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高虹安一人滅全民進黨?
2022/11/20 07:08
瀏覽1,351
迴響4
推薦8
引用0

千里之堤,潰於蟻穴。

藍副議長現身替高虹安造勢 高:抹黑攻擊「殺不死我」
民眾黨新竹市長候選人高虹安昨天晚上在天公壇草坪舉辦黃金之夜造勢活動,主辦單位喊3千多人相挺。令人意外的是,晚上7點多擔任林耕仁競選總部後援會會長的國民黨籍副議長余邦彥現身率多名里長出席,同為國民黨的議員陳啓源也到場支持,棄保意味濃厚。

是的,正如我在【打不死高虹安的必然使之更強大】引證中廣董事長趙少康的說法。高虹安被民進黨舉全黨之力,升級的選舉奧步指控高虹安貪汙助理約60萬公積金的幾百塊洗頭費,幾千塊個人物品,真是太不合理了。因為根據立委助理費的發薪辦法,只要高虹安真的有請這個助理,助理真的有做事沒偷貪汙,也真有這個助理戶頭,薪水更是直接撥入這個戶頭。餘下這些助理要把他們的薪水如何花用,要自己用還是捐出去,都是助理的自由意志,與民進黨無涉。這個常識,低科技讀書少的我們一般常人都懂,豈有號稱會讀書,還滿滿高科技人才的新竹市人不懂?

試想,都在選前黃金夜,我看到民進黨還想發動國家機器甚麼查個資或調移民局的,全國搜尋高虹安的助理男友,這也太不像民進黨了。因為真正該找的,我在【助理男友逃了?那助理A跟吹哨者聯盟人呢?】都說了,不該是傳說中能讓高虹安一槍斃命的助理A,吹哨者聯盟嗎?他們每天都在偷爆料,先找了林耕仁,林耕仁後來想懂,忍譏受辱不肯再爆。他們馬上找回民進黨,繼續透過國家機器,某周刊,跟所有綠媒政論節目與側翼大爆料。這幕讓我想到金庸小說天龍八部康敏的爆料。

這個故事簡單說,就是康敏原是丐幫副幫主馬大元的妻子,人稱馬夫人。她的心性..懶得多寫,就想成跟民進黨一樣。她自負有無敵美貌,但幫主喬峰都不來偷看她,因此心生忌恨。有一次偷看馬大元的丐幫機密,把機密偷偷影印數十份,如果林耕仁不肯爆,還有百十個林耕仁..這是誇飾法。回家逼馬大元爆喬峰身世的料,馬大元抵死不肯,馬夫人馬上去當了綠委的助理,這也是誇飾...詳參【「回去當助理」的故事】。馬夫人是姘了執法長老白世鏡,共同謀殺親夫,然後在選前黃金夜..ㄟ,是馬大元告別式大會,把影印資料給了丐幫的某綠委,某周刊,多家電視政論節目跟綠營民嘴,側翼塔綠班網軍通通有..總之,就是讓這些長老一齊發動叛變,要把喬峰殺死。

或謂林耕仁不肯續爆--這道理大家都懂,不像幾個別有私心的電子報,有的跟郭董不合,有的這些年隱隱有塔綠班化的現象,把藍營分成深藍或正規藍營,說他們絕不支持高虹安要死挺林耕仁,不讓外人看衰。直把這些深藍正規藍說的像群笨蛋。拿昨天馬英九透過死亡之握事件暗挺高虹安就明白了,綠營平日把馬英九罵成共匪的誰,甚麼吳三桂,深藍跟馬英九都不氣?這讓高虹安一道歉,馬英九馬上說事情解決了。

但為什麼恨死高虹安的助理A跟吹哨者聯盟,也不肯在選前黃金夜跳出來,給高虹安最後一擊呢?其實不只是助理A跟吹哨者聯盟,連脫口說出「高虹安是民眾黨最後一根稻草」的綠委柯建銘都縮了:對於高虹安的官司問題,柯建銘則以「三不」回應,不宜多說、不再評論、不再指點迷津,「高虹安的問題必須自己去面對」。

我猜這個答案,依照助理A或吹哨者聯盟與高虹安共犯貪汙的賽局理論,說明如下。

維基百科說:
囚犯困境(英語:prisoners dilemma)、囚犯兩難是賽局理論的非零和賽局中具代表性的例子,反映個人最佳選擇並非團體最佳選擇。或者說在一個群體中,個人做出理性選擇卻往往導致集體的非理性。雖然困境本身只屬模型性質,但現實中的價格競爭、環境保護等方面,也會頻繁出現類似情況。

 乙沉默(合作)乙認罪(背叛)
甲沉默(合作)二人同服刑0年甲服刑7年;乙服刑14年
甲認罪(背叛)不可能不可能

表格說明:甲當作高委員,乙則是隨便任一個助理。每個助理都是單獨面對高委員,因為高委員要先跟立法院申報助理薪資,再由立法院直接撥款至助理帳戶,由助理把自己薪水領出來,捐出若干至辦公室當公積金。先說甲認罪,也就是高委員自認這個過程是她在貪汙,這事絕無可能,合先敘明。故高委員只會說自己不是貪汙,是合法合規。

此時乙這個助理只剩兩個情況,假如乙選擇沉默(合作),也就是說自己沒貪汙。乙既沒貪汙,甲自然也不是貪汙,兩人都服刑0年。乙若選擇認罪(背叛),亦即乙自認貪汙,雖然這也是絕無可能。但所謂太陽底下沒新鮮事,最起碼助理A跟傳說中的吹哨者聯盟,假如他們真是前助理,則他們極有可能自認貪汙罪。唯這些助理吹哨時顯然不明白,他們還可能會在自認貪汙的同時,新增一條偽證罪,因為當他們同意當高委員助理時,及代表他們是與高委員合意,依照立法院制度,由高委員先跟立法院申報助理薪資,再由立法院直接撥款至助理帳戶,由助理把自己薪水領出來。並同意再依照高委員辦公室制度,捐出若干至辦公室當公積金。這樣子並沒有貪汙。

可是助理非要自認自己貪汙,要不,就是得做偽證,說自己不是真的在當助理,但錢真的有進他們的助理戶頭啊,偽證。要不,就是說自己當助理沒做那麼多,不該領那麼多錢。可是他們卻真的又領有那麼多錢,偽證。總之,他們這裡最大的偽證,就是把本來沒貪汙,偽證成自己有貪汙。於是助理就是貪汙加上偽證,要服刑14年。高委員沒偽證,反而比較像被騙,但因為與助理係夥伴關係,貪汙共犯也是貪污,要關七年。

因此,根據這個賽局,助理的囚徒困境只有兩個選擇,一是說自己沒貪汙,無罪免關。一是說自己貪汙,加偽證關十四年。高委員是完全被動,被動免關或關七年。雖說對於正常人,囚徒的最佳策略是說自己沒貪汙。本來嘛,試想一下,

車上全為女助理!高虹安夜間遭「跟車」 急奔竹市刑大報案
今(18)日上午,民眾黨新竹市長候選人高虹安前往新竹市刑大報案,指出這幾日晚間遭不明人士「跟車」,且當時車上皆為女性助理,為保眾人安全起見,她決定報案,全案目前已交由警方釐清中。

想想這些助理,月薪不過四五萬,要回捐公積金,當不過一兩年,總收有沒有一百萬?卻要宵衣旰食,跟著委員跑行程,被跟車還怕有意外,個個成了黛安娜。如此清廉到不像個樣,卻被搞成貪汙共犯。要花多少律師費暫不論(剛看到一個養死浪貓被告的案子,法官判賠原告一萬,及原告所請律師費20萬供參),刑期還從七年起跳。倘若我家有孩子說要去當助理,回家打斷她的腿先(笑!)。

依爆料所言,連幾萬塊自己也不該領的助理薪水回捐都記恨這麼多年,天底下上哪兒找到那傳說中的助理A跟吹哨者聯盟跳出來,先自證貪汙準備被關七到十四年?蘇洵在一篇「辨奸論」說得好,他說:

事有必至,理有固然...夫面垢不忘洗,衣垢不忘澣,此人之至情也。今也不然,衣臣虜之衣,食犬彘之食,囚首喪面,而談《詩》、《書》,此豈其情也哉?凡事之不近人情者,鮮不為大姦慝。

我所擷取這個段落的意思是,萬物運行總有它一個必然的道理。臉若黑了不會忘了洗白。衣服髒了不會忘了洗淨,這就是為人處世一般的道理。今天卻顛倒了,穿著綠委助理的衣服,吃綠畜吃的寶路,像個貪汙犯要關好久,還透過所有傳播媒體在社會大眾面前...笑死,竟說自己是在吹哨。這哪有可能符合人情世故呢?凡這樣的爆料跟我們日常思考社會常識相反的,沒有不是隱含到民進黨升級選舉奧步的重大奸謀。

「謝謝你們願意相信我,讓我能走到現在!」高虹安感嘆遭抹黑攻擊太多,「我有一本筆記本,裡面寫了至少40件網路造謠」,但她堅強有毅力、越打越強壯,還引哲學家尼采說的「凡殺不死我的,必使我更強大」

就像電影功夫,被打爆了的周星馳,才能打通任督二脈,練成絕世武功。然後他找上斧頭幫,或者是斧頭幫找他,一個人滅掉一整個黑幫。此時,一首片尾曲幽幽地唱起,我依稀聽得像是一個女孩的聲音,在那裏唱著。

塔綠班,塔綠班,綠畜生氣有夠讚,大家都在嘲笑你們塔綠班,你看看你塔綠班。

有誰推薦more
迴響(4) :
4樓. 叛亂團體國民黨
2022/11/21 19:21
版主竟然把高虹安跟天龍八部扯在一起,看來版主對於金庸武俠很著迷,話說回來,對於金庸武俠如此著迷的版主難道沒看過2013年電視劇版本天龍八部的康敏嗎?該版本的康敏可是死戀著喬峰,話又說回來,已經死翹翹的金庸無法評論該版本的康敏是否為正統,版主認定高虹安是喬峰,阿朱是誰?
3樓. 魔師圫神州
2022/11/20 14:26
竹市議長操弄耕仁?朱立倫爆氣:我跟他還有溝通問題嗎

UD新聞 記者正海、偉真/台北報導

大咖為曾獻瑩站台 黨內憂衝擊  (2022年11月20日)

虹安新竹縣站台 期盼改變台灣政治文化

民黨竹市黨部指出,邦彥、啓源雖為

國民黨籍,但這次是以黨籍競選連任。

吳敦義新書「堅毅之路」發表會馬王同台祝賀

吳主席 是 馬、王 都能接受的人選,是 國民黨內的

最大公約數。

吳敦義主席 應該參選主席參選總統 才是 啊!  

要相信老母娘是唯一正法
2樓. 烏龜
2022/11/20 10:15
看來高虹安對民進黨真的是威脅
1樓. 台北
2022/11/20 08:35
之前,國內綠媒對於追蔡英文的博士論文問題,
如果也像挖高虹安委員助理費問題的力道一樣,
那麼今天的綠媒所訴說的論點就有些公信力;
很明顯不成比例,
而且“假設”高虹安“真貪”,才貪多少?綠媒居然用巨砲猛轟高委員,更讓人懷疑新竹市政是否有什麼內幕,怕失去選舉就會曝光。

只要是沒有執著鐵綠或鐵藍,應該都可以想到其中必有貓膩。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