大副主任等,迅速成立了“绥德县圣水疗法协会(筹)”。湖南常德市黄建业等50~60人原一直在公园晨练,由于沈泽生老师和黄建业尝试尿疗效果良好,很快推广到整个晨练人群,接着又传播了数百人,建立了常德尿疗小组。2004年,西安会议后,广州成立了“尿疗交友会”,多次组织聚会交流;上海、天津、抚顺、万年等市县均在积极筹建尿疗社团;天津李文孝工程师还创办了“尿疗论坛网站”。 





    10多年的拼搏,我国尿族不知经历了多少磨难?例如,据笔者所知:1992年11月,香港石玄柱先生编写的《唤醒——万病有效尿疗法》一书在成都人民出版社出版。1993年初石玄柱的公司在成都设立分支机构,向香港市场供应优质杂粮。由该分支机构拨款3万元资助建立了“四川省尿疗推广站”(挂靠在四川省老年保健大学),石玄柱还亲往成都举办尿疗法讲座。但因该分支机构负责人(成都雇员)卷款蒸发,使港商蒙受很大经济损失,也给刚刚起步的成都尿疗以沉重一击。出了力、赔了钱、挨了骂、砸了锅,但仍坚持继续宣传尿疗法。正是由于中国尿族具有这种受益尿疗回报社会的崇高精神,支撑着大家去战胜一个又一个困难。



(4)       科研试验:国外对人尿中分子的微观检测和喝尿是生物信息反馈学说的创立,用现代科学技术破解尿疗之迷取得了长足的进展。我国古代之尿疗法怎样与现代科学技术相融合?受各种条件的限制,多年来我们在民间只能断断续续地进行。

    1993年3月西安市郊的雾庄北村文满良(退休干部、杜西民(大队支书)和几位农民正式组建了我国第一家尿疗科研所——西安市霸桥区人类长寿科学研究所。对西安周边地区掀起尿疗热做出了重要贡献,在国内外也有相当的影响。遗憾的是,因为纯系义务服务,支撑数年后缺乏经费而陷入困境。

    在武汉,笔者认为人尿的主体是小分子团的水(占总量的94-99%)反对尿疗的医生们在人尿中的废弃物(约占人尿总量的0.5-3%)上做文章是图劳的,人尿中的代谢终产物不超过人体的允许服用量;如果尿疗研究者也只在人尿中的生理活性物质(约占人尿总量的0.5-3%)上做文章也是片面的。用现代科学技术破解尿疗之迷,首先要研究小分子团的生命体水。多年来,对π水的实验在断断续续地进行,但每月600多元的养老金要应对这样的大课题,实微不足道,而力不从心。


    在上海,怎样用蔬菜汤与尿疗相配合的相关试验,由颜思健教授筹划,也在进行中,并已初获成果。


    仅有民间的人力财力要研究尿疗机理和相关试验实属杯水车薪。但可喜的是2004年12月尿疗科研在辽宁正式立项,经辽宁省科技局批准,对“回龙汤的临床作用机理与实验研究”课题拨款5万元人民币有中国医科大学承担(项目负责人侯淑英教授),翻开了中国尿疗科研的新篇章。西安李普先生填词云:“恰似春雷震天涯,尿族心里乐开花,杏林不日绽奇葩”。说出了中国尿族的心声。


    综上所述,中国现代尿疗法进入全面普及的新阶段已万事齐备,只欠东风。批准成立“中国尿疗协会”之日,即是中国尿疗正式跨人新阶段之时。



 

二、             尿疗法亟待 “拨云见日”


      一边是尿疗实践者们依据大量事实,另一边是一些医生的反对,面对众多尿疗缺乏了解的老百姓来说是一道难以用常识来判断的难题。新华社记者呼吁“医疗卫生部门应该适时给大家一个指导”,《合肥晚报》报导的题目是“尿疗何时不再‘雾里看花’?上千万人喝尿,权威部门失语”。


  这是广大民众的呼声,更是中国尿族的心声。笔者认为现在是权威部门应该给民众一个说法的时候了。可是对尿疗法而言,目前在中国尚无权威部门,医疗卫生部门(可能除辽宁、沈阳、锦州之外)有权无威,尿疗社团有威无权。


   1994年夏天,北京、武汉和江西、广东的十余位尿友在武汉聚会发起成立了“中国尿疗协会筹建委员会”,将申请报告呈送民政部。民政部社团管理司老范同志来电话指导我们要先呈请卫生部做协会主管单位。我们将申请报告呈送卫生部办公厅,没有回音;民政部社管司让我们将申请报告呈送卫生部人事司。不久,一位姓张的女同志给我来电话说,卫生部没有人懂尿疗法,故不能做主管,我认为凡是疗法都该卫生部管,请她给我们一个书面答复,她不同意。我向民政部社管司汇报并请求给予指导,也无下文。2001年5月,我去北京向民政部民间团体管理局陈局长汇报,正值团体整顿期间,陈局长让我们再等一等。其后,辽宁省尿疗协会扬连生教授等人曾做过多方努力,终无结果。12年了我们求人主管,就是无人主管,令我们十分无奈!

   关键是如果宣传推广尿疗法能纳入卫生部的议事日程,则很容易解决。只要卫生部牵头,组织各方面专家或代表对尿疗法进行考察(重点或全面考察),本着尊重事实,求同存异的原则,我想三个月的时间,即可给民众一个法。

   武汉《尿疗法简讯》自1995年3月第五期开始,多次宣传世界卫生组织“预防胜于治疗”的方针。“我喝我尿养身我喝我尿治我病”,在中国过去几千年的历史,而今有几百万人的实践。笔者实行尿疗已15年,没上医院看过病,也没花过一分钱医药费,这是解决“药价高”、“看病难”的一种行之有效的办法。郭老和刘邦显、王若夫、王崇昌、沈树森等老同志倡导的“推广尿疗,扶贫济困”,多年来在下岗职工和农村贫困户中已卓有成效,几位农民曾在媒体上现身说法。听而不闻,谁之过?视而不见,谁之过?不懂装懂,轻率有霸道地把否定尿疗法的节目,推上了中央电视台“实话实说”和“科技博览”栏目,更有恶言攻击者,令人气愤!

     我深信,由于药害已成了公害,一些经济发达国家(如德国、日本等)都在宣传推广尿疗法。中国是一个发展中国家,更应该宣传推广尿疗法。尿疗法拨云见日之时,即是中国广大民众受益尿疗之日。


                                       摘自《尿疗法简讯》2006年4月第98期

                                                                                                  (水疗大使)

现在的关键是人们对尿疗的认识不足,没有好的宣传事例,光靠我们的劝说是力度不够的.

而那些尿疗的大使,和有知名度的专家门,以及各地的组织机构,都隐藏起了,出了名就不和百姓见面了,我们的咨询也不回答了,好象了不起了,我看这样不好.既然你是最好的受益人,为啥不公然的象大家宣传啊,现在老百姓最需要的是用事实和有力的证据说话,我提议有收效好的尿疗者要勇敢的宣传尿疗的好处.把尿疗深入人心.                                                (热土)

答:自己喝尿还需要谁的批准不成!?它就象人的呼吸,吃饭一样,要谁的准许!?

问题的关键还是在于尿它不好喝!解决喝尿的瓶颈是在于它的味道,好了自然喝的人就多了.

再就是宣传,我们要认真学习和总结"传销"的经验和精神,把它应用在尿疗的传播上面!

                                       老白龙马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