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第一章 人魚傳說
2017/09/25 05:28
瀏覽635
迴響1
推薦13
引用0
        太平洋上有個曾被稱為「福爾摩沙」的小島,是位於亞熱帶北迴歸線通過處。

  北迴歸線的標碑位在北緯二十三點五度,太陽直射地球的北界,也是亞熱帶與熱帶的分界。島上的東部有個塔,每年夏至,太陽會沿著白色的塔身東昇西落,所以坐標塔上有設計一條細縫,以觀察此一現象。且夏至中午時,陽光會正好射入縫中,此刻,塔旁的遊客即可體驗,太陽下無影子的奇觀。

此小島也是一處經科學測試,土地蘊藏有世界罕見的治療能量,位於小島北部好幾處公園,其中最高的蘊含有半徑一萬六千公尺的高地穴能量,換句話說,在公園待一小時,勝過森林浴一整天。

  另外,有兩處公園也有半徑五千公尺的高能量釋放。

早在一九八○年代,北美洲的某個國家就被靈療界人士發現,有極強的地穴能量,有半徑四千公尺,但這太平洋上的小島北部山區,有個竹子湖,能量值半徑卻高達五千五百公尺,遠高於歐洲、中美洲等其他國家。小島北方的海岸,更有人類靈性溝通最高層次的能量存在。

  將地球東西向轉成上下方來看,由太平洋火環帶所圍成的水半球,與歐亞陸塊為主形成的陸半球,互相碰撞摩擦,就出現此能量累積的區域。這小島正巧位於這樣的大地能源庫,是整個地球太極能量場的樞紐重心。

  地球上曾經存在過許多不同物種,有些已絕跡,比方說—恐龍;有些經過億萬年了還存在,而且與人類的日常生活極密切,比方說—蟑螂。而仍有少許奇異的物種,雖然已證實滅亡,卻仍不時有目擊者聲稱親眼目睹,甚至隨機拍下模糊的畫面做局部放大,上傳至社群網站分享。

  活著的總是無法拍得清楚,但死了的倒是有清楚的化石標本。太平洋靠近南海的島國海岸,就發現過人形魚身的化石,據研究是一萬兩千年出現在海岸邊。

  人形魚身化石顯示,身長一點六公尺,腰部以上像人類,腦部容積相當大,是高智商生物,雙手有利爪,可能有蹼。

  一九九○年七月,遠在中國黑龍江以北的地方,有位科學家,寫了一個官方報告。

這位科學家曾帶領著探測船,要到加勒比海域,去尋找之前載著核子彈被擊沉的貨輪,意外發現了一個全身發出綠色光芒的人形魚生物,此生物被官方帶回後,安置於一個大水箱中,起初牠不斷發出海豚的悲泣聲,正在官方科學家想方法要了解這生物時,他竟然以當地語言發聲,請求「不要殺我」。

  只要放牠走,牠願意告訴他們,所有人類想知道的事情。在官方科學家與高層官員討論之後,決定與這人形魚生物作進一步溝通,並承諾會放走牠。

  此人形魚生物表示,自己來自於文明古城—亞特蘭提斯,因為地殼變動,城市沉入海底,部分人種經過演化,身上長出了鱗片,並可以有鰓,能在水中呼吸。牠們的族人還住在海底,很多建築物都是以大理石建成,牠們的平均壽命是三百歲以上。牠們的城市,就在加勒比海深處。

  至於後來官方有沒有依照約定把人形魚生物放回大海呢?沒有人知道。

  凌秋瑀是海洋生物研究所的學生,今年要準備碩士論文,他與室友王之輝正在圖書館蒐集論文相關的資料,王之輝是海洋環境及工程學系碩士班三年級學生。

  「你的資料收集得如何了?我肚子餓了,咱們先去吃個飯吧!」

  王之輝將椅子往後挪移,目光盯著凌秋瑀的計算機屏幕,同時,他的胃也發出「咕…咕」的空城計。

  「人魚?你有病啊!你的碩士論文要寫人魚的故事嗎?找一堆人魚的資料作啥?

  凌秋瑀不太有反應,一副不太愛搭理王之輝的態度。

  「你幫我帶個便當回來吧!記得,我不吃魚的。」凌秋瑀持續專注在搜尋人魚相關資料,完全對王之輝在一旁的碎念言詞充耳不聞。

  「乾脆娶只人魚回家吧!真是浪費國家教育資源。」王之輝一邊說著,一邊將計算機關機,手抓了背包就往停車場方向走去。

凌秋瑀的心思仍然停留在館藏的相關書籍資料,但大多數都是小說,描述人魚如何與人類相戀,又或者是各地傳聞,一堆醜到不行的標本圖片,還有彩妝師教人如何畫出動人的人魚眼線。

  其實,在近幾年,隨著智能型手機的普及,世界各地已出現越來越清晰的人魚相關錄像,分享在社群網站上。

二○一一年九月,一位男子到深海潛水時,於海面下兩公尺處四處拍攝,無意間看到一個人形魚生物,悠然的從他頭上游過,當時天氣狀況良好,海浪不大,四周圍還有許多熱帶魚圍繞著。

位於歐洲的地中海域,也驚傳在海面的礁石上,拍到了有人形魚生物在休息的影像,不只當地媒體有報導,更有許多目擊者聲稱,的的確確是人魚浮出海面,在礁石上作日光浴。

  二○一二年十一月,歐洲東部的海岸,又傳出了人魚躍出海面的事蹟。

  凌秋予看完了一堆五花八門的人魚相關影片後,有一種腦袋瓜快要爆炸的感覺,他索性將計算機關了機,到戶外透透氣。

  正午日正當中,太陽高掛,凌秋瑀騎著機車,到學校附近的便利商店歇個涼,順手買了杯平價咖啡。他揀了便利商店一處角落的椅子坐下,喝了幾口。

  便利商店一直是他閒暇之餘,發呆放空的地方。其實,凌秋瑀真的覺得,自己該當個小說家。至於為何進入海科院當研究生,是想藉著海科院的資源,來解開深埋在他心底的一個謎團。

凌秋瑀高中三年級那年,跟幾個同學相約到海邊旅行,由於同行的人,大都未滿十八歲,因此,凌秋瑀拉了當時已考上大學的王之輝,充當租藉機車的人頭兼司機。

  王之輝是凌秋瑀的同鄉玩伴,長凌秋瑀一歲,當時就讀海洋環境及工程學系。

  「幫忙是可以,但要有正妹啊!不然我學校課業繁忙,抽不出時間喔!」

  凌秋瑀非常了解王之輝的個性,他花了兩天時間,拍幾張校園生活照,將可能同行的幾位女同學相片,上傳至自己的微博。

  過了幾天,凌秋瑀一直沒有收到王之輝的訊息,正納悶之際,微博的私訊字段,彈出了來自王之輝的貼圖回應。

  「你班上有沒有班花,怎麼都像是宅女招牌?看在跟你多年鄰居的份上,勉強陪你去好了。」

  王之輝又傳了一個貼圖鬼臉。

  「我不要玩抽鑰匙的遊戲喔,好像有個叫伊瑋柔的,直接坐我車吧!

  伊瑋柔!王之輝這色鬼性格,靠著他有在訓練自己健身的體魄,身邊不乏美女,但他一點不滿足,連伊瑋柔也要跟自己搶。

  伊瑋柔是才藝班的美女,主修芭蕾舞,苗條玲瓏的身材,搭上圓潤的瓜子臉,長髮批肩還長了一雙單鳳眼,十足是個標準東方美少女。

  打從高中一年級開始,凌秋瑀就常常找機會出現在伊瑋柔的眼前,尤其生物課時,會有多班混合上課的安排,凌秋瑀更不只一次跟伊瑋柔同組實驗。

  伊瑋柔雖然是舞蹈奇才,曾多次拿下全國冠軍,可是面對實驗室裡的生物,就變得像白痴一樣。

  「這學期的生物報告,我罩妳,不用擔心。」

  凌秋瑀總是擔任每次報告的組長,對生物學極有興趣的他,伊瑋柔完全不用擔心她的生物學期報告交不出來。

  當然,還有化學報告、物理報告....等等。

  伊瑋柔有著非常爽朗的個性,跟她在一起,凌秋瑀有種說不出的輕鬆愉悅,只是私立高中不太能接受學生談戀愛。伊瑋柔的態度,也是始終跟凌秋瑀保持曖昧距離,每當凌秋瑀有想進一步發展友誼關係時,總是被伊瑋柔的沉默避開。

  「我跟她之間,到底有沒有愛情?為何她總是不願意回應我正式交往的要求?」凌秋瑀在圖書館唸書時,腦海中總會突然浮現這個問題。

  伊瑋柔很少拒絕凌秋瑀的邀約,不管是看電影、吃飯、逛夜市,甚至到初嘗禁果的發生,可是在正式關係上的認定,伊瑋柔始終保持沉默。

凌秋瑀心中充滿不安全感,王之輝指定要伊瑋柔當乘客,他真的有股莫名的妒火上升,但礙於有求於人,凌秋瑀只好壓住心底千百個不願意,在微博訊息回复欄上,輸入了「好」這個字。

  同行的女孩,還有一位伊雯玉,是伊瑋柔的雙胞胎妹妹,雖然同是雙胞胎,但是給人感覺是大不相同。伊雯玉是標準的資優班高材生,每次皆拿全校第一名,可是身材非常瘦弱,好像是太衷情於唸書,而得了厭食症,所以不像伊瑋柔那般有著跳芭蕾舞的身段。

  雖然伊雯玉總是老師口中的模範,同學眼中的小老師,但並不太能吸引異性同學的注意。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小說
自訂分類:異次元靈力進化
上一則: 第二章 海邊奇遇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