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臉書書寫 624 <膝蓋傷痛>
2023/03/13 02:02
瀏覽1,463
迴響1
推薦22
引用0
約摸是從去年十一月间起,我就因膝盖疼痛不良于行而飽嘗膝痛的苦惱。每天清晨一下床就痛得難於移動腳歩,非要過了一段時刻才漸忘棄膝上痛楚 。


膝蓋經年承受全身重量走動運動使得筋脉磨损大半輩子,多半有了年紀的成人都很容易得到關結炎風濕等毛病。


我自己己算不出到底是什麼時候染上膝與足的痛楚, 顯然年代久遠,從不知事的童稚時候起已有紀錄。年輕時固然膝蓋之下是甚易受伤痛的部位,上了年紀更是別提來往反覆無以計數的已受過多少伤痛苦楚。當然身軀別的部位也一樣此起彼落地不斷地受著痛楚伤害。


此刻對我個人言最大和最多的痛楚應還都是來自腳和膝吧!原因是眼前正為膝蓋受傷痛苦不堪。再說自己軀体上經歷的最深刻的兩場病痛苦難,一是約十年前首度爆發的腳底筋脈炎。另一場是廿多年前得的带状疱疹。


兩次傷病期間對自己言確實都是一場痛徹心肺的病苦以及僵臥床耨無法動彈束縳過程,那樣的兩次的折磨讓我迄今想起那樣的病痛都猶有餘悸,带状疱疹還可能更慘烈,但筋膜炎由於印象猶新在記憶裡更深刻難忘。十年前的受的那場罪現在還是很生動地繪在印象裡,更糟的是面對這慘不堪言的病痛我生受的還不止一回,其後我依然大刺刺的不當回事般不曾加以小心防範,結果不幸的我又三度經受這痛得死人般的筋脈炎,的確禍不單行。不過話說回來,我以為即使小心防範也難說防範得了,會發生的就是得發生;我感到似乎是出於平時行動慣性使然造成病痛一再復發。不過後來復發都趕不上第一次那樣可怖的經歷,抵不上第一次的爆發,此刻說起來可說成有點像星冠病毒吧!


其後我遭遇到無論怎樣的病痛都沒再比得上蛇盤腰纏身那樣的恐怖。而當發病其時自己也全沒料到竟然可以痛到那種程度,當然事後回味也只能回味起餘留的印象,苦難和歡愉一樣都得承受的期間才領略其況味。當其時真是痛得死人,整整三個多月上痛楚折磨得不曉得是如何挨過來的。人們都說那種痛說是堪比女人生產之痛的死去活來。反正再怎麼可怖的疼痛與苦難只要渡過了、康復了也就抹除了。


我想作為男人也是該嘗嘗那樣的苦難或痛楚。這種過程只要沒傷及身体造成之後傷害或危險應沒什麼不能承受的。不是又回到如常的好漢一條嗎?這話說來有點像章回小說裡說的;反正這樣的体驗也可認作是自己領悟到的体認了。


現在我所患的膝關節炎嚴格說來只是局部的疼痛,痛點只姆指頭那麼大。相對而言,並不是多磨人的那麼痛苦,只不過是一個點的疼痛。但是卻痛得行走不便,;覺得可惡的是是痛得我無法打網球,這可對我影響甚大,是說不但健康維護上,尤其對退休的老人幾成為生活及心情的寄託了。如果就此無法再打網球勢必得另尋依靠了。


對現在的我而言,若不打網球我很大部份的生活樂趣就沒了,打網球可是網球迷最重要生活樂趣甚至寄託。一旦成為老人的球迷更加就是歡樂及健身的源泉,可想見對老人的我的生活影響有多大。呵呵!上了年紀活著還不是得追求歡愉,餘生的快悅!


我雖然是老弱病体殘缺,可並不服老,我可是是已有三十來年多年病歷的醣尿病患者,早年患病因医生用葯不當的副作用使得腎臟受損嚴重(糖尿病極易受葯物副作用影響),造成腎功能失調,以致十多年一處在洗腎邊緣。我的腎臟科医生認為這麼多年下來我能一直未曾惡化而且健康,她認為這很少見,還一再向我強調應是勤打網球才使我能一直維持健康。


我對網球目前自是不肯斷念,我耽溺於之前經驗認為只要不理疼痛只要上到場上撐著打下去小恙自然會消失,而且很快就能恢復健康。可是這回沒這樣的運氣了,一再硬幹著上球場跟球友們爭鋒打球,結果打不了兩下子就不行了,劇痛加劇,且竟痛得完全不能移動,只有叫停要sub上來接替我。


強行堅持結果直落更慘的後果,在場上我每一揮拍或移動就痛得我你斷魂似的,只有感緊放棄,自此乖乖開車回去家裡蹲,再也無法上球場了。


打球時發生的痛楚,是局部的疼痛,卻非常不利行动,甭說奔跑,根本移動不了。但我還是覺得只要经过一段时间的运动熱身就會沒那麼痛了,也覺得動作可恢復常態。大約身体发热就把疼痛制止了。情形如此使我依舊渴想去享受打网球的快感。一想著和球友们在球场上奮戰一兩个钟头,那是網球迷每天最幸福的时刻。


但現實的事實是好景不長,脚部的疼痛隨時逐歩加劇。我愈來愈不能长久运动,最後落得突生的劇痛非得停止奔波,要打完了一场或半场幾不可能,最後甚至打完一個game(發球局)都不可能,劇痛令我不得下場。在場上时间甚至越来越短了,但我不肯就此放棄。


回想這段時間的過程,不得不休認我的膝蓋在球場己越来越不中用了。撐了一兩盤game就讓我撐不下去,非得叫人替換我的位子。起初是能夠撐個一局(set),或者兩局的,這樣己讓自己有得色了,別人可是一打就恨不得打上好幾局,尤其較年輕的球友更是恨不能在場上不下來。老這樣找人替補,我自己固很不好意思, 不能不羞慚,膝蓋磨人老這樣一打幾球就求人,自己不能不慚愧,不過老臉皮厚後來也管你的習以為常子,打兩下就叫痛,大聲要sub上來。


我總有意地不觉得膝痛的发生是多严重的後果,認為這是多年的痼疾,膝痛足痛一直纏繞著我多少年了,打網球的人哪個不足痛膝蓋痛的?。人人都與这類疼痛共處,我向未放在心上。想到运动的快乐沒人會在意這點痛楚。


我這人一向不能正視,但態勢如此終歸得正視明顯的事实;情况越來越严重。我怎能偏執地不接受情形在變壞,不理病痛堅持硬打下去,心想自然會治愈,但這回不了,我不信邪它就是會變得更严重導致到不好的後果。


既然痛得無法行動,非得在家休養塗用此葯物治療,由於多年下來不地種種傷痛腳痛,家裡不知堆積多少涂抹過剩下或未開封的種種中西葯物,裡面有上医葯開的氡方或非處方葯,更有上葯房買的不知凡幾的葯品,反正隨便抓出一兩樣隨便塗在痛處,這類葯物都只求心理上的安慰,已不求有效否,而實際上一向無甚真正幫助。


家裡的成葯很多都是之前腳痛之類急忙上医院的急診護理得來的堆積物,好像從不見效,除了各種塗抹葯物更帶回兩付拐仗,一護理綁腿之類,既無效用,後來我也不再接受其他物品,我們住家面積小堆置在儲藏室嫌佔地方所以不再接受。


這回拖了一個多月雖然膝痛不己不能行動,我卻上医院無效一直不肯去就医。可是拖兩個月看來老拖著也不是辦法也實在不行。好在莫太半夜心臟病痛發作,莫太跟医院連絡求治,医院輪值医生堅持她立即去緊急護理。結果緊急護理的急診医生發覺她情況嚴重,即刻轉送急診部車,裡面的主治医生檢驗後又趕忙派救護車送往洛衫市總医院住院治療,我們這才發見原來急診護理是拯救病人最有效的途徑。


莫太在總医院住院一週後出院後,他回家後,我也因久病難愈也由她陪著去急診護理求助。裡面的診治医生診治後說我是關結炎他開了一 劑處方塗劑,說我的情況要見專科医生治療。於是轉診去等骨科医生診療,医生檢療之前我先得照X光看膝部內部情況。照完X光後,我們一直等到夜間八點才見到骨刻医生。


我們在診療室最後終於等到骨科医生帶著助理医生出現,医生說他看了我的X光片的情況說我的情況尚不至於急需換人工膝蓋,他凖備幫我打一針可体松去痛。我聽了好奇的發問說,之前我筋膜炎時医生們都說我是醣尿病患者不肯給我注射可体松,難道沒副作用嗎?医生回答只要你在注射後一兩內注意加重胰島素份量就無礙。他說明胰島素注射看每個人情況反映,通常一般情形可保三個月內不會疼痛,好的可一年內都維持有效,不好的甚至只一天內有效,甚至有人全無效用,看你的福氣了。


結果一針下去真的是如有神效,打針後竟然痛點不痛了,我大喜過望。


医生說我己沒事了。


這可好了!我第二天一早立馬直奔球場打球;而且真的揮拍跑跳都可以,我在球場上樂不可至,打完一場比賽,我又繼績打下一場,這下好了,就在第一局裡我追球間突地又痛得不可支,趕緊叫停下場,下了場話不多說,像個喪家之犬急忙回家。


真個是好夢得來最易醒!反正這就是我的生活:喜怒哀樂,生老病死之所謂人生矣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散文
自訂分類:雜文 Ⅱ
上一則: 臉書書寫 640 <看診膝蓋>
下一則: 臉書書寫 539 <類比鄭南榕 >
迴響(1) :
1樓. 【無★言】家喻戶曉的中國人 — 包青天
2023/03/13 22:20
不是可以換人工膝蓋?
骨科医生認為我的筋膜等還不算磨損太嚴重,認為尚不到換人工膝蓋的時候 莫大小說 2023/03/14 04:35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