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愛情風味館』小說創作賞析-枯萎的葉片(上)
2007/04/19 14:53
瀏覽435
迴響0
推薦1
引用0

『愛情風味館』劇本小說創作作品-枯萎的葉片 佳作作品 

枯萎的葉片

  她叫曉晴,名字很好聽,讓人聯想夏日晴朗的破曉時刻,天空透徹的藍,美得會讓人胸口梗住什麼似的顏色。

  我從大學一年級的時候就開始注意到她了,不是因為我對女生特別關愛,也不是我身為班代的關係,而是嗅到她隱約跟我有相同的氣息。

  剛入學的時候大家都對學校的課程懵懵懂懂,也對自己終於考上

了最高學府而歡樂暗自心喜,如果老師又說了什麼笑話,班上總是一陣大笑。但是在她身上,卻有一種安靜沉穩的感覺,如果不是同一類人,很容易把她誤解唯一個經歷過很多事物,不然就是不懂幽默的女孩。

  我偷偷注意她,包括站在她身邊用我一百八十五公分的身高俯視她的頸背,從各種角度都看不她身上有什麼明顯的傷痕,但是我還是發現了詭異的地方。

  她在秋天在落葉堆中檢拾枯萎的葉片,並且在上面寫詩,這對中文系的學生來說,並不是什麼很尋常的舉動,如果她不是躁鬱症患者,就是一個極度浪漫痴傻的女孩,再不然,就是憂鬱症患者。

  到了冬天情形更加嚴重,大概因為她總是很安靜的關係,只有我發現她很少來上課,並且明顯消瘦。偶爾遇見她來上共同科目時候,問她吃飯沒,也只是恍恍惚惚點一下頭,動作非常緩慢,簡直就是中文系標準的氣質女孩-不食人間煙火,像一座液態凝固的雕像一般輕飄飄地移動,眼神透明不帶情感。

  這是非常嚴重的問題,弄不好會發生命案的。我本著班代應該關心同學、幫助同學的正義感,和我自己想修戀愛學分的私心,向她的直屬學姊探聽她的課表,並且刻意每格一段時間就常在走廊和她相遇。

  事情並沒有什麼重大的進展,我沒有變成她的好朋友,她也沒有發生車禍讓我去照顧她,或者是她自殘哭泣而我趁機安撫她。唯一我們共同有交集的,就只有申請到同一個獎學金而已。

  過完忙碌的新年,新的學期同學們也開始習慣大學生活,班級代表也經由投票交接給我人來瘋的好朋友。她開始比較常出現在課堂上,蒼白的臉也漸漸有了血色,偶爾還會噴香水來學校上課呢,淡淡的香味,讓我更想修戀愛學分了。

  很遺憾,大概是我長相平庸又不喜歡說話的關係,大學一學年結束了,我們還是沒進展。

  值得一提的是,我在暑假快結束的時候躁症發作,搞丟了工作,花光我打工、獎學金、紅包、和寫一些唯美的愛情小小說得來的報酬,還向爸爸預支幫他扛水泥的薪水和幫媽媽買菜的跑腿費。我騎機車環島一周,用數位相機拍了許多清潔工、建築工、卡車司機、奇怪的藝術品收藏家、路上遇到的美女、雕像、風景和海,還刷卡把其中特別喜歡的照片放大護貝。一個月之間,我花光了一年半的積蓄。

  回到家後緊接而來的憂鬱讓我的房間像被一群小偷觀光過,到處充滿零碎的紙條、看到一半的書、照片、髒衣服、零錢、刷卡收據、臭襪子。父親和母親心知肚明卻不幫我,他們要我學著自己收拾惡果,這也有助於我發作時克制自己的衝動。

  我的精神科醫生則對我在輕狂躁期時沒向她坦白,也沒向她訴說我有想遠行的衝動這件事感到不滿,她用執業多年的威嚴和緩的說「你該準時吃藥,並且告訴我你的感覺,我才能幫你換藥,不然你就必須住院治療。」

  我才不要住院,精神科病房雖然不如外界想像的恐怖,總是放著很小聲的輕音樂,還有實習護士會每天來陪病人做勞作學習技能,玩疊疊樂和躲避球培養手腳協調能力,病人也都很好相處,但是沒有人可以跟我討論金庸的武俠招式,伙食也沒有母親煮的大魚大肉好吃。

  我和我的醫生討論曉晴的問題以便轉移她的注意力,可是我的醫生很謹慎,除了希望我把她帶過來檢查一下之外,話題還是堅持在我必須按時吃藥這件事情上面。

  雖然醫學非常進步,已經研究出許多精神疾病都來自於遺傳,和腦分泌有關,但是身為一個研究過相關資料的躁鬱症患者,不想乖乖吃藥還是一個很難控制的實際問題。在美國每年都有數萬個各類精神疾病患者因此喪失性命,但我還是有時會偷偷自動減藥或者停藥。

  我知道其實精神疾病和腦部不正常的對焦訊號,也就是腦部不正常放電的原因有關係,吃藥其實可以保護腦部不受損害,可是我就是常違背自己的明智想法,而讓自己陷入自食惡果的窘迫情況。

  我還知道腦部陽電子放射斷層照相掃描圖片看來,躁鬱症的大腦在鬱期時呈現寒冷的深藍及墨綠色,而在躁期時則呈現鮮紅、嫩黃和亮澄色。可是當我在躁症發作身處雲端時,完全不想和普通人一樣站在地面;但是當我跌落深淵時,又非常懷念能在平地的踏實感覺。

  雖然我有吃藥,但我還是非常的消極悲觀,令人無法喘息的黑暗包圍了我,我掙扎著克制自己不到教室大樓屋頂去,也努力把遺書一次又一次撕碎。

  我不想做任何事。不想動、不想吃、不想看書、不想去社團、不想打cs。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