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沙漠騎士
2009/05/06 21:40
瀏覽833
迴響2
推薦1
引用0

辛提爾心裡是知道的。但是他持續緊閉著雙眼,一陣風捲來,堅硬的沙粒不斷滾過他的臉頰,擦過他乾裂的眼皮,他已經不靈活的鼻子還能聞到沙那股特別的苦澀又虛無的味道。銅鈴聲在他耳邊斷斷續續作響,他知道有人在等他,有一隻駱駝在等他,而遠方有山岳在等他,他所必須晤面的永無止盡的黃色的沙並不會在他張開眼後就化做碧綠而溼潤的草原。

幾分鐘前他的唇才碰過水袋口。但是他早已忘卻水是什麼滋味。卡伯勒警告過他,在很久以前他們還身處熱鬧絢爛的市集嚐著烤羊肉串的時候,他告訴他所有不實的無論是天真還是勢利的想像,來到沙漠都必須全部丟棄。就算那會讓人心生希望,也不能藏在心裡。你要進入沙漠,就得先把一切都先丟掉。卡伯勒說,一邊撫摸著左手虎口上水煙管那麼長的疤。

全都丟掉。辛提爾流下淚來但不自知,他的身體因為多餘的情感正在浪費已經所剩不多的水分。他依舊不肯睜開眼,暗暗祈禱那隻走遠的駱駝沒有那麼快被追回來,銅鈴聲靠近他,他知道卡伯勒過來了。

對方並沒有說半個字。他只感覺到肩頭被輕輕拍了一下,只是輕輕的,但是讓他覺得自己快要被擊沉到很深的沙底去。

卡伯勒。他說,卡伯勒,這些沙很美不是嗎?他們那麼細,又那麼輕,稍微加工一下,就會變成美麗又透明的玻璃。卡伯勒,沙吹進他的嘴裡,磨著牙齦。只有沙子是最美麗的東西,是嗎?

對方還是沒有說話。他的臂彎伸進一隻手,嘗試要把他拉起來。他沒有反抗,軟弱地被攙在卡伯勒的肩膀旁,慢慢眨開眼睛。市集裡華貴的波斯地毯圖樣一圈圈地張束在他眼前。橘紅色的,桃色的,鵝黃色的,孔雀藍的,沙漠瞬間變得艷麗但是不堪一擊。他茫茫地站著,直到眼前清楚地浮出卡伯勒覆著灰色面袍的臉。

辛提爾自然是比誰都再明白不過了。要收集沙漠中的顏色是不可能的。而他每次固執而死命地閉上雙眼再睜開所看見的色彩,彷彿正在一點一點從他體內流失出去。漸漸地他會像一個用盡顏料的畫家那樣孤單雪白的死去,連黃色都沒有,連沙的黃色都沒有,辛提爾不知道那種悲傷的程度,比在沙漠中獨自一人走動三年還要難受。

  銅鈴搖著。辛提爾再度出發了,在沙漠中,沙粒中,偶爾卡伯勒擔憂卻又放縱的眼神中,做著他的夢,彩色的,美麗的有如蝴蝶翅膀那樣花端幸福的夢。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小說
自訂分類:話為運心
下一則: 卡蒂
迴響(2) :
2樓. 睿圖
2009/06/19 23:05
^^
我很喜歡這篇沙漠騎士的風格 很有小王子的味道喔^^
睿圖2009/06/19
很高興你喜歡:) 赭湖2009/08/06 22:06回覆
1樓. 仙人掌
2009/05/07 22:48
沙漠植物有話想說
Dear adsvx:
     這片沙漠裡,所有過剩的東西終將被捨棄。
任你連串的目錄,皆指引不得我所前行的方向。
──這旱漠的遼闊是你難以展閱的。

是我難以展閱的。

赭湖2009/08/06 22:05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