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閒談跑步
2009/01/22 23:50
瀏覽773
迴響0
推薦6
引用0

  最近在看村上春樹的新書,有關於跑步和寫作的點滴與領悟。
  前陣子在工作和心態上都悶得不得了的情況下,晚上走著小路回家時都會想去附近的小學跑步。但是卻發現自己的鞋櫃裡已經沒有運動鞋了。雖然沒有適合跑步的鞋子,還是不斷會有想要拚命往前衝的念頭。
  去年底去了北京,最後一天去爬長城的居庸關。非常難忘的體驗,彷彿登上牆頭是我人生唯一的目標那樣,意志遠遠的跑在體能前面,從頭到尾都沒有想過要放棄。我是個很喜歡半途而廢的人,一件事情突然感到做不下去,卻也不是因為做不來的時候,就會給自己找各種理由強制結束。爬又長又陡又寒冷的長城,到了人煙稀少的高處,讓我忍不住為了這樣單純向前的自己哭了出來。於是我想,如果真的一鼓作氣的去跑到自己跑不動為止,一定也會不顧一切的癱在地上,就這樣盡情的哭起來吧。不是很悲傷的哭,而是像新生兒那種聲嘶力竭的叫喊流淚。

  這本書讀到中間的時候,村上描述了他與其他職業跑者相遇的安靜片段。這時我突然回想起自己已經遺忘許久的,曾經持續跑著的那段時光。
  國小念管樂班的兩年間,每天早晨都被導師要求比一般的學生早到半小時,在一圈四百公尺的操場上跑個五圈左右,以增加肺活量。剛開始兩圈半,慢慢增加到五圈,遲到的人要加跑兩圈才能回大禮堂做分部練習。五圈,意思就是有有兩公里。我小學五年級的時候竟然每天可以跑兩公里,但大概到高中的時候跑個八百公尺就不行了。大學就更不用說了,稍微跑著追公車馬上就氣喘如牛。
  難怪現在拿起樂器,吹出來的聲音跟以前都不一樣了。不只是竹片的緣故,我的肺大概也呈現老年人的狀況吧。
  我想我就是有這種愛思考的人的壞毛病。什麼東西都是在腦內形成的,也因此許多事情都只會空想。前天想著要早起去跑跑看,卻又在調鬧鐘的時候心想,最近身體不太舒服又常熬夜,還是先把身體調適好再來跑步會比較好。眼看就要過年回鄉了,沒有上班的時候我依舊是睡到中午,懶懶的起來吃兩口飯,然後躺著或趴著看書,像盆栽似的過一天。
  村上對於這樣的狀況似乎是這樣說的。不想去跑的時候強迫也沒有用,但是一旦到了某個時間點或是關鍵使然,人就會開始啟動。
  目前也許我還需要慢慢的預熱吧。但我會一直記著自己想跑的心情的。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散文
自訂分類:文為吐息
上一則: 妝與寫
下一則: 有關於夢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