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夢潔海綿 (全)
2013/06/21 00:04
瀏覽3,131
迴響23
推薦157
引用1

小姜的父親在小鎮開診所開了三十多年,幾乎所有的鄉親都知道鎮上有這麼一位面惡心善的「先生(台語:醫生之意)」,哪天生病、身體不舒服,到鎮上找他看病拿藥準沒錯。

當年小姜讀完博士學位,回台灣結婚時,小倆口便選擇回鎮上辦喜事,除了想讓父親開心外,父親在小鎮上人脈廣,基於人情世故,兒子結婚此等大事如不周告眾親友,太失禮。

結婚當天,所有鄉親就像是自己家裡辦喜事一樣,整個鎮上熱鬧滾滾沸沸揚揚。小姜的父親特別請鎮長擔任證婚人,為新人祝福。席間,鎮長特地上台感謝小姜的父親三十多年來對這個小鎮無比的關愛,就像是這個小鎮的守護天使。鎮長打趣的形容,每個鄉親的家中,如果哪個小孩沒有給姜伯伯看過病,肯定長不大。小姜的父親為了這次的大喜之日難得穿上了西裝,儘管有點彆扭,有點不自在的站在台上當主婚人,但是大家都看到他臉上始終洋溢著笑容,淚光閃閃,驕傲的望著小姜。

他一生最驕傲的事,就是教育出一個光電物理學博士的兒子。

婚後,小姜在台北和幾位朋友合作創立了一個商業性光電實驗室,將每個人在學術上的專業研究,應用在許多商業發明上。也正是因為幾位合夥人都學有專精,許多學術單位都想加入小姜的實驗室進行合作開發計畫。

由於小姜是負責光電技術的研發,許多昂貴的雷射器材需要資金挹注,於是小姜回老家向父親說明整個實驗室的經營方向與策略,希望父親以一個投資股東的身分加入。父親和母親兩人經過慎重考慮後,變賣了一些房地家產,加上兩人多年來的一些積蓄,全部投資在兒子的實驗室設備上。經過幾個月規劃籌備,實驗室終於一切就緒,正式開始營運。

實驗室有一項極為機密、前瞻性的研究計畫正在進行。小姜根據奧地利數學家卡爾夢潔 (Karl Menger 1902-1985)在1926年提出的拓撲維數概念,結合物理學上混沌和超弦理論的應用,他計畫利用精密的雷射技術,在玻璃鏡片上刻出極其細微的夢潔海綿 (Menger Sponge)模組。根據小姜的理論,透過夢潔海綿這種特殊結構的鏡片,可以捕捉住某些特定頻率的電磁波以及某些不可見光譜,讓人的眼睛可以看見以往根本看不見的物體。

換句話說,透過夢潔海綿的技術,可以將不同空間的物體或現象,同時呈現在人們眼前,如此一來,許多科學家目前無法解釋的「超自然現象」謎團,或許有機會可以解開。因此,不少客戶對這項研究表示高度的興趣,紛紛要求小姜的團隊可以為他們進行簡報或說明。

這天小姜和業務副總到南部對客戶進行業務簡報,他們為了這個簡報反覆進行沙盤推演,因為他們要代表公司爭取這個客戶明年度的一個大型投資計畫案,如果順利爭取到了,小姜籌畫多時的夢潔海綿研究計畫便可立即展開,實驗室的營運將更上軌道。

簡報完畢之後,副總小王對著正在整理資料的小姜耳語:「晚上我請他們幾位主管吃飯,他們都同意了。」

「喔,就照你意思去安排,到時候吃飯開銷的費用報上來,公司付。」小姜跟小王說。

晚上餐敘時,小王使出渾身解數,盡力討好每一位出席的主管,酒酣耳熱之際,有人高喊:「王副總,等一下哪裡續攤啊?」鬼靈精的小王也不是省油的燈,當下明白了。於是一行人接著到了一家名為夜總會的卡拉 OK,繼續飲酒作樂,不同的是,這時候每位男性旁邊多了一位穿著高叉晚禮服的酒店小姐幫忙倒酒,唱歌助興。小姜沒有料到是這樣的場合,心裡開始有點不悅,整個晚上沒說什麼話。但是為了顧全大局,他還是盡量擠出笑容應付客戶。

第二天,小姜進辦公室後把副總叫進辦公室,質問副總關於前一晚上是怎麼回事。

「那是他們一直以來的慣例,我都事先跟他們打探過了,對方幾個主管過去都是這麼和廠商往來,人家客戶要求,我能說不行嗎?」副總回小姜。

「這是商業上的習慣,這樣以後和他們談事情比較好談啦。」

「小王,你搞清楚,我們是高科技研發,又不是在賣場夜市賣鍋子、賣菜刀。該在辦公室裡談的事情,就在辦公室談完,如果談不完,第二天繼續談,為什麼要去那種地方?在那種地方,有人會談公事才怪!」小姜很不以為然的說

「我從來不相信在那種聲色場所,會談出什麼鬼東西。」小姜忍不住接著說。

「過去我的業務經驗都是這麼走過來的,有些客戶就是喜歡在公事談完後來點餘興節目,甚至來點脂粉味。」

「既然公司請我接下業務副總這個職務,是不是可以給我一些彈性空間?」小王接著說。

「公司上上下下從來沒有人干涉過你做任何事,你到底想說什麼?」小姜看著小王。

「我可以要求公司每個月準備一些事務性支出額度,讓我自由運用嗎?」

「你們要我上戰場打仗,總得給我一點彈藥吧?有時候我們也許還要買一些Mont Blanc筆送客戶,偶爾要帶他們跑跑夜店,打通打通一下客戶公司內外管道,以後辦事也方便。」

「你的意思是?」

「每個月至少三十萬當預備金吧,有錢總是好辦事,就像買個保險一樣。」

「你簡直是胡扯!賣黑心商品的奸商才需要買保險。我們正正當當研發科技產品,買什麼保險?」

「我現在就告訴你,等你真的接到案子,我們大概也已經把所有的錢都花在喝酒、唱歌、跳舞、買禮物上了。你想過你每次這麼花錢,下次對方會不會要求更多?公司有多少資金可以讓你這麼揮霍?你知不知道正在給自己挖一個無底洞?」

「我告訴你我的原則吧!如果客戶對我們的發明有興趣,就照我們的遊戲規則,不喜歡,那就拉倒。下次我如果再聽見有人提議說要帶客戶去酒店,我馬上請他 go home ! 如果是客戶提議說要去酒店談,那就直接跟客戶說 go home and fuck himself !」

「小王,我再跟你說最後一次,如果你一定得這麼談業務,你可能必須要認真考慮一下這裡到底適不適合你繼續做下去。很抱歉,如果你想繼續幹,就照我的原則去做,否則我就另請高明。」小姜說完把門打開,看著臉色鐵青的小王走出辦公室。

小姜和業務副總小王之間不和的傳聞,在同事和職員之間迅速傳了開來。小王受到小姜當面斥責後,心有不甘,於是開始採取一連串的消極對抗,這讓部分同事兩面為難,整個辦公室的氛圍越來越怪。

有一天,和小姜是大學同學的小煦在小姜辦公室的門上輕輕敲了敲。

「我可以進來嗎?」小煦探出一個頭,試探性的問了一聲。

「進來呀!幹嘛那麼神祕?坐吧。」小姜抬頭一看是小煦,笑了一下。

「你知道那個小王....我聽說....呃.....聽說他這個周末準備要請整個業務部同事吃飯。」

「喔,有什麼值得慶祝的大事嗎?還是同事的慶生會?」小姜說。

「我也不清楚,其實請吃飯不是甚麼大事,只是...只是很奇怪,整個業務部二十多人都被邀請了,我們兩個卻不在受邀的名單中,而且小王把整件事情搞得有點神祕兮兮的,好像在進行什麼秘密似的,你不覺得這有點怪嗎?」小煦壓低聲音說話的同時,趕緊起身把身後的門帶上。

「如果是他自己掏腰包請吃飯,那他要邀請誰參加,是他的自由,你啊,別想太多吧?」

「你真的覺得是如此嗎?我看沒那麼單純,自從上次被你當面斥責過後,他整個人就變得怪怪的。」

「嗯,我知道了,你繼續幫我留意一下他的狀況,有甚麼事情立刻讓我知道。」

「好吧。」

隔了幾週,一天早上小姜前腳才剛踏進辦公室,小煦跟著後頭很緊張的走進來,然後立刻把門關上,百葉窗拉下。

「小王帶著業務部十幾個同事跟人事部提辭呈了。」小煦緊張的說。

「怎麼會這樣?同時的嗎?」「是啊!我早告訴你,那場飯局就是鴻門宴,這些人早計畫好了就是故意讓你難堪的。」

「你知道小王帶著這一群人打算去哪裡嗎?」小姜問小煦。

「還會有哪裡啊?他們跟和新科技談好條件了,聽說和新原班人馬照單全收。」

「下星期就要南下進行第二次簡報,突然發生這種事,現在該怎麼處裡?」小煦問。

「小煦,你先別慌。看樣子現在人手會不夠,可能的話我們自己準備跳下來吧。非常時刻,就先這麼處理吧。其他的問題,等簡報過後我和你再慢慢一起來想辦法,放心,我們會撐過去的,別自己亂了陣腳。」

大會議室裡,一位高級主管聽完小姜關於夢潔海綿鏡片的簡報後,向小姜提問。

「姜總經理,我有一個問題請教。」

「請說。」

「今天早上,我們也聽了另外一家科技公司的簡報,他們在簡報中提到他們的技術已經可以成功的捕捉到他們預設的電磁波頻率,以及不可見光譜的影像。另外,他們早上也在現場做了實體模擬展示。」

「貴公司剛剛的簡報裡,我好像沒聽到你們有關於實作結果的說明。針對這點,姜總可以利用這個機會跟我們做進一步的說明嗎?」

小姜知道早上他們安排的是和新科技的簡報,簡報主講人應該就是小王吧?中午時分在會場上不經意的和小王擦身而過,小王對他視而不見,似乎胸有成足。現在聽完客戶提出的問題後,小姜知道,小王是把他的那一套理論整個複製了過去,只不過他很清楚,小王的簡報少了什麼,就是數學家卡爾夢潔的靈魂。

「在鏡片上刻出夢潔海綿模組,以目前的雷射技術而言可以做的到,但是中間存在一些精密計算的困難度,如果不夠精細,可能在捕捉電磁波的過程會出現斷訊,而只要一斷訊,後面一系列資料銜接都會跟著出現斷層。」

「關於您剛剛提到的現場模擬展示,我想那是事先設定好,已經除去雜訊的電磁波頻率和影像。實體在不同的環境下會遭遇到的情況,我相信要遠比各位早上在現場看到的展示複雜,而那正是整個計畫成功與否的關鍵。」小姜對著在座的十幾位主管解釋著。

「各位不妨思考一下,當夢潔海綿捕捉到特定電磁波頻率,看到不可見光譜的影像,就像是放了一枚煙火。美麗的煙火在空中綻放,乍看之下好像很吸引人,但是接下來的煙火如果不能一氣呵成,而是斷斷續續若有似無的,整個效果就大打折扣了,對吧?」

「針對這樣的尖端科技,我們投入這麼多人力、心血,甚至這麼大的資金,除了放一串煙火之外,還能繼續延伸出什麼對人類有益的事情?我想這才是大家今天坐在這裡最想知道的,是不是?」

「我們的研發團隊投入夢潔海綿鏡片的研究已經有一段很長的時間,我們希望這樣的科技新發明對人類未來在心電感應、心靈預知、視覺透視、腦波遙感的領域可以有更多的貢獻。至於更詳細的說明,各位可以在手中的文件附錄中看到,我的簡報到此就告一段落。」小姜向在座所有人鞠躬,走下講台。

接下來,主持人宣布將會擇期召集所有主管、學者,針對各家簡報做出綜合的決選,請所有廠商回去靜待決選結果揭曉。

「等一下要不要過去跟主管們打招呼,晚上請他們吃飯?」小煦問。

「我想這期間大家盡力了,就讓大家好好回家休息一下。吃飯的事,等結果揭曉再說吧!」

「立本啊,你這個周末回來一趟,我有事想跟你討論。」小姜的父親在電話裡說著。

「還有一件事,你上次說要給我看你在實驗室做的東西,現在進行的如何了?可以的話一起帶下來讓我看看吧。」

「爸,我這幾天整天忙著在校正我的雷射儀器,趕著做出一些東西出來。我會把最後做出來的半成品拿回去讓你先試試。你可是我這發明的第一位使用者喔。」

回到鎮上老家,母親高興的抱著久未見面的孫子,拉著媳婦的手在客廳開心聊著。父親則是和小姜一起來到診所辦公桌前坐下來。小姜把自己在台北發生的一些不太愉快的事講給父親聽,也跟父親報告實驗室的一些進展,父親看著小姜,很仔細的聽著。

等小姜說完他在台北的故事,父親看著小姜,微笑的說著:「這是爸爸三十多年來的辦公室,你還有沒有印象小時候在這裡玩捉迷藏?」

「嗯,一點也沒變,就像小時候那樣。」小姜環顧父親的辦公室說著。

父親起身走到角落一個老舊的保險櫃旁,他慢慢打開保險櫃的門,從裡頭拿出一個牛皮紙袋,裡頭放著一疊厚厚的文件、筆記本,還有一些老照片。小姜看著桌上這些東西,再看看父親,他想知道父親要跟他說什麼。

「這些是你小時候的照片,我一直幫你保存著,你現在成家立業了,我想應該是把它們交給你的時候了。」

「你看到的這幾本筆記本,裡頭都是這三十年來,在爸爸診所進進出出所有人的紀錄。裡頭有幫助過我的人,來診所看病卻繳不起醫藥費的人,向我借錢的人,我向對方借錢的人....」

「在社會做事,有一種知識叫人情世故,那是你在學校沒有教的,人和人之間大大小小的衝突、爭執,很多時候都是靠人情世故在中間調解。有人可能書讀得很好,拿了好幾個學位,可是社會知識可能是不及格的;相反的,有的人也許連小學都沒畢業,可是大家卻公認他的社會知識一百分。這些筆記本,我也要交給你,爸爸希望你從筆記本裡頭記錄的人、事、物,可以學到一些道理,讓你更懂得人情世故。」

父親從筆記本裡挑出一張夾在內頁,已經泛黃的老照片,照片裡有一位年輕的男士站在一棟低矮的平房前面,父親指著照片裡那個年輕人:「你記得這個人嗎?你還很小的時候,他是我們這個村的村長,有印象嗎?」小姜搖搖頭,他完全沒印象。

「那時候爸爸剛剛從學校畢業,想在家裡開個小診所,可是當時窮得很,根本沒什麼錢買器材。有一次我遇到村長,問起我的近況,當他知道我的想法後,沒有笑我不知天高地厚,反而二話不說回頭就拿給我兩萬元,說是要投資我的診所,要我當一個好醫生,為鄉親們治病。」

「你知道那時候兩萬元是很多的,當時我就把這筆錢記在筆記本,我想有一天我賺了錢,第一個要還給村長。」

「日子一久,我把這事情給忘了,前幾年我又看到這些筆記本,才讓我又想起這件事。當我再找到村長住的地方時,才知道村長早已過世多年,這件事變成了爸爸心中最大的遺憾。」

「村長的家在那裡荒廢了很久,附近的鄰居也沒有人知道村長的家屬後來怎麼了,或者搬到哪裡去了。但是他們告訴我,村長的老房子晚上經常鬧鬼,晚上幾乎沒人敢靠近。」

小姜聽完父親的描述,終於知道父親要他帶著夢潔海綿鏡片讓他試試看的用意。父親想透過這樣的科技,去了解村長家裡究竟發生了什麼事,為什麼會有鬧鬼的傳聞。

小姜和父親來到村長的房子前面,小姜轉身為父親戴上夢潔海綿鏡片,反覆檢查著鏡片,他可不希望他們進屋子後出什麼差錯。

「戴上這鏡片後,如果你會覺得暈眩,或者有任何不舒服,你可以馬上把它拿下來。」

「你確定這東西在大白天也可以看見我們想看的東西?」父親問小姜。

「如果把這些鬼怪之說,當作自然界的現象,那麼這些所謂的鬼影,可能只是一些特殊頻率的電磁波,或者是可見光、不可見光的瞬間移動現象。」

「如此一來,就沒有什麼鬼魂白天會消失不見、晚上才出現的奇怪說法了,對不對?」小姜跟父親解釋。

「嗯,了解了。如果等一下我在裡頭看見什麼東西,我該怎麼做?」父親再問。

「爸,我跟你說,如果這個眼鏡偵測到附近有什麼動靜,我們會看得見光影在動作,但是我們是聽不到對方說什麼,對方也聽不見我們說什麼。」

「至於如果對方感應到我們存在,會發生什麼事,我也不知道。不過我會和你走在一起,我們就看情形,小心為上,安全第一。」父親再度點點頭。

小姜自己也戴上夢潔海綿眼鏡,戴好之後他轉頭問父親;「準備好了嗎?」父親點點頭說:「可以了,我們進去吧。」

父子倆人一踏進屋內,迎面撲來一股濃烈的霉味,屋內牆壁爬滿了青苔和藤蔓。小姜指了指右邊的走道,示意父親跟著他後面。一進入走道,父親察覺到夢潔鏡片似乎有動靜,他拍拍小姜的肩膀,小姜點點頭,他也察覺到了。兩人輕輕推開半倒的房門,眼前看到的景象頓時讓兩人呆立在房門兩邊,怔怔地盯著房內。

透過夢潔海綿鏡片,他們清晰的看見屋內腐朽不堪的木板床上,有兩個佝僂的身形,一男一女。女的看來衣衫襤褸,瘦弱不堪,不停的咳嗽。男的在一旁不斷拍著女的背,眉頭深鎖,看來像是一對老夫妻。

「爸,你看那個男的是不是村長?」小姜輕聲的問父親。

「臉型看起來很像,應該是他沒錯。天啊,他們夫妻到底發生什麼事了?」小姜看著父親,父親的眼眶泛紅著。

小姜和父親繞過房門,走到盡是斷垣殘壁,一片荒煙蔓草的後院。小姜取下眼鏡,環顧四周,他注意到陰暗的一角有塊突起,看起來像是堆小土丘,他走過去把散落一地的樹枝、朽木和磚頭屋瓦一一移開,這才終於恍然大悟。

「爸,你過來看一下,這大概就是你在找的答案了。」小姜的父親走過來,看見橫躺在一旁,一塊已經碎裂、斑駁的墓碑。

「罪過,真是...罪...罪過。唉....」父親此刻哽咽的說不出話,自責不已。小姜拍著父親的背,試圖安慰父親。

「爸,你不要難過了,我想我們請師父給他們老夫妻兩人唸經超渡一下,然後將他們重新安置到附近的祠塔,你覺得這樣好不好?」小姜對父親說,父親點點頭,不斷的啜泣。

小姜選了一個良辰吉時,備好了牲果,和父親還有超渡亡魂的師父一起到村長的屋子外頭,為村長夫婦兩人誦經。同時也請禮儀公司安排將村長夫婦的遺骨放入新的骨灰罈中。父親雙手合十,淚流滿面,嘴裡默默念著:

「村長,村長夫人,我是姜東暉,三十五年前,承蒙兩位長輩的愛護,慷慨解囊,資助我開設診所,實現我行醫助人的願望。三十多年來,我無時無刻不掛念著兩位的再造之恩。」

「沒有想到是在這種情形下和兩位恩人重逢,實在是我此生最大的遺憾,今天請讓小弟以大禮安奉兩位恩人,並誠心祈願兩位得到安息。」

看著父親面對恩人發自真心的禱詞,陪伺一旁的小姜也感動不已,忍不住跟著熱淚盈眶。他也在心中默念著:「村長,你沒有看錯人,父親這三十多年來,努力讓自己成為一位好醫生。我也代替父親,謝謝你當年對我父親的提攜,希望你們在天之靈,保佑我也會成為一位正直,受人尊敬的人,願你們安息。」

三個月後的一個午後,小煦一個箭步衝到小姜的辦公室。

「你絕對不相信發生什麼大事了!」小煦上氣不接下氣,聲音發抖著。

「上次的決選結果....出....出來了.....」

「別慌,慢慢說啦。怎麼樣,結果如何?哎呀,你這樣我也跟你一樣緊張起來了。」小姜注視著小煦,等他開口。

「和新科技....沒~有~入~選.....我們~入~選~了....哇!太爽了....」小煦按住小姜的肩膀,使勁的搖晃著。

小姜大叫一聲,緊緊抱住小煦,兩個人在辦公室裡又叫又跳.....

「主祭官請就位!」

「全體人員請面向姜東暉先生,行三鞠躬禮,一~鞠~躬....再~鞠~躬....三~鞠~躬....禮成!」

小姜的父親幾個星期前在診所看診時,突然心肌梗塞發作,暈倒在診所的桌上,經急救後仍然不幸過世。

看著靈堂前鎮長頒發的匾額「守護天使」四個大字,小姜想到父親在最後臨走的一刻都還堅守崗位,父親沒有愧對這四個字,他真是位勇士。

「家~屬~答~禮.....」小姜站在靈堂前,面對鎮長以及前來悼唁的鄉親,深深一鞠躬,答謝他們對父親的尊崇。當小姜再抬起頭,他從夢潔海綿鏡片裡,看見父親熟悉的身影站在靈堂的門口微笑看著他,看著靈堂自己的照片。

再也忍不住的淚水,像泉水般不斷自眼眶湧出,小姜看著父親,揮手向他告別,父親看到了,也豎起大拇指跟他告別。這時候,夢潔海綿鏡片上父親的身影慢慢的消失,小姜知道,父親真的離開了。

父親心願已了,小姜知道父親不再有遺憾,因為父親是帶著微笑離開的。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小說
自訂分類:奇幻小小說
上一則: 時空旅人(全)
下一則: 錯置的象限‧美麗的交集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23) :
23樓. 金大俠
2013/06/29 10:58
這題目•••夢潔海綿 •••令人暇想•••舒潔衞生綿,如夢似海的自由自在!
趕快看•••
看完後•••
那乀差這麼多啊!
呵呵,週末來鬧的

第一次拜訪田納西(刊載在世界日報家園版)

教美國小孩下圍棋(刊載在世界日報上下古今版)
涼拌韭菜——綠野鮮蹤(刊登於世界周刊料理功夫版)
費城 訪洛基雕像(刊載在世界日報旅遊版)

金大俠,你‧看‧清‧楚

差一個字,是‧夢‧潔,不是‧舒‧潔
還有,舒潔只有做衛‧生‧紙,沒有做衛‧生‧棉 

【Hey Ho】2013/06/29 11:43回覆
22樓. 桂子
2013/06/26 03:08

科技與價值觀

緊扣人性善惡的脈動

夢潔海綿

啟發永恆靈魂的思維

永恆的價值,不在於我們得到多少外在有形的名聲、利益和享受多麼高貴的物質生活,而是在於我們理解甚麼是「愛」的真諦。

心靈上的滿足,所獲得的快樂遠比物質所能帶來的感官享受更有意義。這篇文章是自己對生命價值理解的感想。

謝謝桂子的來訪。

【Hey Ho】2013/06/26 12:58回覆
21樓. Tintin.C
2013/06/25 20:44

吼~~偷懶被抓到了哦~~~

這篇我明明就看過了~~誰理你

因為當時小姜帥哥結婚生子,我這個粉絲心有多痛呀~~~哩


哈哈,這不是偷懶,這是重新上檔期,三集一次看完不喘息版。

看過的老戲迷,可以到後台索取精美小禮物:小姜簽名的太陽眼鏡外加「仁丹俏鬍子」一副。

【Hey Ho】2013/06/25 21:19回覆
20樓. 靈婆心語 人生待續
2013/06/25 10:01
構想

很棒的構想

科技結合靈性

探討人情世故的取巧

在道德與敗壞間如何生存

對您的用心 刮目相看啊

這故事加了一點自己生活的體驗,大概也多少反映了自己心目中的一種長久以來一直在追尋的人生哲學與智慧吧。

靈婆的人生體驗豐富,可以是我的人生導師了。

謝謝靈婆的來訪。
【Hey Ho】2013/06/25 15:23回覆
19樓. 山楓 @ 薪火相傳
2013/06/23 09:38
好棒的故事!  計畫走科幻小說的路線?  拭目以待日後不斷的精彩文章!  愛你喲!
一直以來總是希望融合一些天馬行空的幻想,結合現代和未來的的科學,讓自己的寫作可以帶有些許生命的情感,和科學的理性成分。

過去自己嘗試過一些題材,未來會試著把這些文字稍做整理,當作自己落腳城邦的紀念。 【Hey Ho】2013/06/23 17:11回覆
18樓. 周仔
2013/06/22 19:45

以高深理論與異於常人的想像力結合而成的"夢潔海綿",不是非正直非慈善之類可以擁有的.或許,人類在白天較易失去原有天生的善念,所以只能在夜裡入睡之後,才能返回歸零的高尚靈魂,看見在白天所見不到的光影,在多元空間裡潔淨地映在夢鏡上.

科技的發明,並不存在種族與階級的區別,是非善惡之分,存乎一念間,與科技發明的善用與濫用。

【Hey Ho】2013/06/23 17:03回覆
17樓. 賈媽
2013/06/22 14:35
我在想 ...

其實人類最初,眼球的水晶體上,都有一層夢潔海綿。 後來,不知為了什麼原因,投胎的時候,都被擦掉了。

我的 ... 沒有擦乾淨。 

所以,有時候看得見,有時候看不見。  確實,聽不見彼此的聲音,但是可以透過靈識溝通。

賈媽這段話很有哲學味道。

造物者造人的時候,人們的眼睛也許真的可以看見很多東西。只是人類在演化過程中,心靈進化得更快,人們懂得使用幻術,隱蔽了眼睛看到的真相,久而久之,這個功能便逐漸退化了。

然而有些人還留著造物者賦予他們的特殊能力,扮演著人神之間溝通的角色,也許這就是為甚麼有的人可以看見其他人看不見的東西的緣故吧,因為他們是派駐在天、地之間的信差。

【Hey Ho】2013/06/22 15:21回覆
16樓. 金晟發冠軍磁磚
2013/06/22 09:32
re

學長此大作讓學弟感觸深的可以寫幾篇文章

但想想放在自己公司廣告性質部落格會讓人覺得'矯情'做罷

藉學長版面寫一下自己心得

學弟菸酒不沾,如同學長此文小姜

自然在需在交際飯局'喬'定的營建業沒有任何競爭力

只好轉型不需應酬,只憑信用口碑的賣冠軍磁磚

但一樣菸酒不沾不善應酬的家父

卻在四十年前第一次石油危機後的建築業不景氣,建材行差點撐不下去

在那看不到明天的絕望環境裡

卻因善於應酬的某位鋼材公司上班的業務小員工姑丈

在一次應酬聚會,得知有某家水泥採購也有與會

酒酣耳熱之際,姑丈和他攀談,一陣努力後

幫我們爭取到,我們店裡的第一項北投區的水泥經銷商代理權

這個即時雨救了我們全家

從此至今,我們都念念不忘姑丈的大恩

最好的回報,就是回報姑丈最重視的兒女

表弟高中聯考前一個月住我們家

由舍弟督導,順利應屆考取南海路那所男校

再順利考取台北那家醫院醫學系成為林口長庚的主治醫師

表妹則由舍妹負責

一路循著舍妹求學軌跡,重慶南路,羅斯福路

畢業在某歐洲銀行香港分行任職

一向不喜麻煩請託的舍妹

也破例為了表妹

請她有錢的名醫死黨同,學將以千萬元為一單位的金錢

交由表妹委託操做管理

對不起離題太遠了 就此停筆

祝學長有個愉快週末假日

 

嗯,因為小姜的堅持,許多事情是不會有轉圜餘地的,所以文章裡父親的角色是一個關鍵,父親代表的是一個「智者」,向小姜釋出一個很重要的訊息:出社會以後,人情世故的運用與調和鼎鼐的功夫是很重要的一種智慧。

謝謝學弟的一席感想,我想那是你的親身經歷,再真實不過了。

【Hey Ho】2013/06/22 13:41回覆
15樓. 天路(今日當如何)
2013/06/22 02:13

忘記,是怎樣的一種情緒?!好比當年的晉文公重耳,忘記最忠心的救命臣子介之推,因為最珍貴所以深深埋在記憶中的最底層嗎?!

我慶幸小姜的堅持,科技產品是科研人的心血,行銷方式不該流於低俗。

是非審之於己、毀譽聽之於人、得失安之於數。

有些價值觀,是恆久不變的。
【Hey Ho】2013/06/22 07:10回覆
14樓. 雲霞
2013/06/22 02:10
這產品,我要買

融合科技,卻又是那麼溫馨感人,棒!

真希望能擁有您的”夢潔海綿“和飛雪的3D立體眼鏡,好看到我日思夜念去世不久的雙親!


哎呀,很多事情咱們力有未逮,憑空想像出一些天馬行空的夢想,藉此來撫平思念的感傷。

我更願意藉著文字,讓夢想無限伸展。 【Hey Ho】2013/06/22 07:06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