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想自殺和不自殺的理由
2010/03/29 22:52
瀏覽584
迴響1
推薦1
引用0
兩個問題:
一、你是否曾想過早點結束生命?讓你想死的理由是什麼?
二、最後是什麼原因支持你好好活下來?(注意:回答問題二的人需具備:1、曾有過問題一的想法。2、不管有沒有實踐想死的想法,最終活了下來,而且願意繼續活著。沒經驗過想死的念頭的人,請別來亂
。您,強了,幸運了。不夠格回答這樣問題。)
問求經驗,也許能幫助一些一心想死的人。
回答可寫於回應中。
=====================
我的經驗:
一、我常常覺得人生沒有意義,我常常想人們到底有沒有問過自己,是什麼原因能讓人活得那麼理所當然,自以為是。我不知道生命到底有什麼意義?那些什麼生命教育六原則啦、愛主服事主啦、修來世啦、等等等都不能完全說服我,它們都無法讓我肯定受苦的人生有意義。(這受苦指的是人間諸苦…)我心頭有一塊渴望地是開悟,也有一塊死亡谷是虛無。我的快樂陽光和我的陰鷲黑暗強度相同。我覺得人生無常到讓人恐懼與厭煩。
二、至今不死的原因是:1、我相信超越界,我不能自我了斷。2、我是個負責的人,我不能接受自己在責任未了的狀況下,為滿足自己的空白虛無思想,把傷痛留給他人。3、我不知道死了後會不會更好。4、如果有人能悟道,我也想。5、我學會了接受自己的陽光與黑暗。陽光不過喜,黑暗不過憂。儘力保持平常心。知道一切終將會過去。學著不過份執著。…未完,待續

答案一:這一生至少當一次傻瓜
答案二:
問題:我總是覺得愛是不值得的。我覺得,因為這個感覺(愛是不值得的)使我關閉我的心門,而現在,我的正在受苦但是,我已經忘了門在哪裡。
回答:
這是在人類社會中的每個角落,所犯牴觸了每個人的罪行之一:
你一直不斷地被灌輸這個制約:你是不值得的。
因為這個制約,大多數的人甚至已經放棄了任何朝向星空的冒險與旅程
他們因此認為自己是不值得的。
父母告訴他們:你沒有價值。
老師告訴他們:你沒有價值。
牧師告訴他們:你沒有價值。
每一個人都把這個「你沒有價值」的概念強加在他們身上。
當然,他們會接受這樣的概念。
一旦,你接受了這個「不值得」的概念,你當然會封閉起來。
你無法相信你有雙翅;
整個天空都是你的,你只要展開雙翅,天空以及伴隨的星星就是你的。

問題不在於你忘了從哪裡打開門。
你「沒有」門,因為,你沒有牆。
這個「不值得」,只是一種概念與想法。
你已經被這種概念催眠了。
從最開始,所有的文化、社會已經使用催眠摧毀了個體性:他們的自由、獨特、天賦,
因為,既得利益者不需要天才,不需要獨特的個體性,不需要熱愛自由的人。
他們需要奴隸。

唯一能夠以心理學製造出奴隸的方式,就是制約你的意念,讓你感到不值得;你不值得任何東西,你甚至不值得擁有任何你所有,你不應該再要更多。
你已經欠太多了,你不值得擁有這麼多。
催眠術,是一種不斷重複的簡單過程。

只要繼續重複一個既定的想法,然後,這個想法就會開始定居在你裡面,
而變成一道「無形的厚牆」。
沒有門、沒有窗、也沒有牆。

戈齊福,記得他童年時……
他出生在高加索區,這個世界上最原始的區域之一。
它依然保持著耕種尚未開始前的打獵時期。
高加索區的人,都是打獵的好手。
任何以打獵維生的社會,都一定是游牧的社會。
他們無法蓋房子、打造城市,因為,你不能依賴動物。
今天這裡可能有,明天可能就沒有。
你當然會獵殺牠們,所以,因為你在那裡,牠們就會逃走,牠們不是被獵殺、就是逃走。
戈齊福是在一個游牧社會中長大的,所以,他幾乎是來自另一個星球的人。
他知道一些我們已經忘了的事情。
他記得在他童年時的游牧民,是如如何催眠他們的孩子,
因為,他們無法在打獵時一直帶著孩子。
他們必須把孩子放在樹下某個安全的地方。
但是,你怎麼能夠保證孩子們會待在那裡呢?
必須要催眠他們。
所以,他們施了一點計謀,而且,已經用了好幾世紀。
當孩子還很小時,他們會讓孩子坐在樹下,用一根棍子在孩子的周圍畫一個圈圈,然後告訴他:不可以超過這個圈圈,如果,超過了就會死。
然後,那些小孩子們就像你一樣相信。
為什麼你會是基督教徒呢?
因為,是你的父母告訴你的。
為什麼你是印度教徒、耆那教徒或回教徒呢?
因為,是你的父母告訴你的。
孩子們相信,如果他們超越了圈圈就會死掉。
他們是在這樣的制約中長大的。
你會許會試著說服他們:出來,我就給你糖吃。
他們還是不會出來,因為死亡……
甚至,有時候他們也嘗試要出來,
但是,他們覺得好像有一道無形的牆擋住他們,把他們推回到圈圈裡。
那一道牆只存在他們的意念之中;並沒有牆,什麼都沒有。
除非,這個畫圈圈的人回來撤掉那個圈圈,把孩子帶出來,否則,孩子會待在那裡面。這個孩子長大了,可是,這個概念還留在他的潛意識裡。
所以,即便已經是老人了,如果,他的父親在他周圍畫圈圈,他就無法從它之中出來。

老人仍然扛著他孩童時的潛意識。

不只是一個孩子,整個遊牧民族都把他們的小孩放在附近的樹下,
而全部的小孩整天都坐在那裡。
當他們的父母回來時,會看到無論發生什麼事,孩子都不會離開圈圈。
你正好也被你的社會用相同的圈圈圍住。
當然,他們比較老於世故。
你的宗教,就只是個圈圈而已,只不過比較老練,

你的教堂、廟宇、聖經,都只不過是一個催眠的圈圈。

你必須了解到,你被許多圈圈圍著的生活,都只是在你的意念之中。

他們並非真的存在,只不過,他們運作的好像他們是真實的。
你「不值得」的這個概念,根本就是一種制約。
沒有人是不值得的。

「存在」不會製造出不值得的人。

「存在」不會那麼笨。

如果,「存在」製造出這麼多不值得的人,那麼,所有的責任都歸「存在」負責。
那麼,絕對可以歸納出一個結論:
「存在」並不聰明、沒有悟性、沒有慧根、只是非永恆的物質現象、沒有意識。
這是我們的整個對抗與奮鬥:要證明「存在」是有悟性、是無比意識的。
同一個「存在」創造出佛陀。

它不可能創造出不值得的人。

你絕非不值得,
所以,也就沒有找不到門的問題。
只需要了解到:
「不值得」是那些要你一輩子都當奴隸的人,強加在你身上的一個虛假的概念。
你現在就可以丟掉它。
「存在」給你跟佛陀一樣的太陽,跟查拉圖斯特一樣的月亮,跟馬哈維亞一樣的風、跟耶穌一樣的雨。
它沒有差別待遇。
對「存在」而言,佛陀、查拉圖斯特、老子、菩提達摩、卡比爾、那那克或是你都一樣。
唯一不同的是,佛陀不接受這種「不值得」的概念,他拒絕。

所以,丟掉這個不值得的概念,那只是個概念而已。

只要拿掉這個概念,你就已經在天空之下。
沒有門的問題,每一件東西都是打開的,所有的方向都是敞開的。
你就足以證明「存在」需要你、愛你、滋養你、敬重你。

不值得的這種概念,是社會的寄生蟲製造出來的。
丟掉它。
感激「存在」……

因為,它只創造出值得的人,從來不曾製造出不值得的東西。

它只創造出需要的人。

我強調的是:
每一個門徒,都必須敬重自己,並且感謝「存在」
感謝你在這裡被選為這個時空的交替。
奧修:【Beyond Psychology 】

有誰推薦more
迴響(1) :
1樓. meet
2010/04/28 22:37
maybe jj's ANS
昨天跟孩子看了一本《路的旅行》,感觸很深,特別喜歡書中有一句「路必須一直向前,如果路停了,就不算是一條路」,這句話可以激勵我們在遇到困難時要努力勇敢地向前走~~~一本不得不推薦的好書!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