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馬可以斃死囚改課綱買護漁鑑,但千萬別說噁心的話
2015/06/07 10:24
瀏覽489
迴響1
推薦3
引用0

六死刑犯前晚槍決,法務部長羅瑩雪指出,她對執行死刑的審核非常慎重,「其實我真的很同情他們活得這麼辛苦、我只是做一件該做的事。」她是以平常心批死刑令,「挑選槍決名單過程,只要稍有讓我不安心的、證據並非百分之百的,都會剔除。」

其實馬總統要先假裝個廢死的騙名聲,後來改成反廢死,一直殺死囚,在吳育昇砲決香奈爾..ㄟ,那個王清峰之後,馬上殺了一批死囚,接著每年都會隨機槍斃死囚,第二年是看到被他騙的國際廢死組織來,就說有個台南殺童的想吃牢飯,但是老百姓想他被槍斃,然後馬上就槍斃一堆死囚,而殺童案的反而還在吃牢飯。這時是曾勇夫當部長,陳守煌當檢察長,還引了歐陽修《瀧岡阡表》說啥求其生而不可得,與誰無恨之類。再來殺死囚是在馬媽媽彌留之際或是剛過世時,馬也沒忘了要多斃掉一些死囚,這跟古代帝王幹的完全相反。而今年則是在殺女童案之後,從這段馬英九從假廢死恢復本來反廢死的面目歷史,我們知道台灣從沒廢死過,唯一真廢死的只有馬英九找的王清峰,可是後來只要社會發生重大刑案或是馬英九死掉媽媽,就會有人出來廢死,好讓馬英九冶玩一番,隨機抓幾個死囚槍斃來反廢死。而這個槍決名單當然全是黑箱,就跟馬挑大巨蛋甄委主席或是挑慰安婦課綱委員差不多,雖然後者有人說是紅鬼課綱委員,但我堅決認為還是用中性名詞來表述,就叫他們是慰安婦課綱委員就行了。也就是說這份名單聽起來都是羅瑩雪挑的,

只要稍有讓我不安心的、證據並非百分之百的,都會剔除

這在古時候,都是皇帝挑的,而且有一套SOP,就是皇帝今年挑完,要等明年秋天才會公開砍頭,名曰秋決,而趁這段空檔,皇帝會去微服下鄉,偷聽老百姓說甚麼,像清朝康熙帝就是這樣偷聽到刑獄有一種【宰白鴨】的潛規則,有的人家裡有錢賄絡,行刑的官員就抓另一個死囚,叫他把有錢死囚的罪認在一起,反正死一次是死,多死幾次又不會死。而這套賄絡買命的SOP有專門術語叫做斯羅..

如果犯人富裕,就找他們的親戚談。如果犯人窮,就找他們本人談。他們對凌遲處死的犯人說:順我,就先刺心,否則 把你胳膊腿都卸光了,心還不死。對絞刑犯則說:順我,一上來就讓你斷氣。否則就縊你三次,再加上別的手段,然後才讓你死(在此提一句,李大釗先生就被縊了 三次才死)。最難做手腳的斬首,他們還可以【質其首】難道劊子手還能扣留腦袋麼?我搞不清楚究竟如何【質】腦袋,姑且原文照抄。
  以上是行刑者的交易方式。憑藉他們手裡的【合法傷害權】,一般能從富裕者那裡敲出數十兩甚至上百兩銀子,從貧窮者那裡也能把衣服行李敲乾淨。完全敲不出來的,就按照事先威脅的辦法痛加折磨。
  負責捆犯人的也這樣。方苞說,不賄賂他,在捆縛時就先將其筋骨扭斷。每年宣判的時候,死刑和死緩犯一概捆縛,押赴刑場待命,被處決的有十之三四,活下來的要幾個月才能將捆傷養好。有的人會落下終身殘疾。
  方苞曾經問一個老胥,說你們無非想要點東西,又沒有什麼仇,實在沒東西,最後也別那麼折磨人家,這不是積德行善的好事嗎?老胥回答說:這是【立法】,目的是警告旁人和後人。不這樣做,別人就會心存僥倖。

以上這段,現代都屬於獄政管理的問題,前不久不是有六活囚越獄自盡,還有一堆監獄主管收賄嗎?這些都是讓羅瑩雪不安心的事..但是她並沒把自己剔除。其實她也算是一種律師的典範,在特別費案讓余文乖乖認罪去關好給馬英九選總統,她才好來當法務部長,後來有很多律師想仿效,像是花蓮饒瑞逸案,

饒瑞逸指出,民國九十七年他因為承辦花蓮勞工運動公園工程發生弊端被檢調收押、起訴,調查期間蔡啟塔雖有請律師為所有被告辯護,實際上卻是監控他不能亂說話,還告訴所有被告,大家都在同一條船上,官司最後會無罪,結果一審蔡啟塔無罪。

或是南投李朝卿案,

南投地院昨審理李朝卿貪汙案,黃榮德的妻子以證人身分出庭,她說,前年11月丈夫被收押後,一名退休的憲調組調查官帶著陳育軒律師到她家送上一筆錢,說是關心被告家屬,被她拒絕。黃妻指出,這名調查官表示,若此案向上發展,他們就不再出現了,她聽了很難過,因此拒絕委任該律師。她傳簡訊又打電話給陳,要求 他不要去看守所和黃榮德會面,但陳律師沒有她的委任,仍跑到看守所和丈夫會面。

ㄚ看到這麼多後進律師們前仆後繼跟羅瑩雪朝聖致敬,羅瑩雪也沒一點不安心。這讓我們對馬英九槍斃死囚誰先誰後的黑箱挑選過程,不安心極了。我認為馬總統要斃死囚就乖乖去斃,別在哪裡惺惺作態,而且反對程序不正義,這是毒樹毒果,宰白鴨或斯羅或活囚越獄自盡或典獄長官們收賄的溫床,難道羅瑩雪說「同情他們活得這麼辛苦」是指行賄給典獄長嗎?那趙藤雄也行賄葉世文啊,還有陳啟祥行賄林益世呀?難道他們倆也都活得很辛苦,羅瑩雪也想抓來殺一殺嗎?在這個給馬總統率獸食人的國度,活的比被斃死囚辛苦的人還有很多,像是前陣子有人親手扼死腦麻兒【腦麻兒生前向母說:對不起 我不會走】或是【悲傷母親節婦拉11歲兒撞火車雙亡】,報紙社會新聞每天都找得到,難道羅瑩雪此時的同情心是給狗吃了,還是說她只有同情死囚的生活,不同情台灣社會一般辛苦人的生活嗎?也就是說

難道在羅瑩雪眼中,只有死囚的人權,沒有一般人的人權嗎?

可是後來羅瑩雪竟然因為死囚活的很辛苦,她很同情,根據她自己的想法,連評委甄委合議庭這些假功夫通通不要,自主自意的覺得哪個死囚活得特辛苦,她就先幫他一個忙,給他槍斃。好了,以上是我把羅瑩雪對槍斃死囚後,【君子疾夫捨曰欲之而必為之辭】..這番怪話作的分析。南方朔會說這叫口言善,身行惡,國妖也。但是我認為這是羅瑩雪想說明自己不是決定槍斃死囚的一種反證,因為這番怪話實在太不合情理,歷史不能遺忘,當我們看到羅瑩雪當余文辯護律師,卻讓余文很快關起來,馬英九很快判無罪選總統,就該知道余文不是羅瑩雪要關他的,那麼從馬搬開王清峰這塊大石頭後,換過兩任法務部長,一直沒廢死,卻叫很多白癡出來反廢死,所槍斃掉的這堆死囚,當然也不是曾勇夫或羅瑩雪下的決定,試問誰敢在馬的媽媽快死或死掉時還在那裏大開殺戒槍斃死囚的,有這麼白目不會作官的人嗎?所以答案當然..

死囚都是馬總統說要殺的。

那麼改課綱搞得高中生全反起來的,又是怎麼回事,這點我在前幾篇都有齒及,此處長話短說,就是馬總統想學李宗瑞紀念強姦,可是李宗瑞是偷拍影片給自己留作紀念,馬是總統,就花民脂民膏蓋慰安婦紀念館來大加紀念慰安婦如何被人強姦。這讓黑箱給馬挑去改課綱的王曉波很不爽,兩人窩裡鬥..或是打假球?反正這兩個人搞在一起那個骯髒就不必談了,王曉波說:

課綱是沒問題的,但寫得不夠清楚,所以才要就「中立性陳述」進行調整。他舉例,有的教科書寫部分慰安婦是自願參加,還有教科書說有熱血青年基於愛國熱忱投身日本兵,這都是矮化、作踐台灣人,他是為了台灣人民的尊嚴在奮鬥啊!

馬總統如果只說了慰安婦,那是中立性陳述,可是馬竟然還要蓋紀念館,根據雅虎奇摩知識家的解釋,紀念館都是自願參加的(不然有人聽過被姦嫩模紀念館?還是八三一紀念館,軍中樂園紀念館麼),像是烈士紀念館的烈士,就是冒險犯難自願就死的..馬就是在矮化、作踐台灣人,而王曉波這才要改課綱,說是為了台灣人民的尊嚴在奮鬥啊!

說的這裡,像極了馬自己先廢死在反起自己的廢死(反廢死),馬先矮化作賤台灣人蓋慰安婦紀念館,馬再讓王曉波出來當台灣人的民族英雄,全為了台灣人民的尊嚴在奮鬥的改課綱。

而買護漁鑑,

(中央社高雄6日電)海岸巡防署3000噸級的高雄艦及宜蘭艦今天成軍,甲板可起降直升機,

(中央社高雄6日電)海岸巡防署3000噸級的高雄艦及宜蘭艦今天成軍,甲板可起降直升機..馬總統除了盛讚海巡署在「廣大興」事件後的強勢護漁作為,也指出台灣和菲律賓還未簽署漁業協定,但已達成執法協議,未來雙方執法不得使用武力、執法前也要相互通報等原則,海巡署和海軍會全力護漁,但也呼籲漁民千萬不要越界到菲律賓海域捕魚

海巡署這個強勢護漁作為我倒是知道,因為馬英九日前才說過:

「明進財六號」最後平安獲釋,代表台菲已達成海上執法時「避免使用武力」、「執法前相互通報」,以及「扣押逮捕後儘快釋放」等共識,強調「漁民在哪裡,海巡就在哪裡」,在「護漁不護短」的原則下,維護我國漁民權益,相信廣大興案不會再重演。

明進財6號返台 控菲國惡質
2015年05月28日 04:10 許智鈞/屏東報導
遭菲律賓公務船在暫定執法線挾持的琉球籍漁船「明進財6號」,27日傍晚返回東港漁港,船長林忠明表示,25日晚間6時許時他正在駕船航行,其餘船員都在睡覺,突然看見衛星圖中有船隻靠近,隨即用衛星電話打回台灣求救,不料10分鐘後就開到船邊,2名菲律賓人持槍上船檢查,所幸1小時後海巡人員及時趕到,才沒讓狀況惡化。「真是土匪,竟然想用麻繩強拉船回菲!」林忠明氣憤的說,當時菲國公務船上有8人,2人強行登艦後禁止他們使用所有通訊設備,並持槍要求船員們蹲下不讓我國海巡人員發現,同時還用麻繩綁在船邊,想把他們強行拖回菲國,所幸最後麻繩斷裂,海巡人員也到場才開始近4小時的談判。

當強盜劫持人質,警方趕到,雙方對峙,談判四小時後人質獲釋,這個能叫做:

人質最後平安獲釋,代表警匪已達成強盜執法時「避免使用武力」、「執法前相互通報」,以及「扣押逮捕後儘快釋放」等共識,強調「人質在哪裡,警察就在哪裡」,在「護好人質不護壞人質」的原則下,維護人質權益,相信強盜打死人質的事件不會再重演。

會說這種怪話的,如果不是強盜頭子,那肯定不是人,甚至比畜生禽獸更不如了。可是馬這裡是怪話的升級版,他竟然在成軍典禮上公開呼籲漁民千萬不要越界到菲律賓海域捕魚..

呼籲人質千萬別越界給強盜抓去。

ㄚ請問強盜的界在哪裡?

喔,這個界就是由一條麻繩來決定,麻繩斷了就沒越界,麻繩沒斷,那總是能活活的拖到越界(如果死掉,就變廣大興號了),是吧?

我對馬總統花偌大筆民脂民膏買護漁鑑沒有意見,只要他別再軍演,那可是能一個禮拜內掉下兩架戰鬥機的..甚至對課綱微調也沒意見,除了畜生,不會有人能作賤別人到這步田地,偷拍強姦影片紀念就算了(李宗瑞只到這裡),還能搞個紀念館的,甚至馬總統想在任何時間,殺男童殺女童吳育昇砲決或死自己媽媽時槍斃死囚都可以...但是別,千萬別再說出這種怪話了..

其實我真的很同情他們活得這麼辛苦、我只是做一件該做的事。----羅瑩雪

.

[天地有政氣 ]部落格聯播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時事評論 政治
自訂分類:Ma the Bumbler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1) :
1樓. 狐禪
2015/06/07 11:35
版主要是不教,怎麼有人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