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與吳質書
2017/09/20 10:45
瀏覽3,791
迴響1
推薦26
引用0

   十一月十一日,萍言:天高秋分,溽暑積鬱,心隨境遷,繼以滯日。秋夕,佇立「慈堤」,問彼蒼天,雲何去而何止;傾聽濤聲,處此靜夜,浪潮來而潮返。眺望遠方,山在飄渺,思宇宙其廣遠;近而視之,華燈初上,曜霓虹於彼岸。輒行者息駕,步趾於斯,雀躍之心,想同之也。

   曹魏有佳文,曹操〈短歌行〉、〈觀蒼海〉;其子魏文帝曹丕〈典論論文〉、〈子桓與朝歌令吳質書〉;陳思王曹植〈與吳季重書〉、〈與楊德祖書〉。輒三曹、建安七子與足下(吳質),皆為文壇翹楚之士,所為時文(駢文),詞藻富麗魏晉,文采媲美六朝。凡所遺文,其辭尤質而意尤深,庶幾可為後人玩前聖之簡牘,慕往賢之砥礪。

   至足下兼善書疏,為時代之傑者,所致曹丕〈在元城與魏太子箋〉、與致曹植〈答東阿王書〉,前者敘寫情誼,回憶與離別之哀思,用詞尤見輕倩婉麗,筆調錯落有致,駢偶自然流暢;後者美曹植文采,行文恣肆,用典簡洁,感其卑微之身,意欲效國之志,內心忐忑徘徊,見於字裡行間,但知曹植之所以謙讓之因,令人悸動。

   昔漢光武與戴子高有撫塵之好,今二曹為帝位之爭而遭失親之憂,誠可嘆焉 。嗚呼!帝位不爭,親情不止。若使兄弟親疏必歸政治,吾以曹植遭兇(兄)逆之原,於危急間,終能以所吟「七步詩」自解困政之由 ? 輒吾恐政治不可信,信於是乎始 ! 所可見者,二曹以執政至尊,門戶之殊,不恥下交,仍時與足下雲遊情誼 。所可聞者,足下與之書信往來,談古論今,以文共愉,此於世間為罕見矣。

   吾嘗於癸末桂月,旅遊廣西桂林,即興而作「新四時讀書樂」—秋:「驅車遊覽楓林區,荊桐葉落桂飄香。從來商意最惱人,卻是詩文湧泉鄉。我學歐陽寫秋聲,虛擬三白見雲娘。讀書之樂樂陶陶,笛音聲中渡漓江 。」一詩,聊供足下舒懷耳,書不盡言,萍白。

附註:

一、吳質字季重,三國魏濟陰人(今山東省定陶縣),為曹魏官員,官至振威將軍。出身寒門, 因博學通儒而能與曹丕、曹植為莫逆。

二、筆者以時空與古人吳質言,藉吳質與曹氏昆仲之友情,虛擬情境,提筆作文。本文旨意,在於敘說友誼與親情,需妥善經營,勿恁其受誘因而變質。設令世人移真摯友誼之心,用於親情之經營,是有顏、閔之志,孔融讓梨之為名也。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散文
自訂分類:不分類
上一則: 薛永固書法
下一則: 油菜花
迴響(1) :
1樓. 驀然回首 (演員治國一場戲)
2017/11/24 09:52
大才子
向您致敬
謝謝您,讓我也有機會欣賞您的大作,幸矣 ! 翁志萍2017/11/27 08:41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