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二林長新冠呼吸易喘中醫治療 社頭長新冠後遺症-呼吸易喘中醫治療 彰化長新冠全身倦怠中醫治療
2022/07/02 01:17
瀏覽14
迴響0
推薦0
引用0

彰化廣仁堂中醫診所(新冠後遺癥)特別門診

臨床上我們發覺愈來愈多確診者染疫康復後(快篩陰性),但其實有一些後遺癥正影響病患的生活品質

而這些後遺癥應該要被追蹤治療;中醫講究固本培元,身體在經歷與病毒的一場大戰後,雖然敵軍已然撤退但家園殘破

如果您有以下出現的1種後遺癥,並且持續數週之久,就要注意治療。

Q&A:

一、Q1:為什麼會有新冠後遺癥?
A: 大量冠狀病毒在急性感染後繼續潛伏在人體各種組織如腸 道、肝臟或大腦中,並繼續造成傷害。
感染新冠病毒後所引發的廣泛免疫反應,觸發了針對人體組織 的抗體和其他免疫反應,而這些反應引起後續的併發癥。

二、 Q2:新冠後遺癥有哪些?
A: 權威醫學期刊《刺胳針》最新研究顯示,約有7至8成染 疫者康復後至少會出現1個長新冠癥狀,其中最常見的癥狀為

生理上:
●全身倦怠
●呼吸易喘(肺部功能受損)
●肌肉容易痠痛
●胸悶、胸痛(肺部功能受損)
●13%的人出現腎功能下降的現象(性功能退化)
● 腦霧(記憶力、專注力變差)尤其是老人及小孩為高危險群

心理上:
●睡眠障礙(失眠)
●焦慮和沮喪
●憂鬱

65歲以上長者在痊癒後出現神經系統疾病的風險增加,不只如此,還可能出現情緒障礙、藥物濫用等情形。

三、Q3:有新冠癥狀後遺癥該看哪科?癥狀會消退嗎?

A: 彰化達仁堂如何治療長新冠?
以下舉例,我們如何治療對治的方法:

生理上:肺部主要的後遺癥為肺纖維化,即肺部受到病毒侵擾,組織修復後出現較厚、較硬的疤痕,中醫以潤肺化瘀為治療原則

如:何首烏、當歸、菟絲子等;氣虛下陷酌加補陽之藥物,如:黃耆、人參、柴胡等,需要時可再加麻黃、杏仁等,如此可逐漸改善乾咳、呼吸淺快、血氧飽和度不穩定、倦怠等現象。

嗅覺或味覺障礙方面,可能是因嗅覺或味覺相關細胞受到感染導致發炎和損傷所產生的,可在中醫四診辨證後

透過辛涼、辛溫、益氣、滋陰或補陽的中藥,協助逐漸恢復原有的嗅覺或味覺功能。

注意力和記憶力減退問題,可能與病毒直接或間接造成腦神經、腦微血管損傷有關,可運用如活血化瘀、補氣、補血或補陽藥物

幫助腦神經、腦微血管修復,或用化痰飲藥物幫助代謝廢物排出,亦可酌加麻黃、細辛、辛夷等醒腦藥物,依病人病狀選擇上述適合藥物,協助恢復原有認知功能。

心理上:

新冠肺炎在心理上所產生的睡眠障礙(失眠)、焦慮和沮喪憂鬱。

這類的病人原本或多或少就有自律神經系統失調的問題,只是肺炎疫情促使其病情誘發或加重

彰化達仁堂對自律神經失調的患者,就有開設專門的門診,所以對於這部份心理疾病的治療已有不少的治療經驗

會運用加味逍遙散、六味地黃丸來調治自律神經失調,視個案情況輔 以針灸「內關」「神門」「三陰交」…來達到藥砭同治之效。

彰化廣仁堂中醫診所運用傳統中藥來調理過度緊繃、亢奮的情緒,依據中醫藥的學理來調理體質;多管其下,改變您的體質,調理平衡

不是單純以藥物來壓制癥狀;經過一系列的療程,很讓您擺脫長清冠後遺癥,讓身體原恢復平衡統合狀態

透過我們診治改善自律神經失調的患者都可以漸漸找回正常的生活品質,使用正確的方式將幫助您擺脫失眠的痛苦!

醫療團隊:

門診時間:

TT4818RTG18RG

長新冠意指確診康復3個月後,癥狀仍持續2個月以上,8大後遺癥不能輕忽,包含胸悶、咳嗽、咽乾、焦慮、失眠、全身痠痛、記憶力衰退、活動力降低等癥狀。

在治療方面,花壇新冠肺炎後遺癥自律神經失調治療可以透過服用中藥及針灸的方式來調理,在長新冠的處理上,中醫佔有明顯優勢,患者染疫過程所傷及的五臟六腑,皆可藉由芬園新冠肺炎後遺癥疲勞中醫治療來獲得明顯的改善,無論是治療新冠肺炎或是解決後遺癥都很有幫助。

為什麼會有「長新冠」?
至於長新冠又為何會發生,各方科學家們紛紛猜測,如《Nature》雜誌認為可能是因為病毒在急性感染後繼續潛伏在人體器官,繼續造成傷害,也有可能是感染病毒後引起人體廣泛的免疫反應,而這些反應引起後續的病發癥;又如美國醫學協會也提出想法,認為病毒可能造成細胞損傷和美長清冠後遺癥-胸痛中醫治療。

和美新冠肺炎後遺癥呼吸易喘中醫治療發生「長新冠」的比例?
根據國外研究,發現確診後康復的成人裡,有20%的人可能會有長新冠,若是65歲以上的長者,機率將提高到25%。

1.腦部發炎就可能會造成腦霧。

2.心臟發炎則造成心肌炎、心血管疾病等。

3.呼吸道發炎,則會出現容易有痰、慢性咳嗽的癥狀。

4.常見肌肉酸痛、腹瀉以及關節痛。

秀水長清冠睡眠障礙中醫治療長新冠的發生與染疫後癥狀嚴重程度 呈現正相關

第一集:日外 公交站 北京 七月的天,北京已經進入伏天節奏,一輛公交車緩緩駛入進公交站,這時只聽見報站:“呼家樓到了請后門刷卡下車。” 金修從車上提著箱子走了下來,然后看了下手表,已經是上午十一點了。 金修抬頭看了看高樓大廈說到:“這就是北京啊,也不過如此吧。” 此時對面走來一位長腿美女帶著墨鏡穿的很性感,男主拉著箱子低著頭看手機,不小心撞到了這位女生,金修匆忙撤退了一步,金修眼神從腳往上看到臉,口水都快流出來了, 辛曉棠生氣的說到:你瞎啊不看路啊,“看什么看啊?沒見過美女嗎!” 金修被辛曉棠的話叫了回魂來急忙說:“對不起!你太漂亮了!美女加個微信如何?” 辛曉棠因為著急見金修更不耐煩的說到:“沒空哪涼快哪里呆著去鄉巴佬!” 金修:望著辛曉棠的背影撓頭的說到:“鄉巴佬?呵呵!金修心想別再讓我遇到你,不然你肯定是小爺的了!” 突然這時一個電話打斷了金修神游的思緒。 金修接到電話:“您好?哪位?” 電話的那頭傳來一位女士親切的聲音說:“您好,先生,請問您考慮上海的房子嗎?” 金修皺了皺眉頭不耐煩且還保持禮貌的說:“不用,謝謝您!” 電話那頭好像剛要說:“我們這里……”就被男主掛斷了電話。(第一集完) 第二集: 日外,某咖啡廳街道 尋找房源,巧遇辛曉棠 已經是中午了,男主提著沉重的行李箱下車,望了下周圍,突然肚子叫了 。 金修摸著肚子說到;“唉,不吃飯真的不行,恩!先填飽肚子,之后再找住的地方。” 因為從家出來沒吃飯。吃完飯后,金修走出飯店猛的一抬頭就在墻上看到了小廣告房租出租的信息:“呼家樓社區附近1居室出租,有意者請來電,電話:139********。” 金修欣喜若狂的把電話撥了過去。 這時接電話的是一位北京大媽,金修:“您好,你們那里是不是出租房子啊?” 對方:“是啊!你哪位啊?” 金修:“阿姨我想租房子。” 大媽:“哦真抱歉!您來晚了一步,前面剛有個姑娘剛訂了,要么您看看其他家?” 金修心想:“今天找不到房子,就要睡馬路上了!不行,我得爭取過來!” 天氣太熱了,辛曉棠坐在一個實在咖啡廳等待老板的消息。 辛曉棠:“好熱啊!這都幾點了啊?還不回復。算了先回家等消息吧!” 辛曉棠走出門口恰巧遇到了金修。 辛曉棠心想:“又是這個鄉巴佬!” 辛曉棠和金修擦肩而過,金修本來要打招呼,結果曉棠沒理他! 辛曉棠忽然緩過神來,似乎察覺到什么,于是轉過身又看向了金修,這時金修準備掏出手機給房東打電話。 辛曉棠突然想到:“這鄉巴佬怎么會出現在這?難道他也住這附近嗎?不對,這邊的房租這么貴,他一個鄉巴佬也住的起?”(第二集完) 第三集:日內+日外,某咖啡廳街道+房東家里 緣起 辛曉棠正在尋思著,就突然聽到金修在電話里跟房東說到: “這樣吧,我去您那房子看看吧,要是覺得好,您看是否能留給我?您在考慮考慮?” 房東說到:“我說你咋回事兒啊小伙子,我都說了沒地了你怎么還給我打電話!” 金修說了一句話讓大媽立刻答應讓金修來看房子。 金修:“我給您2000預訂金現在打過去,您看可以嗎?” 雖然大媽還是不愿意讓他來,畢竟能見到現金。 房東:“行吧下午3點你過來吧!給你發下地址,到了聯系我。” 說完電話就掛斷了,房東很快加了金修的微信。 這時曉棠心里似乎明白了什么,心想:原來這小子還真是來租房的啊!哼!我就不信他租的起! 隨后曉棠就沒理會的往家走了。此時金修提著行李箱就按照地址來到了一間出租屋前,這是一這個小區屬于學區房,出租價格在北京來說自然比其他出租的小區的房子高了一些。金修給父親發了定位,告訴父親已安全到達,讓父親放心,且還美美的附上了一張自己帥帥的自拍照。并且囑咐父親也跟母親報平安,離開家這一段時間要照顧好自己。 金修還沒來得及放下手機,就聽到了一聲溫柔且清脆的聲音,“請問,這位帥哥,您也是過來合租這間出租房的嗎?” 金修先是一愣,心想:“是個女生的聲音。” 轉頭看到她,女生清秀漂亮,身高大概168cm左右的身高,標準的女神的身高。不過這時金修和這位女生都大吃一驚!原來眼前的對方就是今天上午剛剛在車站碰到那位…… 金修心想:美女?(辛曉棠心想:鄉巴佬?)然后異口同聲的說到:“怎么會是你!”(第三集完) 第四集:日內,房東家里 辛曉棠恍然大悟 辛曉棠慌張的說到:“難道你……你也來租這房子?” 金修恍然大悟的說:“該不會是你先預定了這房子了吧?怪不得我給房東打電話,她說讓我看看其他房子。難怪……” 金修心想:“這下你可跑不了了,想不到天涯何處無芳草,得來全不費功夫。嘿嘿!” 正當金修心里美滋滋時,房東大媽突然走到了辛曉棠身邊 便說到:“這位姑娘,不好意思啊,剛剛有個男的說也要過來看看這房,要么等見到他,您二位在比較比較,看看誰來住更合適?” 辛曉棠剛要張口說話,這時金修就突然叫住了房東大媽 金修并急忙說到:“阿姨您好,我就是剛剛給您打電話,說過來看房子的,剛要聯系您,沒想到您就過來了。” 房東:“哦,就是你啊,我這還等你聯系我呢。害!我還尋思呢,這小伙子站在這也沒說話,該不會是這姑娘的對象吧?” 辛曉棠突然慌張的說:“不是啊,阿姨!我都不認識他!還有就是房子是我先預定的,為什么還讓他在看看?” 金修聽到這,怕錯過房源,又不想錯失這位美女就連忙說到:“是這樣,我們認識,我們認識,只是沒想到她先預定了,過來一看原來是熟人。” 此時辛曉棠心里在想:“誰跟你認識啊!你個鄉巴佬!” 并且惡狠狠的瞪了金修一眼!金修看辛曉棠瞪了自己一眼 金修心想:“哼哼,反正你也跑不了了,房子和你都是我的!讓你說我鄉巴佬,你是沒見過本少爺的真實面目!等著吧,小妞兒!” 于是也瞥了一眼辛曉棠,故意看向別處。 這時房東大媽突然開口打破了尷尬的氣氛說到:“啊!原來你們還真認識啊!那就好辦多了,你們看看我這房子,一室一廳,您們二位覺得怎么居住合適?” 辛曉棠著急的說:“這房子是我先預定,當然是我居住了,而且就一個臥室,肯定是誰先預定誰居住!” 她在說這話也是在說給金修聽。 金修自然也不會善罷甘休,就說到:“我也看中這房子了,而且我今晚必須入住,不然本少爺也沒地方可去。你難道忍心看我流浪街頭嗎?” 這時金修臉上不輕易間流露出傲慢的表情,還主動瞥了辛曉棠一眼。 辛曉棠聽完這話眉頭緊皺,眼睛上下打轉,內心在想:“本少爺?你也好意思自稱少爺?我呸!” 這時房東大媽突然開口說到:“我看您二位就別爭執了,不然就合租吧,反正也剛好認識,還減少一個人的房租壓力。” 房東大媽是北京人,所以說話也是口直心快。她也是覺得明明就是來租房的,怎么會這么墨跡。此時的房東大媽也有點不耐煩。 辛曉棠突然忍不住的喊了出來:“合租!?阿姨,你有沒有搞錯呀!分明是我一個人預定,怎么還多了個合租?更何況他是誰,我真的不認識!阿姨,我對燈發誓!” 此時辛曉棠舉起了她的右手比了個V字型手勢,指著房間里的天花板說。房東大媽突然凌亂了。 房東結巴的說到;“難道,難道你們不認識嗎?這位小伙子,我記得你給我發微信,你告訴我,你叫金什么?”“金修……” 男主重復了一遍他的名字。 “啊,對,金修,你剛剛說你和這位姑娘認識?那這是怎么回事啊?” 房東大媽還在蒙圈中,辛曉棠突然聽到金修這兩個字的時候,她簡直都不敢相信,原來他就是老板的兒子,老板吩咐照顧好他的兒子,原來就是他。 這時辛曉棠,連忙扶住房東大媽的胳膊說到:“哦!對!我們認識!”金修也趕忙附和:“對,我們認識!我們認識!” 辛曉棠補充的說到:“我叫辛曉棠,他叫金修,我們認識,真的認識!” 說完兩個人都對著房東大媽呵呵呵呵的笑。 房東大媽聽到,這才放下心,說了一句:“你們年輕人啊,真是會開玩笑,嚇死我這個老太婆了,差一點就不租給你們嘍……行了,是不是決定合租了?” 金修和辛曉棠連忙再三點頭的說:“是是是!合租合租!” 房東大媽說到:“行,終于達成一致了,跟我過來吧,給你們辦入住手續。”(第四集完。) 第五集:日內,家里 合租 于是兩個人辦完入住手續后,辛曉棠自然不會把臥室讓給金修,一進門咣當一下,就把房門關上了。 金修在辛曉棠后面,很沒好氣的說;“喂!大姐,你難道不知道后面還有人嗎?” 辛曉棠沒有理會他,就進了臥室。金修拿著行李在后面埋怨的跟了進來。 一進門,金修在房間轉了一圈,發現臥室里只有一張單人床,然而客廳是沒有床的,只有個靠背沙發。辛曉棠正在收拾行李。 金修就突然說到:“這房間就一張床嘛?那怎么能睡兩個人?難不成要跟你擠一張床了?” 此時金修露出了邪惡的笑容。 辛曉棠說到:“想的美!臥室當然是我的,是我先預定的!且我是個女生,難道不讓我嗎?” 金修突然打斷辛曉棠的話語說:“不是,大姐,現在是這樣,你睡一張床,OK,沒問題!那么我睡哪里?難不成睡沙發嗎?哦,合著我租了一間房,就淪落到睡沙發這步田地?” 辛曉棠不耐煩的說:“你不睡沙發,睡哪里?難道在找一張床不成?” 辛曉棠說完便沒在看他,繼續把生活用品從行李箱拿出來。 金修突然眼前一亮,并且打了手響兒說:“哎喲!嘖嘖嘖,沒看出來啊,我眼前這位美女不僅人漂亮,頭腦還那么聰明,不錯不錯!嗯……” 辛曉棠嫌棄的眼神跟他說:“哎哎哎,你是不是沒事干了?我在擺放我的生活用品,現在我要換衣服了,請你出去!” 金修突然不好意思的說到:“好好好!你換你的,你換你的,我走人。OK?” 緊接著金修自言自語的說到:“OK!” 并且做出了個OK的手勢。金修鬼鬼祟祟的從房間走了出來。 辛曉棠說到:“哎,請把門幫我帶上,謝謝!” 金修聽到后說:“哦!”隨后就把門咣當一聲的帶上了。 金修在門外摩拳擦掌的并且臉帶邪惡的笑容小聲的說到:“換衣服?哼哼!床?哦,對床……” 說完加快腳步走到客廳,拿起手機給房東大媽打電話。此時金修正在等待房東的電話接聽,完全沒有注意到曉棠去了衛生間,更沒在意曉棠是去衛生間洗澡了。(第五集完。) 第六集:日內,家里 辛曉棠對金修產生情愫 金修一邊打著電話,一邊嘴里念叨:“快接呀……快接呀……” 可是電話那頭始終是無人接聽。 金修連續打了兩個,最后放棄了。心想:“哎!算了!大不了我就睡沙發!” 于是金修氣呼呼的一屁股坐到了沙發上。他用屁股感受了下沙發的軟硬,感覺還不錯,就開始準備從行李箱中拿出被子和枕頭。他突然想到還有些洗漱用品要放到衛生間里,于是拿著洗漱用品想都沒想,就走到了衛生間門前,此時辛曉棠剛好穿著浴巾推門準備出來,這一推門不要緊,兩個人相撞了。 兩個人同時大叫了一聲:啊!!! 此時金修趕緊想用手擋住雙眼,只見洗漱用品掉了一地,并砸到了金修的腳上,金修疼的嗷嗷叫。 辛曉棠突然又大叫的說:“啊啊!!你是要嚇死我嗎?” 金修趕忙說到:“大姐,是你嚇我好不好!我怎么知道你去了衛生間,并且你還……(金修用手從上到下比劃了一下辛曉棠。)” 曉棠突然意識到,并且用手擋住胸口說:“干什么呀你!老流氓!偷看良家少女洗澡,這叫犯法!” 金修很無奈的說到;“大姐,我保證,我發誓,就沒有想偷看您老人家洗澡的意思。這樣,我對燈發誓行嗎!你看我手里拿著洗漱用品是想打算放到衛生間的……” 曉棠看了一眼金修的手,這時金修突然意識到手里的洗漱用品掉在了地上,并突然改口說:“哦,不是,是地上,麻煩你仔細看清楚了,地上是我的洗漱用品,我是沒注意到你去衛生間洗澡,才撞見剛洗浴完的你。” 辛曉棠很生氣又很害羞的說到;“好吧好吧,不管你怎么說,還有就是燈沒開,大白天的開什么燈啊。” 金修說到:“好好好,燈沒開,那我對天花板發誓總可以吧?我要是偷看你洗澡,我現在出門就被雷劈死!” 曉棠突然意識到這話嚴重了,并突然把擋在胸前的手放到了金修的嘴邊,并說到:“哎!別瞎說!我沒有怪你的意思!” 金修突然被這一舉動怔住了,并默默的盯著曉棠。曉棠也突然感覺到一絲的害羞,仿佛在這一刻,全世界都安靜了,就連空氣都是靜止的。(第六集完。) 第七集:日內+日外,家里+飯館 餛飩 突然辛曉棠的臉紅了,一溜煙兒的就鉆到了金修的胳膊下跑回了臥室。 此時金修覺得眼前這小丫頭真是越來越招人愛了。 金修緩過神來看到地上的洗漱用品,撿起來,并看了看自己的洗漱用品, 金修說到:“嗯,還好沒摔壞。” 隨后擺放好后從衛生間走了出來。 這時辛曉棠也從臥室中出來,辛曉棠換了一身漂亮的連衣裙,叫了金修一聲。 辛曉棠:“金修,我覺得我們該去吃飯了。” 金修轉頭看到辛曉棠,漂亮的連衣裙已經讓金修看呆了。 金修不由自主的說:“漂亮!太漂亮了!” 辛曉棠莫名其妙的問到:“什么漂亮?” 金修說:“當然是你的穿著了,還有……”,“還有什么?” 辛曉棠的不解的問。“當然還有身材啦。” 辛曉棠心理暗暗自喜,但是嘴上卻說:“看夠了嗎?到底吃不吃飯?” 金修驚訝的問到:“叫我一起去嗎?” 辛曉棠不耐煩的說到:“廢話!屋里還有其他人嗎?” 金修立馬站的很直的說:“沒有!”“那還不快走啊?現在都已經六點多了!” 說完,辛曉棠就開門走在了前面,金修也趕緊隨身跟了出去。 金修和辛曉棠在四周圍找飯店時。 金修突然想到:“這個女人不是叫我鄉巴佬嗎?怎么突然改口叫了我的名字?不行,我得問問。” 金修突然開口問到:“我說曉棠,你不是一直叫我鄉巴佬嗎?怎么突然就稱呼我的名字了?” 辛曉棠聽到這里突然緊張了起來說到;“啊,這不是之前不知道你的姓名嗎?現在知道了,當然是叫你名字嘍。怎么?突然問這個?” 辛曉棠心想:“壞了,我可不能暴露呀!我就是派來過來照顧你的起居生活的,這要是被發現了,他爸爸,我的老板,肯定不會原諒我的!我會被開除的呀!” 金修回答到:“啊,沒事,就是問問。對了,你想吃什么?帶你去吃吧,這邊吃飯的地方還挺多的。就當是我請你嘍。” 此時此刻的辛曉棠突然覺得這位多金的帥哥,好像也沒那么討厭。(第七集完。) 第八集:日內 飯館+家里愛情的開始 金修和辛曉棠進了一家普通的餛飩餐館,兩個人準備點餐,一進入餐館, 店內老板便招待他們,很熱情的說;“請問您是兩位嗎?想吃點什么?我們這邊餛飩是招牌哦,二位坐這邊吧,這是菜單,您二位看好后叫我。” 店內雖然不大,但是干凈衛生。 金修拿起菜單看了看,并說到:“咱們就吃餛飩嗎?如果說吃餛飩的話,那就不如吃上海的餛飩。那個味道啊,簡直真是鮮美。我還說帶你去吃點海鮮之類的晚餐,沒想到就吃碗餛飩啊?” 辛曉棠語重心長的安慰金修并說到:“好了,金修大少爺,這里不是上海。有口吃的就不錯了,別忘了,現在是在北京,咱們是要租房,找工作,掙錢的,而不是來旅游的。” 此時辛曉棠就主動叫了老板,要了兩碗餛飩。 金修聽到這話便說到:“哼,掙錢?我要不是為了子承父業,本少爺才不會坐在這里,吃這么簡單的飯,還要住那樣的房子,還是租房!” 這時金修說著突然覺得哪里什么不對,便突然問了辛曉棠:“哎?不對呀?你剛剛叫我什么?大少爺?” 此時辛曉棠也揣著明白裝糊涂的問到:“啊,我剛剛是隨口一說,看你這么挑剔,想必之前的生活過的很悠哉嘛。還有你剛剛說啥?子承父業?難道你真是個少爺?這么說你很有可能是個富二代嘍?” 金修突然臉紅的說到:“是啊,害,這不家里有公司要我繼承嘛?我爸為了鍛煉我,讓我有能力繼承,就讓我來北京吃苦嘍。不然我能坐在這里,吃餛飩嗎?” 這時老板突然端到金修和辛曉棠的面前,說到:“二位餛飩的好了,請您二位慢用。” 辛曉棠和金修同時和老板點頭微笑的說了聲謝謝。 辛曉棠此時的心理念叨:“這要不是因為你,我也不會陪著你來到北京,這倒好還住了一間房。” 辛曉棠想到這里不禁打了個冷戰。 金修說到:“哎,你在發什么愣啊?是不是聽我說,我是個少爺,你出乎意料啦?嘿嘿,好了,美女,快吃飯吧,不然都涼了。” 辛曉棠應了一聲“哦!” 便開始吃起餛飩。 金修喝了一口湯,便說到:“你還別說,原來這北京,鮮餛飩也還是有的。” 說完便埋頭唏哩呼嚕的吃了起來。 辛曉棠看金修吃的起勁兒,便說到:“還嫌棄餛飩不好吃?行啦,別燙著。” 金修抬頭看了一眼辛曉棠,心里念叨:“沒想到,這姑娘還挺會關心人的。” 吃飽回家后,金修和辛曉棠到了住的地方。這時金修的手機突然響起,金修拿過來一看,原來是房東大媽打過來的。(第八集完。) 第九集:日內,家里 辛曉棠坦言照顧金修 金修就馬上接起了電話,并說到:“哎喲,您可給我回電話了。” 房東大媽尷尬的說到:“不好意思啊,金修,我剛剛出去了一趟,沒帶手機。你這邊找我啥事兒啊?” 金修說:“阿姨,是這樣,房間現在就一張床,我現在想還得在填一張床,放到客廳,不知道您那能不能給我一張床。不然我這就要睡沙發了。” 房東大媽一排腦門的說到:“哎喲!真不好意思啊,金修,我就想著你們合租了,忘了少了一張床,這樣吧,我現在是沒有富裕的可以給你,因為都是一室一廳,都是這樣配置的,你等我哪天給你搬個臨時床位,折疊的那種,你看怎么樣啊?阿姨,也就不多管你多要錢了。” 金修一聽心里涼了一半,勉強的說到:“哦,那就不麻煩您了。我自己想辦法,其實睡沙發也挺好。謝謝您啊!” 房東大媽也難為情的說到:“哎喲,那真不好意思了,這樣,有什么需要你就跟阿姨說啊,我這邊能管的就都管了。” 金修不好意思的說到:“那非常感謝您了,有什么事情我會給您打電話的,謝謝您啊,我這邊先不多說了。” 隨后金修就掛斷了電話。金修一屁股坐到沙發上,發著呆。 此時辛曉棠從臥室出來,聽到了金修打電話的內容便問到:“房東打的電話嗎?真的沒有富裕的一張床可以送過來?” 金修沒說話便搖搖頭。 辛曉棠心想,我是來照顧你的,這是我的工作,你萬一有個啥閃失,我也不好交代。想到這便說到:“這樣吧,你跟我睡一個房間,這沙發我看也不太行。天天睡也不行。我這有褥子,可以給你打個地鋪,你看怎么樣?” 金修聽到這里,突然咧著嘴說到:“啊?還真打算讓我睡地上?” 辛曉棠說到:“大少爺,您就忍忍吧,我都讓你跟我一個房間了,不過前提,我得警告你!你不能對我做什么,不然我肯定把你趕出去!” 金修說:“啊,不會不會,這你放心,本少爺是正人君子。放心好啦……” 辛曉棠不放心的說:“好啊!那你得保證,不然我就讓你見不到明天的太陽。” 金修聽到這里內心膽怯的說:“好好好!我保證,我保證還不成嗎?” “成,那你過來吧,我給你收拾一下。”辛曉棠說。 辛曉棠三下兩下的就把地鋪打好了。 金修看到這么能干的辛曉棠便說到:“哎喲,想不到啊,美女干活兒這么麻利。還主動照顧我,真是倍感榮幸啊!” 辛曉棠哼了一聲,便找了個借口說到:“家務活本是女人的天職。” 其實辛曉棠的內心想:“我照顧你這么個少爺,其實是為了工作,不然我真是管都不想管額!” 此時金修突然開口說到:“不過曉棠,我有個嚴肅的問題要問你。” 辛曉棠不解的說到:“啊?請說。” 金修不好意思的問:“那什么,這天兒睡地上會不會著涼啊?” 此時的辛曉棠真的是要被氣死了,說到:“哎,我說您是少爺還真是少爺啊!現在是夏天,而且我給你鋪了一層薄薄的褥子,你不會出汗就是好事了。另外,我也是想到你睡地上,會比較涼,所以特意鋪的。” 金修聽完,覺得眼前這個女生真是可愛極了,在這一刻,金修的心里眼里都是她。(第九集完。) 第十集:夜內,家里 爭吵 金修來到北京當然是為了磨練自己,自然要出去打工,找工作,他給自己的磨煉的時間是六個月的時間,感受下在大都市里上班族的辛苦,當然如果找不到工作,時間會自然延期。而辛曉棠的工作就是為了來照顧金修,說白了,就是在家做好飯,收拾好家務,等金修下班回家。但是這一切并不能讓金修看出來,所以無奈之下,辛曉棠只能假裝的出去看看工作,有時還甚至會偷偷的跟隨在金修的身后。當然保護金修也是屬于辛曉棠的工作范圍內吧。 可是隨著時間推移,金修也發現原來找工作也不是非常容易的事情。金修的學歷自然是很高的,但是卻沒有什么工作經驗,因為長期以來,金修雖然讀到了博士學位,但是也一直沒有打過工,除了上學,就是吃喝玩樂,沒有什么壓力,過著無憂無慮的生活。所以金修的父親才決定讓兒子一個人出來闖蕩,鍛煉下自己的兒子。金修一開始也是不同意和不理解父親對自己的做法,但是又擰不過他的父親,只好硬著頭皮先過來完成“任務”。所以給自己定的時間并不長,也希望這種生活快點結束。但是必須要找到一份工作并且打工一段時間,掌握了本職工作后,才算完成“任務”。 辛曉棠也是偷偷的跟隨在金修背后幾次,也看到了金修被職場拒絕的無奈和沮喪。她似乎開始有點心疼這位大男孩兒,覺得堂堂一名公子哥也要遭到社會的不公和現實的殘酷。內心泛起了憐憫之心,所以辛曉棠總是先比金修早到家一會兒,提前做好可口的飯菜,也是照顧金修跑一天工作下來無果的情緒。自然金修從未感受過社會的殘酷,每次回來,情緒都不好,畢竟是闊家少爺接受不了冷眼、質疑、甚至是質問。有時實在是承受不住,還會對辛曉棠發脾氣,辛曉棠自然也受不了這少爺的脾氣,就很不耐煩的安慰他,但是有想幾次沖撞金修的時候。 這次,金修也像往常一樣,跑完工作回到家,一動不動躺在沙發上,但是今天不同的是,金修已經找到了一份屬于自己的工作,是一份做網絡工程管理的工作。本想回到家給辛曉棠一份驚喜,告訴自己找到了工作,但是辛曉棠看到金修和平時一樣的狀態,就自動認為沒有找到工作,依然在一旁做飯,沒有完全理會金修。 辛曉棠做好飯,把飯端到金修面前,便說道:“吃飯吧!大少爺!”聽到辛曉棠叫他“大少爺” 金修突然從沙發上坐了起來,便不解的問道:“你剛剛叫我什么?大少爺?” “嗯?難道不是嘛?你天天回來,擺出一副臭架子,我還要給你做飯,你還囑咐我要把飯做好。然后你還在我面前發脾氣,我當然理解你找的工作的不易,所以每次做點好吃的,安慰下你的不穩定情緒,但是你自從找了工作,每天都是這樣的態度。其實我是接受不了的!” 聽到這,本來心情大好的金修卻突然發起了脾氣,說道:“辛曉棠大小姐,我是怎么惹到您了?請問?我承認我之前的脾氣不好,我向你道歉,對你發過脾氣,但是也你也不至于這么放在心上吧?還有,我一直都有疑問,你為什么每次出去找工作都比我到家早,且為什么你能大約推算出我回家的時間?難道你跟蹤我不成?你說你出去找工作,可是我覺得并非這么簡單吧?請問辛曉棠小姐,你為什么會跟我合租,且每天都給我做飯,還有你跟蹤我,你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到底什么來歷?” 辛曉棠聽到這里,已經啞口無言,她突然意識到要有暴露身份的可能。 辛曉棠就口吃的說;“我……我……” 辛曉棠覺得實在說不出口了,就帶著哭腔的跑出了家門。金修這時才覺得自己說的話著實有些過分了,于是就連忙試圖叫住辛曉棠,但是辛曉棠并未停下來,一溜煙兒的跑遠了。(第十集完。) >>>更多美文:短篇小說

晨曦六點 昏暗燈火朦朦朧朧著 幽室一座 斜椅無聲 隨意翻閱無聊的詩作 無聊的評說如雪 驚心一刻 仿佛是浚河垮堤 突然魚龍翻波 天網撕裂 漠漠的星漢靜謐里 炸出驚雷一顆 昔日國之明星 韓愛萍同齡與我 竟然不堪秋來涼雨徽風 悄然凋落 一代名芳從此消歇 >>>更多美文:自創現代詩


田尾長新冠後遺症-腦霧中醫治療
田尾新冠後遺症焦慮中醫治療 鹿港長新冠後遺症-腦霧中醫治療 彰化長新冠腦霧中醫治療社頭新冠肺炎後遺症失眠中醫治療 芬園新冠後遺症自律神經失調治療 彰化新冠肺炎後遺症腎功能下降中醫治療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