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輕言蜜語(2012.7.14)
2012/07/14 00:23
瀏覽474
迴響0
推薦48
引用0

(對立)

自從分裂以後,決定用圖騰的人回到了洞穴,

樹上的人卻是御風民族,他們瘋狂寫下文字。

偏偏用月光書寫的打火石,珍藏在洞穴裡,

然後大樹檔在門口,擋住了呼喚的歌聲。

於是他們各自搶奪著關於黑夜,關於月亮的解釋,

歷史從這裡開始。

(造字)

這已經是畫圖以後的事了,

當人們激烈爭吵以後,小孩子那時睡得不安穩。

大樹更茁壯了,人類決定要選出領袖,

他們不相信照著圖像,可以心意相通。

有的從血脈召聚集合,

有的從夢中畫下幾次分離,

然後拿著樹枝刻在泥土上,

你按照你意思,

他則把那些寫下的,全部抹去。

(生命)

聽說一開始天地是渾沌的,

就算回到了遙遠的祖先那裏,我仍然記不起來這些事。

那時你的思念與頭髮一樣長,

我的肉身註定燒成了灰,

你說這樣可以避免邪惡聞到血腥。

因此,就算記不起來,我仍然可以知道我們不是什麼?

你看看那些會腐敗的生命就知道甚麼叫季節了,

就像那些樹上的葉子,開心時總會張開身子。

而那些拓展出來的刻痕,

讓我們知道在晴天要奮力搏鬥,

亦或是在秋冬凋零。

(木屋)

掛在樹枝上,那是人類最原始的,在於穴居之後,

我們在這裡高高形成一個族群。

於是有點搖晃的屋子,

直到確定大水退去了以後,我們才會出來看著雲。

那些木頭香味,從遠遠就可以聞到,

就算在森林裡迷了路,仍可以透過微風,

將思念傳回去。

我們通常會在暗夜裡高興地升著營

然後將那些獻給天地的煙,

慶祝樹的年齡。

當屋子隨著風在樹上 搖啊 搖的時候,

我們要小聲一點,

因為嬰兒還在看起來安穩的搖籃上,看星星。


(蜻蜓)
夢想是一架蜻蜓,
在天空裡飛來飛去。

生命如果是田園,
它肯定會在綠油油的鄉村,
用高高低低的引擎向你致意,

如果你聽到嗡嗡翅膀聲,
咻,請抓緊。

(雁行歌) -改編-
我在雲裡 飛翔啊, 我在四季裡流浪。
我在雪裡 飄著江, 我在森林裡歡唱。

空曠啊,回頭望,天上雲要去哪?
我在江水上望雁飛翔,那兒是天堂?

你要靜靜地想一想啊,你要看看你身旁。
你要輕輕地背上行囊,你要切切地去守望

四季啊,你完美如花 ,高山偉大如你窮蒼。
我們飛向四方啊,我們拒絕被遺忘。

讚美啊 美麗世界天堂 我們要大聲歌唱
讚美啊 美麗世界海洋 我們要展翅飛翔

我在雲裡 飛翔啊, 我在四季裡流浪。
我在雪裡 飄著江, 我在森林裡歡唱。

空曠啊,回頭望,天上雲要去哪?
我在江上望雁飛翔啊,那兒會是我天堂?

你要靜靜地想一想啊,你要看看你身旁。
你要輕輕地背上行囊,你要切切地去守望。


(雁子)
我畢竟是沾滿了俗氣的
只能遠遠望著天空
看著雁子來回 有趣飛著

偶爾喜悅時落下幾根羽毛
偶爾凝重的穿越風暴

他們在他們航道裡
已經成為一行向著榮耀凱歌的隊伍

而我這艘
靠著柴油的馬達
正不知道何時燃盡迷航

(開。花)
這個季節 亂了套
下午的櫻花 會不會太早
這個風來的太霸道
吹著小小細鞋 跟不上熱鬧

可不可以給點雨
讓我催著一蕊秘密 繞啊繞
可不可以給點雨
一串串的花 被吹著 搖啊搖

<英雄江>
風啞 沙黃 沙漠影長 長滿少壯髮
鐘響 秋江 城市酒嚐 嚐盡落葉殤
風沙 亂了髮 鐘響壯志郎
夢長 長難忘 提刀嘯馬上

失去夢想與海浪 還有甚麼在手上
月亮隱藏 星星荒涼 海豚唱憂傷

失去勇氣與力量 還有甚麼夢剩下
人倒路狂 任雲 徬徨

愛呀 愛啊 夢想

風啞 沙黃 沙漠影長 長滿少壯髮
鐘響 秋江 城市酒嚐 嚐盡落葉殤

舉起夢想與海浪 沒有甚麼好恐慌
放下輕狂 沙沙作響 把酒引長江
舉起夢想與海浪 沒有什麼好懼怕
人老白髮 任風 飛翔

風沙 亂了髮 鐘響壯志郎
夢長 長難忘 提刀嘯馬上




一場風
吹著全世界

你仍要流著汗水

你必許以雙手
以愛之名

你所行經的路上
都是美


(啞口)
歲月
一枝 一枒

寂寞
在天地間縱走

我在夢中輕渡

疊起了 一棟棟高樓



讓我擁抱你,讓我跟著你一起在世界沉溺。


(街景)

太陽好大
於是池塘裡的魚迅速躲著

好像沒有發生的天空
雲去了哪

城市也是這樣
即使夜晚來了

紅綠燈仍偷偷閃著 匆忙


一掌葉脈,如同沒有人煙的路徑,灰涼,
呼吸,都喘了。

一條長長的椅子,豈坐得下這些夕陽?

我懷疑著,
卻怎麼也不願意讓葉子休息,從樹梢上輕輕落下。


你如重重的風,低沉地掃著殘葉,
如同冬天的雪,一樣隨著思念遣捲。
只是秋天的落葉,消失在縱情一瞬間,
那晶瑩剔透的淚,卻白白的滑向天。

污,住了假裝。

(告別)
是退回原點,還是忘了起點,
那約好的時間,你沒出現。

是退回牆邊,還是忘了空間,
那約好的季節,你的眼,飛雁。

於是不知不覺,那容顏,那歲月,
於是不知不覺,那夢,相思鏡碎,漸遠。


(神父)
如何?祢笑了!
祢清掃著地下燒盡的蠟油。
遞給我一本已經張開了翅膀的火舌
沒用的,我本不喜,
星光,悄悄,那鐘樓。

晨煙,迷走,一襲薄杉,風吹的哆嗦。
腳步自由,邁向直直渡口,
秀髮吹啊吹,送走了背影,
時間停格,慟。

生命滿盈的翠綠,如那窈窕女子美麗,是夏季豐盛的田園,瓜瓞綿綿。

愛是一個深深的擁抱!~

讓人自由吧!

(吟-末日教派-彌賽亞。彌勒。)
-太初有道,道與神同在,道就是神-

誰以仁
眷顧著我們
又升起了刑罰
吞食山河

誰以愛
運行了星辰
又降下烈火 
剪滅

我們卻在溪水邊
癡癡地守著智慧
建起了巴別塔
開始分裂

從此一別萬年

救世主啊
基督我王
那全能的受膏者
聖潔

如果世界只剩下圖騰
能不能圓了離葉

如果生命終究只是一首歌闕
能不能飲下讚美之泉
不再流淚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詩詞
自訂分類:輕言蜜語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